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四章 风雨悲大将

作者:于东楼

(一)

阵阵的西北风,连日暴雨袭来,使得秋意本浓的香港,倍加寒冷了。

经过一夜接触后,野心勃勃的杨文达手下,又沉寂下来。

于是丁景泰的左轮枪,对准手不离杯的萧白石一天起码照顾他几千下,当然是空枪。萧白石也见怪不怪,照喝不误。

解超的小艇,几乎泡在外海了,专跟小鱼过不去了,一日三餐都是由妹妹送去,每次,解莹莹看个手痒,总难免要找几条大鱼耍耍威风,直到解超连连催驾,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萧朋的大半时间,都消磨在地下靶场里,他的佩枪部位,已从胁下移到腰间,经过几天的猛练,也逐渐习惯了。

只有白朗宁,好像把枪丢掉一般,不,根本连人也丢了,害得林雅兰吹胡子瞪眼,专门找吕卓云麻烦,难怪吕大将练了几天,仍然跟不上拍子。

白朗宁究竟躲到那儿去了。

早上八点。

张佩玉冒雨奔出家门,白朗宁的车子早在门外按喇叭了。

张佩玉匆匆窜进车厢,眉开眼笑说:“每天害你起早,真不好意思。”

白朗宁淡淡一笑,轻轻踏下油门,车身缓缓开了出去。

张佩玉身子往上凑凑,紧倚在白朗宁座旁,脸上流露出甜蜜的笑意。

白朗宁伸出手臂,单手环抱在张佩玉的腰围上。

突然,张佩玉“咯咯”地笑了起来。

“哎哟,哎哟,快停手,人家怕痒嘛。”

原来白朗宁的手指,正在张佩玉腰眼上不断地扣动着,正像扣枪机一样,又均又快,平均一次仅仅十分之八秒。

九点正。

李玲风合上水淋淋的雨伞,走进电梯,白朗宁也跟了进去。

李玲风表面上绷起俏脸,内心却说不出的喜悦,喜气已经从眉梢上溢了出来。

“嗳?你怎么又来了?”

白朗宁淡淡一笑,手指在二十九字上点了一下。

李玲风终于忍不住笑了:“白朗宁,别想在我身上磨洋工,没用,昨天不是告诉你嘛,想动脑筋,先规规矩矩工作半年再说,否则免谈。”

白朗宁点头不迭,说:“这个我知道。”

“既然知道,就快些回去吧,别心急,半年的时间短得很,转眼便过去了?”

“对,对。”

电梯上停了下来,李玲风伸出葱心般的玉手,跟白朗宁握了握,扭身走了出去。

谁知白朗宁也跳了下来,紧赶几步,替李玲风推开房门,手掌朝里一摆,笑嘻嘻说了声:“请进。”

李玲风秀眉微蹙,有气无力的说:“还进来干吗?”

“既来之,则安之,陪你聊到九点五十分,多一分钟也不坐,如何?”

李玲风奇怪的问:“为什么不坐到十点呢?”

白朗宁肩膀一耸,大拇指比了比,说:“懒得跟他罗嗦。”

李玲风笑了,开开心心的坐在秘书宝座上。

白朗宁也在对面坐下,笑眯眯欣赏着李玲风的姿态。

无意间,李玲风发现了那对眯成一条缝的眼睛,立刻把笑容收起,俏脸一整,手提包里取出毛线,静静地编织起来,再也不看白朗宁一眼。

白朗宁也一旁默默坐着,绝少开口。

过了一会,李玲风站起来,把编到一半的毛衣在白朗宁身上比了比。

“给谁编的?”白朗宁诧异的问。

“少管,”李玲风面泛红晕的抓出一团线,往白朗宁手里一抛,说:“帮我卷线。”

白朗宁乖乖的抬起双手,把线高高撑起来。

李玲风卷了一会,蓦然楞了下来,呆呆盯着白朗宁一动一动的手指,奇声问:“手指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白朗宁笑应着,手指仍然一曲一直的扣个不停。

十点。

白丽娜淡妆站在路边,撑着雨伞,拎着菜篮,心急的望着腕表。

白朗宁从身后悄悄走上来,轻轻一吼,吓了白丽娜一跳。

“哎唷,吓死人家了。”白丽娜抚胸娇怨着。

白朗宁哈哈一笑,接进菜篮,轻轻拖着二十一寸的蛮腰,慢慢朝菜市踱去。

“今天怎么迟到两分钟?”

