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二章 往事

作者:于东楼

(一)

白朗宁心里非常难过,自从踏上这块码头,七年以来,从没一件事令他这般心酸过。

张佩玉更是伤心慾绝,小小的绢帕,早已湿透了。

“好吧,既然你打定主意甩掉我,我当然不便死皮赖脸硬往上送。”张佩玉抽抽泣泣说:“不过,我倒要听听你的苦衷,究竟为什么不肯做警察?”

白朗宁燃起香烟,默默吸着,紧紧咬着嘴chún,依然不肯开口。

“白朗宁,难道最后这点小要求也不能答应我?”

“告诉你也没用,何苦浪费时间?”

“好,算你狠。”张佩玉恨恨说:“既然不愿浪费时间,可以回去了。”

白朗宁香烟一甩,立刻开动马达,掉头朝山下驶去。

车子比来时开得更快,一盏盏的街灯,闪闪照射着两张阴沉沉的脸孔。

白朗宁偶然从反光镜里瞧见张佩玉一双红肿的眼睛,既心痛,又不忍,想起过去她的诸般好处,内心更觉得万分歉疚。

突然一阵“吱吱”的刹车声,车子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又朝山路飞驰而上。

张佩玉吃惊地瞪着红红的大眼睛,静静凝视在白朗宁英俊的脸上,问也不问一声。

车子仍旧停在原处。

依然是那几颗星星,依然是那张黑沉沉的苍空。

白朗宁停好车子,双手一举:“投降。”

张佩玉勉强挤出一丝微笑,说:“说吧。”

白朗宁悠悠吐了口气,问:“你过去一直管理档案,当然见过我那段不明不白的来历了?”

张佩玉怨声说:“就是那张东西勾起人家的好奇心,才设法认识你的,不然怎会……被你骗上?”

日朗宁淡淡一笑,说:“其实凭那些资料,已经不难猜出我的来路了。”

“你是来自日本,这一点我们早就知道了。”

“嗯,还有呢?”

“你是出身在黑社会里,我想大概也不会错。”

“嗯,还有呢?”

“可是……前些日子我们接到的当年日本黑社会各帮派火拼的全部档案,除了死亡的二百多人外,所有的生存者都有详细的资料可查,其中却没有一个人可能是你。”

“难道你们就不能从那二百多人里找一找吗?”

张佩玉怔了怔,说:“你的意思是指那些死人?”

“嗯。”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警方的资料怎会错得那么离谱?”

“不要太相信那些资料,警察们……咳咳,日本警察们都好骗得很。”

张佩玉怔了半晌,才说:“难怪我们查不到了,原来你是死人。”

“像吗?”白朗宁往上凑了凑。

张佩玉急忙闪开,说:“白朗宁,你究竟是谁?”

白朗宁哈哈一笑说:“我当然是白朗宁了。”

“不,”张佩玉打了他一下:“我的意思是问你原来是谁?”

白朗宁这才叹了口气,说:“我原来只不过是个生长在日本的孤儿罢了。”

“孤儿?”

“嗯。”

“那么……”张佩玉犹豫一下,问:“你究竟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当然是中国人,我十岁那年父亲才弃世,面貌至今还记得呢。”

“母亲呢?”

白朗宁耸耸肩说:“谁知道。”

“后来呢?”张佩玉说。

白朗宁说:“后来我被一个日本人收养,一直受着良好的教育,直到我那养父惨死为止。”

“惨死?”

“惨死在仇家围攻之下。”

“嗯,毕竟是黑社会人物。”

“虽然是黑道人物,心地却善良得很,否则也不会死得那般凄惨了。”白朗宁悠悠道来,语调充满了悲伤和气忿。

张佩玉若有所悟说:“你想回去报仇?”

“当然要报仇。”白朗宁大声说:“他虽然不是我的生父,却从小爱我如己出,这种杀父般的大仇,岂能不报?”

“所以你才不肯投入警界,恐怕职位阻止你报仇的行动。”

“一点不错!”

“傻瓜。”张佩玉嗔嗔的骂了一声,说:“你不会先去报仇,再回来做警察?”

“呵呵。”白朗宁苦笑说:“仇家实力强硬无比,只怕比黑鹰帮更难应付,虽然侥幸不死,也必弄得积案累累,警署不抓我已经不错了,怎肯再录用我?”

“尽量不要杀人么?”

“不杀人怎能报仇?”

