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5章 鹬蚌之争

作者:于东楼

小寡妇已经醉了。

那张美若天仙的俏脸儿已红的像新娘子的红盖头,讲起话来的调门也不若以往那般悦耳动听,但她仍强打着精神,睁着惺松的醉眼,频频向龙四爷敬酒。

坐在她身旁的叶天几乎连喝酒的机会都没有,好在他已不想再喝,这两天喝得大多,已多到见酒就想反胃的程度。

龙四爷酒量不错,但他是主人,他喝得比任何人都多,这时也不免有几分醉意。至于原本在旁边作陪的三姨太,早就醉得人事不知,被丫环们扶了下去。

座中最清醒的就是丁长喜,他喝得少,手脚灵便,所以斟酒的总是他,喝酒的总是别人。

现在,小寡妇又颤巍巍地举起酒杯,道:“四爷,来,干杯!

这一杯算我替小叶敬你的。他已经醉了,再喝下去我就得背他回去了……”说到这里,接连打了两酒嗝,继续道:“可惜我身子小,背他不动,所以只好替他敬酒。”

龙四爷哈哈大笑道:“好,喝就喝!今天你们两个别想再回去,我非把你们灌醉不可。”说完,脖子一仰,酒已到了肚子里。

小寡妇也不含糊,竟也一口气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丁长喜连忙斟酒,刚刚把酒斟满,小寡妇的酒杯已朝他举起来。

小寡妇又打了两个酒嗝,长长吐了口气,道:“丁兄,这一杯我敬你,感谢你从小桃红那儿把他给我抓回来。”

丁长喜忙道:“不敢当,不敢当。萧姑娘慢慢喝,在下先干为敬。”

小寡妇也痛痛快快地把脖子一仰,结果一半倒在嘴里,一半却从脸颊流进了领口。她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口中还在喃喃骂道:“那騒货真不要脸!明明知道人家有女人还要死缠着人家,哼,哪一天我非给她好看不可……”说到这里,身子一软,直向桌下滑去。幸亏叶天手快,一把抓住她,将她按在椅子上。

龙四爷呆了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这女人喝起来不含糊,醉起来也干脆,我龙四最佩服的就是这种人。”

丁长喜文刻接道:“在下对萧姑娘也一向钦佩得很。以她一个年轻女人,能在城北那种杂乱地方支撑下一间酒铺,可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龙四爷点头不迭道:“嗯,的确不容易。”

丁长喜忽然叹了日气,道:“像萧姑娘这种人才,让她埋没在那种小酒铺里,也未免太可惜了。”

龙四爷听得猛地一拍桌子,道:“对!幸亏你提醒我,你这番话倒教我想起来了一个好主意。”

叶天像是知道又有问题要发生了,急忙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就默默地看着龙四爷,静等他继续说下去。

龙四爷果然兴高采烈道:“叶大侠,我看你干脆叫她把把那间小酒铺收起来,到我的地盘来,我开一间全城最大的酒楼给她。我出钱,她出人;赚了钱二一添作五,赔了统统算我的,你看如何?”

叶天苦笑道:“四爷的主意的确不错,可惜我不能替她作主,改天你不访跟她直接谈谈看。”

龙四爷一怔,道:“你不能作主谁能作主?她不是你的女人吗?”

叶天道:“就算她是我的女人,我也不便插手管这件事。”

龙四爷百思不解道:“为什么?”

叶天道:“那间酒铺是她辛苦多年独自经营下来的,我叶某既没有出过一分钱,也没有出过一分力,试想我有什么资格开口叫她收起来?”

丁长喜忙道:“叶大侠说的也有道理,好在这是一件一拍即合的事,等萧姑娘酒醒之后再作决定也不迟。”

龙四爷道:“好,就等她酒醒再说也不妨。”随即大声喝道:

“来人哪!”

呼喝声中,两名大汉推门而入洞时通往内进的厅门内也有两名仆妇应声走进来。

龙四爷道:“替叶大侠和萧姑娘准备卧房!”

