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五章 血泪太平山

作者:于东楼

(一)

半山的林公馆跟往常一样,静静的浸在细雨中。

阵阵秋风,吹得几排稀落的树干东摇西摆,不时发出些凄惨呜咽。

几名年老的佣人,聚在车房里下棋喝酒,远远避开主人,免得自惹麻烦,三名大律师事务所派来的保镖,瞪着大眼把守在门口,手上全端着家伙,连只麻雀也休想飞进去。

整个楼上,除了大小姐房间外,一点灯光都没有,北角开火,白朗宁当然不在,三名保镖又在楼下,难怪楼上没灯光了,人都没有,开那门子灯?

林雅兰怕兮兮地坐在床边,翻看一本本的账簿,眼角不时扫着露台,好像唯恐有坏人或恶鬼跳进来一般。

电唱机里依然是哭哭泣泣的情歌、电视里的节目,只有动作,却没声音,大概是林雅兰不愿再听那些“砰砰”的枪声吧?

林雅兰一面翻账目,一面想着白朗宁,不知多少圈圈,才能将他买了过来,越想越是头痛,账簿一合,看电视。

电视里英勇的侠士,紧抓看手枪,轻轻推开坏人的房门,发出一声微微的声响。林雅兰秀眉也随之微微一皱,明明已将音响关闭,怎会又出声了。

“维兰,好久不见了。”声音更大了。

只吓得林雅兰身形一顿,转首望去,一个又年轻,又英挺的青年,正站在靠露台的房门里。

“死鬼欧喜,吓死人家了。”林雅兰抚着酥胸说。

“把你吓死,也变成个死鬼,正好跟我配成对。”枪王欧喜眼睛不断扫着四周,一字一步地走上来。

林雅兰强自镇定说:“昨天为什么不来?”

“喝,”枪王欧喜拉只椅子,倒骑在林雅兰面前,说:“你的消息倒满灵通。”

林雅兰香肩耸耸,说:“死鬼陈政告诉我的。”

枪王欧喜微微一震,急声问:“他人呢。”

“掉在海里喂工八去了。”

“谁干了?”欧喜厉声问。

林雅兰歪头想了想,说:“叫什么左手快枪何……”

“左手快枪何武?”

“对,对,那家伙的枪真快,陈政枪没出鞘,人已经完蛋了。”

欧喜楞了一下,取出个小本子,仅用左手翻了翻,难以置信说:“陈政比左手快枪只强不弱,怎会那么容易被人干掉?”

“活该,”林雅兰切齿的说:“谁叫他色迷心窍呢。”

“什么?”欧喜跳了起来:“他也敢对你无理?”

林雅兰腕子一举,怨声说:“你瞧,他把人家用手铐扣在船上,拼命毛手毛脚,不然人家怎会把腕子都净破了?”

“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算你还有点良心。”

欧喜轻声一笑,眼睛又闪闪在前后瞟了瞟,说:“还是跟我走吧,有我给你保镖,保证没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省省吧,”林雅兰俏脸一沉,说:“欧喜,别打如意算盘,我想跟你,当初又何必跑出来?”

枪王欧喜冷泠说:“林雅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欧喜,当心把我逼急了什么都落不到。”林雅兰声音比他还冷。

“你的意思是……”

“谈谈条件。”

“说吧。”

“简单得很,要钱还是要人。”

“要钱怎么样?要人怎么样?人钱都要又怎么样?”

“要钱一半,要人死的,人钱都要除非做梦。”

“好硬啊。”

“少罗嗦,干不干一句话。”

“冯朝熙同意吗?”

“早就商量好了?否则你进得来吗?”

欧喜阴阴一笑,说:“好吧,一半就一半。”

“别不知足,一半也够你父子糟蹋一辈子了。”

欧喜想起那庞大的数字,心头一喜,说:“那里办手续?”

“当然在冯朝熙那里。”

“什么时候?”

“现在,冯朝熙等着呢。”

欧喜考虑了一会,说:“不会布下天罗地网吧?”

“有我在你身边做人质,怕什么?越来越没出息了。”

欧喜又是一阵阴笑,突然问:“你那叫什么……白朗宁的保镖呢?”

“北角捉你去了。”

“凭他也配。”

“不要小瞧了他,”说着,指了指桌上的拍节器:“也有一秒的程度呢。”

欧喜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听说你跟他很不错?”

林雅兰胸脯一挺,说:“大小姐愿意,怎么样?”

