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一章 强敌压境

作者:于东楼

(一)

日历一张一张撕了下去,犹如扯动着冯大律师的心头肉一般,每一张等于六十万港币,林雅兰虽然毫不在乎,冯大律师却替她心痛得要命。

“该死的白朗宁,六十万块一天的条件,他也竟敢作主答应下来?他眼中还有大律师在吗?”

美丽的女秘书李铃风小姐,陪笑说:“好在林大小姐有的是钱,数目虽然不小,在她说来,又算得了什么?”

“说的可倒轻松,你们怎知赚钱之难,我冯朝熙负责替她监察全球上百间公司行号业务情况,管理上千笔不动产问题,计算天文数字的财务收支,还要日夜为她提心吊胆,年薪也不过三百六十万港币而已,我赚一年,他打六天,哎,简直胡搞,简直在胡搞么。万一以后林大小姐叔伯辈问起这笔帐款缘由,教我如何对他们解说呢?”

“可是这场仗却非打不可呀,否则白朗宁岂会如此轻率的答应他们?”李铃风一颗芳心,整个投到白朗宁那边去了。

“唉,”冯大律师悠然长叹说:“仗虽然要打,钱也不能胡乱浪费,据林会计师以七海帮船只人数估计,每天耗费最多二十万,白朗宁却糊里糊涂答应人家六十万,这十多天已经扔掉几百万,长此下去,如何得了?”

“也许……”李铃风强笑笑,说:“也许林会计师计算错了吧?”

冯大律师惊讶的望着李铃风美丽的脸蛋,责备说:“李秘书!林长年是本港数一数二的会计师,也是本大律师事务所除白朗宁之外,支薪最高的人,你怎么连他也不相信起来?别说这区区小数,就是再大的数字,也从没错过一笔,难道你会不知道?”

“可是……可是白朗宁做事的精明果断,大律师也该知道啊。”李铃风依然拼命替白朗宁辩驳。

冯大律师怔了怔,说:“李秘书!八成你是被白朗宁那小子迷住了吧?”

“大律师您怎么跟我开起玩笑来了?”李铃风俏险泛红,忸怩着说。

冯大律师一瞧她那付神态,忍不住笑了,笑得神秘兮兮说:“李小姐,白朗宁人虽不错,心性却还有些飘浮不定,最好先观望一个时期,不可太快堕入情网,免得将来追悔莫及啊。”

“谢谢您,我自己会小心。”李铃风粉脸几乎垂到胸脯上。

冯大律师哈哈大笑,说:“看在你的份上,这次只好放他一马了。”

“谢谢您,谢谢您。”李铃风兴奋的从烟盒中取出根雪茄,恭恭敬敬递到大律师面前。

大律师刚刚接在手里,打火机已然送到。

冯大律师抽了几口,瞟了瞟李铃风,又高兴得笑了起来,因为在他心目中,也只有白朗宁那种男人,才能配得上李铃风这种女孩子。

门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冯大律师愕然看了李钤风一眼,说:“这么快?”

李铃风早已等得发急,急忙赶过去,匆匆把门拉开,在她想来,一定是刚刚冯大律师电话召见的白朗宁到了,谁知门外站着的,竟是三个从未谋面的大汉。

“几位有什么事?”李铃风有点失望。

那三人理也不理,一起涌了进来。

冯大律师沉下脸孔怒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未得本大律师许可,怎可胡冲乱闯?”

那三名大汉,一名守住房门,一名搜索外间,一名慢慢走到冯大律师对面,抽出手枪,枪口几乎顶着冯大律师的鼻子,阴冷的说:“冯朝熙!不是你耍威风的时候了,叫白朗宁来吧。”

冯大律师早已吓晕了头,颤声说:“白朗宁马上就到。”

“真的吗?”

“刚刚打过电话。”

那大汉又是阴阴一笑,头也不回,大声喊道:“外边留神,白朗宁马上就到。”

(二)

白朗宁硬着头皮登上直达冯大律师办公室的专用电梯,轻轻在二十九字上触了一下,身子微微一沉,电梯已开始往上升去。

现在他才开始担心,冯大律师这一关如何才能闯得过去,六十万元一天,毕竟不是个小数目。

五楼、十楼、十五楼,上升速度越来越快。

转眼已到了二十楼,沉思中的白朗宁双眉忽然一耸,想也没想,手指已闪电般按在二十八楼字键上。

他慢慢蹲下去,从脚下拾起一根刚刚被人踏熄不久的烟蒂。

仔细看看那根烟蒂,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冷笑。

※※※

三名大汉,三只枪,已在门外守候多时。

梯门缓缓打开,那三个大汉立刻楞住了,电梯竟是空的,里面连个人影都没有。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密速惊人的枪声。

三名大汉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身体已像三座小山似的倒了下去。

白朗宁就站在太平梯口,枪口的余烟尚未散尽。

室内三名大汉,同时大吃一惊,彼此对望了望,守门大汉高声喝问:“外面怎样了?”

