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5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一)

作者:于东楼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

话说孙同康一听,心上人相召,必知自己痊可;且喜不曾装病。本就相思慾见,不暇再顾别的,忙同走出。才出石门,便见孙、司二女对坐窗前,正在争论。孙毓桐手上还拿着两封柬帖,内中一封极似所失之物。耳听青璜说:“我先不知细底,也和大姊一样心思。嗣听家师和明弟先后之言,才知事由双方作茧自缚,已历三生,无可解免。幸得白、朱二老大力相助,终于成就。逆数而行,徒生枝节,何苦来呢?”孙毓桐只答了一句:“我自有区处。”随将两封柬帖,从容揣起。

孙同康听得毕真,人也近前,便向二女称谢救助之德。

司青璜让坐笑道:“大家仗义扶危,何谢之有?我请孙道友相见,原为昨夜回去,家师叔灵灵子飞剑传书,说周铁瓢师兄前虽犯规被逐,但他怀念师门恩义,始终虔敬,每日暗中求告,已历多年;平日又广积善功,勤于修为。本定宽免,准其重返师门;因是苦难未满,该有妖僧之劫。

“家师叔忽有海外友人飞书相请,事甚紧急,必须一往;虽然延迟了半年,实己心许。家师又早算出内中因果,故置不问,致有日前之事。因道友为了救他,几遭不测;现虽获救重生,元气大伤,非另寻到一种灵葯,不能复原从事修为。事应三月以后,入川路上始有遇台。前失爱马雪龙,也在彼时复归原主。

“而大姊与道友,也有屡世夙约须践,请家师命我转告,令照所附柬帖行事。不料大姊不听,只允留你在此,调养到能照前运用那一铲一剑上路。对家师所说坚执不允,我也难与力争。现在柬帖已被要去,我还要回山复命,并有他事,你二人自作商计!”

孙毓桐默坐在侧,意似不悦。司青璜说完,含笑作别;孙毓桐止住孙同康,独自送出。二女走到栖凤坪崖口,又争论了一阵,司青璜方自飞去。

孙同康等孙毓桐回转,侧顾紫、青二女俱已他去,刚起身叫了声:“姊姊”,孙毓桐令坐,正色说道:“同弟,你这次入川,拜谒前生师长,心志坚诚与否?”

孙同康脱口答道:“我一个浊骨凡夫,好不容易遇到这等旷世仙缘,焉有怠忽之理?”

孙毓桐道:“那你对我想必也信服的了。”

孙同康道:“姊姊对我深恩厚谊,生死无不惟命,岂止敬信而已!”

孙毓桐微喜道:“实对你说,我二人原有屡世渊源,情分甚厚;对此情形,你定可看出。不过我二人有一难题,我意慾以人力解免。只能听我的话在此调养三月,候你能重用飞剑时起身,我再助你往巫山寻到那株仙草;服后你先往峨嵋拜师,等你道成归来,不特仙业可望,并践前生之约。从此常在一起修炼,以至飞升,地老天荒,永不分离。但你如似昨日医伤时所生妄念,我却厌恶,不再理你。朱仙师柬帖暂存我手,到时自与你看。只照我言行事,必有大益,你可能心口如一么?”

孙同康明知那两封柬帖与己有关,照这口气和自来相待情景,心上人也必是前生爱妻无疑。一则把对方敬若天人,爱如性命,丝毫不敢违忤,也不舍违杵。又想:对方已是飞仙一流,纵令前生爱侣,结有盟约,也必不肯再论嫁娶。便自己幸遇仙缘,此时志切清修,也不应再有室家之念。虽然爱她过甚,不免醉心情动;只是妄念时起,不能自己。本来连常日相聚,都是万分绝望之事,难得她自己吐口,意似不作世俗儿女之私,将来便可长相厮守。人生如白驹过隙,多恩爱的夫妻,也仅二三十年美满;转眼老丑,终为枯骨。似此天仙化人,能与之合藉双修,终古不离,真乃几生修到!同康闻言,自是喜出望外。但想起仙柬被她取去,不知所言何事?又不便明言索观;还有人已痊愈,如何飞剑不能运用,也觉奇怪。方自寻思,忽见孙毓恫似因自己沉吟未答,秀目微嗔,隐含薄愠。惟恐误会,忙答道:

“我对姊姊实在衷心敬爱,但想仙凡分隔,即便将来有点成就,彼此不同门户,至多偶然来往;只恐连似此时这等长日相聚都难,每一想起,便自发愁。想不到竟是几生至交,又蒙姊姊眷念前生情谊,允我此去如有成就,便可同修仙业,万分感幸。