“随你,随你,”欧喜感叹的说:“只是太便宜他了,我搞了几年才弄到一半,他只花几个月工夫,不但捞到另外一半,连人也骗上了。”

林雅兰看看时钟,好像不愿再跟他穷拖,急忙将鞋子穿上。

“做什么?”欧喜问。

“走哇。”

“别忙?好久不见了,聊聊嘛。”

“不高兴。”

“亲个嘴怎么样?”

“少作梦。”

“只一个。”

“欧喜,”林雅兰瞪眼说:“这些钱足够你买几万个女人回来,随你怎样啃都行,就是别动我脑筋,免得弄个蛋打鸡又飞,人财两不得。”

“好,好,算你狠。”

“走吧。”

“慢点。”欧喜瞧看她那双硬头鞋,说:“换双软的吧,万一紧要关头你赏我一脚,嘿嘿,吃不消。”

林雅兰气得恨不得咬他一口,有气无力的把鞋一甩,忽然眼球转了转,说:“既然怕我踢你,索性教你放心,我穿拖鞋去,如何?”

欧喜抓过拖鞋睢了个仔细,挥手说:“前面走。”

林雅兰打开房门,又被欧喜拉住。

“开灯。”

林雅兰随手一按,整个走廊立刻一遍明亮。

欧喜取出一面镜子,两旁照照,才将林雅兰推了出去。

“走慢点。”枪王欧喜在林雅兰身后指挥着。

林雅兰一拖一拖地走在前面,芳心碰碰乱跳个不停。

“走后门。”

林雅兰芳心一定,差点笑出来。

走到转角处,林雅兰自动停了下来,欧喜果然又照了一番。

“放心了吧?”林雅兰笑眯眯问。

欧喜哼了一声,两人相隔一步,慢慢沿着走廊走去。

突然,林雅兰刹住了脚步,“为什么不走了?”欧喜前后一瞄,厉声问。

“欧喜,”林雅兰慢慢转回身子,面对面说:“我警告你,别掏枪,你背后没穿避弹衣,后面有只白朗宁正比着你呢。”

“胡说,”欧喜嘴上镇定,心里却有些发慌:“方才刚瞧过,跟本没人。”

“现在有了,慢慢转身过去,人家要给你个公平的机会,有本领尽管使出来吧。”

枪王欧喜神色一变,身子果然慢慢朝后转去,刚刚转到一半,猛将身子朝林雅兰身上一扑,手枪已飞快地抓在手里,动作快得比闪电还快。

“哈……”林雅兰被他撞倒在地上,抚着肚子大笑起来。

枪王欧喜发现身后根本没人,心里已然有气,听到她的笑声,更如火上加油,举起枪柄就想给她一下。

“欧喜,”林雅兰一声高喝:“你敢碰我一根汗毛,咱们的交易就算砸锅。”

欧喜硬生生收住手,翻身跳起来,没好气的把枪一插,恨声说:“具丫头,我也警告你,如果再敢戏弄我,拼着钞票不要,也要给你来个先姦后杀,到时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林雅兰安安稳稳躺在地上,双手往后脑上一垫,翘起二郎腿,说:“欧喜,我再警告你,现在可千万不能掏枪啦,后面那只白朗宁已经扣下半机去了。”

欧喜听得魂都吓没了,紧张的说:“你……你还敢胡说?”

“这次是真的了。”后面传来了白朗宁的声音。

“什么人?”

“白朗宁。”

“你……你要怎样?”

“只要不玩花样,绝对给你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当真?”

“不然你还有命在吗?”

“斗了。”

“慢慢从右首转身过来。”

枪王欧喜再神,也没花样好耍了,林雅兰躺在地上,从右首转身,跟本不便拔枪,既是拔出来也一定慢了人家很多,只有乖乖遵照人家的话去做。

当他回身一看,悬在胸口的心整个放下了,原来白朗宁的枪根本还没出套。

“欧喜,”林雅兰躺在地上得意洋洋说:“方才告诉你白朗宁的速度是假的,人家真正纪录是十分之七秒,快些祷告吧。”

“白朗宁,真的么?”

“试试就知道了。”

白朗宁一直目不转瞬地盯着他,说话时也不敢张大嘴巴,声音难免有些怪味。

枪王欧喜的神态,也一样慎重,丝毫不敢大意,嘴巴动也不动说:“白朗宁,为什么不从后边给我一枪?”

“江湖道义不准我那么做,何况那种卑鄙的行为,岂非唐突了美人?”

“姦,跟你赌了。”

“赌什么?”

