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14章 浪子悲歌

作者:于东楼

叶天呆呆地望着他那双缠着的手。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正如萧红羽所担心的、他全身都已复元、唯有那双手依然麻痹不敏,一点都不听使唤。

那六只得来不易的残月环,早在两天前就已全都交给丁长喜。现在他所等待的,就是王头负责寻找的那张古老的襄阳县治囹。

只要有了那张图,就不难找出宝藏的准确方位,只要有了准确方位,就不难找出那扇门,只要找出那扇门、哪怕当年巧手赛鲁班公孙柳打造得再精密,他也非把它打开不可。

如今他最期盼的,就是李老太太师徒能将他的双手医好,以及王头能顺利地把那张图带来。

可是两天来,不但他的手毫无起色,王头的行踪也如石沉大海,消息全无。反而其他各种消息,却不断地从各种人口中传到他的耳朵里,例如李光斗的手下如何在搜索他的行踪、神卫营又有哪些人进城等等,不由使他更加心急。

但此时此刻、他除了呆呆地望着他那双缠裹着的手出神之外,他还能做些什么?

远处响起了更鼓之声,转眼又到了子夜时分。

钱姐冷着脸孔,端着菜碗走了进来。

叶天急忙站起来,口中称谢不已,他对这位钱姐的神态,显然比对李老太太还要客气几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欠人家的人情。

当年如果没有面冷心慈的钱姐出钱出力,叶天想在襄阳找个立足之地,恐怕都很困难,她这么做,虽然是看在李老太的面子上,但李老太是他干娘,而她不是,所以叶天永远欠她的。

正因为如此,叶天每次和她见面,都是客客气气,从来不敢怠慢。

钱姐冷着脸孔,把茶碗往桌上一放,道:“这是今天最后的一剂,我在里边给你加了点料,有没有效就看你的运气了。”

叶天神色一振,道:“有效的话,几天可以好?”

钱姐沉吟着道:“我想总要个七八天吧!”

叶天大失所望道:“这么慢?”

钱姐冷冷道:“你还没有问我要是无效会怎么样?”

叶天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说。”

钱姐道:“如果无效的话,你这双手就完了。葯我是端来了,喝不喝随你。”

叶天似乎想都没有想,端起葯碗,一口气便把大半碗葯灌了下去。

钱姐冷冷地望着他,道:“你倒豪爽得很,居然;连手都不要了!”

叶天嘴巴一抹,道:“手我当然要,如果没有手,我魔手叶天还混什么?”

钱姐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毫不考虑就敢把这碗葯喝下去?”

叶天笑眯眯道:“那是因为我知道你不会害我,而且你的医道,我绝对信得过。”

钱姐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道:“难道你就不怕我谋财害命,趁机把那一百两黄金吞掉?”

叶天笑笑道:“那些金子我早就不想要了,你干脆拿它到衙门打点一下,别再叫吴大哥打官司了。”

钱姐脸孔马上又冷下来,道:“我不要,这场官司我非打到底不可,我倒要看看他们黑到什么地步?”

叶天忙道:“这种事可不能斗气,再打下去,吴大哥可是要坐牢的。”

钱姐冷笑一声,道:“只要他们敢抓他去坐牢,我就把那些黑宜一个个统统毒死,然后远走高飞,到别的地方再去另谋出路。”

叶天了解她的脾气,知道争下去也没用,只是做了无可奈何的表情,道:“好吧!那你就拿那些金子做跑路费吧!”

钱姐冷冷道:“你不必贿赂我,我已经尽了全力,至少七天,少一天都不成。”

叶天急急道:“如果我在这里再躲七天,我外面那群苦哈哈的朋友们就惨了。”

钱姐道:“有什么惨?过去他们没有指望那批宝藏,也照样活到今天。”

叶天忙道:“宝藏倒是小事,我就怕李光斗和曹刚那批家伙找不到我,会向我那群朋友们下手。”

钱姐呆了呆,道:“不会吧?”

