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二章 白朗宁

作者:于东楼

(一)

距离天星码头不远的一条僻静的横街上,有一幢式样古老的棕色大楼。

从表面看上去,这幢大楼与一般办公大楼并没有什么两样,既没有荷枪警卫也没有唬人的招牌,但却绝少有人愿意在这里走动。

因为谁都知道,这幢大楼就是黑道闻名丧胆,连警方也对它头痛三分的“天星小组”的总部。

白朗宁当然也不喜欢在这里进出,但今天他却非来不可。

因为约他的那位侯先生,就是这个小组的负责人。

当他走进电梯,还没有按动门钮,梯门已自动打开,他走上电梯,抬手刚想按动字键,电梯已自动的升了上去。

白朗宁只好将手臂放下来。在这种地方,碰上任何怪事,对他说来都已不足为奇。

他活动了一下脸部生硬的肌肉,强挤出个笑脸,他是个很讲究体面的人,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愿意失态,尤其在一个美丽的女人面前。

果然,电梯门一打开,美丽的秘书小姐已含笑向他招呼:“白朗宁先生,您真准时。”

“你也越来越漂亮了。”白朗宁笑眯眯的走上去,双手习惯性的撑在桌沿上。

秘书小姐笑了,笑得很开心。

她曾经接待过不少宾客,看的大都是面色铁青、局促不安的脸孔,从来没有人像白朗宁这麽神色自若,居然还有心情赞美她一句。

她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他。

她笑着站起来,绕过白朗宁身边,姿态优美的朝里间房门走去。

白朗宁跟在她身後,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身段,哺哺自语说:“三十五、二十二、三十五。”

秘书小姐推开房门,身子让到一边,细声说:“错了,三十六、二十二、三十五。”

白朗宁轻轻吹了声口哨,朝惊人的尺码上扫了一眼,依依不舍的走了进去。

(二)

首先映入白朗宁眼里的,是张宽大的写字台。

可能是写字台太大的缘故,须发灰白的侯先生坐在那里,显得特别矮小。

可是白朗宁却知道,侯先生的身材虽然并不高大,却从没有人敢小看他。

侯先生头也没抬,只用烟斗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白朗宁一坐下,很自然的便把大腿翘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忽然把那只高翘的大腿匆匆放下。

过了好久,侯先生才抬起头,说:“白朗宁,你最近混得还不错吧?”

“托您的福,还算过得去。”白朗宁小小心心的回答。

侯先生笑了笑,站起来绕过宽大的写字台,站在白朗宁面前,仔仔细细的打量看他,从他那双乌黑雪亮的义大利漆皮鞋看起,一直看到他那双略显不安的眼睛。

“看你这身行头,起码也得三五万港币吧?”侯先生边说边摇着头。

白朗宁急忙将左手往上缩了缩,唯恐被他发现那只价值六万多元的伯爵钻表。

“可是你看,”侯先生不断用烟斗指点着手上的一张资料,“这是警署刚刚送来的你的最新档案,上面的职业竟是小工,你说好笑不好笑?”

白朗宁的确觉得有点好笑,但却没敢笑出来。

“姓名不详,年龄不详,籍贯不详。”侯先生唉声叹气说:“这算什麽资料?警署那群搞档案的家伙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白朗宁好像有点不安似的挪动了一下身子。

“这上面的大学学历总不会假吧?”侯先生尽量把声音放轻,“能不能告诉我是那间大学?”

白朗宁嘴巴闭得像一条缝,看也不敢看他一眼。

侯先生也不勉强他,叭叭的抽了几口烟,来回踱着步子说:“那麽你的柔道三段,空手道三段,合气道四段,也是真的了?”

白朗宁想了想,终於点了点头。

“以这十段来推断,你的出身必定是日本,可是我在日本的朋友也不少,连他们居然也查不出你的底细,这倒是件奇怪的事。”

白朗宁乾咳了两声,好像要说什麽,结果却又把嘴巴紧紧闭上。

侯先生突然停下来,指着白朗宁说:“可是我敢断言,你必是出身日本黑社会的某个帮派。”

“何以见得?”白朗宁忍不住问了一句。

侯先生笑笑说:“因为在日本那种环境里,除了黑社会之外,恐怕连警方也不可能调教出你这种出神入化的枪法。”

“您太抬举我了,像我这种枪法,那里当得起出神入化四个字。”

“你也不必谦虚,据我所知。太平山下四把枪里,绝对没有一个浪得虚名的人。”

白朗宁楞住了,他从未想到像侯先生这种人物,也会对他们四个人如此推崇。

侯先生瞧了他那付神态,不禁有点得意的说:“怎么样?这次总算被我请对了吧?”

