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5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二)

作者:于东楼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

“此剑非比寻常,精光上腾;稍为识货的人,老远便能望见剑气。幸得杨仙子先用法力掩蔽,免了许多危害,否则你在途中早被人发觉劫夺去了。不到遇敌无奈,如何可以出匣?有我同行,难道你还会为蛇兽所伤不成?蟒虽凶毒,只用道家罡气立可制住,这一挥剑,精光上烛,左近如有妖邪,必当我们有心寻事,岂不生出枝节?弄巧还将强敌引来,如何是好?”

正说之间,似闻崖际“嗤”的一声极其难听的冷笑。二人心中一惊,纵身赶上一看,荒崖幽寂,并无形影。方自疑虑,忽听前面不远谷底丛树之中,又有两声怪笑。忙即飞纵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大猫头鹰,隐身繁枝密叶之内,不时发出一声怪叫。先后所闻,音声相近。急于上路,无心细查;深山穷谷,中隔险阻,并无人能到,也未将死蛇行法掩埋。

孙毓桐重向孙同康叮嘱了几句,仍旧上路。开头既恐剑光引来妖邪作梗,又想先闻崖上笑声好似有异。如其是鸟,怎会查看无着?人去又未见它飞起。发声之处崖壁中凹,草木皆无,石地平整,极似一座洞窟。当时因见地方不大,深仅丈许,又听猫头鹰叫声,误认妖邪,赶忙寻视,于是疏忽过去;虽觉可疑,但已走远,往返费事。如是妖邪,定必隐遁,或是尾随相机发难。敌暗我明,当不时曾寻见,再回也是无用。虽未回看,暗中却在加意戒备。

及至走出十多里,谷径已将走完,绕向乱山之中。沿途只见到一些虫蛇,和一群猿猴,更无他异。二人估量无事,才放了心。步行终归迟缓,山路崎岖,又是初次经历,只凭去向,在乱山中绕越前行,连经险阻;虽说短短六七十里,飞行瞬息可达的途,徒步上升降绕越,便比直走多出了两三倍。连走了三四个时辰,方始到铁镜峡旁山径之中。

孙毓桐悄声说道:“步行果然费事,我们比常人走要快得多,还走了好些时候。我已认出前面峰侧便是入口,大约这一带崖壁与之相运,再有两三里便到。你连日用功,虽有进境,无如真元损耗太甚,精力反不如我二人初见之时。长路跋涉,难免饥渴,事尚难料;万一有变,也许暂时无暇饮食。这理尽是危峰峭壁环列,最为隐僻,一路无事,可知不曾惊动妖邪,莫如就此吃饱再走吧!”

孙同康悄问:“山路已耗去多时,不怕延误么?”

孙毓桐道:“妖道练那十二都天神煞,除正子、午二时外,每日只练三个时辰,各按日月干支每日轮换。今日恰由申时起炼,加上正午,中隔一未,差不多前后五个时辰相连。又当收功紧要关头,必以全神贯注,也许终日都在法台之上祭炼,必定无心再顾别的。此行早有成算,为把你当作常人相待,起身较预定提前了两个时辰;此时申初,妖道刚上台,怎么也可赶上。一入峡口,过了妖侗,功成顷刻了。”

孙同康本觉饥渴,所携食囊又极齐全精美,恰巧右侧峰后,松杉森列,石笋如林;更有小溪流水,景绝幽清,途中仅见。便往林中走进,取出食物,匆匆吃完。孙同康越看孙毓桐越爱,几次想要搂抱,均因孙毓桐自落地上路,面上便带忧色;有时刚说笑两句,转眼又是眉黛含颦,若有愁思。多日相处,已知习性,为恐触怒,未敢冒失,没奈何只得饱餐秀色,聊自解馋。二次要走,实忍不住,冷不防伸手便抱。

孙毓桐早看出他心事,略闪便自避开,微笑道:“你老是这样,真愁人哩?”孙同康看见她秀眉深锁,隐含幽怨,慌不迭方慾剖述心情。孙毓桐悄声笑阻道:“你不用说了,我此时心情不定,向来所无;前途吉凶,尚还未定。前生你我实是恩爱夫妻,任你亲热,原本无妨;只是你这一味情痴,易召外魔。我不肯负义背盟,意难两全,同样难于解脱。一旦有事,难免两误。多年心思白用,还许延误一劫,多受若干苦难;再如转世堕落,更痛心哩?妖窟密迩,你有什话,事成再说吧!”孙同康不便开口,只得随同上路。

