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手飞环》

第09章 刀光剑影

作者:于东楼

桌子没有山珍海味,只有几盘十分精致的家常菜,酒也不是难得一见的佳酿,只不过是两坛陈年女儿红而已,但坐在席上,却使人有一种极为温馨的感觉。

这就是鼎庐的特色。

鼎庐并非陈设豪华的大酒楼,仅仅是个拥有三间雅房的小餐馆,每天也只做三桌生意,而且一定是晚上。

但是今天晚上却开出了第四桌,因为今天做东的虽非当地名流,主客就是魔手叶天,而叶天刚好是鼎庐主人的好友。

至于鼎庐的主人,当然是以风姿绰约、巧手无双而驰名全城的小玉。

当年叶天到襄阳的第一顿饭,就是在鼎庐吃的。那个时候叶天还有点钱,鼎庐的名气也没有现在大,但是小玉的那几道拿手名菜,却已经把叶天整个吸引住了。

这就是他们关系的开始,如非有这种交情,叶天想在这里吃顿饭,恐怕也要排在两个月以后。

现在,小伙计又端了一道菜上来。

叶天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一边吃着,一边点头。

彭光却已皱着鼻子,道:“这算什么菜?怎么又是一点辣味都没有?’”小伙计道:“这是我们鼎庐的名菜西湖醋鱼,请客官慢慢享用吧。”

彭光拿起筷子,又放下道:“伙计,有没有……西湖辣鱼?”

小伙计看了叶天一眼,咧着嘴、摇着头退了下去。

叶天也不断地摇头道:“彭兄,你除了辣的,难道别的口味的菜都不想吃?”

彭光翻着眼睛,愣愣道:“如果菜里不加辣椒,那还算什么菜?这宁可吃白饭。”

叶天道:“白饭也不辣啊!”

彭光道:“我可以在里面加辣椒。”

叶天摇头苦笑道:“早知如此,还莫如带你去吃赵胖子的麻辣担担面。”

彭光道:“那怎么行!我难得花钱请客,总要找个有名的地方才行,否则我还有什么面子?”

叶天无可奈何地拍拍手,扬声喊道:“伙计,替我拿盘辣椒来!”

彭光立刻道:“愈辣愈好。”

原来默默坐在下首的陈七那两名弟兄,这时突然同时噱”地一笑。

彭光横眉竖眼地望着两人,道:“笑什么?难道你们没吃过辣椒?”

坐在左首那个笑嘻嘻答道:“吃过,不过吃得不多,一天最多也不过两三斤。”

右首那个马上接道:“他说的当然是指一个人。”

彭光笑笑道:“一个人一天吃个两三斤又何足为奇?我也可以。”

左首那个又造:“可是我们老大就比我们两个能吃多了,一天起码也要七八斤。”

右首那个连连摇头道:“七八斤哪够他吃?至少也要十来斤。”

彭光怔了怔,道:“一天?”

左首那个认真道:“当然是一天。”

右首那个也正经八百地盯着他,道:“你行吗,彭大侠?”

彭光忽然哈哈大笑道:“这两个家伙真会唬人,不愧是三眼陈七的弟兄。”

他边说边笑瞧着叶天,显然是在跟他说话。

可是叶天却像完全没有看到也没有听到一般,只顾喝酒吃菜,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说话间,小伙计已将辣椒送了上来。

容器不大,数量也不多,里边摆的都是不折不扣的朝天椒,只只长不盈寸,色泽极为红艳。

彭光瞧得猛地咽了口口水,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刚刚夹起~只,陈七那两个弟兄又是不约而同地“嗤”地一笑。彭光只好停下筷子,瞪着两人道:。你们又笑什么?”

左边那个摇着头道:“有些事我实在不敢再在你面前多说……”

右边那个接口道:“说了怕你彭大侠连这盘辣椒都吃不下去。”

彭光索性把筷子放下来,道:“你们说吧!我倒想听听看。”

左边那个道:“我们老大吃辣椒从不使筷子。”

右边那个立刻道:“也不用手。”

彭光诧异道:“那他怎么吃?”

左边那个道:“他吃饼卷着吃,吃馒头夹着吃,吃饭和着吃,吃汤泡着吃。”

右边那个又接道:“还有……‘吃饺子包陷于吃。”

彭光一呆,道:“还有辣椒饺子?我怎么从来都没听人说过?”

