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四章 走马上任

作者:于东楼

(一)

白朗宁揣着新枪,容光焕发的走进比警署也小不了多少的冯朝熙事务所。

怀里的新枪,虽然外人看不见,却给爱枪如命的白朗宁带来无限的喜悦,人逢喜事精神爽,走起路来也显得比平日有劲。

走进镶着金字的“冯朝熙大律师事务所”的自动玻璃大门,一遍密密麻麻的打字机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这些嘈杂的声响,听在终日与枪为伍的白朗宁耳里,不但毫不厌烦,反而有股新奇的感觉。

有个专门负责接待的女职员笑脸迎上来,非常有礼貌地询问他的来意。

白朗宁取出侯帮办的介绍卡片,递在女职员手里,那女职员惊奇的打量了他一阵,说:“您就是白朗宁先生?”

“不错。”白朗宁含笑回答。

“我们已经恭候您几天了,请您随我来。”女职员高兴的在前领路,白朗宁小心跟在後面,唯恐跨到她那双亮晶晶的高跟鞋。

经过打字阵,那女职员朝四面挤挤眼睛,打字机声一齐停下来,一百多只水汪汪的大眼睛,不约而同地盯在白朗宁脸上,看得白朗宁厚厚的脸皮也泛起了一丝红意。

“什么事?”一名高级男职员,被突然停顿的打字机声引出来,高声喝问。

“白朗宁先生到了。”带路的女职员回答。

“轰”地一声,四周的门窗一齐窜出头来,男男女女又有四五十人。

白朗宁被那些人看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里也暗暗吃惊,一间律师事务所居然有百十个员工,真是前所未闻的事。

穿过几道门户,又爬了一段楼梯,走进了人事室。

带路小姐推开房门,通报进去,又笑眯眯打过招手,才一步一回头地走了。

“您就是白朗宁先生?”从门里走出个中年男士,客气的问。

“不错。”

“请进,请进。”

白朗宁走进去,在摆着人事主任名牌的办公桌一旁坐下。

人事主任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纸袋,从里面抽出一大堆表格之类的东西,送到白朗宁面前说:“请您看看这些表格上填的对不对?”

白朗宁只大概看了看,往回一推说:“对,一个字都不错。”

人事主任不安的挪动一下身子,乾咳两声,说:“关於待遇问题,我已跟大律师谈过,普通探员都是五千起薪,白朗宁先生是位有名望的人,我们当然不能依照一般惯例处理,所以……决定六千起薪,您看怎麽样?”

白朗宁摇摇头,取出他的k金烟盒,摸出都彭打火机,叮的一声把香烟点着,说:“太少了,少得有点近乎侮辱。”

“那麽您的意思呢?”人事主任急忙问。

“嗯……”白朗宁想了想,说:“後面加个零还差不多。”

“六……六万?”人事主任吓了一跳,嗓音都变了。

“怎么?”白朗宁翻翻眼睛:“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不多,只是……我这人事主任职权太小,做不得主,我这就带您去见大律师,您不妨亲自跟大律师研究研究。”

白朗宁站起来,紧跟在满头大汗的人事主任身後,又开始爬楼梯。

白朗宁暗自一算,进门先坐了二十七层电梯,如今又爬了两层,已经到了二十九楼,不禁暗自祷告,别爬了,再爬就要到天堂了。

白朗宁一向不喜爬得太高,因为爬得越高,离天堂越近,他认为天堂上住的都是些老好人,与自己格格不入,地狱对他反倒合适得多。

爬上二十九楼,人事主任喘喘地说:“到了。”

白朗宁举目四望,不禁啜舌,整个二十九楼足足有两千多尺大小,仅靠右首有一排宽大的办公室,上书大律师室和秘书室等字样,其它地方完全空着,地上摆各式各样的运动器具,墙边挂着几面箭靶,看起来倒像个室内体育馆。

人事主任在四间秘书室门外迟疑了一下,终於敲敲其中一间房门,带着白朗宁走进去。

一位非常漂亮动人的小姐,放下手中杂志,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着两人,发出询问的信号。

人事主任把一堆表格往桌上一放,那位漂亮动人的小姐仅仅瞟了一眼,没等两人开口,已经笑眯眯问:“您就是白朗宁先生?”