别处峡谷,多是两山对峙,一径中虚;此峡形势却甚奇特,本是大片绵互不断的岭崖,突然一峰拔崖而起,高耸如云,势绝陡峭孤秀;峡口便在峰脚离地三数丈削壁之上,大约五六丈。峡口正圆,当门一根石笋,其黑如铁,坚细如玉,高约三丈;本是菌形,偏生向外一面平整若镜,映日生辉,光可鉴人;外观直似一座有柄铁镜,当门而立。后面一个又大又深的石洞,想不到内中千山万壑,别有天地,地势也高得多。

二人沿着崖壁行的三里,便到峰下,一同纵身上去。因知妖道近年益发狂做自恃,以为峡中形势最为幽险隐秘,内里只能通往神羊峰阴阳叟故居后山一带;休说外人向无足迹,连左近同道,也从来下去。所居青衫坪洞中又设有法宝,来人一近峡口,立可查知。素不设伏,虽有一些禁制,如若遇上,只下去破他,仍可无事,以示不与无心犯禁的凡人为难。这原是当初应付正教中对头,以便有事可以借口之用;自己又是行家,遇上可以回避,便同往内走进。

洞径长大,走了两里多路,才将峡口峰洞走完。出口一看,峡门涧壑纵横,境本幽胜;再加妖道多年布置点缀,景物益发奇妙。到处琪花异草,修竹高林;奇石清泉,交相掩屿,令人应接不暇。

二人无心观赏,又以当地离白龙涧还有不少里路;虽然一过妖窟,便可无害,但非由青衫坪侧经过不可,各自戒备前行。眼看前面谷径开展,右侧坡上现出大片平地,松杉森秀,插云蔽日;知道林中设有法坛,妖道便住在林尽头崖洞之内。峡中胜地颇多,妖窟非只这一处,只为练法居此,恰挡在自己去路。心想相隔已近,一路未遇阻难,也无异事发生,与石氏双珠所说不符;妖道所炼邪法最犯正教之恶,难道法台周围也不设一点防护?

忽见林中黑烟蓬勃,夹箸无数血色火花,火山爆发一般,涌起一大幢笔直烟柱,晃眼高山林表十余丈。火由中心分裂,四面反卷而下,立将全林笼罩在内。黑烟血花也由深变浅,势绝迅速,外观好似起了一层轻烟薄雾;如非先前目睹,稍不留意,必看不出那是左道中最厉害的“罗喉神网”。

青衫坪本是离地七八丈的一片高地,二人由左近怪石密林中,试探着掩来。算计妖道此时正在法台入定,元神与所炼邪法相合,决想不到有人步行入境;所可虑是行处相近,万一行法完毕回醒,被其无心发现,却极难当。虽早得人指教,胸有成竹,终是行险;这一临近,越生戒心。方慾择地掩向坪脚绕越过去,避开正面视线比较好些,忽听破空之声由身后天空中飞来。

孙毓桐料有妖人到达,忙将二人身形隐起,一道黄光已自空下泻,到地现出一个紫面大头、貌相丑怪的妖人。朝四外看了看,先朝林内唤了两声鸠道兄,未听响应,略一寻思,便向坪侧绕去。孙毓桐见所行正是自己去路,猛触灵机,忙即尾随在后。

绕到坪后,见一奇石当路而立,云骨撑空,高约五丈;通体奇拔,孔窍玲珑,左临青衫坪土坡,右临阔涧。两个空地甚宽,妖人却不往左走,手掐法诀朝石指划几下。一片轻雷之声过去,两道烟光飞涌中,石脚立现一个七尺高、三尺来宽洞穴;妖人穿洞而过,回手一指雷声烟光亩处,仍回原状,二人才知当地设有埋伏。

见妖人己沿着一条松树夹道的小径,往坪上一座竹楼走去,便照预计右行。仰觉身后微光一闪,回顾无迹,也未在意。过了好几处极险峻的峰壑危崖,一算途程,当在五十里外。孙毓桐方笑道:

“妖道性情乖张奇特,又有聆音照形之宝,隐形法未必瞒得他过。一被警觉,犯了他的禁条,必以全力为仇。常人走法,就便遇上,也可作为道侣寻豳,无心经此。,当他炼法正急之际,也许不出为难,因此不曾隐形。但青杉坪乃我必由之路,更未料到设有那厉害的埋伏;总算机缘凑巧,妖党忽然飞来,尾随脱险。否则,就不被困,事也非误不可。看妖党唤人情景,鸠道人必在入定,我们踪迹丝毫未泄;正是极好时机,妖物想不难除,我这才放心了。”

二人边谈边朝前急赶,刚由洪荒未辟的乱山中穿出,忽见大片森林。孙毓桐知道林后绝壑便是白龙涧,妖蜃常在林中出没游行;如能乘其出游之际,隐形前往,将芝采到再除妖蜃,可免许多顾忌。

