《魔手飞环》

第13章 墙里墙外

作者:于东楼

院子很小,大半个院落都遮盖在墙边一棵老树的阴影下。

树下摆着一个炭炉,炉上煎着草葯,小院中充满了苦葯的气味。

韩光正坐在炉子前面.一面扇火,一面拭汗。拭汗听用的手巾是黑色的,就和摆在老树根下的那辆刀的颜色一样。

叶天一走进院门,眉头就是一皱,道;“你的伤还没有好?”

韩光立刻把抓好的刀又摆回原处,连头也不订,便冷冷道:“你跑来干什么?”

叶天道;“你不要紧张,我不是来找你算帐的只是路经此地,顺便来看看你的伤势。”

韩光道:“摄告诉你我负了伤。”

叶天道:“没有负伤,怎么会煎伤葯?”

韩光道:“我是在路上捡到一条受伤的狗,一时心软把他带回来而已。”

房里突然传一声冷哼,好像对他的说词极端不满。

韩光这时才转回半张脸,笑笑道:“那条狗伤得好像还不轻,我既然把他带回来,你说我能不救他吗?”

只听房里那人才气无力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龟儿子葯也甭煎了,煎好你老子也不吃。你老子宁愿死掉,也不要你救。”说完,紧接就是一阵急喘的咳嗽声。

叶天骇然叫道:“索命金钱彭光!”

韩光一副幸灾乐祸的调调儿,道:“这次他没有索到别人的命,自己的命倒被别人索去半条。他八成是决断气了,你赶快进去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后事交代!”

话没说完,叶天已冲进房里,一进门就先松了口气,原来彭光这时正躺在临窗的一张床铺上,脸色有点苍白,胸前被包扎得像个粽子一样,伤得虽然不轻,但一看就知道不至于要命。

彭光一见到叶天,便已撑起身子,气息败坏道:“叶大侠,请你快帮我叫辆车,送我回去。我宁愿死掉,也不要领这龟儿子的人情。”

叶天什么话都没说,只将窗户打开一条缝,朝外边指了抬。

彭光一瞧韩光又扇火又拭汗的那副样子,嘴巴再也硬不起来,不禁叹了口气道:“我真倒循,怎么命令被他救回来!”

叶天低声道:“我看你是走运了。有人把你救回来。又赶着替你煎葯疗伤,就算自己的儿子,能够这样对你,你也应该满足了。”

彭光苦笑着往后一靠,似乎触及了伤处,痛得直皱眉头。

叶天道:“你受的是不是掌伤?”

彭光道:“不错。那家伙虽然打了我一掌,但我也扫了他一镖。”

叶天眉梢微微蹙动了一下,道:“你是说你只好中了他一点?”

彭光一叹道:“那家伙武功高出我太多,能够扫中他,已经不容易了。”

叶天忙道:“你用的是哪一种像?”

彭光道;“当然是真的,对付黑袍怪人那种高手,用假的怎么行!”

叶天从窗缝瞄了外面~眼,故意提高嗓门,道:“你知道那个黑袍怪人是谁吗?”

彭光两眼紧盯着叶天,道:“是谁?”

叶天道:“他就是粉面阎罗曹刚,这个人你听说过吧?”

彭光只默默地点了点头,外面的韩光却已大声问道:“你说他是哪一个?”

叶天推开窗子,也大声回道:“神卫营的统领曹刚,也就是生死判申公泰的顶头上司,你怕不怕?”

韩光吭也没吭一声,扇子却比先前扇得更急、更有劲。

叶天笑了笑,突然想起了彭光那只金钱像,急忙问道:“你打出去的那只真的,有没有收回来?”

彭光脑袋朝外边一偏,道:“那家伙帮我找回来了。”

叶天笑道:“那家伙就是嘴巴坏一点,其实对你还真不错,你就是被他报几句也划算。”

彭光没活可说,只不断地摇头叹气。

过了不久,韩光便已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葯走进来,什么话都没说,只寒着脸孔把葯碗摆在床头的一张小矮几上。

彭光也不客气一声,毫不犹豫地端起那碗葯,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

韩光有点出乎意外地望着叶天,冷笑道:“我还以为这家伙不怕死,不肯喝这碗葯呢,谁知……嘿嘿,比谁喝得都快!”