“小弟不才,向道尚属坚诚,如何敢生别的妄念?我早说过,只姊姊有话,生死无不惟命是从,何况其它!我是在想朱仙师命我赶急由水路入川,开视仙柬;偏在中邪以后,自觉人已痊愈,姊姊却说三月后始可运用。还有雪龙忠心灵慧,此时才知它并未自回这里,也甚悬念,慾请姊姊示知罢了。”

孙毓桐方改笑容道:“此事因果,说来话长;你我之外,尚有几家至友与我们经历全差不多。前生本可完遂仙业,只为最初一世发愿太宏,以致连生波折。辛蒙白、朱二老和一位姓乙的老前辈夫妇,始终维护;历劫三生,幸未失坠。这四位老前辈,一半为了玉成我们,一半也为当初一句戏言;必慾为修道人留此一段佳话,一切行事均早安排。

“他虽命你早日入川,实则事已算定,特意令你赶来,会合诛邪。不特柬囊外开视日月,事前隐去,便内里也是一张白纸;仅将近事现出一半,底下尚待到时才现。我本不应私自取视,一则你我盟缔三生,情如一人;二则日前你服葯睡熟之后,石家二姊忽然飞临,说九寒砂阴毒非常,沾上一点,便无生理。因你秉赋至厚,曾服白阳灵葯,又得法宝仙剑防卫,侵入不多;当时虽不免于苦痛,只经我用真气度入口中,将邪毒吸出炼化,再用丹葯调治旬日,即可愎原。

“不料阴错阳差,先是纪道友受了青璜姊之托,知你此厄难免,为好心切,来援之外,又向他毕、花二位义姊要了一粒灵丹,与你服下。痛苦固然免去,无如韩仙子坎离丹虽有追魂夺命之功,终嫌稍微霸道。常人中毒,固可起死回生,你却吃了本质太好的亏。如任其自生妙用也好,偏我见你归时面容苦痛,关心太切;既不知此丹细底,又未看出你痛渐止,带了一点做作;未虾寻思,拚耗真元相救,将我真气度入你口,慾将余毒化净,使其下泻。等到发觉你己渐好,无须如此,忙即撤出时,葯力正与邪毒阴寒相战;吃我真气相逼,成了一体。

“此时我对你又气又怜,跟着六妹来访,未及详查;石二姊来时,葯力已带同余邪补入精气血髓,贯注全身了。这样痊愈虽快了些时,内伤却是不轻,本身真气已不能驾驭飞剑。即便百日之内,体中余毒吃葯力徐徐化净,你那真元已大损耗,想修上乘仙业便自难望。

“我闻言自是忧急,忙即回房查看;忽发现你胸前柬帖所现字迹,竟有令我观看之言。取出一看,竟有两策可以补救。内中一条,我因前生与你同时转世,饱受俗累苦厄,自非所愿;暂时不与你看全文,也由于此。且喜今生转劫既早,又先修炼有成;料你对我情重听话,略为变通前约.彼此都好。决计舍了第一策,照第二策行事。

“我知朱、白二老言出必践,柬帖虽示二策,并非指明由我选用,也许还有深意。但想我志已定,二老或能怜我苦心,不强人以所难。反正你在入川路上,非先将灵葯得到不可;沿途偏多妖邪左道巢人,便我同行,你无力防身,也极可虑,为此才留你将剑练好再走。

“你那爱马雪龙,原是仙种龙驹;因你久困未出,犯了烈性,正慾犯险往探。途遇一小妖徒由远处赶夹寻师,望见妖阵己破,同门妖党正被纪、司二道友追戮;警觉隐避,慾待人去再逃。本心想伤此马,偏生此马闻出他身上邪气,竟生仇视;先装驯善,冷不防猛扑过去,连踢带咬。

“妖徒正喜它神骏,不料如此狡诈猛烈;骤出意外,竟为所伤。无奈藏身土崖凹中,外有强敌;那马又极灵警,得手之后,立即纵退。虽然落地便吃禁住,相隔已八九丈;恐被仇敌看破,只得停手,正待少时惨杀出气。马为妖法所禁,身不能动,一味怒吼急嘶;妖徒情虚发急,意慾冲出逃走,乘机再伤此马。这一跳,恰值纪师弟一位姓方的好友寻来,杀死妖徒,将马救走。你到巫山即可寻回,无足为虑。”

