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三章 漏网之鱼

作者:于东楼

(一)

大门一开,左手快枪何武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吕大将在那里?吕大将在那里?”何武大叫。

吕卓云杯子一推,越椅奔了上去。

依露轻轻推了身边的丁景泰一把,悄声问:“不会真的干起来吧?”

“放心,”丁景泰尽量把嗓门缩小,说:“他两人交情最深,就像我跟白朗宁一样。”

依露安心了,含笑朝门前望去。

吕卓云与何武两人,正在面对面的发楞。

过了一会,何武开口了,语气极不自然的说:“吕大将,这几年你死到那去了?”

“何武,对你不起,一躲两年多,倒教你担心了。”吕卓云的声音也有些异样。

“仅仅两年,想不到你吕卓云会变成这付蠢相。”

“瞧瞧你自己那张丑脸吧,更令人讨厌了。”

何武嘿嘿一笑,赶上两步,突然展开双臂,紧紧把吕卓云抱住。

吕卓云也使劲的反抱住何武,神态非常激动。

“不像话,不像话,”丁景泰揉着鼻子大喊:“当年我跟家里那口子,一分就是五六年,见面也没像你们这般肉麻!”

大家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别出洋相了,快滚过来喝酒吧。”丁景泰高声大嚷。

吕卓云却哈哈一笑说:“丁景泰,你懂什么?这叫做真情流露啊。”

哄笑声中,两人大步走了上来。

依露亲自赶到墙边,搬出一张椅子。

“依露,长久不见,你怎么愈来愈漂亮了?”何武笑嘻嘻说着。

“唉,”依露娇声一叹,说:“被白朗宁摆在冰箱里五六年,怎会不漂亮?”

“摆在冰箱里?”何武呆了呆,发笑说:“呵呵,你倒会开玩笑,又不是青菜萝卜,冻起来就能永保青春么?”

依露把椅子朝吕卓云座旁一摆,挺挺地站在何武面前,说:“左手快枪,你孤陋寡闻了,这年头科学进步,活人冻起来,不但可以永保青春,几十年甚或几百年后,还可以复活呢。”

“真的?”何武疑信参半的望望大家。

“当然是真的,”依露忍笑说:“不信回去把大嫂冻起来,试试看嘛。”

何武还在发楞,大家已然笑了起来。

何武这才知道上当,哇哇大叫说:“好丫头,白朗宁那套坑人的玩艺儿,都被你学会了。”

“何兄,不关我的事,别硬把我扯上去。”白朗宁急忙接口说。

何武小眼一翻,大叫:“依露得罪了我,不找你找谁?”

白朗宁笑了笑,说:“算你狠,总可以吧?”

“当然了,”丁景泰鬼笑说:“人家打在你头上,你都不敢还手,像这种硬货,你白朗宁惹得起吗?”

依露听得好笑,站在旁边咯咯的笑个没完。

白朗宁伸手推了一把,才把她推了回去。

何武袖子掩起来了,腰带也重新扎过,拍拍吕卓云的肩膀说:“吕大将,咱们跟他拼了。”

吕卓云肚子一拍,说:“你何武的事还有什么话说?拼就拼吧。”

“有把握吧?”

“六成!”

“好,也教他们知道,除了四把枪之外,港九还有两个比他们更高明的好手。”

吕卓云端起杯子指了指,说:“何武,我说的六成,是这个。”

“枪呢?”

吕卓云伸出两个手指,忸怩说:“两成!”

“才……才两成?”

“两成已经不错了。”

“几分里边的两成?”

“当然是十分了。”

“唉,”何武好泄气,屁股往椅子上一摔,再也神不起来了。

萧朋掏出两本薄薄的册子,朝两人面前一扔,说:“别尽打自己人主意,要找对手,这里边有的是,随你们选。”

两人一阵翻动,何武大叫:“那个最强?那个最强?”

“枪王欧喜。”萧朋说。

左手快枪何武胸脯一拍,说:“算我的。”

“何武,”萧白石瞪眼说:“别跟咱们大哥过不去,断臂之痛,不是好受的?”

何武乾笑两声,说:“这欧喜号称枪王,一定很厉害了?”

“一秒不到。”白朗宁沉声说。

“连拔带还?”解超急急问。

白朗宁摇摇头,慢慢说出三个字:“拔、射、还。”

“砰”地一声,解莹莹手中的杯子,脱手掉在桌子上,虽然没碎,大半杯好酒却完全泼了出来,直溅到对坐吕卓云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开口的不是发楞的祸主,也不是解超,竟是警方第一高手萧朋!

