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16章 恩仇了了

作者:于东楼

天色已晚,树林里十分昏暗。曹刚的脸色也显得格外阴沉。

他闷声不响地跟在萧红羽身后,眼看着就要走出树林,突然喝了声:“等一等!”

萧红羽似乎吓了一跳,抚胸回首,满面惊惶地望着他,道;

“什么事?”

曹刚道:“你说你方才留在那里,只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件事?”

萧红羽道:“是啊。”

曹刚道:“是谁叫你留下来的?”

萧红羽道:“当然是丁长喜。”

曹刚道:“魔手叶天呢?”

萧红羽道:“在监工。”

曹刚道:“监什么工?”

萧红羽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他们在挖坑吗?小叶虽然受了伤,不能亲自动手,但那种事只有他内行,没有他监工怎么行?”

曹刚冷笑一声,道:“那就怪了!这种事缺了叶天不行,而我却是个门外汉,没有我照样可以办事,他为什么这么好心,特意叫你留下来等我?”

萧红羽道:“咦?你们不是早就约好要合作的吗?”

曹刚冷笑连连道:“这种说词只怕连三岁孩童都不会相信,你们想来骗我,就未免太幼稚了。”

萧红羽唉声叹气道:“曹大入,你也真奇怪!快刀侯义说的明明全是谎话,你居然深信不疑,而我们跟你说的句句实言,你反而一句都不肯相信,你这个人也未免太难伺候了。”

曹刚微微一怔,道:“你怎么知道侯义跟我说的全是谎话?”

萧红羽道:“是丁长喜告诉我的。”

曹刚道:“丁长喜又是怎么知道的?”

萧红羽道:“当然是猜的。”

曹刚面带不屑道:“我还以为他有什么根据,原来只不过是猜测之词而已。”

萧红羽道:“丁长喜的猜测之词就等于根据,不由人不信。”

曹刚冷笑道:“那是你的看法,我跟你可不同。我宁愿相信侯义,也不会相信他丁长喜。”

萧红羽笑笑道:“那好。我说候义今晚绝对不会住在曹家老店,你相不相信?”

曹刚道:“我当然不相信。”

萧红羽道;“丁长喜说方才你一定会派人跟踪下去,我想那个人也该回来了,侯义究竟有没有骗你,少时即知分晓。”

曹刚冷笑不语,目光却忍不住朝后面扫了一下。

萧红羽忽又叹了口气,道:“至于他说邵帮主在对岸等他,更是可笑之极,我真不明白曹大人怎么会相信他这种鬼话!”

曹刚理直气壮道:“我为什么不能相信?万剑帮邵帮主和快刀候义的交情,武林中哪个不知道?”

萧红羽道:“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邵帮主既然陪他远道而来,哪有在对岸等他的道理?那岂不是完全失去了陪同他前来的意义!”

曹刚道:“咦!莫非你们这些人耳朵都出了毛病,没听到侯义所说的话吗?”

萧红羽道:“他说邵帮主曾与李光斗约法三章 ,所以不便过江,对不对?”

曹刚道:“不错。”

萧红羽道:“如果真有其事,那么随同他赶来的那三五百名属下,至少也可以开过来一部分,纵然帮不上大忙,替他助助威也是好的,可是却一个也没过来,你不感觉奇怪吗?”

曹刚道:“那有什么奇怪?显然是他们之间的约定,也包括万剑帮所有的弟子在内。”

萧红羽道:“那就不对了。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么三天之前替侯义传信的那三个人,又怎么可以进城呢?”

曹刚略加思索,道:“我想那三个人一定是偷偷溜进来的。”

萧红羽立即道:“可是万剑帮的襄阳分舵却堂而皇之地设立在城里,那又怎么说?”

曹刚不再开口,但目光却向身后的林中瞄去,似乎已有所发现。

过了不久,果见一名大汉急急奔来,直奔到曹刚身旁,才服膘着萧红羽,附首曹刚耳边,小小心心地前咕一阵,好像唯恐被萧红羽听了去。

萧红羽一瞧曹刚的神态,便已笑道:“怎么样?丁长喜没有猜错吧?”

曹刚哼了一声,道:“那姓丁的还说了些什么?”