彭光也冷笑道:“叶大侠,请你转告他,生死我看得倒是很淡,我只是不想辜负人家一片孝心而已。”

韩光气得差点把刀抽出来,道:“你说什么?”

叶天急忙道:“你们能不能赏我个面子,不要再斗嘴?我的时间不多,而且以后也不知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咱们何不坐下来好好地聊聊?”

彭光听得大吃一惊,道:“叶大侠不会是想离开襄阳吧?”

叶天立刻遭:“那倒不会。我已经答应过你们,在事情办妥之前,我是不会开溜的。”

彭光道:“可是……方才你说以后不知道有没有见面的机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韩光也接道:“是啊!听起来好像在诀别,倒也真吓了我一跳。”

叶天笑笑道:“没那么严重。”

说到这里,突然迟疑了一下,才继续道:“我只是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能不能回得来,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所以语气上才难免有点走样,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们千万不要把那句话故在心上。”

韩光神色微微一变,道:“你莫非是想到墙里边去一趟?”

叶天道:“不错。”

韩光道:“你明明知道里这很危险,为什么还要非去不可?”

叶天叹了口气,道:“有两只残月环在那老鬼子上,你说我能不去吗?”

彭大突然抢着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进去?你可以想办法把地引出来.只要他出来,危险性起码少了一半。”

叶天道;“如果引不出来呢?”

彭光这:“我们可以在外面等,只要他要那批宝藏,迟早总会出来的。”

叶天摇摇首道;“等不及了,再等下去,神卫营的人就全部到了,到时候我们就真的只有夹着尾巴离开襄阳的份了。”

韩光变色道:“此话当真?”

叶天道;“那还假得了?今天他们又到了九个,不过你放心,这次还没有申公泰,据说他要两天之后才能赶到。”

韩光苦笑着在一张凳子上坐下来,道:“原来我的事请你已经知道了!”

叶天道:“所以我才赶来告诉你一声,好让你心里先有个准备。”

韩光沉默了片刻,道;“这件事,是哪个告诉你的?”

叶天道:“鬼捕罗方。”

韩光眉头一皱,道:“你怎么跟那种人搭上了线?”

叶天道:“他已经不是那种人了。今天夜里唯一陪我过去的人,就是他。”

韩光缓缓地摇着头道:“你能够买动鬼捕罗方那种人,倒也真不容易,我想你付出的代价一定不会太低。”

叶大边说着头.道:“也不算高,因为这次他来阳是有目的的。而他的目的刚好跟我们差不多,所以就算他拿不到任何代价.也非跟我们合作不可。”

韩光道:“莫非他也为了那批宝藏而来?”

叶天道:“宝藏固然人人都想插一脚,但是他们最大的目的,还是想借重我们的力量,把粉面阎罗曹刚那批人除掉。”

韩光愕然道:“他们也跟曹刚有仇?”

叶天道:“比私仇来得还要严重。据说这是一场政治斗争,上面有批人非要把曹刚拉下马不可,所以才一面示意官府闭上眼睛,一面暗派罗方来跟我们取得联络,只希望我们能把曹刚那批人留在襄阳,至于有没有宝藏,对他们并不太重要。”

韩光恍然道:“原来如此。”

躺在床上的彭光,却担心地问道;“墙里面的那个人,是站在哪一边的?”

叶天道:“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至少可以确定他不可能跟曹刚联手。”

彭光听了,反而把眉头紧皱起来。

叶天笑了笑展:“不过你放心,他也不可能跟我们站在一边。据我猜想,他最大的心愿是想独吞那批宝藏,其他的事对他都不重要,所以我认为我们不但对司徒帮主的复仇行动毫无影响,说不定还能帮上她一点忙。”

彭光呆了呆,道:“原来你也早已知道司徒帮主的身份?”

叶天道:“我也是刚刚才听人说起的,所以更想进去看看,顺便也可以替司徒帮主探探路。”

韩光轻哼一声,道:“就怕那老鬼把你留住,外边的人可就麻烦了。”

叶天道:“除非他真有传说中那么厉害,否则想留住我叶天,也并不那么简单。”

韩光低着头想了想,道:“你这次真的只是来看看我,没有其他任何目的?”

