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7章 残月乍现

作者:于东楼

叶天陪着轻松的步伐,穿过江家祠堂边的一座小树林。

夜风阵阵,树影婆婆,林中隐含着浓烈的肃杀气氛。

走着走着,叶天突然停住脚步。

他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但是他有种敏锐的感觉,感觉出林中躲藏着一位不受欢迎的朋友。

果然,他那种特殊感觉还未完全消失,已见到红带飘动,紧跟着,鬼捕罗方从一棵大树后面现出身来。

那条深红色的腰带以及悬挂在腰带上的铁牌,等于是鬼捕罗方的独家招牌。

叶天淡淡一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罗头,请问有何见教?

罗方道:“我是在保护叶大侠的安全。自从你离开赌场大门开始,就已处处危机,这一点叶大侠心里一定明白。”

叶天道:“听罗头口气,好像整个江湖的英雄好汉都要杀我似的,大概罗头是在开我的玩笑吧?”

罗方道:“不是开玩笑,我很正经。”

叶天笑笑道;自从我离开赌场开始,罗头是不是一直在暗中跟踪我?”

罗方道:“不错。”

叶天道:“那你就应该明了一切经过。我在赌场所赢得的黄金,全部都叫陈七替我还回去了,身上连个银子儿也不曾剩下。像我这样的穷光蛋,还怕被人谋财害命吗?”

罗方含笑道:“叶大侠。我看不是我在跟你开玩笑,而是你在罗某面前故意装糊涂。”

叶天道;“你应该说我真的糊涂。罗头,鼓不打不响,话不说不明,有话就请你明白告诉我吧!”

罗方神色严谨道:“我想他们是为了残月环。”

叶天换了模鼻子,道:“我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事,原来是为了那个东西、”罗方睁大了眼睛,道;“这件事情还小吗?”

叶天淡然遭;“那只不过是一块破铜烂铁而已,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罗方对他端详再三,看不出他是故意装蒜,但又不敢相信跟真的这样洒脱。

叶天又道:“罗头对残月环有兴趣吗?”

罗方摇了摇头,道;“我对残月环不感兴趣,只想循线找到它的主人。”

叶天含笑道:“所以你就盯上我,希望因今晚残月环两次出手而引出了它的主人,好让你检现成的便宜,对不对?”

罗方爽朗一笑,道:“罗某的确是有这个意思,顺便保护叶大侠的安全,当然也是实情。”

叶天微笑不语。

罗方紧接着道:“当然,以罗荣的这点三脚猫功夫,竟说要保护‘魔手’叶天叶大侠的安全,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但是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叶大侠不妨当作身边多带一双眼睛,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妨碍。”

叶天道:“多谢罗头的美意。只怕一旦凶险来临,等到罗头准备出手抢救时,我的吃饭家伙早就跟我的身子分了家。”

罗方听得神情一愣。

叶天抬手朝两丈远近处的树梢上指了指,道:“那里埋伏了两名准备狙杀我的凶手,可惜现在他们已经死了。”

罗方顺着他的手势望去,林内光线虽略,但是透过树叶的隙缝,的确看到了两条半蹲半趴的人影。

叶天接着又遭:“看来我的运气倒还不坏,如果不是那位仁兄替我铲除了这里的陷讲,怎么还能在此和你聊天?”

罗方没有理会叶天,就在原地一个“旱地拔葱”,像只狸猫似的蹿上那棵大树。谁知突然间哼一声,又从树上倒栽下来。

同时只见一个身影,一式“飞燕授林”,越过罗方头顶,轻飘飘地落在叶天面前。只凭这种轻巧的身法,就已不难猜出此人正是分开不久的神偷杨百岁。

不论杨百岁在何处现身,手里总会拿着那根三尺来长的旱烟袋,现在也是一样,不过所差的是烟袋窝只留青烟而不冒火。

不去吸它,当然不会冒火。

这位名震江湖的第一神愉,此刻竟然哭丧着脸,额头上直冒汗珠,冲着叶天悔恨交加道:“叶大侠,我对不起你!我该死,我给你磕头赔罪……”

他可不是说着玩的,话没说完,便要跪在地上磕头。

叶天慌忙将他托起,惊讶道:“杨老,你这是怎么啦?我可承受不起。有话慢慢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百岁张了张口,话没说到正题,竟又懊恼连声:“这……