左边那个笑着道:“那可能是彭大侠孤陋寡闻了,我们昨天中午才吃过。”

右边那个也比手划脚道:“我一人才吃了三十来个就受不了啦,我们老大吃了六十几个,好像还没有过原。”

叶天好像被吓了一跳,他这时才抬起头来,百思不解地望着那弟兄两人,连他也搞不清楚这两人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彭光更是被这两人唬得一愣一愣的,道:“还有呢?”

左边那个想了想,道:“我们老大一睁眼就要吃辣椒,不吃没力气起来;临睡前也非吃不可,否则根本就睡不着。”

右首的那个也想了想,道:“还有,我们老大连早晨漱口都是用辣椒油,这种事只怕彰大侠都没听说过,也许连想都没想到过。”

彭光听得哈哈大笑,连一旁的叶天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但陈七那两个弟兄却一丝笑容都没有,都在一本正经地望着彭光,一副非叫他相信不可的样子。

彭光端了口大气,道:“好、好,你们吹牛的本事还真不小,我的确想也没想到过。好在三眼陈七马上就到,他究竟有几斤几两,少时即可分晓。”

话刚说完,曹老板已带着陈七走进来。

彭光立刻站起来,叫道:“陈七,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件事要问你。”

他说起话来脸不红气不端,一点都不像曾经做过亏心事,神态非常自然。

陈七却握着拳头瞪着眼,满脸敌意地盯着他,对他的问话根本理都不理。

彭光一点都不生气,依然神态自老道:“听你这两个弟兄说你很能吃辣椒,不知是真是假?”

陈七光源了他那两个弟兄一眼,才冷冷道:“是又怎么样?

老实告诉你,我不但能吃辣椒,而且每天还睡辣椒。”

彭光呆了呆,道:“睡辣椒是什么意思?”

陈七道:“睡辣椒的意思就是我枕头里装的不是养麦皮,也不是绿豆壳,被里装的也不是棉絮,都是晒干了的朝天椒,你懂了吧?”

这番话不但听得彭光目瞪口呆,连叶天和曹老板这两个老江湖也傻住了。

只有他那两个弟兄在一边眉开眼笑,好像对三眼陈七的答复十分赞赏。

彭光愣了很久方道:“有这种事?”

陈七道:“怎么没有?我已经睡了好几年了。”

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接道:“只可惜最近日子混得不好,那床被已经被我们吃光了,枕头也已吃了大半,本来这两天正想把它补起来,谁知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却不知道被哪个龟孙子给偷光了,看样子,今年冬天是不太好过了。”

说完,又叹了口气,眼睛却一直在狠狠地瞪着彭光。

彭光咳了咳,道:“这你倒不必担心,只要真是你辛苦赚来的钱,就一定跑不掉,不过……若是骗来的,那就保不住了。”

陈七微微征了一下,目光很自然地落在叶天脸上。

叶天一脸莫名其妙的神情,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说了半天,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曹老板笑道:“我懂。”

叶天忙道:“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曹老板源了彭光一眼,道:“陈老弟杯里本来揣着两只金元宝,也不知被何方神圣给模走了。他在心痛之下,脑筋难免有点错乱,所以才会如此语无伦次。”

陈七那两名弟兄不待曹老板说完,便已同时跳了起来,满脸惊愕地望着陈七。

叶天一副万事不知的样子,讶然遭:“两只金元宝?你是从哪里赚来的?赶快告诉我,我也去。”

陈七那两名弟兄不约而同道:“我们也去。”

陈七却紧闭着口,垂着头,吭也不吭一声。

叶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道:“你不说我也不怪你,不过,你总可以告诉我是怎么丢掉的吧?”

陈七一名弟兄立刻道:“你赶快把地方说出来,我们再去找找看。”

另一名弟兄也急急道:“有叶大侠帮忙,我想一定可以找回来。”

陈七摇首道:“找不回来了。”

叶天道:“为什么?”