“嗯。”

看在她长得漂亮动人的份上,白朗宁应了一声,换个人他连理都不会理了,已经问了三次,连大律师的影子还没见到,派头也未免太大了,白朗宁最厌恶人家跟他摆架子。

那位漂亮动人的小姐急忙走出来,亲自搬了一张椅子,请白朗宁坐下,说:“白朗宁先生,久仰您的大名了。”

白朗宁只好送了她一个笑脸。

一旁的人事主任楞住了,因为这位小姐是大律师四个美丽的秘书中最受宠爱的一个,除了大律师私人事务外,绝少处理公事,平日架子大得出奇,同事们想见个笑脸已不容易,没想到竟对白朗宁如此客气,在他看来,真是件出人意外的事。

“刘主任,有什么事吗?”秘书小姐问。

人事主任凑上去,陪着笑脸说:“又要麻烦李小姐帮忙了。”

几位高级人员,只要遇到什么走不通的困难,多半都来找这位小姐设法,只要能说动她,大律师面前就十拿九稳,这就是人事主任带白朗宁进这座门的原因。

“什么事,说吧。”语调非常神气,声音却动听得很。

人事主任又往上凑了凑,在秘书小姐耳边叽咕了一阵。

“哦,知道了,你先请回吧。”秘书小姐玉手一挥,好大的气派。

人事主任恭身退了出去。

秘书小姐笑眯眯坐下,说:“让我自我介绍,我叫李铃风,木子李,铃声的铃,风雨的风。”说得非常仔细!好像生怕白朗宁记不牢似的。

“人漂亮,名字也很别致。”

李铃风笑了笑,开始慢慢的翻看那堆表格,从里面抽出个薄薄的皮夹,翻开看了看,又朝白朗宁瞧瞧,说:“不像嘛。”

白朗宁伸头望了望,也不禁笑了。

原来李铃风手上拿着一张已经替自己准备好的探员证,那张照片是六七年前初来香港领枪照用的照片,想必是侯先生交来的。

李铃风又翻了一阵,轻叹了一声,说:“刘主任也未免太不像话了,对您白朗宁先生怎能跟一般人同样起薪?”说完,眼睛溜了白朗宁一下。

白朗宁又点上只香烟,不断对着李铃风的娇睑吐烟圈,从烟圈里看美人,最惬意不过。

李铃风一面轻轻挥动着一阵阵的轻烟,一面说:“白朝宁先生,您看两万块起薪怎麽样?”

本来能够比上萧朋在警署拿的数月,已经可以满足白朗宁了,因为在他的意念里,比萧朋拿的少总是件丢面子的事,李铃风提的二万港币,当然已无问题,可是由於刚刚那六千块近乎侮辱性的数字,已经惹起他的怒火,他打定主意,决心唬到底了。

“太少了,连基本开销都不够。”

李铃风微微皱眉说:“白朗宁先生,您每个月要多少钱开销才够?”

白朗宁耸耸肩,咧咧嘴,学着好莱坞电影里大富翁的派头,说:“说不定,也许五万,也许十万,甚至二十万。”

“这麽多?你怎麽用的?”那口吻好像太太在责备先生。

“谁记得那么多。”白朗宁忍笑回答。

李铃风站起来,发急地转了两圈,说:“白朗宁,三万块怎麽样,如果你愿意,我可能跟大律师说说情,大概还没问题,再多我也不好开口,只好等大律师回来再当面商量了。”

说说情?什么话!白朗宁狠狠地摇摇头。

李铃风叹了口气,说:“白朗宁,你知道刘主任拿多少钱,追随大律师几十年,不过拿一万八千块一个月,我呢?才不过一万五而已。白朗宁,三万块差不多了,省点用嘛。”

白朗宁看了看腕上的钻表,说:“李小姐,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跟大律师谈谈吧,他几点回来?”

李铃风说:“刚刚出去,可能马上就回来。白朗宁,你不要再考虑考虑吗?”

