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手·手枪》

第八章 神机妙算

作者:于东楼

(一)

三人坐上丁景泰那部宽敞,舒适,附有气温自动调节设备的豪华宾士房车,平稳得宛如睡在柔软的弹簧床上一般。

丁景泰瞄了萧白石一眼,洋洋自得问:“萧大兄,你看我这部车怎样?”

“还过得去。”

“比九龙王的座车如何?”

“差得远呢。”

“吹牛,”丁景泰哇哇大叫说:“孙禹那部老爷凯迪拉克,怎比得上我这部崭新的宾士,你当我不知道么?”

“既然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萧白石笑眯眯说。

丁景泰冷哼一声,好像气派犹未摆足,有意显给萧白石看看,伸手在车顶一排电扭上按了一下,座底慢慢突出个方方的箱子。

丁景表拉开箱门,立刻有一股冷气扑了出来,里面尽是冰果冷饮,原来是个小型冰柜。

丁景泰取出几瓶冷饮,分递给白朗宁和萧白石,满脸傲笑说:“方才喝得太多了,来瓶冷饮解解酒。”

“唉,”萧白石微微一叹,说:“可借车里没有酒柜,真想再喝两杯。”

丁景泰怔了一下,说:“对!车里确实该有个酒柜,改天我另订一部,到时再请你到新车上来喝一杯。”

白朗宁一旁听得不断摇头,对于中环土皇帝丁景泰与九龙王孙禹之间的事事都要别苗头的心理,感到非常不解。

房车平平稳稳爬上了半山。

时间已近子夜,半山道上早已万籁静寂,别说行人,便是鬼影也难找到一个。

“萧大兄,九龙帮的人马何在?”丁景泰问。

萧白石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一具袖珍型电晶体遥控对话器。

丁景泰斜首望去,只见那对话器不但体积小,天线更短得出奇,全部拉出来也仅及筷子一半长,看上去犹如娃娃玩具一般。

丁景泰微微冷哼一声,满脸不屑说:“这小东西倒精巧得很,但不知管不管用?”

萧白石含笑将对话器捧在嘴边,开关一按,立刻亮起一盏闪闪的红灯,一阵讯号声音,“叽叽”的响了起来。

“九龙全体领队随车集合,九龙全体领队随车集合。”

丁景泰难以置信的盯着萧白石,根本不相信九龙帮人马能够找到方位来随车集合。

萧白石手中的袖珍遥控对话器的小灯,仍然闪闪发光,有规律的讯号声也不断的响着。

白朗宁默默瞧着两人,沿途一直未曾开口。

过了不到两分钟,前面样路上接连窜出几都车子,后面也有几部急急追赶上来,转眼便纷纷驶近丁景泰座车的四周。

丁景泰急忙命司机停车,乾笑两声,说:“看不出这小东西还真管用。”

萧白石杷对话器捧到丁景泰面前,说:“这东西只求实用,不在大小,你用的那种货色,通话范围太小,而且只要对方调好周波,也照样可以收听到,既不能及远,又不能保密,早就落伍了。”

丁景泰掏出自己的对话器,反覆看了看,满不服气说:“那有那么严重,我一直使用的蛮好?”

萧白石翻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掀开衣襟,在胸前一具五英寸大小的总控制器上按了一下。

“二号分机答话!”

“第二队领队孙启芳报告。”声音从对话器直接发出来,就像车里多了个人一样。

白朗宁微微吃了一惊,问:“小龙王也来了?”

萧白石点点头,继续发令说:“北角杨文达行踪何在?”

“报告总座,据收听中环帮彼此连络所得,杨文达已被该帮包围,地点大约在正前方五千公尺左右的山腰部位。”

孙启芳虽是九龙王孙禹的爱子,答话时的语气,仍是恭谨。

萧白石瞟了正在发楞的丁景泰一眼,大声说:“什么大约?什么左右?从新查过。”

“是,我马上亲住调查,一有结果立即回报。”

萧白石呼了一声,又在控制器上按动一下。

“三号分机答话。”

“第三队领队刘刚报告。”

“杨文达周围情况如何?”

“报告总座,杨文达随来护卫,火力极强,一旦开火,双方必定弄得两败俱伤,杨文达如得部下拼命掩护,冲出去大概还不成问题。”

萧白石哼了一声,又呼唤第四号分机。

“杨文达沿途布署如何?”

