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8章 宝藏之谜

作者:于东楼

江大少是个很懂得生活享受的人。打从他跟随江老爷子踏上陆地那一天开始,就从来没有过过一天苦日子。

他衣着华丽,饮食考究,府中自然也布置得美仑美奂,连服侍他的丫鬟都个个花容月貌,非一般庸俗脂粉可比。因为他在这方面极舍得花钱,只要他认为值得,大把银子会毫不犹豫地付出去。

当然,他也很懂得赚钱,江大少的生意眼在襄阳是出了名的。

但他却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花的永远比赚的多,所以他一年到头都在闹穷。他需要赚更多的钱来弥补他的亏空,比城市的龙四爷更加迫切。

所以当他听说三眼陈七带着极有价值的消息来见他时,他连几天来的劳累都已忘记,慌忙推开正在为他按摩的几只玉手,大步奔了出去。

三眼陈七正毕恭毕敬地站在江大少平时召见属下所坐的大师椅前面。

他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会见任何人都只有站着的份儿。

但今天却有点不同,江大少出来第一件事竟是命人搬了一张凳子摆在他身后,显然对他极为礼遇。

江大少的第一句话也让他听得过瘾至极,竟然是:“陈老弟,来得好。”

陈七刚刚坐下的屁股立刻又弹起来,道:“能为江大少效劳,小的感到十分荣幸。”

江大少笑了笑道:“你尽管坐,不要客气。”

陈七只觉得肩膀一重,已被站在一旁的赵登按在凳子上。

江大少依然和颜悦色道:“你说,你带来的那个消息值多少两银子?”

陈七蹑儒着道:“回大少的话,不是银子,是金子。”

江大少连连点头,道:“哦,哦,你倒说说着,大概值多少金子?”

陈七道:“少说也该有个一二百万两吧!”

江大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道:“你所指是否传说的那批宝藏?”

陈七道:“正是。”

江大少道:“可靠吗?”

陈七道:“绝对可靠。”

江大少道:“你这个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陈七道:“是叶大侠亲口告诉我的。”

江大少突然感叹着道:“想不到昨天的锁匠小叶,一夜之间竟变成了叶大侠,真是世事无常啊!”

陈七道:“可不是嘛?他现在已经是襄阳城里最受瞩目的风云人物了。”

江大少又笑了笑,道:“三眼陈七,你好好跟着我干,我和你有一天也会变成襄阳城里的风云人物。”

陈七急忙谢道:“多谢大少栽培。”

江大少想了想,道:“你能确定那批宝藏在襄阳吗?”

陈七道:“看样子是不会错了。”

江大少道;“好,你现在可以把你所知道的全都告诉我。这批宝藏既然在咱们的地头上,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外人着了先鞭,更不能让它落在龙四手上。”

陈七连连道:“是,是。”他答应得虽然干脆,却久久不见下文。

一旁的赵登忍不住在他脑袋上破了一下,道:“大少的话你有没有听清楚?”

陈七痛得龈牙咧嘴道:“听清楚了。”

赵登道;“那还不赶紧说?”

陈七道:“说什么?”

赵登道:“咦,你是干什么来的?”

陈七道:“来谈生意的……”

话没说完,赵登已一脚扫在凳脚上。凳子斜斜地飞了出去,陈七也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赵登好像还不能泄很,又狠狠地端他一脚,叫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几年我们大少待你不薄,让你在他地头上混得有吃有喝的,你居然还想回头咬他一口,你还有没有一点天良?”

陈七叫道。“有,所以我才来找江大少。如果我到龙四那里,他们一定不会这样待我,说不定……嘿……”

赵登道:“说不定什么?”

陈七道:“说不定这时候早就把黄澄澄的金子端出来了。”

赵登立刻又补了~脚,喝道;“你他妈的胃口倒不小,居然想要金子!”

陈七急忙爬出几步,道:“不是我想要,是这笔生意太大,我想不要都不行。”

赵登脚又抬起,却再也喘不下去。

半晌不曾开口的江大少,这时才突然大喊一声,道:“来入哪!替我拿五两金子出来!”