这叫我如何说得出口嘛!这件事不仅将我‘神偷’那块招牌砸成粉碎,而且连累了叶大侠。我该死!我混蛋!我—……,”他那神情,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叶天急忙帮他扶正了手上的旱烟袋,将烟嘴塞进他的口中,道;“杨老,你先抽两口烟,定定情绪,不管栽了多大斤斗,不论闯了多大的祸,说出来,好让我们仔细商量,光着急是没有用的。”

杨百岁倒也听话,用力“叭叭”他一连抽了几口烟,缕缕轻烟从他口中喷出,果然他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叶天只是静静地望着他,等地回答。

杨百岁仍旧面带愧容,半晌才道:“事情发生在你方才展露残月环之后,简直使我担心到了极点……”

叶天含笑道:“杨老担心过了头,我是不会让残月环随便伤人的。”

杨百岁紧接着道:“我倒不怕残月环伤人,怕的是引起人们闻觎之心,不择手段。巧取豪夺,所以……”

叶天截断他的话道:“杨老还是担心过头了。就凭今夜在赌场中露面的那批魑魅魍魉,我还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杨百岁道:“当然,那些人要想从叶大侠手中夺走残月环,只怕他们还没有这么深的道行,但是如果再有还没露过面的更高强对手呢?”

叶天微怔道:“杨老指的是谁?”

杨百岁道:“当然是指残月环的主人。”

叶天道:“杨老跟残月环的主人照过面了?或者发现他已潜伏暗中,正在准备俟机下手?”

杨百岁摇头道;“没有,都没有。”

叶天道:“既然什么迹像都没见到,岂不变成杞人忧天了?”

杨百岁道:“叶大侠,这可不是我杨老头危言耸听。残月环的主人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是个非常神秘的人物,如果等到有了迹像再作防备,恐怕就来不及了,所以我就,我就……”

叶天道:“你就怎样?”

杨百岁硬着头皮道:“我就来个移花接木,让叶大侠怀中的残月环临时搬搬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搬到我的怀中来了。”

叶天带笑道;“干脆说由你偷去暂时保管,岂不简单明了?”

杨百岁点头道:“不错,当时我是这种想法,等到风平浪静之后,我会立刻归还叶大侠。”

叶天朝那两具尸体看了看,道:“谢谢杨老对我的照顾。现在危机已过,残月环可以还给我了。”

杨百岁却期期艾艾道:“本来是要还给叶大侠的,不料我刚刚发现、发现、发现……”

叶天心急地道;“杨老,请你不要吞吞吐吐的,你究竟发现了什么?”

杨百岁抬手抹了一下额上的汗珠,硬着头皮道:“我忽然发成藏在怀里的残月环竟不翼而飞了!”

叶天丝毫不以为意,仍旧含笑道:“杨老说笑了、残月环是不会长出翅膀自己飞走的,这种玩笑开得并不高明。”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顺着杨百岁的鼻梁流了下来,他也顾不得去擦,用手指着自己道:“叶大侠,请你看看我的这副狼狈相,心里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还会有心情来开你的玩笑吗?”

叶天朝他端详了片刻,道:“的确不像。”

杨百岁道:“当然不像,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只是我没直接说出是被别人从我怀中偷偷摸走的而已。”

叶天摸了摸鼻子,道:“神愉杨百岁怀中的东西居然会被别人摸走,这件事情如果传扬出去,恐怕让人的鼻子都会笑歪。”

杨百岁唉声叹气道:“我该死!我混蛋!不知是哪个缺德鬼下的手?让我神偷杨百岁的一世英名付诸流水。叶大侠,这件事情请你千万不能张扬出去。”

叶天又皱起眉头道:“恐怕很难。这是一件纸包不住火的事情,万一司徒姑娘问起,我将怎样回答才好7”杨百岁道:“只是暂时守秘而已。请你给我几天时间,就是拼了老命,我也要将残月环找回来。”

叶天道;“好,我答应你。”

杨百岁苦笑道:“叶大侠,我杨百岁最怕欠人人情,这个臭脾气你是知道的。”

叶天点点头。

杨百岁道:“不管残月环找得回来找不回来,叶大侠的这份情我算欠定了。”

叶天含笑道:“好像我们之间的亏欠刚刚扯平,现在又将杨老套住,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杨百岁叹气道:“大概是生来注定我要亏欠叶大侠的吧!”

