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4章 襄阳一霸

作者:于东楼

龙四爷是个很四海的人。

他从一个街头小混混爬到今天这种地位,前后也不过二十年,他比一般人爬得快,是因为他的朋友多,朋友多机会也自然多。

当然,他的敌人也不少,其中最让他头痛的敌人,就是江边的江老爷子。

他不喜欢杀人,但为了保障自身的权益,他非杀人不可。随着他的势力扩张,权益之争日甚一日,杀的人愈来愈多,敌人自然也就愈来愈多。

为了情势所逼,他非得借重道上朋友的力量不可,于是他开始广交武林人物。凡是稍有名气的角色,他总要想办法搭上关系,甚至不惜重金将其网罗旗下。

所以当他听了了长喜的回报,说在自己地盘上混了几年的锁匠小叶竟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魔手”叶天时,他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深悔自己有眼无珠,险些错过了大好人才。

他立刻派人去寻找叶天,同时叫人把小寡妇悄悄接回来,因为他手上多少也得先抓住点东西,以免被死对头江老爷子捷足先登。

至于杨百岁那种人物,他知道凭他跟江老爷子的身价,绝对不可能留住人家,但他还是派出大批人手去寻找杨百岁等人的落脚处,因为他知道杨百岁是来襄阳办事,他想能替人家跑跑腿赚点金子也好。他现在人手多,开支大,银子根本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他最需要的东西就是黄金。

谁知找了大半天,几乎把襄阳翻过来,结果非但没有发现杨百岁等人的踪迹,连叶天竟也下落全无,这些人就好像突然消失掉一般。

只急得龙四爷像热锅上的蚂蚁,既怕叶天被人挖走,又怕杨首岁把金子花在别人身上撮后只有派丁长喜亲自出马,专门寻找叶天,只要找到叶天,就可能问出杨百岁等人的下落。就算叶天不知道,起码问题已解决了一半,而且也可对一直待在三姨大房里的小寡妇有个交代。

直到掌灯时分,丁长喜才在弟兄们的口中获知叶天正在城北的“醉红楼”喝酒。

丁长喜满头大汗地赶到“醉红楼”,叶天早就枕在小桃红的腿上,醉得人事不知了。

在襄阳,江南名妓小桃红的名气,绝对不在龙四爷之下,只要是男人,只要他经过“醉红楼”门前,谁都忍不住要往楼上看一眼,都希望能意外地一睹小桃红醉人的风姿。

但是有胆量上去的人却不多,因为谁都知道她是江大少的人。江大少就是江老爷子的大公子,这问“醉红楼”也是江老爷子的产业之一。

所以连“袖里乾坤”丁长喜这种人物,上楼的时候都有点腿发软,但跟在后面的何一刀却满不在乎地抢先走到小桃红门前,连门也不敲一下,抬手就将房门推开来。

房里已亮起了灯,小桃红坐在灯光下。

粉色的灯光将小桃红那张吹弹慾破的粉脸映照得益发娇艳动人。丁、何两人痴痴地呆立在门口,似乎连冒着风险急急赶来的目的都忘了。

小桃红轻盼了两人一眼,脸上一丝惊讶的表情都没有,只将食指封在樱chún上,示意两人禁声。

叶天正枕着小桃红的粉腿,睡在软绵绵的波斯地毯上。地毯上编织了红色的桃花,每一朵都在灯光照射下吐着微光。叶天的脸色比桃花还红,脸上挂着微笑,嘴中吐着轻鼾,睡得舒但极了。

丁、何两人看了看叶夭,又看了看小桃红,果然没有出声,而且还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过了半晌,小桃红才轻悄悄道:“你们两位是小叶的朋友?”

丁、何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小桃红指了指身前的矮桌,道:“请进来坐。菜还没怎么动,酒好像已经没有了,我这就叫人替两位温酒。”

丁、何两人这才轻轻走进去。何一刀远远便已摆手道:“我们没有时间喝酒,你赶快把他叫醒,我们要把他带走。”

小桃红急忙道:“那可不行,他早就答应我今天留在这里的。”

何一刀陡地脸色一沉,冷冷道:“他答应不答应你,我不管,我说要带他走就非带他走不可。”

小桃红粉脸绷了起来,指着何一刀的鼻子道:“你这个人太不讲道理了!我是看在你是小叶的朋友份上,才请你进来,如果你再无理取闹,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就在这时,叶天身子忽然动了动,像说梦话般的接道:“这个人你最好对他客气一点,人家可是‘江南第一快刀’,据说刀法……好像快得很。”

小桃红惊讶叫道:“他是‘江南第一快刀’?那……‘快刀’侯义算第几?”