三声枪响后,外面寂静如死,一丝动静都没有。

守门大汉悄悄将身子贴在墙边,慢慢用枪口启开一条门缝,探首朝外望去。

“碰碰。”又是密密的两枪。

那大汉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木制的墙壁上,只多了两个间隔尺许的小圆洞。

李铃风和硬被架进来的其他三位秘书小姐,吓得缩成一团,冯大律师更惊得面无人色,连手中的雪茄都在发抖。

剩下的两名大汉,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取出一个烟幕弹,随手去在地毡上。

浓浓的白烟,被透窗的风势一吹,立刻布满全室。

大律师的咳嗽声,四位女秘书的惊叫声,顿时乱成一团。

那两名大汉趁机扶起同伴的尸体,拉开房门,随着浓浓的白烟推了出去。

“碰碰。”又是两枪,硬把推出去的尸身送了回来。

二名大汉闪电般分别从李铃风和另一秘书的房门冲了出去。

※※※

一连射出七枪,弹夹里仅剩下了一颗子弹,久经沙场的白朗宁,连考虑一下都没有,左手早已取出另一弹夹,以魔术般的手法换了上去。

一阵浓烟,分别从间隔十几尺的两道门里扑出来。

白朗宁身子就地一扑,同时枪机也接连扣了下去,一时枪声四起,白朗宁一阵乱滚,脸部被对方子弹激起的水泥渣射得针刺一般的痛。

枪声平息下来了,白朗宁正好滚在电梯门前一具尸体上,由于方才滚地开枪,不知是否击中对方要害,也不知敌人确实人数,一时不敢妄动,静静等待场中的变化。

两名最后扑出的大汉,终于先后摔倒下去,从倒地的声音和姿态判断,两人也跟随四名同伴去了。

白朗宁仍然不敢动,眼睛眯眯的偷瞄着五道门房。

突然中门一开,白朗宁正要扣动枪机,发现是李铃风疯狂般冲了出来。

“白朗宁,白朗宁。”声音里充满了焦急和关切。

白朗宁知道敌人已经全部歼灭,这才松了一口气,无力似的倒在原地,动也不动。

※※※

李铃风远远发现白朗宁在电梯口,急得眼泪犹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她忘了优美的姿态,忘了自己和白朗宁相识仅仅十四天的淡淡关系,更忘了身后那八只眼睛,身子僵直的奔了上去,全身扑在二十年来,第一个闯入她心扉的男人身上,凄声哭泣起来。

冯大律师赶过去,说:“看看他伤在那里,也许还有救。”

李铃风睁开泪眼,一见白朗宁雪白的衬衫上染满了鲜红的血债。不禁完全绝望了,也不顾那身血债,紧紧把白朗宁搂在怀里。

※※※

白朗宁真的怔住了,他在怀疑,自己的死,真能使李铃风如此伤心么?

不对,对方既非依露,也非张佩玉,更不是情感突飞猛进的林雅兰,怎会……唉,不去想那些令人伤脑筋的事,且藉机温存一阵再说。

冷冰冰的嫩chún,夹杂着热热的泪水,落在他的脸上,白朗宁的机会来了,“啧”地一声,狠狠亲了一下。

“多谢赐吻。”白朝宁眼睛一睁,贼秃嘻嘻笑着说。

李铃风被出乎意外的变化,惊得失声一叫,俏脸忽然一变,抬手一记耳光甩了过去,把怀里被打得晕头晕脑的白朗宁一摔,转身跑进办公室里。

白朗宁摸着被打的脸颊,慢慢站了起来,想不通李铃风怎会说翻就翻,仅仅一吻,有什么了不起?