叶天道:“谁说不会?那批家伙个个心狠手辣,什么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如果我再不出面,他们一定会从我的朋友身上开刀,非把我逼出来不可产钱姐缓缓地点着头,道:“嗯,这倒有可能。”

叶天又叹了口气,道:“所以我明明知道出去是白送,可是我总不能自己躲在这里养伤,而置外面那群朋友的生死于不顾啊!你说是不是?”

他说得慷慨激昂,眼睛却一直偷瞄着钱姐。

钱姐里首思考了半晌,忽然道:“好吧!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只好冒险帮你这个忙了,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让师父知道。”

叶天大喜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办法。”

钱姐立刻沉着脸道:“你不要搞错,我只是帮你想个自卫的方法,至于手伤,我实在无能为力,你就是逼死我也没用。”

叶天只得退而求其次,道:“也好,你快告诉我,什么自卫的方法?”

钱姐回首朝房里瞄了一眼,才从怀里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白布口袋,轻声道:“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以把里边的葯粉扑在双手的白布上、记住,千万不能碰到皮肤上,当然也不能去抱女人,万一沾在她们身上,那可不是好玩的。”

叶天急忙把布袋接过来,道;“总之,这种葯份碰上谁,谁倒楣,对不对?”

钱姐点头道:“不错。”

叶天开口道:“有这种好东西,你为什么不早一点给我?”

钱姐横眉竖眼道:“早给你干什么?叫你拿去害人?”

叶天干笑两声,刚想抬手摸摸鼻子,门外忽然响起一声轻咳,吓得他几乎把葯袋掉在地上。

只见李老太太走进来,先瞪了钱姐一眼,才道;“我警告你,手上扑了这种葯粉之后,千万别摸鼻子,否则你纵然不被人杀死,自己也要笑死。”

叶天怔了一下,大失所望道:“我还以为是什么法宝,原来只是……”

李老太太冷哼了一声,道:“如果你知道这种葯的名字,你就不敢再轻视它了。”

叶天瞧着那袋葯粉,笑笑道:“哦?这东西居然还有名字?

但不知叫什么,能不能说来听听,也好让我长点见识……”

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陡然一变,道:“‘满堂皆醉汉,一笑解干愁’。这种葯,莫非就是你老人家当年毒遍武林的‘一笑解千愁’?”

李老太太哼哼着道:“看起来,你的学问好像还不小嘛!”

叶天愣了一阵,突然往前凑了凑,嬉皮笑脸道:“你老人家可否把‘满堂皆醉汉’也赐下少许,以备不时之需?”

李老太太寒着脸道:“你想都不要想。”

叶天忙道:“干娘,不要小气嘛!一点点就行了。”

李老太太冷冷道:“你叫我亲娘也没用,我说不给就是不给。”

钱姐急忙道:“小叶,算了吧!你能够拿到一样已经不错了。”

叶天眼睛一瞪,理直气壮道:“那怎么可以?我是她的干儿子,我连她当年威震武林的两大法定是啥东西都不知道,像话吗?起码她也得让我见识见识才行!”

钱姐给他顶得哑口无言,只好默默地望着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眉尖忽然控动了一下,道:“这么晚了,还有哪个会来?”说话间,只听“叭”的一声,一块小石头之类的东西砸在墙上,刚刚好反弹在窗前。

叶天稍微思索了一下,道:“我看八成是鬼捕罗方那家伙。”

钱姐道:“你的朋友怎么都是夜猫子?专门半夜三更的往人家家里跑。”

叶天道:“罗头不是莽理之人,他来找我一定有急事。”

李老太太忽然道:“你方才说,你想见识见识我的‘满堂皆醉汉’?”

叶天迟迟疑疑道;“是啊!不过……”

李老太太不等他说完,便朝钱姐使了个眼色,道:“你去把那个叫什么鬼捕罗方的请进时顺便到后面替他们准备两碗热茶,越滚越好。”

钱姐答应一声,一步一回头地走了出去,临出房门还冲着叶天叹了口气。

叶天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紧盯着李老太太的双手,硬是想瞧瞧这位施毒名家的施毒手法。

但李老太太却一直站在他旁边,从头到脚连动都没动过一下。

罗方轻快的脚步声转眼已到了门外,先轻轻地咳了两声,才撩起门审,慢慢地走进来。一进门便先向李老太太注了一礼,道:“深夜打扰,情非得已,还请老人家多多包涵。”

李老太太很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客套免了,谈正经事要紧。”

罗方目光立刻转到叶天脸上,紧紧张张道:“叶大侠,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申公泰己经进了城。”

叶天顿时吓了一跳,道:“你有没有先去通知韩光一声?”