及至入林一看,林中尽是千百年以上的松杉古木,有的好些株丛丛并列,人不能侧身而过,上面更是密压压不见天日。有的地方行列甚稀,下面虽有大片空地,但均十抱左右的巨树。往往高达十丈,繁柯四发,亭立若盖,扎枝互结,自成青幕。除地上偶然发现数十百点豆大日影外,仰视成然不见天光,树密遮风,到处静荡荡的,连树叶也未见有一片摇动。

二人见林中空旷之处,左近必有大堆落叶堆积,地面也极清洁,彷佛有人常时打扫。心方觉异,忽闻咀嚼之声起自前面坡后,因有两株十抱以上的巨木并列,挡住目光,悄悄绕将上去。原来那土坡大约十亩,再过去便是神羊峰后;中隔白龙涧,泉声轰轰,已然震耳。坡上只此两树骈立,临涧一面,又有大片空地;虽均在古木阴荫之下,景色已不似前昏暗。坡高六七丈,临涧一面突然陡削,成了一片危崖,咀嚼异声便在崖下。

二人正往前走,忽见一条四五丈长毒蟒朝空飞窜;同时又有一股彩烟激射而起,其疾若箭,前粗后细,恰将蟒头里住。那蟒立即掉头旋身,长虹飞泻随同下堕,双方势子都急;晃眼没入崖下,咀嚼之声又起。掩向崖口,往下一看,各种大蟒及懒豸等毒物,竟有数十条之多!身均奇大,从来罕见,合成半环形,向崖盘踞。除有两条蛇蟒缩头蟠伏,无甚生气外;大都馋牙踞齿,目光如电。各把凶睛,注定中心崖下,彷佛大敌当前,引满待发神气。

再看蟒蝎毒物注视之处,乃是一块丈许大的平整青石;石上踞着一个怪物,其形似蛟非蛟,长只一丈二三。通体深蓝颜色,皮软无鳞,又滑又亮,胁生双翼;前半身下有六足,爪掌肥大,似具极强吸力;后尾带着两大片圆径六尺的甲壳,五色鲜明,炫丽无俦,向后反翘,附向背上,尾梢便藏壳内。颈长三尺,前面一个口喷彩烟的怪头;上具七眼,大只如豆,目光却极强烈,灿若明星;怪口无牙,略似蚯蚓,看去肥厚而软,但可伸缩大小。颈细头粗,两腮特大,前面平扁,于是成了如意之形。石下横着三五条蛇蟒,和一条三尺来长的大蜈蚣,似已早为所杀,看去丑怪非常。

这时那条大蟒已被怪物口中彩烟吸近头前,却不吞噬,只把两腮不住鼓动,怪口张合,发出极难听的咀嚼之声。那蟒似知无幸,后半身紧蟠地上,昂首挺立,通体抖颤,慾以强力猛挣。无如头被彩烟里紧,吸力绝大,休想挣脱分毫。怪物却甚从容,只把七只轮流闪烁的凶睛注定蟒头,一动不动。

待不一会,那蟒似难忍受,情急拚命,忽将血盆大口开张,喷出二尺多长的红信,朝前冲去。怪物似早料到,动作更快,两腮一缩,头略往前一探,只剩后排两足着地,前面四足同时举起,将蟒连颈抱住。一张怪嘴,恰与蟒口相对,蟒舌立被含紧,微一吮啜,倏地两腮暴涨,跟着往里一吸,前四足往外一吸。那么长大一条毒蟒,立即带着半截蟠屈的身子,斜翻仰跌,尸横就地。四外蛇蝎毒物,知道快要轮到本身,立起了一片騒动;还未顾得窜起逃身,怪物口中彩烟又激射而出,朝另一条质小而具奇毒的乌梢蛇当头罩下。

那蛇长约四丈,好似旁观已久;看出对方弱点,上来除把蛇口紧闭外,一点也不倔强,任凭彩烟吸了就走。怪物便是妖蜃,专吸毒物精血,照例吸到离口二三尺便止。以下只等逼迫对方张口,不轻动作;以为对方畏他凶威,无力相抗,未免疏忽。

不料这类有名乌梢毒蛇,甚是凶狡,知落虎口,立意相拚。表面口眼紧闭,任其拖走,连身子也不盘起,作出害怕神气;暗中运足全力,用前半身柱地相持,冷不防将后半身长尾反转,朝妖蜃身上甲壳横扫过去。

这一尾鞭,不下数千斤猛力,便是块铁也被打扁;何况妖蜃骄狂托大,又为几次蛇蟒逃窜激怒发威,竟将向不全现的近尾软弱处显露出来。虽然甲壳坚逾精钢,未有残破,附壳尾梢却被打折中断。只见长尾急扫中,吧的一下,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5 劳燕竟同飞 迢遥关山浓情似酒 匡床容小憩 迷离春梦美意如云(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