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6章 赌场风云

作者:于东楼

笑脸金平的“笑脸”上永远挂着微笑,不论是输还是赢,好像永远都对他的情绪没有影响。

他曾经在山西太原府一副牌赢过四十万两银子,逼得宝通钱庄的颜二公子自刎当场,鲜血喷了他满身满脸,但鲜血后面仍旧是一张笑脸。他也曾一夜之间把人都输给“梅花老九”,从那天起,他便跟着梅花老九浪荡江湖,饱尝风霜之苦,但他脸上的笑容却从来没有一天消失过。

现在,他正在面带微笑地看着对门的陈小开。

牌已经垛好,骰子已经抓在金平手上,只等陈小开把金子押上去,牌局即可开始,所以在场的几十只眼睛全都看着他,每个人的神色都急得不得了。

只有“笑脸”金平不慌不忙,脸上的笑容反而比先前更动人。

陈小开黄豆般大的冷汗珠子一颗颗地滴在手中的元宝上。

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一只元宝,其他九只已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笑脸”金平面前,旁边还只剩下一点空隙,仿佛正等着他手中那只元主人座。

就在这时,突然有只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

陈小开回头一瞧,立刻尖声叫道:“小叶,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简直把我害惨了。”

叶天笑嘻嘻道:“你倒说说看,我是怎么害你的?”

陈小开理直气壮道:“我昨晚是专程出来给你送金子的,跑了好几处都找不到你,所以只好来这里等,我料定你迟早一定会来的。”

叶天道:“我这不是来了吗?”

陈小开拭了把汗,道:“只可惜你来得晚了点,我已经掉下去了。”

叶天道:“掉下去多少?”

陈小开叹了口气,道:“九十两。”

一旁的“三眼”陈七立刻加了一句:“金子。”

叶天哈哈一笑,道:“我当什么大不了的数目,害得陈小开直冒冷汗,原来只不过区区九十两金子。怕什么?别让大家傻等,押!”

陈小开朝四周扫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可是……这些金子是你的。”

叶天大声道:“我的你的还不是一样?有道是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你我相交多年,你说,我小叶是把金子看得比朋友还重的人吗?”

陈小开道:“不是。”

“三眼”陈七也搭腔道:“当然不是。”

叶天道:“既然如此,你还迟疑什么?俗语说得好,有赌不为输。在输赢未定之时,可不能自己先泄了气。”

陈小开道:“可是……这已经是最后一只了。”

叶天在腰间一拍,道:“你放心!你那里光了,我还有。我的输光,咱们再回去拿,怕什么?”

陈小开猛地把头一点,二话不说,“膨”的一声,将最后一只元宝押了下去。

“笑脸”金平的骰子已经离手,两粒骰子在雪白的台布上转了又转,眼看着已是七点,突然其中一粒一翻,竟然变成了九点。

陈小开牌一入手,便咧着嘴巴笑起来,用胳臂时顶了叶天一下,悄声细语:“小叶,牌风转了,你等着收钱吧!”

过了一会,“笑脸”金平果然喊道:“上下通吃,只赔天门!”

帮庄的收钱很快,赔钱也不慢,在一阵乱哄哄的騒动中,一只元宝已送到陈小开面前,只高兴得陈小开连鼻子都笑歪了。

“笑脸”金平却含笑瞄着叶天,淡淡道:“这位朋友好手法。”

叶天也淡淡一笑,道:“彼此,彼此。”

说话间,帮庄的已将场中料理完善,高声大喊道:“下注的请快,庄家可要封门了!”

喊声一停,骰子又已掷出。这次两粒骰子竟连转都没转一下,使已四平八稳地停在台子上。

一阵凌乱的配牌声响后,只听金平又已喊道:“上吃下走,独赔天门!”

他声音拉得很长,调门中充满了无奈,但脸上却还是堆着微笑。陈小开面前的元宝已经变成四只,不待庄家把牌垛好,就已全部押在上面。

“笑脸”金平看也不看那四只元宝一眼,只笑视着陈小开身旁的叶天,道:“在下金平,还没有请教这位朋友高姓大名?”