“可以先诱对方拔枪,自卫杀人是没罪的。”

“哈哈,”白朗宁被她天真的想法逗笑了:“等到人家被抢出来,我还有命在吗?”

“冒点险么?”

“这种险未免冒得太大了。”

张佩玉身子往上凑凑,腻声说:“人家肯替你冒险,难道你就不肯为人家冒点险么?”

白朗宁楞了楞,说:“你倒挺痴心的?”

“岂止痴心?简直是死心塌地嘛。”

“哈……”白朗宁终于高兴的笑了。

张佩玉伸了个懒腰,娇声喘了口气,开心说:“我以为你成心抛掉我,原来别有苦衷,那就难怪了。”

说着,伸起足尖,摸索着在驾驶盘下的一个小开关上挑了一下。

白朗宁觉得背后一空,坐椅的靠背忽然渐渐降了下去。

“佩玉,这开关是你打开的吗?”白朗宁奇声问。

“嗯,”张佩玉鼻子轻应一声,听起来真醉人。

“你……你放下它干吗?”

“躺下歇歇嘛。”

(二)

白朗宁返回林公馆,已经很迟了。

林雅兰房里的灯还亮着,电唱机也依然播放着使人听得肠子疼的情歌。

白朗宁轻轻在半掩的房门上敲了敲。

“谁?”

“白朗宁。”

“还敲什么门?快进来。”

白朗宁身子刚刚踏进房门,一团粉红的人影已经扑了上来。

白朗宁急忙托住她的腰肢,皱眉说:“枪王欧喜来了。”

林雅兰满面笑容的脸蛋,立刻阴沉下来。

“拼命追求你的,大概就是他吧?”

林雅兰不安地锁上房门,关闭唱机,问:“那张名单上并没写上他,你怎会知道?”

白朗宁冷冷一笑,说:“除了黑鹰帮主欧天成的儿子外,黑鹰帮岂肯如此费力?”

“他在那里?”

“谁知道。”

“你方才不是说他来了吗?”

“唬唬你的。”

“唉……”林雅兰抚着胸口,松了口气,说:“吓了人家一跳,原来还没到。”

“瞧你怕得这付模样,难道枪王欧喜真的那么厉害?”

“当然是真的,否则那张名单上,我为什么别人敢写,单单不敢写他,就是怕你不是他的敌手。”

白朗宁听得暗暗吃惊,表面上却笑脸说:“哦?听来你对我还蛮不错呢。”

“就是嘛。”林雅兰腻声回答。

白朗宁摇头笑笑,朝浴室门走去。

林雅兰急步追在后边,怨声说:“白朗宁,人家真的爱上你了,别总是不相信嘛。”

“小孩子家,懂什么爱情。”

白朗宁头也不回,穿过浴室,走进自己房里。

林雅兰像条尾巴似的,紧紧跟了进去,急声说:“白朗宁,人家已经足足十九岁,明年就二十,后年就二十一……”

“对,对,大后年就二十二,大大后年就二十三,大大大……”

“白朗宁,”林雅兰气得身子直扭,翘着小嘴说:“人家是说二十一岁就成年了,谁管它二十二,二十三。”

“还远得很呢,两年就是七百三十天,等于……一万七千五百二十个小时,你这么急干吗?”

“可是……可是别人十七八岁结婚的,还不有的是?”

“别人已经成熟了,你呢?每天就知道缠人,好像小孩子一样。”

“我也早成熟了,你应该知道得很清楚嘛?”林雅兰拼命分辩着,俏脸都急红了。

“咳咳咳。”白朗宁的喉咙好像被什么卡住似的,拼命咳了几声,说:“有话等一会再谈,我要入浴了。”

说着,冲进浴室,紧紧将门扣起来,把林雅兰留在他的房间。

“白朗宁,”林雅兰在门外喊着:“我真难过,好像……好像失恋一样。”

白朗宁摇摇头,没理她。“唉,活得真没意思,我……我想自杀。”

白朗宁差得把大牙笑掉,依然没理她。

“我想跳楼。”林雅兰哀声说。

“会摔断你的腿。”

“我……我上吊。”

“先用手扭住自己颈子试试,尝尝滋味如何。”

过了一会,林雅兰喘喘说:“真难过。”

白朗宁大摇其头,对这天真的大丫头真没办法。

“对了,我可以拿你的枪自杀。”

白朗宁吓了一跳,伸手一摸,还好挂在旁边。

又过了半晌,林雅兰忽然兴奋的喊着:“白朗宁,我向你求婚好吗?”