叶天急忙道:“四爷且慢。”

龙四爷笑道:“叶大侠不必着急,我知道你还没有喝够。我马上叫他们在厢房里再开一桌,你就是喝到明天,龙四也奉陪到底。”叶天道:“四爷误会了,酒我是不能再喝了,我跟萧姑娘今晚都非得回去不可。”

龙四爷道:“为什么一定要回去?我这儿的客房可干净得很,睡起来保证比那间小酒铺楼上舒服多了。”

叶天道:“这个我知道。我们只是表面上不敢跟四爷走得太近,怕万一江老爷子吃起醋儿来,她那间小酒铺可就不好干了。”

龙四爷道:“好在我们根本就不想再让她干下去,又何必在乎那个姓江的老乌龟?”

叶天道:“问题是四爷还没有跟她谈过,如果她还打爷在那儿混下去,那岂不等于断了她的生路?”

龙四爷看了一旁的丁长喜一眼,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这就派人送她回去。但你可不能走,咱们今天非喝到天亮不可。”

叶天连忙赔笑道:“我看四爷也放我一码吧!我目前还不想搬家,而且今后我难免还要在城北一带走动,万一得罪了江家父子,你教我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龙四爷哈哈一笑,道:“叶大侠倒也真会开玩笑!你说萧姑娘怕他们倒也情有可原,凭你‘魔手’叶天这四个字,莫说是江家那批饭桶,就算放眼武林,敢在你身上动手脚的又能有几人?你未免太高抬他们父子了。”

叶天道:“话可不能这么说,有道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这个人十天少说也有九天醉,等哪一天我醉得跟她一样的时候,他们随便派个人给我一下,到时候我是怎么死的恐怕都都不知道。”说完,看了看身旁醉得人事不知的小寡妇,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龙四爷楞了一会儿,猛然顿足道:“只怪我当年一念之仁,让那老乌龟爬上岸,否则哪轮到他们父子在襄阳耀武扬威!”

丁长喜咳了咳,道:“四爷大可不必为这件事懊悔,当年我们若是硬把他们挤下江去,江家父子固然踏不上岸,但我们龙家也必然元气大伤,绝对不可能创出今天这种局面。”

龙四爷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他们江家最近愈来愈嚣张了,尤其是那个江大少,简直已不把我龙四看在眼里。”

丁长喜笑笑道:“四爷就再忍忍吧!依我看,那个江大少也器张不了多久了。”

龙四爷道:“这话怎么说?”

丁长喜道:“据顺安堂楚大夫的车夫老王说,江老头儿的病情好像很不乐观,能够再拖个一年半载就算很不错了。”

龙四爷听得眉头一皱,道:“江老头儿的病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明天就死,对我们也不见得有什么好处。”

丁长喜道:“但也绝对没有坏处,可是对江大少的影响可就大了。”

龙四爷一怔,道:“为什么?”

丁长喜道:“因为江老头儿虽然想顺理成章把他的宝座传给他的儿子,但他手下却有一批人跟他的看法不太一样,他们认为江家的事业应该传给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掌管,绝对不能交在一个花花大少手上。”

龙四爷道:“哦?那么他那批手下又属意于什么人呢?江老头儿只有一个宝贝儿子,他们总不会拥立一个外人吧?”

丁长喜道:“说起来也不算外人,他们所冀望的是他的女婿孙涛。”龙四爷道:“就是那个码头工人出身的家伙?”

丁长喜道:“不错。”

龙四爷道:“这件事江大少知不知道?”

丁长喜道:“他当然知道,所以他最近才招兵买马,拼命收买武林人物,表面上是跟我们分庭抗礼,实际上他要对付的人却是他的妹夫。”

龙四爷道:“这消息可靠吗?”

丁长喜道:“我这是从各方面搜集来的资料,然后再经过多方面的查证,我想应读不会有错。”

龙四爷得意地笑了笑,道:“如果真有此事,那江大少果然嚣张不了多久了。”

丁长喜道:“到那个时候,这台戏怎么唱,就看你四爷的了。”

龙四爷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向叶天举了举杯,道:“来,叶大侠,继续喝,不要为了这些无聊的事扫了咱们的酒兴。”

叶天忙道:“四爷,我看今天已经差不多了,咱们还是改天再聚吧!”

龙四爷道:“那怎么可以!桌上的酒还没光,而且我还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叶天不得不把酒匆匆倒在嘴里,然后小小心心道:“但不知四爷要跟我商量什么事?”

龙四爷沉吟著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问问你今后有何打算?”