萧红羽翻着眼睛想了想,道;“他还说曹大人生性多疑,必定不肯相信我们的诚意……不过没有关系,他说好在掘宝的地点离此不远,大人不妨先派人过去察看一番,等证实我们说的的确是实话之后,再过去主持大局也不迟。”

曹刚目光闪动道:“这些话都是丁长喜说的?”

萧红羽道:“是啊。”

曹刚遭:“他真的说过叫我过去主持大局?”

萧红羽道:“是啊。”

曹刚垂首锁眉道:“奇怪,那家伙怎么忽然乖巧起来?嗯,这其中一定有花样。”

萧红羽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道;“曹大人,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你连派个人过去都不敢,你还怎么跟李光斗争夺这批宝藏?”

曹刚眼神~亮,道:“我明白了,原来你们是怕李老前辈。

萧红羽道:“那当然,如今我们这边死的死,伤的伤,不找个有力的靠山怎么行。”

曹刚沉吟着道:“丁长喜有没有说为什么会找上我?按说李老前辈的实力比我强大得多,找他合作,对你们岂不更加有利?”

萧红羽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可是他的看法却不同。他认为跟你曹大人合作,多少还能捞点抽水,如果跟李光斗合作,最后不但啥都捞不到,恐怕连性命都难保。不瞒你曹大人说,直到现在,我还在怀疑他的看法是否正确。”

曹刚道:“看来他的确比你聪明得多。”

萧红羽道:“但愿如此。”

曹刚笑了笑,突然大声喝道:“杨泗英有没有限来?”

远处立刻有人应道:“属下在。”

只见一个年轻人大步跑上来,毕恭毕敬地站在曹刚面前,眼角却在偷膘着萧红羽,半张脸孔上还充满了讥笑的味道。

萧红羽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同时内心对这个名叫杨泗英的年轻人不禁产生了一股说不出的厌恶感。

曹刚却像对他十分器重,和颜悦色道:“泗英,过去探探这些人究竟在搞什么鬼?”

杨泗英嘴里连声答应,脚下却动也不动。

曹刚眉头微微蹙动了一下,道:“你还有什么意见?”

杨泗英又朝萧红羽扫了一眼,道:“依属下之见,大人只要将这位萧姑娘牢牢看住,哪怕丁长喜再神,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曹刚挥手道:“你只管放心去吧,这个女人跑不掉的。”

杨泗英冲出几步,忽又折回来,道:“还有,大人最好待在这里不要挪动,属下总觉得这附近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曹刚听得神情一紧,急忙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地察看了一阵,才道:“好,我就在这里等你。你也小心一点,那姓丁的诡计多端,千万不要中了他的暗算。”

杨泗英傲然一笑,转身而去,临走还向萧红羽瞄了一眼。

萧红羽摇头叹气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曹大人已经够多疑的了,想不到这姓杨的比曹大人的疑心病还重要,我真服了你们。”

曹刚只笑了笑,突然大喝一声:“来人哪!”

只听四下应声雷动,每棵树干后面都有一名大汉现身。

曹刚继续道:“替萧姑娘准备个座位,你们好好在一分伺候着。她是魔手叶天的女人,咱们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话没说完,一张软凳已送到萧红羽的面前,同时几名大汉也纷纷在她四周坐下,刚好把她围在中间。

曹刚也已靠在一张虎皮软椅上,虽有几名高手在劳保护,好像仍然不太放心,目光还在不停地四下搜索,一副生怕有人刺杀他的模样。

萧红羽却神态安然地坐在那里,索性连眼睛也闭了起来。

林中的光线愈来愈暗,曹刚的脸色也显得阴阴沉沉,而且眉目间已渐渐流露出焦急之色,而萧红羽仍旧坐在那里动也没动一下,远远望去就像睡着了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曹刚霍然站起,往前走了几步,两眼直视着林外的方向。萧红羽也不由睁开眼睛,随着曹刚的视线望了过去。

只见远处一条身影疾奔而来,转眼工夫已到了众人眼前,正是刚刚被派去察看丁长喜等人动向的杨泗英赶了回来。

曹刚不待他开口,便已迫不及待问道:“那边的情况如何?”。

杨泗英胜不红,气不喘,不慌不忙道:“已经挖出了一块石碑。”

曹刚一怔,道;“什么石碑?”