叶天忙道:“没有,绝对没有。”

韩光道:“你不想让我陪你一起走一趟?”

叶夫摇头摆手道:“不想,绝对不想。你跟我不一样,你现在已拖家带眷,万一出了什么差错,你叫我怎么向梅花老九交代?”

彭光忽然撑起身于,道:“叶大侠,你能不能等我两天?等我的伤势少许好转一些,我陪你去。我报你一样,光杆一条,无亲无眷,哪儿死哪儿理,毫无牵挂。”

不待叶天回答,韩光已冷冷道:“你算了吧!你的伤势莫说两天,就是二十天也好不了,而且你目前最好不要挪动,否则拖得更久。”

彭光瞪着眼道:“你少唬人!我自己的伤势,自己心里有数。”

韩光冷哼一声,面带不屑道:“就算你没有负伤,带你这种人进去又有什么用?到时候非仅帮不上忙,反而变成人家的累赘,何必多此一举?”

彭光狠狠地瞪了韩光一阵,最后居然没吭声就躺了下去,显然不愿再为此事多作争辩。

韩光这时才将目光转到叶天脸上,道:“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我担心,我和梅花老九的关系,我想你多少应该了解几分,说不定我死在里边,对她反而是一种解脱……”

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继续遭:“而且那个女人比你想象的要坚强得多,就算我死掉,她也不会掉一滴眼泪,你相不相信?”

叶无道:“你在开什么玩笑!梅花老九岂是那种无情无义之八?”

韩光叹了口气,道:“等哪一天我被人宰掉,你就知道了。”

叶天笑笑道:“那你就更开玩笑了,凭你雪刀浪子这柄刀,放眼武林,谁能宰得了你?”

韩光道:“你既然对我这四刀还有信心,那就更应该让我陪你过去,我想多少总会对你有点帮助。”

叶夫摸了摸鼻子,道:“既然韩见这么说,那我就郑重拜托了。”

韩光道:“不必客气。你准备什么时候进去?”

叶无道;“起更时分。”

韩光道:“那好,你只管去忙,到时候我自会在林边等你。”

叶夫连忙答应,同时转对彭光道;“我这就去见司徒帮主,彭兄可有什么事要我转告给她?”

彭光急忙道:“你最好叫辆车把我带过去,我在这里别扭得很。”

韩光立即阻止道:“不行,你现在不宜挪动,再别扭也得把伤治好再说。”

彭光摇着头道:“不劳阁下操心,反正我是个没用的人,生死对你们都不会有任何影响。”

韩光道:“谁说你没有用?你的武功虽然差劲透顶,但那几只金钱镜倒还蛮有威力。万一我不幸死在里边,外面多你这么一个人,总比没有强得多,所以你最好安心在这里医治,以梅花老九的医道,大概有三五天的时间,你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彭光横眼瞪了他一阵,才狠狠道:“好,我就听你的,你只着安心去死吧!万一你死掉,我发誓要将你亲手埋葬,以回报你这次的相救之情。”

叶天听得顿时吓一跳,生怕韩光翻脸。

谁知韩光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欣然拱手道:“那我就先谢了。”

叶天不禁楞住了,同时心中也陡然浮起一阵不祥的感觉。

韩光瞧他那副神态,立刻笑哈哈地走上来,在他肩膀上拍了拍,道:“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就算死,我也绝对不会死在红墙里。”

叶天也勉强地笑了笑,道:“但愿如此。”

墙里一片沉寂。

宽大的院落中,不见一个人影,四周的亭台楼阁,也没有一点灯火,仿佛一切都已沉睡在宁静的黑夜里。

叶天四下望了望,道:“这家人睡得倒蛮早的。”

旁边的韩光冷笑道:“我敢跟你打赌,现在至少有一百只眼睛在看着我们,你相不相信?”

身后的罗方接过:“我相信。”

叶天道:“有没有一百只我是不知道,但是现在最少有一只已经盯上了我们。”

罗方一震道:“那是‘白无常’杜大叔。”

韩光骇然造:“你说的可是‘铁索银枪’里的银枪社飞?”

罗方道:“不错,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墙里墙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