陈七三眼同时一挤,道;“五两?”

赵登冷冷笑道:“是不是吓了一跳?我们大少出手大方惯了,其实打发你这种人,有个三五钱就差不多了。”

陈七哼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自己把凳子摆好,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而且就坐在赵登旁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金子端出来了。大大的托盘中央摆了一颗小小的金锭子,看起来虽然并不太相称,但色泽仍然很吸引人。

江大少冷冷地瞧着陈七,道:“说吧!只要我听得满意,这锭金子就是你的了。”

陈七瞟着那颗金锭子,歪着嘴巴想了想,道:“你猜杨百岁找叶大侠究竟是为什么?”

江大少道:“我不猜,我只听。”

陈七道:“大家都以为是想利用他把残月环的主人引出来,其实不然。”

江大少道:“哦?那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呢?”

陈七道;“当然是开锁。如果只想把残月环的主人引出来,任何人都可以,何必一定要找魔手叶天,你说是不是?”

他说起话来口水横飞,似乎已经忘了坐在他对面的是江次少。

江大少好像一点也不介意,急急追问道:“开什么锁?”

陈七道:“宝藏之门的锁。据说那扇门是当年巧手赛鲁班公孙老前辈精心打造的,除了魔手叶天叶大侠之外,只怕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打得开,所以他们才非找到他不可。”

江大少道:“哦?你有没有听说那扇门在什么地方?”

陈七道:“当然没有。如果有人知道那扇门在哪里,我的消息还值什么钱?”

江大少道:“你的意思是说,大家都还在找?”

陈七道:“不错,每个人都忙得像没头苍蝇一般,可是直到目前为止,不但没有找到门,连钥匙都还没有着落,看样子还差得远呢!”

江大少一怔,道:“要钥匙干什么?”

陈七道:“当然是用来开门。”

江大少道:“魔手叶天开门还用钥匙?”

陈七道:“开别的门也许不用,可是开这扇门不但要有钥匙,而且还要精通破解机关的手法,否则就算找到那扇门也休想进得去。”

江大少恍然道:“哦哦,那么钥匙究竟在谁手上,你有没有听叶大侠说起过?”

陈七眼睛又落在那锭金子上,嘴里却满不带劲地道;“好像有,可惜我当时没注意听。等我回去问问叶大侠,再来禀告大少如何?”

江大少立刻又喊了声:“来人哪!再管我拿五两盒子来!”

台子里又多了锭黄金,陈七的神情似乎也振作了不少。

江大少不慌不忙道:“你再仔细回想一下,看能不能想起来。”

陈七果然抱着头想了半晌,忽然道:“我想起来了!叶大侠好位曾经说过,那只残月环极可能就是开启宝藏之门的钥队”江大少似乎有点意外道:“原来钥匙早就在叶大侠手里,那就简单多了。”

陈七道:“一点也不简单。残月环一共有好几只,据说少一只都没有用。”

江大少证了一下,道:“你所谓的好几只,究竟是几只?”

陈七眼珠子飞快地转了转,道:“好像是……七只吧?”

江大少一惊,道:“七只,这么多?”

陈七道:“所以大家才找得晕头转向。如果只有一只,杨老头又怎么肯把它轻易地交给叶大侠?”

江大少缓缓地点着头,道:“原来杨百岁想利用叶天把凶手引出来,真正的目的不是复仇,而是搜集开启宝藏之门的钥韪。”

陈七道:“正是。这就是我想来禀告大少的事。”

江大少道;“你还有没有其他事要告诉我的?”

陈七道:“没有了。”

江大少突然脸色一沉,道:“你只告诉我这么一点点事,就想赚我十两金子?”

陈七好像一点也不害怕,竟然笑嘻嘻地伸出两根指头,道:“大少搞错了,我想赚的不是十两,而是二十两。”

江大少倒被他说得愣住了。

一旁的赵登却一把抓住陈七那两根手指,道:“大少,你看我要不要把这两根指头给他扭断?”

陈七痛得哇哇大叫道:“等一等,我还有话要说!”

