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6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二)

作者:于东楼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

“现在听你一说,分明前情犹在,只不过你夫妻该有这些折磨,以致行事颠倒,固执成见,不到地头,不肯回心转意而已。请想我们五家夫妻,既蒙师恩特许,而乙、凌、白、朱诸老前辈又复怜念痴情,共议促成其事。使我五家夫妻子女,拔宅飞升,为神仙传中留此一段从来未有的佳话。事早算定,这几位长老又是言出必践的人,你也深知;岂能独外?实对你说,我们事前已得乙、白二老说了详情,意似怪你,故作不情,严嘱不到时刻不许先来,你一想就明白了。

“至于五弟中毒之事,只九寒砂厉害;此时你原可助他复原,你偏固执,未照仙柬行事。后来仙柬又现字迹,得知兜率仙芝产处,成见更深。不料刚服芝实,便生波折。蜃毒虽重,常人中上自无幸理,但他屡世仙根,禀赋不同;又服下这等天府灵葯,如无魔法潜侵,挨过一个对时,邪毒即为仙芝灵气所化,转有补益。

“等到了洞天庄,和斋大哥初来一样,向峨嵋师长遥拜通诚,开读上年所颁仙示,用那灵符神光一照;虽未必当时回复前生法力,必能洞悉前因,一同修炼。等郝五弟夫妻寻来,重往峨嵋拜谒师长,领取前生封存之宝,功力更非寻常了。我二人久别重逢,甚是思念,本想拉你同返洞天庄;看你仍是前生说了必做的刚直性情,你卧眉峰故居常有些痔女,去安排之后,再来聚首也好。洞天庄除各家子女外,尚有不少门人亲故;强将手下无弱兵,何不选择两个出色的带来呢?”

孙同康先防爱妻苦见怪,本在愧恨;又正和彭、李二人问答,虽知都是前生良友,当人终是无法劝说。后听双方问答,不特事过情迁,未再嗔怪;此去洞天庄,反可重圆旧梦,长相厮守,真个喜出望外。恰直彭勃问话答完,情不自禁插口代答道:“桐姊原有两个慧婢,现巳收作门人,一名青萍、一名紫燕。对桐姊和我均极忠心,我犯险往斗妖僧,便由二女所教,定必带来的了。”

孙毓桐闻言忽然大悟,料定紫、青受了石司诸友指教,作成此事,心颇不快。继一想,自己那么细心明察的人,只为除了妖僧回来,见丈夫为救自己中了邪毒,关心过切。后来病起,终日聚首盘桓,一同习练法宝飞剑,竟会忘了查问。可见事前已定,一切均是徒劳。二女受人指教,由于对师忠心所致;略为寻思也就罢了。

孙同康见她闻言秀眉微皱,想起紫、青二女虽然好意,终是背师行事;并曾叮嘱守口,如何说出?正悔失言,忽听次娴道:“此事我已略知一二,此时弟妹一意孤行,石、司诸道友力劝不听,只得转令紫、青二女告知五弟前往应接。青城朱师伯又嘱纪异,不见同弟不许入阵。纪道友又在途中,因事耽延;同弟到得恰是时候,否则你和周道友均不免为九寒砂所伤。固然结局无妨,那亏就吃得大了。紫、青二女背师,由于忠义激发,实是有功之人,却不可再怪她们呢!”

孙毓桐笑答:“那是当然。我只说她两句,戒其下次便了。”孙同康心刚略放,忽听破空之声,甚是耳熟,孙毓桐喜道:“来人颇似石、司二友,待我看去。”说罢,众人一同走出。

来人遁光己自飞落,正是石明珠和司青璜及紫燕、青萍,各人都带有箱箧提篮之类。众人前两生,多与石、司二女相识;今生尚是初见,互相礼叙,俱甚欣慰。孙毓桐笑问:“我今日才知落在二妹六姊算中,二位必已早知此事,故将小徒带来,又拿这多东西作甚?”