“林雅兰和她的财产。”

“那要看林大小姐答不答应了。”

“照准。”林雅兰大声说:“不过命令要由我发。”

“说说看!”欧喜由于嘴不敢动,连口水都滴下来了。

“我喊一、二、三,你们同时拔枪,如何?”

“好。”两人同声答应。

“欧喜,小心别摔在我身上。”

“放心,摔的日子有的是,何必急在今天?”这小子居然还有心情耍嘴。

“好,准备。”

两人嘴巴一闭,眼睛瞪得像电灯泡那么大。

“一。”林雅兰幌着腿喊。

“二。”绣花拖鞋突然飞了上去。

“三。”

那拖鞋正好翻在欧喜脸上。

枪王欧喜微微一挪,手枪一闪而出。

白朗宁动作更快,那枪好像根本就在外边,林雅兰拖鞋甩出之后,一直斜首盯着他,都没能看清枪是怎么拔出来的。

“砰砰”两枪几乎合成一声。

白朗宁枪一入鞘,马上奔了过来。

枪王欧喜身子一震,笔直朝后倒去,吓得林雅兰连滚带爬,让出好远。

轰地一声,枪王欧喜终于躺下了。

令人吃惊的事出现了,欧喜那只枪竟好好的插在套里。

“我的天,”白朗宁吐吐舌头:“好快的枪。”

“白朗宁,你的衣服怎么了?”林雅兰高声大嚷。

白朗宁这才发觉一股怪味,低头一瞧,衣摆正在冒烟,原来欧喜那枪正打在白朗宁的西装下摆上。

“好险,好险。”

“唯有冒险得来的东西才是可贵的。”林雅兰走过来,一本正经的说。

“什么东西?”

“我林大小姐和亿万家财,都是你的了。”

“胡说八道。”

“别装佯,这笔赌彩,推也推不掉,本大小姐赖上了。”

“唉,”白朗宁苦眉苦脸说:“要没你那一脚,我跟他早就同归于尽了,这场比斗,该是你嬴的才对。”

“就算奉送好了。”

白朗宁直拿她没办法,脚一跺,说:“懒得跟你鬼扯。”

说罢,回身便走。

“到那里去?”

“北角。”

“我也去。”

“免谈。”

“那么你只好走路去罗。”

白朗宁朝袋里一阵穷摸,车钥匙不见了,回头一瞧,林雅兰笑嘻嘻站在身后,手指上挂着两只小东西,正碰得“叮叮”直响。

“那地方太危险了,去不得啊!”

“没关系,这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你白朗宁,不冒险行么?”

白朗宁气得狠狠踢了楼梯栏干一脚,喊声:“走!”

“喂,等一下,我的拖鞋被你打破了,待我穿双鞋子再走。”

“不等。”

“不等尽管先请。”

(二)

车子一下山坡,已隐隐听到一片枪声。

白朗宁心急似火,恨不得把油门踩到底盘里去。

林雅兰蜷伏在白朗宁身边,嘴里郎呀郎地唱个不停,可惜白朗宁听不进,他的耳鼓早被越来越响的枪声塞满了。

冲进中环,越过飞达,一口气驶到铜锣湾,车子慢慢停了下来。

枪声密如爆竹,警察比爆竹梢还多,重重阻住去路。

白朗宁探员证一亮,警察立刻高声大喊:“白朗宁到了。”

“啊呀,我的大少爷。”侯先生跑上来,说:“你把林大小姐带到那儿去了?”

“在家里。”

“什么?”侯先生瞧瞧白朗宁,又瞧瞧林雅兰,问:“这时候,你们躲在家里干吗?”

“等枪王欧喜。”

“我的老佛爷,”侯先生仰起脸来,让雨水淋了淋,说:“等到了没有?”

“当然等到了。”

“如何?”侯先生紧张地追问。

林大小姐伸出玉手,指了指地下,娇滴滴说:“翘啦。”

“哈哈!哈……”侯先生开心得一阵大笑,雨水都落进喉咙里去了。

白朗宁忽然车门打开,抱起林雅兰往侯先生怀里一塞,叫声:“拜托。”

侯先生抱着林雅兰身子,一阵摇幌,还没站稳脚,白朗宁的车子已经窜了出去。

“白朗宁,白朗宁。”林雅兰手捶着侯先生的头,蹬着大腿直声大吼。

害得侯先生头晕腿抖,还好旁边立刻有人把她接了过去。

(三)

丁景泰一马当先,率领中环九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血泪太平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