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

作者:于东楼

(一)

chún边余香犹在,白朗宁已经赶到华灯初上、人潮汹涌的中环闹区。

“飞达”门外霓虹灿烂如昔,四周却弥漫了一层紧张气氛。

白朗宁窜出车厢,中环帮弟兄立刻将车子接过去,好像已经知道白朗宁行踪,早就等在那里了。

刚刚进门,丁景泰洪亮的笑声马上传进耳里。

“好快。”丁景泰迎上来,说:“比我预计早到一分钟。”

“看来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的眼线里了。”

“岂止你白朗宁,”丁景泰得意说:“凡是举足轻重的人物,都在我的追踪网内,任何行动,半分钟之内即可传进我的耳朵里。”

白朗宁大拇指一挑,说:“真有你的!”

丁景泰又是一阵豪笑。

两人习惯的坐在酒台外角,依露早已将酒斟好。

白朗宁惊奇的瞟瞟依露,对她的友善态度非常诧异。

“看什么?”依露绽露出雪白的皓齿,说:“刚刚分别一天,就不认识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当然要多看几眼才对。”丁景泰一旁说笑。

白朗宁举杯喝了一口,含笑说:“难怪丁兄如此开心,原来杯子里已经不是四海龙王的洗脚水了。”

“什么洗脚水?”依露问。

丁景泰皱皱眉,犹有余悸说:“昨天那瓶酒,你是从那里弄来的?”

依露噗嗤一笑,翘起足尖,几乎把身子爬上酒台,伏在白朗宁耳边说:“看在第三条份上,再饶你一遭,如果再犯在我手里,哼,洗脚水也休想。”

白朗宁含笑举起右手,如同法庭上宣誓模样。

依露满意的笑了笑,依依不舍照顾生意去了。

白朗宁把从林雅兰处打听出的所有名单取出,摊在丁景泰面前,问:“丁兄,这些人中,有熟识的吧?”

丁景泰仔细看了一遍,说:“没熟人,如有必要,我可以派人查查。”

白朗宁摇摇头,说:“查也未必有结果,反而耽误时间,因为这些人几乎都是外埠来的。”

丁景泰在台子上拍了一下,说:“萧白石或许认识。”

白朗宁听了,迫不及待站起来,拔腿就走。

“现在就去?”丁景泰拉住他问。

“恨不得长出翅膀来!”白朗宁急急说。

“别急,别急,先让我把路线替你铺好。”丁景泰说着,匆匆抓起遥控对话器。

(二)

“白朝宁,什么事如此匆忙?”站在艇上中环帮弟兄,大声喝问。

“去找萧白石。”

“萧朋已先一步去了。”

白朗宁点点头,飞步跃上汽艇,拼命催促那人快开。

汽艇以最高速度驶近对岸,岸上早有车子等待。

白朗宁知道是丁景泰事先准备好的,也不多问,急忙跳了上去。

车子一阵飞驰,转眼到了九龙帮大本营,气势宏伟的盘龙大厦。

白朗宁匆匆忙忙走进去,急步窜进直达高层的电梯。

“先生要到几楼?”电梯女服务生问。

“十六楼!”

女服务生呆呆瞪着他,却不肯开动。

“十六楼去不得么?”白朗宁喝问。

“去得,去得,”电梯外面闪出一名壮汉,一面接口回答,一面对女服务生递个眼色。

女服务生吃惊地瞟着他,一直瞟到十六楼。

“欢迎,欢迎。”电梯口等待的九龙弟兄说:“难得白朗宁先生大驾光临。”

“萧白石在么?”

“不要先见见我们大哥吗?”

“先见萧白石,再见孙禹不迟。”

那人怔了一下,说:“是,是,不过,……萧二哥正在天台上跟他弟弟谈话。”

白朗宁想了想,问:“我可以上去吗?”

“白朗宁先生是自己人,当然可以上去。”

白朗宁说了一声,急步奔上天台。

远远已听到萧朋的吼声:“目前中环帮已经全体总动员,七海帮也已参战,白朗宁更是站在危机四伏的最前线,随时都有丧命可能,你九龙帮真的无动于衷?”

“事体重大,不得不从长计议。”萧白石的声音非常和平,了无他弟弟那股火气。

“一定要等大家全都死光,对方逼过了海,你们才肯动么?”