说着,目光又转到“鬼捕”罗方脸上,道;“罗头能不能也暂时替我保密几天?”

罗方道:“杨老指的是什么事?”

杨百岁道:“就是方才我跟叶大侠所谈的那件事。”

罗方摸着脑袋,道:“我方才摔得头昏膨胀,根本就什么都没听到。”

杨百岁连道:“好,好。”说完,人已倒射而出,利落得就像一只猿猴,转眼便已消失在夜色里。

罗方忍不住赞道:“此老好快的身法!”

叶天却轻轻摇着头,道:“比年轻时候慢多了,无论手脚都慢多了。”

罗方斜视了叶天一阵,道:“那只残月环丢掉,叶大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

叶天笑笑道:“就算真的丢掉,也轮不到我来担心,何况……”

他一面说着,一面已不慌不忙地从怀中取出了那只残月环,在指间翻动起来,动作熟巧已极。

罗方愣愣地瞧了半晌,才哈哈大笑道:“神偷碰到魔手,看来杨老这个斤斗栽得还真不小。”

叶天叹了口气,道:“杨老真的老了。如果在十年之前,莫说我魔手叶天,就算比我高明十倍的人,也休想把他偷到手的东西再摸回去。”

罗方点点头道:“那倒是实情,不过叶大侠能从现在的杨老怀里把东西摸回来,已足见高明了,如此我也可以放心去办我的事去了。”说罢,朝叶天抱了抱拳,也飘然而去。

叶天似乎也松了口气,手上把玩着残月环,缓缓穿出树林,刚刚走出几步,忽然停了下来。

夜色深沉,万籁俱寂,陡闻一阵“咻、咻……”之声,由远而近,刹那间已自叶天面前一闪而过,显然正是一只和他手中那只一样的残月环。

叶天急忙一个倒翻,重又退回林中,格首一看,但见不远的一个小土堆上,正站着一个瘦长黑影,那只驭空而飞的残月环,也刚好投入了那个黑影手中。

那黑影一步一步地走下土堆,行动看似缓慢,速度却快捷无比,转眼便已到了叶天面前。

只见那人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袭宽大的黑饱之内,披头散发,面色苍白,一看即知是戴着面具,此刻正闪动着精光熠熠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叶天。

叶天急忙往后缩了几步.故作洒脱地笑了笑,道:“阁下莫非就是残月环的主人?”

那黑袍怪人冷冷道:“你大概就是‘魔手’叶天吧?”

叶天挺胸道:“不错。”

黑袍怪人伸手道;“拿来!”

叶天道:“你想向我拿什么?”

黑袍怪人道:“就是你手上的那只残月环。你既已知道我是残月环的主人,还不赶快把它还给我?”

叶天一听,反而把残月环揣起来,道;“且慢。我刚才只不过是猜测之词,你究竟是不是残月环的主人,还难说得很。”

黑袍怪人道:“我有残月环为证,这还假得了吗?”

叶天笑笑道:“我也有。如果谁有残月环,谁就是残月环的主人,那我们可有得扯了。’”黑袍怪人怒目狠声道:“我不跟你作口舌之争!现在只有两条路让你选择。”

叶天道:“哪两条路?”

黑施怪人道:“献出残月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以后行走江湖,不论何处相遇,飞环堡都会将你当作贵宾看待。”

叶天带笑道:“能做飞环堡的贵宾,倒是一项很大的荣宠,可惜叶某自幼浪荡江湖,一向懒散惯了,阁下美意实难领受。

我想知道另一条路又是如何?”

黑袍怪人的面颊抽搐了一下,道:“死!”

叶天的笑容依旧道:“不错,‘残月当头落,神仙躲不过。’何况叶某根本不是神仙,的确可能会在残月环下身首异处。”

黑袍怪人道:“错了。残月环一出手,虽然神鬼难逃,但却不会用来对付阁下。”

叶天一声惊呼道:“那又为何?”

黑袍怪人道:“因为你是‘魔手’叶天。我曾亲眼目睹你在萧家酒铺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残月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