叶天仍然语声含糊道:“侯义那个人涵养好,你说他是第八快刀,他也不会在乎。”

小桃红道:“那么‘雪刀浪子,呢?”

叶天停了停,道:“那就可能有麻烦了。”

何一刀喝道:“你说谁有麻烦?”

叶天依然闭着眼睛,揉揉鼻子道:“当然是。雪刀浪子,韩光。”

何一刀“哼”了二声,似乎对叶天的答复还算满意。小桃红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连一直含笑不语的丁长喜的脸上都露出了怀疑之色。

只听叶天微微叹了口气,继续道:“‘雪刀浪子,那个人毛病大得很,而且好像还有点洁痹,每次杀了人都要擦半天刀,非把刀擦得雪亮不可,你说这个人麻烦不麻烦?”

何一刀顿时暴跳如雷道:“你说什么?”

叶天好像突然被他惊醒般,翻身坐起来,道:“我说了什么?咦?丁兄,何兄,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何一刀还想争吵,却被丁长喜示意拦阻下来。

只见丁长喜缓缓蹲在叶夭面前,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道:“叶大侠,我们已经整整找了你一天了。赶快跟我们回去吧!我们四爷还在等着请你喝酒。”

叶天呆了呆,道:“你们四爷为什么请我喝酒?”

丁长喜道:“我们四爷是特意摆酒向你赔罪的。”

叶天道:“咦?你们四爷又没有得罪我,为什么向我赔罪?”

丁长喜道:“我们四爷深悔自己有眼无珠,竟不知阁下是名满江湖的‘魔手,叶天叶大侠,这几年龙府手下弟兄对叶大侠难免有失礼之处。试想以我们四爷一向敬重武林朋友的习性,他能不摆酒向你叶大侠赔罪吗?”

叶天忙道:“这可不敢当。这些年叶某对四爷也不免有失礼数,请丁兄回去上陈四爷,就说改夭叶某必定登门向四爷负荆请罪,你看如何?”

不待丁长喜开口,何一刀已抢着道:“不行,非今天去不可。”

叶天皱眉道:“为什么?”

丁长喜急忙赔笑道:“不瞒叶大侠说,我们四爷为了增添阁下的酒兴,今天一早就已派人把萧姑娘接到府里,直到现在萧姑娘还在三姨大的房里候驾呢!”

叶天故作不解道:“哪个萧姑娘?”

丁长喜偷瞄了小桃红一眼,低声道:“就是萧家酒铺的那位萧姑娘。”

叶天作恍然大悟状,道:“哦,原来你说的是小寡妇。”

丁长喜忙道:“对,正是她。”

叶天也俏悄瞄了小桃红一眼,也压低声音道:“丁兄,说实在的,依你看小寡妇和小桃红哪个漂亮?”

丁长喜笑眯眯道:“春兰秋菊各擅胜场,叶大侠的艳福确实不浅。”

叶天突然“哎哟”一声,显然是小桃红在他大腿上狠狠地扭了一把。

丁长喜看得不禁哈哈大笑。叶天一面搓着大腿,一面也只好陪着连连苦笑。

何一刀却在一旁冷冷道:“我劝你还是趁早跟我们走,否则就要乐极生悲了。”

叶天微微一怔,道:“这话怎么说?”

何一刀道:“你也不想想这里是谁的地盘,小桃红是谁阶人?你跑到这儿来寻欢作乐,岂不是自找倒媚?你当江家父子是那么好惹的吗?”

叶天眼睛一翻,道:“这是什么话!醉红楼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桃红跟我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倒过一次楣?”

小桃红也道:“是啊!我跟小叶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早在江宁的时候,我们就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件事上上下下全都知道,连江大少也清楚得很。”

叶天又道:“至于江家父子好不好惹,跟我更扯不上关系。我到这儿是来照顾他们生意,也就等于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如果他们经营的生意都没人上门,他们江家岂不要喝西北风了!”

何一刀道:“可是你也别忘了,小桃红是谁的女人!”