罗方道:“去过了,可是他不在家,只有索命金钱彭光在那里养伤。”

叶天道:“赌场呢?你有没有去看看?”

罗方道:“有,彭光一告诉我,我马上赶了去,结果也没找到他,只看到梅花老九正在赔钱……”

说着,身体忽然摇晃了一阵,酒意盎然道:“他奶奶的!那女人坐在赌台上……长得像二五八万似的,居然……连理都不理我。”

只一会工夫,他说话的神态完全变了,语气也显得粗俗不堪,与先前判若两人。

叶天大吃一惊,道:一罗头,你方才有没有喝过酒?”

罗方连连摇头道:“没有,如果我喝过酒……我非好好揍她……一顿……不可……”

他越说语声越含糊,说到后来,舌头也短了,脚也软了,却突然醉态可掬地指着叶天,笑嘻嘻道:“呼呀!你……醉啦!你看……你连站都……站不稳了,没关系……我扶你……”

他一面说着,一面竟然摇摇摆摆地往叶天身上扑了过去。

叶天双手负伤,无法扶他,只好用肩膀将他顶住,慢慢把他顶到一张靠椅上,自己也在旁边坐下,急急问道:“你赶快告诉我,那个女人有没有说出韩光的下落?”

罗方两眼翻了翻,道:“哪个……女人?”

叶天急道:“当然是梅花老九。”

罗方敲着脑袋,道:“梅花……老九……咦?这个名字……

熟得很,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叶天苦笑着摇摇头,无可奈何地抬眼望着李老太太,道:

“干娘,看来你的‘满堂皆醉’好像还真有点门道。”

李老太太冷笑道:“岂止是一点门道,厉害的还在后面,你等着瞧吧!”

叶天笑笑,但笑容却很快就不见了,猛地摇晃了一下脑袋,道:“咦?我的头怎么有点……昏昏沉沉的?”

这时罗方陡然大叫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梅花……

老九。……是个女人……”

叶天神情骇然地跳了起来,两腿一软,又跌回在椅子上,急忙喊道:“钱姐,快!解葯……”

“噗”的一声,门帘整个被人扯下来,钱姐的冷面孔又出现在门口,手上端着一只托盘,盘中两只碗里还在冒着热气。

叶天招手道:“快点,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

钱姐冷笑道:“真不中用,只一下子就醉成了这到德性。”

叶天迫不及待道:“废话少说……个拿来,我跟他……还有重要的事……要谈。”

钱姐这才慢条斯理地走过来,刚刚将葯碗递到叶天手上,另外一碗已被罗方抢了过去。

只见他喊了一声:“干杯!”脖子一仰,竟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葯一口气灌下肚去,然后张着嘴巴,不断地呵气道:“哇!

这酒……真他奶奶的够劲……”

说完,“当嘟”一响,葯碗掉在地上,人也好在椅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叶天也小小心心地将解葯喝了下去,调息片刻,才站起来,望着依然动也没动的李老太太,笑道:“原来方才不是你亲手施的毒。”

李老太太道:“事事都要我亲手做。我收徒弟还有什么用?”

叶天连道:“是,是。”涎着脸往前凑了凑,又道:“你老人家要不要再收一个徒弟?”

李老太太脸孔一绷,道:“你少来打我的主意!我没把钱大头给你的‘一笑解千愁’收回来,已经对你不错了。”

钱姐连忙道:“小叶,你不是跟罗头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吗?还不赶快把他叫醒!”

叶天这才想起事关韩光的安危,急忙在罗方椅子上端了两脚,道:“罗头,醒醒!”

罗方一副好梦乍醒的样子,揉揉眼睛,道:“这是怎么搞的?我好像忽然睡着了。”

叶天忙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梅花老九跟你说了些什么?”

罗方想了想,才道:“她什么都没说,只顾专心赌钱,甚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浪子悲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