大家一齐诧异的朝萧朋望去,把萧朋的脸孔看得通红。

还好吕卓云的几声豪笑,替他解了围。

“幸亏不是子弹,否则我这胖肚子岂不透了气。”吕卓云拭着肚子上的酒说。

“其他的呢?”丁景泰担心的问:“除了欧喜之外,其他人如何?”

“差不多都有一秒左右的实力。”

众人闷闷的沉默一会,丁景泰喝了口酒,豪气又来了,大叫:“好对手,好对手。”

白朗宁朝众人脸上扫了扫,问:“几位的纪录如何?”

“一秒绝没问题,再快就吃力了。”丁景泰抢先回答。

“解超,你呢?”白朗宁问。

“一秒……有里无外。”

“好,”白朗宁应了一声,眼睛转到解莹莹脸上,有意出出她洋相,问:“莹莹,你呢?”

“我?”解莹莹不安的瞄瞄右首的解超,又瞟瞟左首的萧朋,嚅嚅说:“一秒……”

“真的?”众人齐声喝问。

“有……有外无里。”解莹莹蛮不愿意的揭开了底牌。

解超一旁噗嗤一声,笑起自己妹妹来了。

“你……你还敢笑?”解莹莹恨恨推了哥哥一把,委委曲曲说:“子弹都舍不得给人家买,让人家拿什么练么?”

“解超,”丁景泰瞪眼大叫:“这就是你不对了,不给她子弹,教她怎么练得出来?”

“唉,”解超连连叹息说:“她那种子弹实在难买得很哪。”

“胡说,”丁景泰大喝一声,说:“香港这地方只要有钱,连天上的月亮都能买到,何况是子弹。”

“咳咳,如果没钱呢?”解超红脸说。

丁景泰桌子一拍,说:“没钱不会开口,别说你只有一个妹妹,就算有个十个八个,凭咱们这笔人,还供不起她练枪的子弹吗?”

解超不吭气了,解莹莹乌溜溜的大眼睛不停的在几个人脸上转。

丁景泰换上一付面孔,笑眯眯说:“莹莹,你用的是什么枪?给我看看,说不定我帮里有这种子弹。”

解莹莹打开提包,提出只大家伙来。

别说丁景泰,连见识多广的萧白石,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女孩子家,怎么用这种东西?”丁景泰摇头说。

“卡”地一声,枪套跟枪身接在一起了。

“原来可以当长枪用。”萧白石恍然点头说。

解莹莹枪柄朝外,送到丁景泰手上。

丁景泰接在手里,退下弹夹瞧了瞧,耸眉说:“看上去是九公厘口径,子弹却长出许多,大概射程不短吧?”

“有效射程五百公尺。”解莹莹得意的回答。

“比卡宾还远?”

“嗯,远了几乎一倍。”

“好家伙,”丁景泰摆弄一阵,不解的问:“你们兄妹为什么都用取远的重货,不觉得压手么?”

解超苦笑说:“我四海帮可没有你们那种隔音的地下室,平日都是把船开到海上,拿海里的鱼当靶练习,射程不远,鱼早就吓跑了,还拿什么练?”

“原来如此。”丁景泰微微点了点头。

“丁景泰,”解莹莹指名唤姓问:“你究竟有没有这种子弹?”

“子弹是没有,不过咱们有的是钱,明天就去买。”丁景泰豪迈的回答。

“算了吧,”萧朋接下来说:“等你把货买进来,起码已经十天开外了,还是我想办法吧。”

解莹莹扭头望着萧朋,问:“你有?”

丁景泰一旁哈哈大笑,说:“莹莹,你找到好后台了,他们家的仓库大得很,子弹更是堆积如山,保证你一辈子都打不完。”

解莹莹立刻说:“对,对,那仓库我们去过——”刚刚说了一半,解超急急把她的嘴巴捂住。

萧朋一阵苦笑,说:“莹莹,记住,那地方千万不能再去,你哥哥不是好人,别被他带坏了。”

解莹乖乖点了点头,仔细瞧了萧朋几眼,说:“你这人蛮不错嘛。”

“当然了。”白朗宁笑说:“龙婆看上的人,还错得了吗?”

“死鬼白朗宁,”解莹莹娇喝一声,双手插腰,正想跟白朗宁干一架,突然左边裙角被人轻轻拉了几下,不禁微微一怔,火气马上散了,语气也软了下来,说:“不要你管。”

白朗宁拭了把汗,松松领口,说:“好人,你呢?”