“报告总座,从山腰到山下平均每百公尺埋伏两辆卡车,十名枪手,大概是准备撤退时拦阻追兵用的。”

萧白石把对话器一关,苦笑说:“杨文达有备而来,要想拦劫,还真不太容易呢。”

丁景泰亲眼看到萧白石手中的新型对话机的威力和集合部属之神速,亲耳听到九龙帮各队分门负责的情形,对萧白石的才能,不得不信服几分,神态动作之间,就像刚刚打了一场败仗,再也威风不起来了。

“你看该怎么办?”丁景泰有气无力的问。

萧白石含笑说:“我们大哥临别一再交代,一切都要遵从你丁兄命令行事,所以小弟不敢妄作主张,如何处理,还是你丁兄吩咐吧。”

丁景泰眼睛一瞪,说:“少在我面前鬼扯,我丁景泰不领这份情,有什么点子快说出来,用不着拿跷。”

“好吧,”萧白石两手一摊,说:“既然你士皇帝圣旨下来,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不过万一出了差错,你可不能真的对我不够朋友啊。”

萧白石针对着丁景泰在“飞达”酒馆放的炮,硬给他顶了回去。

丁景泰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自怨自艾说:“我丁景泰最多只能讲讲狠话,其实我能把你萧白石奈何,就算我惹得起九龙王孙禹,也惹不起警方第一高手萧朋啊。”

白朗宁听得有些不忍,接口安慰说:“丁兄未免太自怜了,其实放眼港九这些人手,那个比得上你丁景泰,九龙王孙禹本身并没多大才干,他一生最大的成功不过是抓牢了萧白石,萧兄虽然足智多谋,深受九龙王父子礼待,却终归是屈居人下,为他人卖命而已,其他如箫朋解超和我白朗宁之流,更是微不足道,如论本身既具才干,又有成就的,唯你丁景泰了,你难道还不满足么?换了别人,恐怕连狠话都不敢讲一句。”

丁景泰被白朗宁捧得开心已极,仰首大笑一阵,说:“你们两个一个损,一个捧,把我弄得晕头转向。反正搞你们不过,萧大兄,别拖时间,你那些坏点子快出笼吧。”

萧白石想了想,说:“杨文达仅仅带了一两百人,竟敢孤军深入,显然未把港九这些人看在眼里,依我之见,白朗宁乾脆不必露面了,索性我们攻他个出其不意,纵然侥幸被他逃出,也必定搞得他狼狈不堪,教他以后不敢再如此目中无人。”

“好主意,就这么办。”丁景泰大声说。

“不成,不成,”白胡宁摇头摆手说:“杨文达既然指名见我,我怎能置之不理,一旦传扬出去,岂不被同道耻笑。”

萧白石微微一笑,道:“那么就等你们见过之后,来个前堵后追,杀他个落荒而逃,也算出了口恶气。”

“不成,不成,”白朗宁依然摇头说:“他既然冒险前来看我,无论如何总要放他安全离去,如若趁机拦截追杀未免太无江湖道义了。”

“白朗宁,不要再谈什么江湖道义了,要以大局为重啊。”丁景泰说。

白朗宁正容说:“平日我白朗宁虽然常在几位面前动动鬼心眼,打打坏主意,像这种不信不义的事却还做不出来,如果我白朗宁是个妄顾道义之徒,丁兄还肯跟我推心置腹么?”

丁景泰愕了愕,说:“老弟说的对,这种违背道义之事,确实不该做,确实不该做。”

白朗宁含笑说:“丁兄别急,这位大军师点子多得很,保证杨文达有的亏吃。”

萧白石叹息说:“一条条都被你挡回去,那还有那么多主意好想,算了!还是你们自己来吧,本军师投降了。”

“什么?”丁景泰把萧白石领口一抓,大吼道:“你这狗头军师竟敢临阵退缩?限你一分钟之内想出好办法来,否则军法从事。”

白朗宁知道两人开玩笑,索性二郎腿一翘,看起热闹来了。

萧白石抓了抓脑袋,大声说:“有了,有了,快些放手。”

丁景泰急忙追问:“什么好主意?快说。”

“不能说,又要被白朗宁挡回去。”

萧白石抓起对话器,说:“第五队,第六队听令。”

立刻有两人同声答应。

萧白石瞄了白朗宁一眼,发令说:“即刻分散潜入北角境内,准备配合第二队行动。”

两人一声领命,急急驰车而退。

萧白石又呼唤七八两队,发令说:“即刻开到北角界外准备拦阻追击第二队的敌人。”

窗外的车子又少了两部。

“第三队第四队听令。”

三、四两领队齐声答应。

“尾随杨文达车辆,准备会同第七、八两队,拦阻北角追兵。”

窗外的车子又少了两部,只剩下一部车子,孤零零停在一旁。

萧白石收起对话器,扭开车窗,朝那车子招招手,一名大汉窜出车门,匆匆赶了过来。

“第一队领队何武见过总座!”