孙同康才知究里,自然依言行事。二人屡世爱侣,经此一来,情更亲切;孙同康更志得意满,欢喜非常。只是爱根太深,虽然守着前约,又知事属两害,不敢再作销魂之想;长日守着爱人,终未能免俗;想要温存亲热,又恐触怒。几次询问前生经过,心想对方只一说是夫妻,便稍微放肆;略亲玉肌,总可如愿。那知才一开口,便吃岔开。本来笑语温柔,反变作一脸庄容。再问便有愠意,枉自心痒难搔,无计可施。继思人贵知足,只是两三世夫妻,终可有望;操之过急,反而不妙,便不再往下说。

欢时易逝,晚饭后时己午夜,他依然恋恋不舍就卧,后经孙毓桐连说:“你邪毒己入骨髓,休看近日精进,此时体力转不如个寻常好人,不久尚须缓缓练剑,必须静养。我常共往还的姊妹无多,此三月中,我不再出门,日常相伴,何在此片时之聚?”

孙同康知不能违,便装老脸,仍往孙毓桐居室走去;已然走到,未受阻止,心中暗喜。坐向榻上,见玉人师徒无一随来,忽想起:“此间房舍甚多,床只一张,决无同卧之理。也许有意让我,她却迁往别处。占人居室,不特于心不安;相隔再远,反不如同居此楼,还可常日晤对。并且话已言明,无什嫌猜,以后越处越情深;有时就不出见,也可涎脸借故进来寻她,岂不比这强些?”正悔弄巧成拙,紫、青二女忽将前住室中卧榻移来,不禁大喜。忙踅过去,故意悄声询问:“这是我睡的么?”

紫燕抿嘴一笑,悄答道:“师叔不是喜欢住在这里么?”还要往下说时,青萍低斥道:“紫妹你罚还没受够么?”

紫燕含笑未答,青萍随改装容道:“师父新辟此洞室不久,专为独居修道之用;除石、司三位师伯外,更无第四人涉足!这次救人心切,匆迫之中将师叔直带到此。初意今晚移回原处;适见师叔愿住此室,本非所喜,后来一想,三生至谊,本无所用其避忌;同居一室,调治也方便些。只是师叔法力灵智未复,前生经过仅凭猜想,师父现又不肯明言。适命弟子移榻来此,转告师叔:屡世情分,喜得常见;不舍离开,也是人情。同居无妨,只须守定适才信约,相知以心,相对以礼,务以仙业为重;免得师父许多碍难,彼此都好。

“跟着周道长来访,师父往峰下孤桐小筑见客,少时便归。就师父性情为人,弟子深知,逆她不得;这次双镜合璧,弟子等将来也同沐恩惠。师门大德不必说了,便对师叔也极忠诚;极盼合籍双修,同证仙业。

“如想博得师父欢心信赖,便请依言安卧养息;日久疑念全消,自更亲密。如被觉出师叔心念不坚,虽以夙世盟约,不致决裂,必多防闲;当师叔未成道以前,恐连见面都难。师父生自富贵人家,人又爱好,素喜布置园林居室。无事便即修为,至床榻衾枕,只是积习犹在,备作陈设,用时绝少。室中坐具又多,本可无须添此一榻;师叔稍为寻思,自知用意了。”

孙同康闻言,又是喜欢,又是内愧,红着一张脸连声应是。二女走后,便去小榻上坐定。为想博得心上人欢心,试一用功;真气才一运行,立觉周身有如千万针刺,奇痛麻痒,万难禁受。回顾剑置桌上,再试一运用,又觉其力绝大,驾驭不住;幸是神物仙兵不害主人,应变又快,否则还许受伤。就这样,人已累得喘汗不止,果知厉害。

方就榻卧倒,忽见孙毓桐走来,见面便啧道:“同弟怎不听话?看你面色,必是妄动真气所致。幸本质甚好,不然又须多受苦痛。今日如能用功,也无须再此三月了,莫非还不信我么?”

孙同康见她一面说话,一面用手按住自己,不令起身,玉容虽带嗔意,言动均极诚切,深情自然流露。回忆经历,由不得心中一酸,强笑答道:“我怎会不信姊姊!倒是适才姊姊只管对我恩情深厚,因我敬爱太深,又是凡人;夙世深盟,既己得知,言行不免放肆,于是心迹未必全蒙见信;为此愁急,意慾用功以见定力。不料稍为一试,便这等厉害,当时虽然觉痛,已转好了。”

孙毓桐道:“你此时真气妄运行不得。经此一来,又须多延些日始能用功了。如肯听话,请安眠吧!”孙同康依言,合目安卧,暗中调息静心,一会也就睡去。

次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5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