“叫我么?”萧朋楞楞的问。

“除了你还有谁?”白朗宁作个鬼脸说。

萧朋皱眉苦笑两声,问:“什么事?”

“速度。”

“我,”萧朋想了想,说:“西装一秒,警装出头。”

“那度你可以穿西装干。”

“还是穿警装的好。”

“为什么?”

“天机不可泄漏,天机不可泄漏。”萧朋神秘兮兮的说。

白朗宁也懒得追问他,眼睛又朝萧白石望去。

“别看我。”萧白石摆手说:“诸葛亮一生运谋,从没听说他拿刀持枪的打过仗。”

白朗宁淡淡一笑,瞟向何武问:“你呢?”

“一秒。”

“不错嘛。”

“不带扣机。”

“回去把它练出来。”

“白朗宁,”何武愁眉不展的说:“别打鸭子上架了,如果练得出来,四把枪还轮到你们做?”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教萧白石给你买个拍节器,跟几天试试看。”

“什么拍节器?”萧白石问。

“就是练跳舞,学钢琴用的那种三角型的东西嘛。”林雅兰比手划脚的说。

“噢?原来是那东西,有用么?”

“有用得很。”白朗宁正容说:“欧喜的速度就是靠那东西练出来的。”

丁景泰忽地站起来,拍手大喝声:“来人哪。”语声大落,两名大汉闪身进来。

“马上买六个拍……拍……”

“拍节器。”林雅兰说。

“对,马上买六个拍节器来。”

两人对望了一眼,糊里糊涂问:“拍节器是什么东西?”

林雅兰又比手解说一番。

两人好不容易才搞懂,正想转身出门,萧朋突然喝声:“慢着。”两人立刻停了下来。

“多买一个回来,一共七个。”

丁景泰一摆手命两人退去,望着萧朋问:“多买一个干吗?”

萧朋不声不响,仅仅朝身边的解莹莹指了指。

“对,对!我怎么糊涂起来。”

萧白石眼瞧看解莹莹从丁景表手中收回手枪,费了半天劲才装进去,不禁好奇的问:“解小姐!你这把枪也快得起来吗?”

“要看看么?”

“很想开开眼界。”

“卡”的一声,皮包打开了,枪口已经对准了萧白石的鼻子。

萧白石急忙避到一边,说:“知道了,知道了,快收起来。”

解莹莹得意洋洋的一甩,手枪在指上翻了两个筋斗,又回到皮包里。

白朗宁拍拍吕卓云的肩膀,说:“吕兄,你怎么样?”

“用不了一秒。”

“拿在手上?”

吕卓云胖眼一翻,说:“当然拿在手上,我再傻,也不会像你们那么笨,插进去,掏出来的,多么烦。”

“假如……假如插在怀里,一秒够不够?”

吕卓云拍拍肚子说:“去年还马马虎虎,今年恐怕不成了。”

“吕兄,回去咱们一块练。”

吕卓云长长叹了口气,说:“好吧,你白朗宁吩咐下来,还有什么话说?”

白朗宁微微一笑,慢慢端起了酒杯。

“白朗宁,你自己呢?”丁景泰一声大喝,立刻将全场的眼睛,通通引到白朗宁脸上。

“跟各位差不多。”

“别听他胡说!”解莹莹突然插嘴了:“这家伙深藏不露,玩艺儿多得很。”

“喝,莹莹今天大概特别高兴,居然给我白朗宁戴起高帽子来了。”

解莹莹鼻子里哼了一声。

萧白石重重咳了两声,把杂乱的声音全部压下去,开口说:“白朗宁,实话实说吧,这种时候,谁也不准再装佯,否则连自己的实力都模不清楚,还打什么仗?”

“真的跟大家差不多,大不了快个十分之一二秒而已。”

“够了,”丁景泰哈哈一笑说:“十分之一二秒虽短,已足够送枪王欧喜下地狱了。”

白朗宁急忙摇手说:“且莫打错算盘,凭我这两手,对付别人还差不多,想杀枪王欧喜恐怕还没那么简单。”

在座众人,各个听得心惊不已。

丁景泰跳起来,问:“枪王欧喜比你还强?”

“各位别慌,没那么严重。”一直落落大方坐在白朗宁身边的林雅兰开口了。

大家眼光又一齐聚在林雅兰娇美的脸蛋上。

林雅兰微微一笑,泰然说:“我曾亲眼见过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漏网之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