说罢,又朝丁景泰,白朗宁点点头,说:“好家伙,港九的火力到了一半。”

丁景泰哈哈一笑,说:“半晌没见你露头,我还当你那条宝贝左手被黄狗咬断了呢?”

原来这第一队领队何武,也是港九有名人物,人称左手神枪,为人勇武好义,不但深获九龙王倚重,与太平山下四把枪的交情也不错,见面难免说笑几句,因他平日爱吃狗肉,丁景泰每次跟他取笑,总要带上个狗字。

“胡说!!”何武大叫道:“我何武虽然杀了不少黄狗,却都是用右手杀的,万一它们来讨债,我自会拿右手给他们咬,这条左手一定好好保留,否则九龙帮还拿什么吓唬你丁景泰?”

众人听得一齐大笑起来,连一向在属下面前喜怒不形于色的萧白石,也为之忍俊不禁。

过了一会,萧白石喝止住众人的笑声,拉住何武左手,说:“何武,你带领第一队紧随孙启芳潜进北角,专门负责保护他个人安全,其它事情一概别管,无论遭遇任何情况,都要设法把他弄出来,绝对不能出疵漏。”

“总座放心,就是断了这条左手,我也要把他接出来。”

“好,我把他交给你了。”

何武规规矩矩答应一声,转身退回车里。

丁景泰一旁听得奇怪,忍不住问:“萧大军师,既然知道是件危险差事,为何不派别人,一定要派孙启芳去呢?”

萧白石悠然说:“年轻时不教他立点功勋,将来让他拿什么服众?”

丁景泰瞧他那付诸葛亮保阿斗的神态作风,正想打趣几句,萧白石的对话器突然响了。

“第二队领队孙启芳报告。”

“嗯,实际地点在那里?”

“在总座座车正前方五千五百公尺的山路斜坡上。”

“身边警卫多少?”

“二十四人。”

“武力呢?”

“六只冲锋,八只卡宾,其它都是短的,看起来火力强得很。”

“怕了么?”

“笑话,如果不怕您总座生气,早就赏他几发了。”

“别急,在这里揍他算我们欺侮他,等会派人到他窝里给他难看,教他尝尝我们的手段。”

“总座打算派什么人去?”

“嗯……还没决定。”

“总座,派我去吧。”

“派你去?不太合适,万一……”

“总座,为什么您一直忘不了我是九龙王的儿子?难道您就不能把我当其他七队领队一般看待?”

“本来你就是九龙王的儿子啊。”

“总座,帮个忙吧,别教我孙启芳让人看成扶不起来的阿斗。”

“唉,这件事实在教人为难得很。”

“总座,卖个交情怎样?将来我一定好好报答您。”

“喝,你居然贿赂起我来了?”

“总座别误会,我不过是千拜托,万拜托,拜托得没别的话可说罢了。”

“好吧,看在你平日还听话的份上,说不得只有便宜你一次了。”

“谢谢,谢谢。”

“且慢高兴!后面还有条件。”

“总座尽避呀咐。”

“只能吓唬他,可别太认真干,你年纪还轻,不能抢了人家四把枪的生意。”

“知道了。”

“好,领着你的第二队,即刻出发,小心潜进北角,把三十五名弟兄分布在入口一百尺左右的地方,你自己和四名弟兄坐在车上巡逻不停,见到杨文达的车子就干,干完就往外冲,其它我自会料理,听清楚了吧?”

“听清了。”

“如果不按照我的话去做,该怎么说?”

“依照帮规处分。”

“好,快去吧。”

萧白石对话器一收,身旁两人早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别笑别笑,后面好戏就要开场了。”萧白石大声说。

“什么好戏?”丁景泰问。

“白朗宁义释姦贼,杨文达惊魂北角。”

(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神机妙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枪手·手枪》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