白朗宁在浴室里险些滑倒。

“白朗宁,答应不答应,回个话嘛。”

“不答应。”

“为什么?”

“我年纪还小,两年以后再来吧。”白朗宁说得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朗宁,我……把你买下来好不好?用我总财产的一半。”

“不卖。”

“为什么?”

“价钱出得太低了。”

“四分之三怎么样?”

“不够,不够。”

“那么……五分之四吧。”

“没诚意。”

“并不是没诚意,总不能一点不留啊?”

白朗宁开始穿衣服了。

“好吧,”白朗宁半晌没吭声,林雅兰有点急了,忙说:“全部就全部,到时可不能跑掉呀。”

浴室门一开,林雅兰正瞪着两只大眼睛站在外边。

“大小姐,玩笑开得差不多了,该谈谈正事了。”

林雅兰眨眨眼睛一本正经问:“白朗宁,如果我真肯以全部财产换你,你答不答应?”

“别说傻话了,两年以后,仅仅一吻就可以把我换走了,何必拿祖上辛辛苦苦赚来的财产开玩笑。”

林雅兰耸耸肩,蛮不开心说:“两年的日子好长啊。”

白朗宁托起她的俏脸,柔声说:“只要把欧喜除掉,你便可以欢欢乐乐的生活了,欢乐的日子过得最快,两年时间转眼即过,何苦为这段短暂的日子伤脑筋?”

“可是要除掉枪王欧喜,难得很哩,他拔枪比眨眼还要快。”林雅兰认真说。

白朗宁知道林雅兰绝非危言耸听,心情更加沉重起来,微微点点头,说:“这些我都知道,别担心,我自有杀掉他的把握。”

林雅兰半信半疑,睁大眼睛凝视着他。

白朗宁取出名册,看了看,说:“欧喜的年纪既轻,人又英俊,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林雅兰狠狠啐了一口,说:“讨厌死了,见到他连隔夜饭都想呕出来,怎么喜欢得起来。”

白朗宁瞧她说话时的神情,已不难想像她对枪王欧喜厌恶之深,微微诧异问:“你怎会厌恶他到这般地步?一定有什么特殊缘故吧?”

林雅兰眼球转了转,说:“我这人有个怪毛病,缠得愈紧,我愈讨厌,对我看不上眼的,我偏偏送上去,唉,可惜我生得太漂亮了,看不上我的人,真是少之又少,十九年来,才仅仅碰上一个呢。”

白朗宁伸手将她推在椅子上,指鼻轻叱说:“再胡说八道,当心我修理你。”

林雅兰翘起嘴巴,眼睛一翻一翻地盯着白朗宁。

“说。”白朗宁恶声恶相吼着。

林维开双手把脑袋一抱,身子缩成一团,大声喊着:“偏不说,偏不说。”好像准备着挨修理了。

白朗宁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蹲下身去,好言好语说:“大小姐,方才逗你玩的,我怎舍得真动手修理你,至于我追问你厌恶欧喜的原因,不过想从中采取一些欧喜的个性和习惯罢了,说出来等于帮我的忙,不高兴说就算了。”

林雅兰慢慢放下双手,挪动一下身子,摆好姿态,说:“既然可以帮你忙,我当然要说了。”

“请。”

林雅兰秀眉一索,恨声说:“嗳,那东西坏透了,人家才十三岁,他开始嘻皮笑脸吃豆腐,十四岁那年,起码求了三百六十次婚,十五岁时手脚齐来,坏死了。”说着把脚狠狠一跺。

“坏到什么程度?”白朗宁忍不住追问。

林雅兰俏脸微红,瞟了白朗宁一眼,嗤嗤笑着说:“放心,比你差远了。”

“咳咳,”白朗宁急忙站起来,转了个圈子,又问:“以后呢?”

“十六岁那年更不像话,他居然几次把我骗出去,想……想……”

“想怎样?”白朗宁急忙追问。

“想那种好事。”

“嗅?原来想那个。”白朗宁开始还没介意,后来忽然想到情况严重,慌忙赶上去,问:“结果如何?”

“哼,”林雅兰娇哼一声,得意说:“那有那么便宜,有一次差点被我咬下一块肉来,吓得他整整两三个月没露面。”

“咬在那里?”

“手腕子上。”

“不能拔枪,当然不敢露面了。”白朗宁点点头,继续问:“后来呢?”

林雅兰花容一惨,凄声说:“十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往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