“别跟哥哥发脾气,九龙帮不是咱们萧家的,哥哥作不了主啊。”

“九龙帮的事,你萧白石作不得主,连三岁的小孩子也不会相信。”

“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哥哥说作不得主,就是作不得主。”

“既然你不愿作主,请你带我去见孙大哥,我直接跟他去谈。”

“不必,谈也没用。”

“没用也要谈。”

萧白石笑了,笑好一会,才说:“你还是回去吧,要谈可以,换白朗宁来吧。”

“为什么一定要白朗宁来?”

“老大的决定,哥哥我也不太清楚。”

白朗宁暗骂了声:简直在胡说八道,九龙帮那有他萧白石不清楚的事?真是骗三岁幼童也骗不过了。

“白朗宁来谈就一定可以?”

“谈得好,当然可以。”

“随时都可参加?”

“其实九龙帮早已进入备战状态,只要老大一点头,三分钟之内,香港的实力即可增加一倍。”

“好,我去找他。”

白朗宁知道现身的时辰到了,学着平剧的调门,大声唱道:“白朗宁来也。”

“喝,”萧白石难得的微微一惊,笑着说:“说起曹操,曹操就到,白朗宁,你好快的腿啊。”

白朗宁嘻嘻走上去,说:“人家都说我白朗宁枪快,如今萧兄说我腿快,听起来倒蛮新鲜的。”

萧朋一见白朗宁露面,早已高兴的合不拢嘴巴,笑着说:“你来得正好。”

白朗宁摇首自嘲说:“想不到我白朗宁也变成了风云人物。”

“在我九龙帮心目中,你白朗宁极具身价,的确当得起‘风云人物’四字。”

白朗宁怔了怔,问:“怪了,我白朗宁与你九龙帮虽然相处不恶,也不至于有这么高的身价才对。”

萧白石走进楼梯,朝下面弟兄吩咐几句,回身微笑说:“究竟缘由何在,跟我们大哥一谈,便知分晓。”

萧白石话声方住,身旁已响起一阵“隆隆”之声。

白朗宁仔细一瞧,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平平坦坦的天台一角,竟然慢慢浮升起来。

渐渐从那浮升之处露出了灯光,那灯光越来越亮,天台也越升越高,转眼工夫,一间宽大的厅房,已经整个浮出天台。

白朗宁这才知道天台上布有机关,浮升出来的大厅,必定是九龙王孙禹的特殊会客室。

少时机器声消失了,那大厅就像天台上的一部分,安安稳稳停在三人眼前。厅里灯火通明,陈设豪华,比一流的豪华饭店还要富丽得多。

厅中摆着几张高大的靠背沙发椅,其中一张沙发忽然一转,高大雄伟的九龙王孙禹,正安安稳稳的坐在椅上,厅前一排攻璃门自动打开,九龙王豪放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

“太平山下四把枪到了一半,难怪这幢大厦都有些摇撼的感觉。”

白朗宁萧朋相对一笑,两人都知道九龙王一向喜欢夸大,也不以为怪了。

“大哥,最近好吧。”萧朋自小生长在帮中,所以对九龙王的称呼也特别亲昵。

“好什么?”九龙王叹息说:“断臂之痛,到现在还没有痊愈呢。”

这时三人已经走进大厅,分别坐在九龙王四周。

白朗宁诧异的问:“孙兄几时断过手臂?”

“萧朋开溜,岂不等于折断我孙禹一条手臂?”九龙王气呼呼说。

萧朋笑笑说:“大哥说笑了,如今九龙帮霸业已成,帮中更是人材济济,像小弟这种人手,留在帮中又有何用?”

“胡说。”九龙王眼睛一瞪,说:“闯业难,守业更难,这是你哥哥的口头语,难道你也忘了?”

“当然记得。”萧朋说。

“既然记得,还敢拿话来气我,那天我脾气来了,找几个警察出气,看你萧朋在警署如何做人。”

“大哥,千万使不得。”萧朋紧张说。

九龙王一阵豪笑,说:“小朋,你的枪法虽然厉害,脑筋却比你哥哥差远了,居然几句话便被我嘘住了,哈……”

白朗宁一旁听得好笑,也随声笑了起来。

“白朗宁,”九龙王止住笑声,说:“前天到你相好的酒馆看你,没能碰上,正感遗憾,想不到今天你来看我,好,好。”

“孙兄有事么?”白朗宁笑问。

“听说你到冯朝熙事务所干起探员来了?”九龙王反问。

“不错。”

“那有什么出息?”