石玉珠道:“我因桐妹不肯听劝,家师又命不许过问,虽知事终没害,到底放心不下。本想另约能手暗中尾随,相机行事;日前途遇杨仙子,才知诸道友不久重聚,同修仙业。桐妹虽然有险,但非此一举,夫妻不能团圆。明秋如不同往峨嵋拜谒师长,以后便难入门;并说今日事完,即应与彭、李诸位道友同往洞天庄。如若中途折回,难免不与敌党相遇,最好无须折回武当等语。

“我料你积习未忘,好些衣物尚在山中,必要取回;惟恐遇上妖邪,又生事故,忙和六妹赶到你家,向众一说。紫青二女听你不归固是情急;下余诸侍女,虽然根骨稍差,俱都灵慧,又随你好多年,得习吐纳之术,深知仙凡之分,平日用功甚勤,满拟常侍主人同修仙业——听我一说,都痛哭哀求起来。

“我知你收容他们时,由于一时仗义,将人救走之后,无处安排,又都伶仃弱女;初意带往山中暂作待女,等人长大,稍习武功女红,各赐金银,送往人家择配,并无久留之念。那知人心向上,时常跪求传授,你我闲中无事,念在相随多年,略为指点;他们又坚不舍走,才致延到如今。

“今春你曾说,最大的年已二十岁,决计在此一年以内分别遣嫁。紫、青二女已归门下,我们自可作主为你带来。余人均非大器,你必不肯再留。六妹本要借住你家作为别业,将他老亲接来,以奉晨旨;那大一片地方,也须人经管。恰好她们均是熟手,只得答应暂留。你如仍要她们更好,否则便算六妹侍女,日后查看各人修为性行如何,再为设法。为想拦你,并与诸位道友相见,特地寻到此地。你日常应用衣物已由紫、青二女检出带来,准备这里如遇不上,便去洞天庄寻你了。”

孙毓桐料知归途必定有事,所以石、司二女迎头赶来,笑道:“我回去本为安排他们,就便取些衣物;既蒙六姊二妹代办,不回也罢。前生至友,劫后重逢,好些话尚未及说,我们同往洞天庄一叙如何?”斋彭李诸人也同声邀请,石、司二女原极亢爽,闻言允诺,众人立同飞起。

那洞天庄在巫山西北丛山之中,四外峻岭嵩岗,形势险恶。外层山多童秃,内里土脉膏腴,水碧山清;更有大片原始森林将路隔断,黑压压不见天日。林中并潜伏着许多毒蛇野兽,亘古以来并无人迹。起初有一条去往江边的通路,这条路极为曲折回环:江边入口极仄,断岸千尺,下临急流;终年雪浪翻花,滩声如雷,舟船所不能泊。外观只是纤道危壁上面的一个断崖缺口,危崖璧立,灌木怒生,无法攀援,决看不出隐有一条道路。入口距洞天庄迂回三数百里,形如旋螺,岐径众多;并有极险所在,人便攀援上到入口崖顶,也难过去。

原是昔年庄主李清菬夫妻,峨嵋进谒前生师长,奉命先在川东觅地隐修,以待前生一盟友前往聚合。合切间觅不到适当所在,长寿县凤顶街故居虽有房舍,已不合用,正在为难。下山时节正值先进同门,“峨媚七矮”中的南海双童甄良、甄兑,同了二人爱徒——奏岭石仙王关临之孙石完,往后山金顶去访宝相夫人。途中相遇,谈起昔年七矮奉命下山,寻觅洞府:

“当小南极天外神山,与贵州云雾山西南十四侗天“金石谷”两处洞府未寻到以前,苦搜各地名山;曾在巫山西部发现一处,景物也颇幽胜。只为地在蜀东,与仙示“滇黔南天”偈语不合,并未在意。

“记得那地方,崖幛屏列,森林环拥;当中平野之上,襟山带水,胜境天开,土地尤为肥沃。近西北角大片平野之上,繁花锦连,山容黛泼,时见珍禽奇兽往来游衍。并且地势幽险,

“久闻师弟一盟五家戚友,当年曾发宏愿;并得师恩允,神仙眷属合籍同修。人数众多,上来又是介于仙凡之间;如将此地开辟出来,真乃绝妙!不过五位师弟门人弟子甚多,往来出入尚欠方便;待我指明途向,你和弟妹把石完带了同去。他穿山行石颇有专长,你夫妻如合意,可相度地势,令他代开一两条通往山外的途径,就更合用了。”

清菬夫妻闻言喜慰,谢诺起身,飞往一看。果然别有天地,景物出产,无不佳绝。清菬最前生,在五人中虽是行三,两次转世均未改变。但他夙根最厚,仙缘遇合最先,也最得师长期爱,历劫也多,法力最高。

论他前生修为功力,早该成道;宁甘多受危难魔劫,发下宏愿:不特自身妻子,连所交几家好友也约在一起,誓慾同证仙业——才致拖延了好几生。每次转世,都在五人之先。虽以赋性谦冲和易,始终均采最前生的叙盟行次,但每次转世,均他夫妻先入师门;等法力灵智回复,再去开建根本之地;以等众人转世,前往会集,无形中仍是众中主脑。

这时不特夫妻二人已过中年,随同转世的子女七人,也多成长。相好地势以后,因见土肥物阜,地利无穷;自己终是暂居,便请石完开山。初意只开一条通路,石完说:“师叔曾说要把所有亲属门人全招来此,他年道成,又须仙去,一条山路仍不方便。好在不费什事,请由小侄相机而行吧!”