陈七指着彭光,忿忿道:“因为那两只元宝是我方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丢掉的。”

陈七那两名弟兄的目光立刻转到彭光脸上,又从脸上转到荷包的部位。

叶天也不禁讶然地望着彭光,道:“难怪彭兄非请客不可,原来是发了财。”

彭光居然一点惭愧的样子都没有,依;日笑呵呵道:“这事好说,来,咱们先喝酒。”

说着,举杯朝大家晃了晃,可是却连动也没人动一下,所有的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瞪着他。

彭光只好又将酒杯放下,笑视着陈七,缓缓道:“陈老弟,不要急,那两只元宝跑不掉的,否则我也不会拜托叶大侠把你们弟兄请来了。”

叶天生怕把事情弄僵,赶快打圆场道:“既然彭大侠这么说,我想一定错不了。先坐下喝杯酒定定神,其他的事,等一等再说也不迟。”

陈七弟兄这才同时坐下,眼睛却依然瞪着彭光,好像生怕地溜掉。

彭光笑容不改地瞪着陈七那两名弟兄,道:“我能不能请教你们两位一点小问题?”

那两人同时把下巴一伸,像是示意要他说下去。

彭光迫不及待道:“你们老大是不是真的很能吃辣椒?”

那两人竟然不约而同地猛一摇头。

彭光大出意外,道:“你们老大丢了金子没好气,吃辣椒睡辣椒倒也请有可原,你们两个平白无故替他乱吹什么牛?”

左首那个冷哼一声,道:“我们只是想办法在拖延你的时间。”

右首那个也冷笑一声,接道:“在我们老大来到之前,绝对不能让你动筷子。”

彭光愣住了,过了很久才道:“可是叶大侠早就开动了,你们为什么不阻止他?”

左首那个冷笑一声,道:“叶大侠是我01老大的朋友,你不是。”

另一个也冷笑着道:“我们老大还没到,你怎么可以先吃?

我们弟兄虽然混得不好,却还没有狼狈到吃人家剩菜剩饭的那种堤?健!?

彭光听得不禁愕然,同时也不得不对这几个小混混另眼相看,急忙又举起酒杯,道:“陈老弟,了不起,你有魔手叶天这种朋友,又有两个如此忠心耿耿的好弟兄,实在令人羡慕。来来,我先敬你一杯!”

陈七立即造:“且慢!”。

彭光停杯chún边,满脸堆笑道:“陈老弟还有什么建议,是否想在酒里摆几只朝天椒?”

陈七却一点笑容都没有,只伸出手掌,冷冷道:“你不必敬我酒,只要把金子还来就行了。”

彭光干咳两声,道:“两锭金子小事一桩,何必为这点事伤感情?”

陈七道:“在你是件小事,对我们弟兄却非常重要。如果你真的不想伤感情,最好是马上把它拿出来。”

彭光道:“就算我想拿给你也办不到,因为金子已经不在我手上。”

陈七急道:“不在你手上在谁手上?”

彭光道:“当然是在我们杨老手上。好在杨老马上就到,到时候你只要把那只残月环的下落指给他,我保证那两锭金子一分都不会少。”

陈七一听杨百岁要来,全身都软了,失魂落魄地坐回座位上,再也没有刚刚那种神气活现的味道。

他那两名弟兄却还不知天高地厚,仍在狠狠地瞪着彭光。

叶天突然哈哈一笑,道:“有彭大侠保证,你们还担心什么,赶紧坐下来喝酒。”

那两人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来,目光却依然在彭光的荷包部位转来转去。

彭光笑容不改道:“你们尽管尽兴,我们扬老是丐帮出身,从来不在乎吃人家的剩菜剩饭。”

叶天愕然道:“杨老真的是丐帮出身?”

彭光迟疑了一下,道:“无论是不是丐帮出身,我想他都不会在乎这种事情。”

叶天笑笑,也不再追问。

一旁的曹老板忽然接道:“其实大家都不必担心,后面的茶还多得很,除非杨老来得太迟,否则绝对不至于让他吃剩菜闲饭。”

彭光忍不住仔细打量了曹老板一眼,道:“曹兄莫非也是这里的常客?”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笑了。

彭光被笑得满头雾水,只有莫名其妙地望着叶天。

叶天摸摸鼻子,道:“他不仅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还是这里的房东,从这间鼎庐开始,一直到街尾的曹家老店,统统都是他的房子。你别看他一副穷酸相,其实有钱得很。”

陈七一名弟兄又已接道:“而且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刀光剑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魔手飞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