“像我这种人,本来就没什么大出息的。”

“谁说的,太平山下四把枪里,数你要得,既不像丁景泰那么姦滑,也不像解超那么莽横,更不像萧朋那么糊涂,如果再说你不成,四把枪还有什么价值?”

“孙兄过奖了。”

“白朗宁,乾脆把那差事辞退,入我九龙帮算了,我开个全港九最大的夜总会给你干,怎么样?”

“多谢孙兄好意,夜总会要找脑筋快的人干,手快的没用。”

九龙王叹了口气,指着白朗宁、萧朋两人说:“你们两个已经走火入魔了,看来我这九龙王让给你们,恐怕也打不动你们的心了。”

“如果孙兄真肯让出九龙王宝库,我白朗宁倒有兴趣得很。”白朗宁笑着说。

九龙王孙禹怔了怔,忽然脖子一仰,扬声大笑起来。

“白石说的不错,”九龙王停笑说:“你白朗宁果然不是个简单人物。”

一直默默坐在一旁的萧白石,突然开口问:“白朗宁,这两天情势如何?”

“紧张得很。”

萧白石皱皱眉又问:“杨文达背后,究竟是什么人物?”

白朗宁把怀里那张名单取出,摊在萧白石面前,说:“说不定就藏在这里面,萧兄能不能找出来?”

萧白石从头看到底,一直未曾出声,待将名单全部看完,脸色变得非常沉重,悠悠说:“原来是黑鹰帮人物,难怪杨文达敢如此嚣张了。”

白朗宁虽然不知黑鹰帮底细,但从萧白石沉重的脸色和言词上,已不难断定该帮的实力必然强大无比,否则凭萧白石这种人。绝对不至于如此动容。

萧朋不知厉害,蛮不在乎说:“管他是什么后台,大家联合起来,把他除掉算了。”

“那么简单?黑鹰帮实力非同小可,像你这种人手,少说也有三五个,够你们四把枪对付的了。”

大家听得大吃一惊,连白朗宁都有些不安的感觉。

“白朗宁,”萧白石又说:“可要我九龙出兵,助你一臂之力?”

“故所愿也,莫敢请耳。”

“咱们且先谈谈斤两。”萧白石庄容说。

“还有条件?”萧朗一旁惊问。

萧白石微微一笑,说:“白朗宁纵然不是外人,但像这种事关全帮生死存亡的大事,也不能毫无条件啊。”

“说说看吧。”白朗宁笑笑说。

“北角一半。”

白朗宁摇头说:“太多,太多。”

“三分之一怎么样?”萧白石让步了,真是少有的事。

白朗宁依然摇头,说:“分明四家合力,为什么你九龙帮要多得一份?”

“四家?”萧白石明知故问。

“中环、七海、九龙,再加上我白朗宁岂非四家?”

“你一人一枪,怎能与我三帮众多人手相比?”

“守业我白朗宁派不上用场,打天下却不同了,你九龙帮虽然兵多将广,也未必比我有用。”

“好吧,四分之一就四分之一。”

萧白石好橡完成了一件大事,轻轻松松站起来,倒了四杯酒,分送到众人面前,边喝边问:“听说中环帮已经出动,七海帮如何?”

“解超兄妹早已出手。”萧朋抢着回答。

“船呢?”

“还没派上用场。”

“少时顺便告诉解大叔,叫他严守海岸,尽量拦截黑船,弹葯补给,由我九龙帮和中环帮分担。”萧白石做惯了号命三军的人物,大战还没开始,已经发起令来。

白朗宁点头答应,含笑回问说:“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动?”

九龙王孙禹一旁大笑说:“白朗宁,你耳目失灵了,四百人早就过去罗。”

白朗宁微微一惊,自己耳目失灵倒没什么,丁景泰居然也没发现,真是怪事。

萧白石见白朗宁沉思不话,笑问:“你一定奇怪,为什么丁景泰都没发现,是不是?”

白朗宁微笑点头,心里暗说:萧白石这家伙果然厉害。

“都在电影院看电影,他当然不会发现了,再过四个小时,如果没通知他,可能就闹出事了。”萧白石解说着。

“原来如此。”白朗宁恍然大悟。

“白朗宁,”九龙王的身体往前凑凑,说:“来个附带条件如何?”

“还有什么条件?”

“别紧张,小事一宗。”九龙王难得也小声起来。

“请说。”

“这场伙一完,你白朗宁一定会离开冯朝熙,对吧?”

“不错。”白朗宁笑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天台上的谈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