白朗宁只笑了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侯先生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说:“其实你的过去已不重要,我所担心的只是你的将来。像你这种人,出路窄得很,算来算去,最多你也只有两条路可走。”

“那两条?”

“第一条,你早晚必被黑社会吸收,以你的身子,当然不难名震黑道,但最後的下场,不是死於非命,便是赤柱监狱。”

“这一点您尽管放心,如果我要走那条路,早几年就已经进去了,何必等到今天?”

“第二条,”侯先生尽量把声音放软,“还是一句老话,趁现在还没有案底,快到警界来吧,生活既安定,又有前途,何苦在外面鬼混?”

“多谢您的好意,容我再考虑考虑。”

“唉,”侯先生长叹一声,说:“随你鬼混去吧。”

说完,回到座位上,随手又把那张资料抓在手里。

他只扫了一眼,就已大摇其头的说:“你看看你平日交往的这些人物,尽是什麽新加坡大舞厅的红舞女白丽娜,丽都夜总会的名歌星海萍,飞达酒馆的老板娘依露,还有什么警署……”说到这里,嘴巴张得蛮大,声音都没有了。

白朗宁静静的坐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说。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你怎麽把警署一级女警佐张佩玉也弄上手了?”

白朗宁急忙说:“您别误会,我跟她的交情淡得很,只不过是跳跳舞,拍拍拖而已。”

“跳舞拍拖还不够?难道非得上床不可吗?”

白朗宁再也不敢讲话,唯恐言多有失。

侯先生在那张资料卡上看了又看,好像终於看到他要找的东西。

“持有武器,比利时造九公厘口径白朗宁手枪一只。”说着,把手掌一摊,“拿来。”

白朗宁从肋下抽出自己的注册商标,轻轻放在侯先生的写字台上。

侯先生的手依然摊在桌上。

白朗宁想也不必想,乖乖取出枪照,神色极不自然的递了上去。

侯先生看了看那张枪照,挥手说:“枪留下,你的人可以回去了。”

白朗宁最怕的就是警方扣他的枪,闻言不禁愁眉苦睑地说:“侯先生,能不能通融一次?”

侯先生冷冷的说:“恐怕不行。”

白朗宁再也坐不住了,急忙站起来,说:“其实我的近期申请表早已呈递上去,说不定一两天就下来了。”

“恐怕没那么容易。”一面说着,一面从抽屉里取出一张蓝色纸卡,“你所递上去的是不是这一张?”

白朗宁看了看那张纸卡,又看了看侯先生,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侯先生又叭叭的猛抽了几口,得意的吐着烟圈说:“有件事情,如果我不说出来,只怕你永远不会明白。”

“什麽事?”

“三年之前,警方就已决定减少自用枪枝,所以申请自用枪照一天比一天困难,而你们每次申请延期,总是很快的就获准,你知道为什麽吗?”

他没等白朗宁答话,就接着说道:“那是因为有我从中帮忙。如果没有我帮忙,太平山那里还有什麽四把枪,只怕连人都早已被驱逐出境了。”

“您一向对我都很关照,我心里明白的很。”

“明白有什麽用?你总得想办法回报我一次。”

现在,白朗宁终於搞懂了侯先生约他来的目的,他知道推也推不掉了,索性大大方方的说:“除了第二条之外,您尽管吩咐。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全力以赴。”

“好,好。”说着,他又打开万宝囊般的抽屉,取出一张早已写好的介绍卡片,“这上面是冯朝熙的地址,你不妨去找他谈谈。”

“您说的是冯大律师?”

“不错。”

“可是我并不懂得法律。”

“他要的是探员,一个脑筋灵光枪法快的探员,我认为你最适当不过了。”

白朗宁沉默了,看看那张卡片,又看看那只心爱的枪,一时难下决定。

“白朗宁,别以为我在利用你,想想看,黑道你不愿走,警界对你太拘束,你想还有比大律师事务所这个差事更适合你的吗?”

白朗宁的心有些活动了。

侯先生离开坐位,走到白朗宁身旁,拍着他肩膀说:“白朗宁,你年纪已经不小,该拿出本领创造自己的前程了,不要辜负自己的聪明才智,更不要辜负了你那大好身手啊。”

白朗宁终於慢慢的将介绍卡片装进衣袋,伸出食指,插进横躺在写字台上的手枪机环里,手指轻轻幌动几下,那只枪也跟着旋转起来,手指往上提,枪身也随着往上转,轻飘飘的转进枪套里。

神态,手法,一点都不像个枪手,倒像个正在台上表演的魔术大师。

侯先生不禁由衷的赞叹着说:“白朗宁这三个字,再切合你不过了。”

白朗宁微微一笑,转身走了出去,临出门还没有忘记在那惊人的尺码上溜了一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