叶天摊手苦笑道:“我还会有什么打算?还不是跟往常一样,浑浑噩噩地混日子!”

龙四爷道:“莫非庙口那个生意,你还想继续做下去?”

叶天道:“当然要做下去,否则哪来钱买酒喝?”

龙四爷道:“可是叶大侠,如今你的身分已经暴露,那种路边生意,你真的还能做吗?”

叶天道:“为什么不能做?那一带都是我的老主顾,他们总不至于为了我是‘魔手”叶天,而不再照顾我的生意吧?”

丁长喜立刻接口道:“那当然,依我看,生意一定会比以前更好。”

龙四爷不解道:“为什么?”

丁长喜道:“叶大侠在江湖上是个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我想平日仰慕他的人一定不在少数。为了一睹‘魔手”叶天的庐山真面目,就算钥匙没有丢,也一定有很多人要赶去配个一两把。”

龙四爷恍然笑道:“有道理,照你这么说,我那群老婆儿女恐伯也要跑到庙口去凑热闹了。”

丁长喜突然压低声音,笑眯眯道:“如果那个杨老头儿肯出面的话,那就更妙了。”

叶天一怔,道:“我的生意干杨老头什么事?”

丁长喜道:“他可以帮你把襄阳城里的钥匙统统偷光,到时候大家排着队,花加倍的价钱,也非去照顾你的生意不可。”

叶天也居然眯起眼睛,低声道:“如果你们四爷也肯帮个小忙,那就更有趣了……

龙四爷楞楞道:“我能帮什么忙?”

叶天道:“你可以帮忙把其他的钥匙摊统统赶走,生意全留给我一个人做,那我不就发了?”

丁长喜忙道:“等一等,我先帮你仔细算算,一把钥匙就算两分银子好了,十把两钱,一百把二两,一千把二十两,一万把二百两——————-”叶天苦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不必算了,我这双废手再快,一天也配不了五十把,想嫌二百两银子,谈何容易?”

丁长喜道:“所以我认为用你这双手赚这种辛苦钱,实在太不划算了。”

龙四爷这才开窍道:“对,这种生意不做也罢。”

叶天看看自己的手,叹了口气,道:“可是凭我这双手,除了替人家开开锁配配钥匙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丁长喜道:“为什么一定要用手赚钱?”

叶天道:“不用手用什么?”

丁长喜道:“用脑筋,用名气,用关系,甚至于用钱,我相信都比用手赚得多。”

龙四爷又是一拍桌子,道,“对!你这番话又提醒了我。咱们索性开家镖局,以叶大侠在江湖上的名气,一定无往不利。”

叶天急忙抢着道:“多谢四爷美意。不瞒你说,我对江湖生涯早就厌倦了,否则我也不会跑到襄阳来了。”

龙四爷想了想,又道:“开间酒坊怎么样?叶大侠对酒很在行,而我什么生意都有,就是还没有插脚这一行。”

叶天苦笑道:“四爷,你就饶了我吧!如果真让我开酒坊,货没出门,我的人就先醉死了。”

龙四爷无奈地端起酒杯,道:“来,咱们边喝边想,我这个人酒醉的时候往往比清醒的时候聪明得多了。”说完,也不知是自找解嘲,还是真的开心,竟又纵声大笑,连杯中的酒都晃了出来。”

就在这时,酣睡中的小寡妇忽然挪动了一下,口中喃喃腻语到:“小叶,别喝了,快来睡吧!”

但见她秀眉微皱,樱chún半后,语调中还充满了责怪的味道。

三人听得全都一楞,不约而同地屏气噤声,生怕把她吵醒。

小寡妇换了个姿态,酣睡如故,皱起的眉尖也逐渐舒展开来,睡得比先前更加香甜。

三人这才同时松了口气。

叶天趁机站起,朝龙四爷抱拳道:“四爷的隆情盛意,我十分感激,但我这人生性懒散,实在不是块做大生意的料子,你就不必再为我伤脑筋,也让我在襄阳再无拘无束地过几年吧!”

龙四爷听得不禁又是一楞,目光很自然地又向丁长喜望去。

丁长喜干笑两声,道:“这件事也不妨改天再作决定,今天的酒好像也喝得差不多了,而且有萧姑娘睡在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鹬蚌之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