叶天道:“我姓叶,树叶的叶,分量可比阁下那个金字轻多了。”

“笑脸”金平笑道:“客气,客气。”

站在叶天身后的“三眼”陈七又已接道:“单名一个天宇,就是天天发财的天。”

“笑脸”金平嘴上道着“久仰”,脸上挂着微笑,眉头却不禁皱了一下,那神情,好像发觉这个名字很熟,一时又想不起曾经在哪儿听过。

“三眼”陈七又已在叶天耳后悄悄道:“他就是郎字号中的顶尖高手‘笑脸’金平,你可要当心点。”

陈七一名弟兄也凑上来,道:“听说他后面还有一个‘梅花老九’,比他更厉害。”

叶天不断地在点头,目光却盯住在牌局上。从开门、掷骰子、分牌,一直到把牌摊开,他似乎动也没动。

但结果“笑脸”金平只无精打采地喊了两个字:“通赔!”当然他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是笑容里多少掺杂着一点苦涩的味道。

陈小开面前的元宝转眼已变成八只,开心得似乎连姓什么都忘了,连回头看叶天一眼也不看,便统统推了上去,好像算定这一副牌也非赢不可。

笑脸”金平慢条斯理地把开过的牌排列在赌台的左上方,然后又把未曾开过的那十六张牌往前推了推,却迟迟不肯开门,也不肯碰那两粒骰子,只面含微笑地望着叶天。

叶天也昂然回望着他,既不脸红,也不心虚,神态极其自然,反倒是陈小开和周围的那些赌客,各人脸上都现出急躁之色。

就在这时,嘈杂喧闹的大厅忽然沉静下来,其他几桌正在进行的牌局也顿时变成暂停状态,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最靠里首的一间房门上。

但见门帘轻挑,惊鸿乍现,一个年约三十的美貌女子摇曳生举地走了出来,身后跟随着两名手捧托盘的小厮。托盘中满装费金竟无人盼顾,所有的眼神全都集中在那美貌女子明艳照人的脸蛋上。

那美貌女子穿着华丽,仪态端庄,一路缓缓走来,直走到“笑脸”金平那一桌才停住脚步。

“笑脸”金平已让出座位,亲自将座垫翻转过来,毕恭毕敬地清那女子入座。

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傻眼了,就连叶天这种老江湖也不免瞧得目瞪口呆,一时硬是摸不清她的路数。

那女子方一坐定,就像个男人一样,朝四周一抱拳,娇声道:“各位乡亲大家好,我先作个自我介绍。我姓梅,道上的朋友都叫我‘梅花老九’,不知各位有没有听说过?”

此言一出,举座哗然,好像每个人都没想到“梅花老九”竟是一个如此美貌的女子。

叶天忍不住也在自己脑门上敲了一下,他曾经听过不少有亲“梅花老九”的事迹,没想到一时糊涂,居然没能猜出是她。

梅花老九又已继续道:“各位有兴趣的话,不妨过来押两把,押金子赔金子,押银子赔银子,如果输光了,就算比比手指头,我梅花老九也照收不误……”

说到这里,突然有人截口道:“押人成不成?”

梅花老九娇笑道:“那就得看是谁了。”

有个人一拍胸脯,道:“我怎么样?”

梅花老九瞟了他一眼,道:“你不成。如果是对面这位朋友,倒是可以谈一谈。”

她一面说着,两道炯炯有神的目光已经落在叶天脸上。

叶天摸摸鼻子,道:“君子不夺人所好。人,我可不敢赢。我这儿还有一百两金子,如果芳驾不嫌注小,咱们倒可赌一把。”

梅花老九听得微微征了一下,立刻道:“好,就赌一百两。

朋友你赢了,只管往上翻,如果输了,你就是呵口气,我梅花老九也收了。”

叶天将怀里的两只元宝也掏了出来,往陈小开面前一摆,然后在他肩上轻轻拍了拍,意思当然是要他让位。

但陈小开却说什么也不肯站起来,反而冲着叶天横眉竖眼道:“小叶,你是怎么搞的!我手气正顺的时候,怎么可以换人?你有没有赌过钱……”

没等他把话说完,陈七那两名弟兄已经一左一右,硬把他从后面拎了出来。

三眼陈七也把座垫翻了个面,还在上面拍了拍,然后才请叶天落座,那副神态比笑脸金平对梅花老九还要恭谨几分。

叶天大模大样地坐定,不慌不忙地道了声:“请。”

梅花老九指着台面上那尚未开过的十六张牌,道:“就玩这面如何?到现在为止,我可是连牌都还没碰过。”

叶天道:“好,就是这一副。大牌都没出来.咱们正好赌赌手气。”

梅花老九顾盼左有,道:“上下两门怎么样.要不要顺便一块儿博博看?”