清菬一想也对,便留下石完,和下山时先在解脱坡迎候同往的一女二子,随同爱妻孙次娴,着手兴建。自往故居田庄,暗中招集门下亲属,和那长厚忠勤的佃工下人,凡是移居的都是全家同往,照着指示时地,陆续起身;自带门人子女先行。到后一看,就这返里安排十数日内,石完已代开出两条道路,多是仗着法力,穿山而出。一条竟长千余里,由西北走,直通陕西镇巴县境;因有好些地方,均由山腹中行,并还设下许多阻隔,可以随意启闭。一条便在巫山境内,与奉节邻近。此外便是上文所说,那条通往江遥的崖径,本来就有,但是中多险阻,猿揉所不能渡。原是石完走后,经次娴母子无心发现,合力开通出来。本意西北山径太长,石完一时乘兴之作,不便拦他高兴,打算走后封闭,以此易彼。

清菬盘算了一阵,觉着另外四家良友不久来归,师命听其自来,无法往寻;多条入山路径,来人自方便些。而这条路又是千山万壑,峰岭回环,中间通着一洞。最关紧要的,仍是环着当地这一带童山危崖,长只三数十里,开闭极易;尽可听之,于是便留了下来。当地仍用前生五人同隐的原名洞天庄。

清菬屡生世家大族,服用饮食、宫室园林本极讲求;又寻到这等桃源乐土,门人子女更多年轻喜事。山中多暇,取材又易,不消一年,便兴建了好些亭台楼榭,开辟出大片田亩。第二年上,先与兽王彭勃夫妻巧遇,接到庄中;跟着芙蓉剑客齐良夫妻,由彭勃、崔五姑二人先后接往山中。孙氏夫妻再一到,五友只差一家,算计也快聚首,大家自是高兴。

空中飞行,无须径由山路,相隔三二百里,晃眼到达。孙、石、司四人均是初来,方觉前面高崖连云,峭壁参天,脚底乱山杂沓,无可入目。等一飞越过去,忽见四围碧城环拥,涧谷幽清,夏屋良田,纷列交错。到处水碧山清,岚光慾活,斜阳掩映。时见三五农人荷锄归去,农家幼童各骑牛背,出没疏林松径之间,沿山傍水,横笛而过;农歌四起,樵唱相闻。

空中下视,除向阳山巅水涯,峰腰崖角之上,矗立着十几处楼台馆榭、云栈飞桥外,人家并没见有多少。及随主人降落,移步换形,时有发现,才看出为数颇多。只为地旷人稀,景物繁妙,因势利建,别其匠心。屋外大都花树环绕,不到近前,不易看出。妙在是不论纸窗竹屋、花篱茅舍,全都地无尘污,整洁异常。外景又取得好,不是水木清华,繁花如绣,便是清泉白石,幽籁吟风。主人所居房舍,由山上到下面,共有二十来处,虽多壮丽崇闳,却不带一点尘世间富贵气。端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府,美景无边,一时也说不完。

众人所去之处,乃北面平地上建的一幢临湖精舍;地广数百亩,先是满地荆榛,灌木丛生,新近才经李清菬的子女门人,闲中无事,修建起来。先在当地开出一片湖荡.再在半水半陆之间,建造了百十间台馆房舍;水榭招凉,琼楼伫月,上山丛桂,竹径吟风。

本来佳景甚多,观之不尽。偏巧对面湖岸上,又有一座高广数十百丈的天生崖幛,平地突起,将外面人家田亩,和附近陂塘小峰隔断。崖左右又多是千年以上的松杉古木,铁干撑云,森森秀列。这一大片湖荡台榭恰被遮住,越显得景物幽丽,无异仙居;比起卧眉峰又自不同。庄中地大人多,散居各处,众人自空飞堕,并无什人惊异出视;沿途遇上几个,执礼甚恭。

彭、李二人略一含笑点首,便各退去,也未交谈。等穿出松径,到了湖边,石玉珠笑道:“我以前也常由空中路过,均在左近;想不到下面竟有这好所在。因其深藏乱山之中,空中飞行,无论往来同处,均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6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