“糊涂,糊涂,糊涂。”冯大律师狠狠骂了三声,也转身急步去了。

自己做了什么糊涂事?唔,一定是那一天六十万块的战费,六十万块有什么了不起,十天才六百万,钱又不是他的,何必发这么大脾气。

白朗宁越想越窝囊,把西装衣襟一合,回身窜进电梯,没好气的在一字上按了一下。

(三)

白朗宁飞车驶到中环,闪身冲进尚未营业的飞达酒馆。

丁景泰和萧白石也刚刚进来不久,两人正在鬼头鬼脑的偷吃依露在柜子里的好酒。

“啊唷,”丁景泰差点把杯子吓掉,惊叫一声,楞楞指着白朗宁胸前的血渍,喝问:“白朗宁,那……那是什么?”

“血。”

“怎……怎么弄上的?”

“敌人的。”

“哦?”丁景泰松了口气,问:“又碰上了?”

白朗宁伸指比一比:“一对六!”

丁景泰吹了声口哨,问:“在那里?”

“冯大律师的办公室。”

“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到大律师办公室去闹事?”

“胆子越来越大,人手也一次比一次高明了。”

“一对六仍然落败,高明也有限。”

白朗宁回忆方才之战,犹有余悸的说:“如非对方大意在先,估计错误在后,恐怕这片血渍就是我自己的了。”

“听起来倒蛮严重,说来听听,教我们两个过过乾瘾。”萧白石一旁搭腔了。

白朗宁抓过丁景泰的杯子,喝了一口说:“我无意中在大律师专用电梯里,发现一根被踏得惨兮兮的烟蒂,凡是到大律师事务所直接会见冯朝熙的人,大多是绅士淑女,那有扭着脚尖踏烟蒂的货色?”

“喝,”萧白石微笑说:“你倒机警得很。”

“废话,”丁景泰眼睛一翻,挺胸说:“太平山下四把枪,那个不是机警人物?”

萧白石摇头苦笑。

白朗宁继续说:“我利用那部空电梯,分散留守三人的注意力,从太平梯冲上去,不慌不忙的扣了三下,正好一枪一个。”

“万一四个怎么办?”萧白石又搭腔了。

丁景泰大声说:“你这人嘴巴虽尖,耳朵却短得很,你没听到不慌不忙四个字吗?”

说着,脑袋朝白朗宁一摆,说:“别理他,说下去。”

白朗宁笑笑说:“我诱杀三人后,便静待房里的反应,少时房门果被一只枪口拨开,我马上隔墙赏了他两发。”

“隔墙?”丁景泰问。

“木板墙。”答话的是萧白石。

“不错,”白朗宁点点头,又说:“房中那两个家伙真不简单,利用烟幕弹作掩护竟将同伴尸体推出,诱我发弹,那尸身合烟扑出,我匆忙中看不清晰,又是两枪打了出去。”

“七枪了,只剩下一颗子弹,如何应付两人?”萧白石抢着问。

白朗宁哼了一声,面露得色说:“房中两人跟你一样,忘了我是何许人也,忽然同时从两道门里冲出来,我急忙扑倒地上,又是两枪,两人当场了帐。”

“又是两枪?”萧白石诧异问:“白朗宁只装八颗子弹,怎能打出九枪?”

白朗宁笑眯眯将手枪取出来,慢慢退下弹夹,抬手将枪身朝头上抛了出去,枪身在半空一阵翻转,重又落在白朗宁手上。

萧白石凝目望去,那退下的弹夹,不知何时,又被装了上去,不但快速无比,从头到尾,仅用一只右手,一直放在膝头的左手,连动都没动一下。

萧白石摇头赞叹说:“好快,比我那宝贝弟弟萧朋还快。”

“不懂就别乱放屁。”丁景泰开骂了:“萧朋用的0点四五与白朗宁的性质不同,手法当然也不一样!一个轻快,一个沉稳,如果白朗宁用的是0点四五,一人一枪已经足够,何须多浪费那些子弹?”

萧白石被他骂得一楞,说:“我骂萧朋与你何干。”

丁景泰理直气壮说:“四把枪也是被人乱骂的吗?别说你区区一个狗头军师,便是孙禹也不行。”

“可是萧朋是我弟弟啊。”

“算你运气。”

天下间就有这种怪事。

萧白石忽然失笑说:“四把枪既然各个了得,你土皇帝也必定有两手了?”

“当然,还用你说!神枪这两个字能胡乱使用吗?”丁景泰大刺刺说。

萧白石瞧他那付得意模样,笑得更暖味,奇声怪调说:“能不能露一手,给小弟开开眼界?”

“没问题。”丁景泰痛快答应一声,手掌伸到萧白石面前。

“要什么?”萧白石不解的问。

“用我自己的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强敌压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