白朗宁腕子一抬,笑嘻嘻说:“可能是你太心急了吧?”

白丽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对了对自己的表,恍然说:“原来我的太快了!”

白朗宁微微一笑,菜篮在手指上不住的发抖。

“白朗宁。”

“嗯?”

“你看我的身段怎样?”

“丰满极了。”

“脸蛋呢?”

“那还用说,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

“有没有胃口?”

“什……什么胃口?”

“娶我呀。”

“咳咳,当然有,不过……不过……”

“不过我的负担太重了,是不是?”

白朗宁呵呵一笑。

白丽娜轻轻叹息一声,幽幽说:“也不知那年那月才能熬出头。”

“快了,快了。”白朗宁安慰着:“再过个两三年,你弟弟长大就可以替你接棒了?”

“可是……”白丽娜苦眉苦脸说:“两三年以后,我已经老了。”

“那有那么快?”白朗宁想了想,说:“三年之后,你才不过二十八岁,还年轻得很呢。”

白丽娜依然愁眉不展,说:“那时你白朗宁也许儿女成群了。”

“哈哈,”白朗宁脖子一仰,说:“好丫头,你把我比成猪了?”

白丽娜勉强陪他笑了两声,又叹息起来。

“我真担心你溜掉呢。”

白开宁拍了拍臂弯里的玉手,说:“早得很呢,想那么长远干吗?”

“对,想那么远也没用,”白丽娜自言自语说:“也许有一天来个大脚客人,把我踩死也说不定。”

“好大的蚂蚁。”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白朗宁,”白丽娜担心问:“你的手指怎么了,有毛病么?”

“没有,没有。”

午前十一点。

白朗宁喘喘爬上“蓝塘”公寓五楼。

刚想抬手敲门,房门已呀然而开,一个风姿绰约,媚态撩人的女郎,娇嗔的站在里边。

“白朗宁,”那女郎葱指朝白朗宁一点,展开磁性的喉咙说:“你把人坑死了。”

白朗宁征了一下,问,“是不是昨天舌尖咬得太重了?”

那女郎玉足一踩,一把将白朗宁拉进去,伸首朝门外扫了一眼,回身扣上房门,怨声说:“你站在门外乱喊什么?”

白朗宁笑了笑,一溜烟似的进房里。

“白朗宁,白朗宁。”那女郎追在后,边急声喊着:“你的鞋子脏死了,快换下来。”

当她提着双拖鞋赶进去,白朗宁早已躺上床了。

“啊呀,小心别弄脏床单,快脱下来。”

白朗宁双腿一伸说:“拜托。”

那女郎嘟着嘴,硬把白朗宁脚上一双湿底皮鞋拽下来,拖鞋往上一套,回身提着湿底鞋走了出去。

“海萍,你怎么给我双高跟拖鞋,叫我怎么走路?”

海萍笑着走回来,笑着说:“将就点吧,起来走走看,一定好看的要命。”

白朗宁当真怪模怪样的走了两步,只笑得海萍前仰后台,眼泪都流了下来。

“怎么样?”白朗宁怪里怪气问。

“天哪,”海萍拭着眼泪,说:“你们男人穿高跟鞋走路真难看。”

白朗宁拖鞋一甩,轻轻把海萍搂进怀里。

海萍身子急忙扭了扭,扭脱白朗宁怀抱,紧张地摆着手哀求说:“我这人最怕痒,今天别抱好不好?免得害得人家笑痛肚子。”

白朗宁双手一摊,又躺了下去。

海萍娇柔地坐在一边,轻声唱起情歌来,歌唱低沉,词意感人,听得白朗宁鼻头发酸。

“海萍,唱首快的吧。”

海萍忽地跳起来说:“想起来了,白朗宁,你把人害惨了。”

“什么事?”

“这几天你整天要人唱快的,人家是抒情歌后,你硬要听迪司可,害得人家唱上了瘾,在台上也唱了起来,昨晚差点被客人嘘下来,难为情死了。”

“啊?”白朗宁翻身坐起,眼睛一瞪,大叫:“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嘘我白朗宁的女朋友?我去找他算帐。”

“可以,”海萍笑嘻嘻说:“不过你得先跟我到婚姻注册署走一趟。”

“为什么?”