虽然她的声音很好听,长相也迷死人,但每个人听了都摇头,因为她是梅花老九,谁也不愿意把白花花的银子白白送出去。

只有一个人不同,他突然解开钱袋,把所有的银子统统倒在叶天面前,嘴里还念念有词道:“这回梅花老九可碰到了对手,这种银子不赢,可是白不赢。”

连叶天自己都觉得奇怪,不知什么人竟对他如此有信心,回首一看,不禁哑然失笑,原来是赚钱比任村人都容易的神偷杨百岁。

有些人被杨百岁说得贪念大动。忍不住把赌注转到天门上。有入开始,就有人跟进,片刻间叶天面前不但大摆长龙,而且头尾还都拐了弯,上下两门却全都空了下来。

梅花老九一直面带微笑地在等,直等到所有的赌注都押定了,才将骰子随随便便地掷了出去。骰子似乎尚未停稳,她的手已经落在最后一副牌上,结果掷出来的果然是两点。

众人心里不免先起了个疙瘩.每个人别党后这副牌凶多吉少,只有杨百岁仍如没事人儿一般,“叭叭”地抽着旱烟袋,脸上的笑容比梅花老九和笑脸金平两个人加起来的还要多。

刹那间梅花老九已将牌配好,而叶天却还在慢慢地换,四张牌反复地换了几遍,、往台子上一摊,道:“天地配虎头,外带小了三、四四,但不知是我死,还是庄家死?”

在场的人都是个中老手,个个听得脸色大变,有的在偷偷跺脚,有的在摇头叹气,陈小开也开始在背后大发牢騒。连三眼陈七和他那两名弟兄都在依依不舍地膘着那些黄金,好像在踉那些黄金作最后的惜别。唯独杨百岁沉得住气,只见他一面抽烟,一面在清理钱袋,一副等着收钱的模样。

奇怪的是梅花老九的脸色也并不好看,既不开口,也不揭牌,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叶天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客客气气催促道:“芳驾的牌有没有配好?如果配好了,能不能请你揭开来让大家瞧瞧?”

梅花老九这才冷冷一笑,道:“好.好,我今天算是碰到高入了”叶天摸摸鼻子道:“好说,好说。”

梅花老九目光如利剑般瞪了叶天一阵,突然大声道:“金平,替我把这副牌收起来,一张都不能少,赌注照赔。今天的牌高就到此为止。”说完,转身就走,了无来时那种高雅、端庄的名家风范。

笑脸金平也持着骨牌退了下去,临走还冲着叶天笑了笑。

所有的赌客都莫名其妙地望着叶天,每个人都捧着大把银子,却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些银子是怎么赢进来的。

陈小开不等大家开口,便已抢先追问道:“小叶,这是怎么回事?分明是她赢定的牌,为什么牌都不揭就赔钱?”

叶天笑笑道;“也许她根本就不敢揭牌。”

陈小开道:“为什么?”

叶天道:“可能是因为她的牌太大,生怕揭开来把你陈小开吓坏了。”

陈小开急道:“你鬼扯什么!揭不揭牌干我什么事?而且她的牌是大是小,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看到她的牌。”

叶天道:“我可以猜。”

陈小开道:“你倒猜猜看,她手里拿的究竟是什么牌?”

叶天道:“前面是什么且不去管它,后面那两张牌依我看铁定是至尊宝。”

陈小开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道;“小叶,我看你一定是喝得太多,把脑筋喝糊涂了。如果她后面拿的真是至尊宝,这副牌里岂不是出了两个丁三?”

叶天笑道:“这就对了,这是你今天晚上说的最清醒的一句话。正因为这副牌里出了两个丁三,所以庄家才揭不开牌,明白了吧?”

陈小开明白了,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于是四周立刻响起了一阵乱哄哄的议论声。

杨百岁却在这时笑呵呵地凑上来,道:“叶大侠,你的手脚倒也真不慢,居然能在梅花老九面前搞出这种名堂,可实在不简单。”

叶天居然叹了口气,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赌场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