杨泗英道;“据说那就是宝藏的人口,上面没有文字,只刻满了图案,那些图案大概也只有魔手叶夭才看得懂。”

曹刚皱眉道:“你说那块石碑只是宝藏的人口?”

杨泗英道:“不错。”

曹刚道:“出口呢?”

杨泗英道:“叶天正在拿着一张地图核对,直到属下离开,好像还没有对出来。”

曹刚忽然将嗓门压低,道:“依你看,这批人对咱们有几分诚意?”

杨泗英也小声道:“这可难说得很,不过据属下观察,他们怕墙里边那个人倒好像不是假的,大人不到,恐怕他们连那块石碑都不敢揭开来。”

曹刚一面听着一面点头,最后又把眉头紧皱起来,道:“奇怪,像这么重要的时刻,那姓李的老怪怎会没有露面?难道他手下那批人都死光了?”

杨泗英苦笑道:“那是因为了长喜掩饰得法。他利用埋葬雪刀浪子韩光和梅花老九为理由买下了那块地,挖地埋入都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旁边不但没有人守卫,而且还摆着两具棺材,谁也不会想到他们是在掘宝。”

曹刚赞叹道:“袖里乾坤丁长喜倒也是个厉害角色,他不仅骗过了墙里那批人,也同样骗了我们,如非他急于找人撑腰,只怕直到现在我们还蒙在鼓里。”

杨泗英忙道:“不过如今魔手叶天和丁长喜已公开露面,恐怕就瞒不久了。依属下之见,大人还是早些过去的好。”

曹刚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目光缓缓地环视了众人一眼,大声道:“大家听着!等一会儿万一遇上了李光斗,千万不可硬碰.你们只负责毁掉他下面那两个人就行了,他本人自有我出手对付。至于其他的人……格杀勿论!”

众人齐声答应,连坐在萧红羽身边的那几个人也站了起来,个个摩拳擦掌,四周顿时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曹刚陡地将手掌在杨泗英身上一搭,道;“你小心替我把丁长喜看紧,万一发现情况不对……杀!”

杨泗英道:“属下遵命。”

曹刚这才将目光转到萧红羽脸上,道:“萧姑娘休息够了吗?”

萧红羽只好道:“差不多了。”

曹刚道:“那好,现在我们就过去,有劳姑娘在前面带路吧!”

萧红羽道:“我走在前面,大人放心吗?要不要封住我的穴道,或者把我绑起来?”

曹刚哈哈一笑,道:“那倒不必,我再糊涂,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跟魔手叶天伤感情。姑娘请吧!”

萧红羽不再多言,缓缓起身,轻移莲步往前走去。众入远远跟随在后,只有杨泗英距离她最近,目光也盯得她最紧,好像随时都在提防着她跑掉。

转眼已至林边,林外的景色已然在望。

萧红羽忽然停住脚步,轻轻在自己头上打了一下,道:“哎唷!丁长喜还有一件事叫我务必转告曹大人,我险些忘了。”

曹刚也急忙收步,道:“什么事?”

萧红羽道:“他说快刀侯义其人机警无比,大人派去盯他梢的人,一定会被他反盯回来,说不定现在他就跟在我们后面。”

曹刚顿时吓了一跳,正想回头看看,却听杨泗英大喊道;

“大人小心!这娘儿们要开溜。”

萧红羽立刻双手插腰,直着嗓子嚷嚷道:“放你娘的屁!我为什么要开溜?我看该溜的是你,我愈看你这家伙愈有问题。”

杨泗英呆了呆,道:“我有什么问题?”

萧红羽道:“你怎么没有问题?我问你,你一直从中挑拨是非,是何居心?这批宝藏落在李光斗手上,对你有什么好处?”

杨泗英急得满脸通红道:“你——你胡扯什么!这批宝藏怎么可能落在李光斗手上?”

萧红羽道:“谁说不可能?你把我们跟曹大人挑翻,你说这批宝藏会落在谁手上?”

杨泗英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有用眼睛狠狠地瞪着她。

萧红羽得理不饶人,又道:“所以我愈想愈不对,你一定是李光斗派在曹大人身边卧底的,否则你不会为他如此卖命。”

杨泗英大声喝道:“你胡说!我是曹大人从京里带来的人,怎么会跟那姓李的老怪扯上关系?”

萧红羽道:“那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恩仇了了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