白朗宁摇摇头,随手将烟蒂朝屋角的烟灰缸甩去。

地上铺的都是欧洲进口的高级地毡,李铃风不禁吓了一跳,还好那烟头正分毫不差地落在烟灰缸中间。

“白朗宁先生,帮帮忙好不好,万一地毡烧个洞就麻烦了。”

“放心,有把握得很,绝对百发百中。”

正在李铃风被他弄得哭笑不得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李铃风瞟了白朗宁一眼,匆匆迎了出去。

不一会,白朗宁已被请进大律师办公室里。

看上去五十出点,肥肥胖胖,一脸福相的冯大律师,打量了白朗宁半晌,说:“白朗宁,李秘书既然答应你三万块,我也不便再说什么,三万块的数字已不算少,在探员这行里,港九恐怕已经是最高的了。”

“大律师!拿这三万块钱去多请几个探员吧,我白朗宁不干。”白朗宁尽量心平气和的说。

冯大律师托着下巴想了想,说:“好吧!我出你三万五。”

“不干!”白朗宁捻铁断钉的说。

“白朗宁,三万五已经是本事务所最高薪水了,青年人不能太不知足啦。”冯大律师大声说。

“那些人替你作事,我却要替你卖命,岂可相提并论。”

冯大律师的胖脸一沉,说:“白朗宁,我因敬重你的名声,才肯高薪聘用,你怎能如此贪得无餍,你以为本大律师请不到比你高明的麽?”

“港九不做第二人想。”

“好,四万。”

“冯大律师,久仰你做事精明果断,怎么如此婆婆妈妈起来,真教人失望得很。”

冯大律师被他气得脖子都红了,“拍”地一声,把对讲机开关按下去,大声说:“给我接侯先生。”

对讲机里一阵拨电话声,过了不久,里面讲话了。

“侯先生的电话接通了,请讲话。”

冯大律师拿对讲机当作侯先生,抬手一指,喊着说:“老侯,可把我气死了。”

“什么事?这麽大火气?”侯先生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出来。

“我请你替我找个探员,你怎么弄了个活土匪来?”

“胡说,白朗宁为人机智果敢,身手高强,是个最理想的探员,我千辛万苦才蒙他允诺,你怎能如此侮辱他,是不是早上大嫂给你吃错葯了?”

“什麽机智果敢?什麽身手高强?我都不管,我问你,为什么不派萧朋来?”

“冯兄,你搞错啦,你的老朋友侯某人不是警察总监,更不是香港总督,仅仅是个小组的头头儿而已,我有什么权力派警方第一高手萧朋出去,何况白朗宁与萧朋根本不分高下,别打冤枉主意了,好好用吧。”

“我不管,我马上找总监,非要萧朋不可。”

“老朋友,让我老老实实告诉你,找总督都没用,目前警方全靠他那只o.四五压阵。如想调他不难,除非你拿白朗宁来换。”

冯大律师愣住了,看看白朗宁,正在悠闲地吐着烟圈,好像没事人儿一般。

“唉,老侯,你不知道,这小子真把本大律师气惨了。”

“究竟什麽事让你发这么大脾气?”

“他去见刘主任,刘主任糊里糊涂出他六千,他不干,李小姐马上出他两万,他也不干,後来加到三万,他还不干,我见他还像个人,出他三万五,还是不成,最後涨到四万,”说到这里,恨恨地瞪了白朗宁一眼,接着说:“他不但不干,反倒教训起我来了。老侯,想想看,凭我冯朝熙也是随便给人教训的麽?太不像话,太不像话了。”

“不会吧,他怎麽教训你,说给我听听。”

“他说:冯大律师,久仰你做事精明果断,怎么如此婆婆妈妈起来,真教人失望得很。你说像话不像话?”

他模仿白朗宁的声音,竟能模仿的唯妙惟肖,一旁的白朗宁差点笑出来。

“唉,果然是吃错葯了,人家讲的实话,怎能算教训你呢?”

冯大律师闷哼了一声,又看了白朗宁一眼,说:“好吧,就算不是教训,那么薪水的事如何?四万块,老朋友,连你也赚不到啊。”

“那还不简单,四万块不够,出他五万,五万块不够,出他六万,六万块不够……”

“喂,老侯,钱不是你的,别慷他人之慨。他要的就是六万,还说什么?”

“六万块实在不多。老冯,别忘了,钱也不是你的,如果做不得主,为什麽不问问林家丫头?”

“可是……可是白朗宁这小子究竟中不中用?”

“这点你放心,我老侯拿脑袋担保。”

“卡”地一声,对讲机关了,冯大律师楞楞地瞧看白朗宁,白朗宁楞楞的想着侯先生,这番知遇之恩,赠枪之德,真教他不知将来如何报答才好。

“白朗宁,你的身手究竟如何?”冯大律师口风软了下来。

“比大律师见过的都高,比大律师想到的都好。如以身手而论,足值得六万元了。”白朗宁自负的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走马上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