叶天翻翻眼,道:“是谁的女人?”

何一刀道:“当然是江大少的女人。这又不是秘密,凡是在外面跑跑的,哪个不知道?”

小桃红立刻道:“胡说!如果我真是江大少的女人,我还会在这儿做生意吗?”

何一刀依然很不服气道:“可是……可是……”

丁长喜截口道:“不要‘可是’了。那是小桃红姑娘选择客人的手段,假使没有江大少这面挡箭牌,凭她的人品,这间醉红楼早就被人挤垮了。”

叶天笑笑道:“还是‘袖里乾坤’高明,头脑果然比一般人清楚得多。”

何一刀道:“果真如此,他们又何必派这么多人来?难道你们还没发现这里已经被他们包围起来了吗?”

小桃红吃惊道:“不会吧?”

何一刀道:“你朝外边瞧瞧,你就知道会不会了。”

叶天道:“我想那是为你们来的。八成是怕你们闹事,不得不作个防备。”

何一刀冷笑道:“如果是冲着我们弟兄来的,那可就好玩了。”

丁长喜道:“我认为一点也不好玩。”紧跟着又换了一副面孔,愁眉不展地看着叶天,道:“叶大侠,你可否赏我了某一个薄面,跟我们回去一趟?我们四爷那边倒还好说,人家萧姑娘已经等了你一整天。如果请不到你的大驾,你叫我们弟兄如何向萧姑娘交代?”

叶天叹了口气,道:“就算我答应陪你们回去,只怕我这两条腿也冲不出去。”

何一刀道:“只要你肯去就好办,你走不动,我背你。你放心,凭这些人还拦不住我们。”

忽听门外有人冷笑道:“那可不见得。”

说话间,一个身材微胖、面色红润的中年人寒着脸孔走进来,几个手持刀剑的彪形大汉也随之拥人。

小桃红一见那人,急忙站起来,惊慌地喊一声:“江大少……”

江大少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瞪着何一刀,冷冷道:“姓何的,你太目中无人了,你当我们江家的人全是豆腐做的吗?”

何一刀道:“是不是豆腐做的,一刀即知分晓。”话没说完,上去就是一刀,刀锋却在江大少的头顶上突然顿住。

原来何一刀快,丁长喜比他更快,硬把他持刀的手腕牢牢扣住,口中狠狠叫道:“小何,你疯啦!你出刀之前,难道就不能先看看清楚对方是什么人?”

这时江大少早已吓得接连倒退几步,身旁那些彪形大汉个个刀剑出鞘,排成一道人墙,同时护在江大少前面。

何一刀仍在作势慾扑道:“不管他是谁,只要挡住我的路,我就一刀。”

丁长喜道:“你别忘了咱们这次的目的是接人,不是杀人。有人挡路,咱们可以绕过去;正门不通,咱们可以跳窗口。只要能把叶大侠接回去,咱们的任务就算告成,何必多惹是非?”

叶天道:“丁兄说得有理。既然门不能走,咱们就只好跳窗口了。”一面说着,一面歪歪斜斜地走向窗口,当真把窗户打开来。

丁长喜急忙赶到他面前,道:“你还下得去吗?”

叶天胸脯一拍,道:“没问题,不过落地的时候,最好是有个人扶我一把。”

丁长喜道:“好,我先下去,我扶你。”语声未了,人已纵出窗外。

窗外顿时传来一阵喊杀之声,房里却静如止水。几名彪形大汉只顾盯着何一刀,连动都没人动一下。

叶天慢条斯理地向小桃红摆手作别、吃力地将一条腿掇上窗沿,身子往外一扑,竟头下脚上地掉了下去,只吓得小桃红手捂着胸口,一颗心差点跳出来。

紧跟着“碰”的一响,何一刀穿窗而出,顺手将窗户带上,动作之快,疾如闪电。房里的人依然动也不动,似乎全被他的声势给镇住了。

过了许久,江大少才从人墙中挤出,远远便已唉声叹气道:“小桃红,你怎么把他放走了?我不是告诉你这个人无论如何也得把他留住吗?”

小桃红跺脚道:“江大少,你讲不讲理!这个人分明是被你们吓跑的,你怎么反倒怪起我来?”

江大少忙道:“好吧好吧!我不怪你。不过这个人跟你是老交情,他下次再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尽量影响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落在龙四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襄阳一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