赵登冷冷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迟就来不及了。”

陈七道:“赵老大,你要搞清楚,你扭断我的指头不要紧,也等于扭断了我跟江大少这条线,以后你想接起来只怕都不容易。”

赵登听得不禁一怔,目光立刻落在江大少脸上。

江大少手掌微微一挥,道:“放开他,我还有话要问他。”

赵登这才松开手,眼睛却仍狠狠地瞪着陈七,一副随时都准备修理他的样子。

江大少的神色却已缓和下来,道:“好吧!你要二十两,我就给你二十两,不过你至少应该告诉我,另外那六只残月环可能在谁手上?”

陈七一面搓着那两根手指,一面沉吟着道:“我实在不知道,我想叶大侠也不可能知道,不过……”

江大少道:“不过什么?”

陈七道:“不过这两天城里出现了两批人,叶大侠好像对他们十分留意,说不定与其他几只残月环有点关系。”

江大少忙道:“哦?哪两批人?”

陈七道:“一批是来自塞外的一个怪女人,好像叫什么完颜如姬的,长相怪得不得了……”

江大少截口道:“还有另外一批呢?”

陈七道:“另外不是一批,只是一个身穿黑袍的老家伙,听说是什么‘飞环堡’六死土之一。此人不仅武功了得,样子也怪再不得了……”

江大少又已扬手将他的话阻住,然后便一声不响地望着赵登。

赵登立即道:“属下早就派人把那两路人马盯牢了,到目质为止,还没有进一步的行动。”

江大少得意地笑了笑,道:“陈七,听到了吧?你所知道的事,我们也早就发现了。如果只凭这点消息就想来赚我的金子,你也未免太藐视我江大少了。”

陈七傻眼了,愣了许久,才嗫嚅道:“可是……可是”江大少道:“可是你既然来了,我也总不能让你空手回去。

这样吧!我就赏你五钱银子,算你这次的跑腿钱,你看如何?”

陈七鬼叫道:“只……只有五钱银子?”

江大少冷冷地瞪着他,道:“怎么?你是不是嫌少?”

陈七不得不摇头,眼睛却死盯着那两锭黄金。

江大少道:“如果你想赚金子,就得带更有价值的消息来,而且腿要快。若是每次都等我派人去请,恐怕就来不及了。”

说罢,转身而去,那两锭金子也同时被人端走,连赵登等人也刹那间走得一个不剩。只有一粒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碎银子“嘀嘀嗒嗒”地滚到陈七脚下,看上去当然没有黄金可爱,但他还是把它捡起来,因为有总比没有强,更何况五钱银子也不能算是小数目,起码也足够他痛痛快快地喝几壶了。

陈七大失所望地离开了江大少的府第,嘴里咒骂着江大少的姦诈,心里却盘算着应该到哪间酒铺,去找哪个女人,好像不把这五钱银子花光就对不起自己似的。

刚刚走出明亮的大街、转入一条暗巷时,猛然觉得后领~紧,整个身子已被人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叫喊,嘴巴也已被人捂住。等他少许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丈多高的墙头上。

陈七不由吓了好大一跳,心头一慌,差点栽了下去,幸亏有人将他扶住。、那个人就坐在他身边,陈七立刻认出那人正是喜欢高来高去的索命金钱彭光。

彭光正在向他作噤声的手势,两眼却转也不转地凝视着巷外。

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两个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过去,一看就知道是江大少的手下。

陈七瞧得不禁莫名其妙,道:“咦?他们派人跟踪我干什么?”

彭光道:“不跟踪你,哪来的消息?”

陈七一怔,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的消息全是跟我跟出来的?”

彭光道:“就算不是全部,至少也有一半。”

陈七气得险些又从墙上摔下去,嘴里恨很骂道:“他妈的,江大少未免太卑鄙了!我早知道他是这种人,刚才就该好好地骗骗他。”

彭光笑道;“其实你刚才已经把他骗惨了。”

陈七又是一征,道:“我见时骗过他?”

彭光道:“就是刚刚在江大少的大厅里。你虽然满嘴胡说征走,可是他却当真了。”

陈七咳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宝藏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