海萍媚眼一翻,说:“你到夜总会一吵,我还能再混下去么?除了嫁你之外,教我吃什么?”

“有理。”

“还要去么?”

“占且饶他们一遭。下次……哼。”

海萍凄楚的笑了笑,转身冲了出去。

“海萍,海萍。”

“鬼叫什么,人家要做饭嘛。”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听上去,鼻子好像不通气了。

十二点正。

白朗宁坐在餐桌上,海萍忙着上菜,转眼端上了五六样。

“青豆呢?”白朗宁追问。

海萍又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捧着一盘青豆,在白朗宁面前一摆,摇首问:“白朗宁,你属什么的?”

“属马,怎么样?”

海萍“噗嗤”一笑,说:“难怪喜欢吃豆子了。”

白朗宁微微一笑,青豆一颗一颗挟进嘴里。

“为什么不用汤匙?”海萍有点奇怪的问。

“一颗颗住嘴里送才过瘾。”白朗宁含含糊糊说。

“吃得好快!平均一秒一个。”

“不,十分之八秒。”

海萍摇头笑笑,也坐对面吃了起来。

足足吃了十几分钟,白朗宁才放下筷子,说:“海萍,你这两手真不赖。”

海萍开心的托着空盘走进厨房,声音从窗缝里传出来,说:“玩艺儿多得很哩,娶了我保证不吃亏。”

白朗宁苦苦一笑,掏出萧白石分给四把枪的遥控对话器,在桌上一摆。

“狗头,狗头。”

“拜托,”萧白石焦急的声音传了来,“白朗宁,不能这么叫啊,弟兄们听了不好。”

“萧大兄,有没有消息?”

“没有,你那边如何?”

“一切如常。”

“白朗宁,你那种练法不成啊,时间已经不多,别再胡闹了。”

“我的枪怎样才能练好,自己心里有数,放心,绝对误不了事。”

“白朗宁,”丁景泰的声音:“你的枪法究竟是怎样练出来的?”

“哈哈,说了你们也不信,还是不说的好。”

“说来听听如何?”

“追着女人,打她们头上的花打出来的,相信吗?”

“哈……”丁景泰一阵大笑,说:“跟我差不多,我是江湖卖艺出身,打师傅嘴上的香烟打出来的。”

“香烟比花小,难怪你比我准了。”

“唉,准有什么用?那要命的十分之八秒,把我累死了,还是赶不上,你说糟不糟?”

“别急,慢慢来。”

“再慢命都没有了。”

“没命?谁没命了?”依露上场了。

“到时即知分晓。”丁景泰答覆依露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白朗宁?”依露娇喊着:“这几天为什么不来?”

“懒得跟那两个家伙罗嗦。”

“那还不好办?赶他们出去算了。”

“喂,依露小姐,”丁景泰急声喊着:“紧要关头,千万赶不得啊。”

“哼,被你们弄得生意不能做不算,白朗宁也不肯来了。”依露在发唠叨。

“依露,”丁景泰低声下气说:“这事情一过,保证陪你个七层……不,十层大楼。”

“万一白朗宁跑了,有大楼管什么用?”

依露的情意比海还深,连十层大楼都没看上眼,只要白朗宁。

“放心,”萧白石的声音:“白朗宁跑不了。”

“你敢保险?”依露问。

“一切包在我萧白石身上,跑了我赔。”

“好,”依露沉声说:“万一赔不起,当心你的狗头。”

白朗宁眉头一皱,急忙把天线压了下去。

“白朗宁,”海萍美艳的脸孔从厨房门口探出来:“跟谁说话?”

“自言自语。”

“不对呀,明明听到女人声音嘛。”

“活见鬼。”海萍摇摇头,又缩了回去。

“海萍,还有二十五分钟了,快点吧。”

“你这人倒蛮有时间观念。”海萍从厨房走出来,解下围裙,拭着手说。

“不错。”

“信用呢?”

“人无信不立,那还有什么话说。”

“好吧,说个时间出来吧。”

“什么时间?”

“到婚姻注册署的时间。”

“唔……别急!以后再说。”

“白朗宁!你究竟拖个什么劲儿?像我这种女人,难找得很哩。”

“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我总不能害你年纪轻轻的做寡妇啊?”

“什么?”海萍跳了起来:“难道……难道你犯了什么重罪?”

“没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风雨悲大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