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6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四)

作者:于东楼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

李清菬刚有一点感觉,猛瞥见东南天空密云中,有几道金蛇闪了两闪;随闻雷声殷殷,山风大起,天际乌云,急如奔马,随风涌来,一晃便将天遮黑了大半边,星月随即隐曜。山中气候无常,知道要下大雨。四面一看,那环绕席前的爱女佳儿、俊童美婢,固然零散殆尽;而方才的月色花光,笙歌处处,盛筵罗列,酒美茗香,到处笑语腾欢,繁华快乐景象,转眼之间,也都成了陈迹。

天上是阴云低覆,狂飓鸣空,走石扬尘,树声如啸。偶然一个电闪,照得树上繁花纷纷慾堕。落花无主,行委泥沙,只剩几片残红,秾缀空枝,棱艳天香,一时俱谢。各人面上,也都带着惊惧愁闷容色,无复原前豪情胜慨。看看门内广厅,几盏明灯吃狂风一吹,也是残焰幢幢,昏灯慾灭,全是一片凄凉愁惨景象。越觉盛极易衰,聚散无常;人生百年,直如梦寐。

清菬想起:五家良朋连同儿女亲丁,个个情深意厚;老少上下,一派祥和,从无一点争执。又同隐居在这世外桃源,人间乐土;所辟田业,又极富厚。不是春月秋花,登临选胜;便是夏雨冬雪,遣暑消寒。遇到令时佳节,美景芳辰,还要特张盛宴,赌酒吟诗,弄笛吹箫,赏花击鼓。人人笑口常开,端的乐事无穷。如能常共相保,休说人世上的王侯将相;便天上神仙,也未必有此快活。

无奈韶华易逝,盛时无多,人生如此短促;就能活到百年,也是有限时光;何况七十古稀,人皆老丑,体力衰惫,已异当时。可见及时行乐,只有中间二十多年,还不是晃眼即过。众弟兄因见妻室贤美,子女孝顺,朋友个个交深。全庄上下,常年安乐,为了享受太过,恐遭天忌;每年收入,除自给外,全数运往山外,变了财帛,周侪贫苦。

自从移居山中以来,全庄数百人虽得平安度日,享乐至今;似这样安乐岁月,知能保得几时?当晚因见天时骤变,触动情怀,不由愁烦起来,当时也未深说。五友待人甚厚,所有下人均早安息;跟着大雨降下,便各归卧,大家都有感触,但以二李为甚。回房各同爱妻谈起心事,闷闷不乐。

直到天明,雨已早住,李清菬心中有事,仍难成寐。见爱妻刚刚睡熟,不愿惊动,轻悄悄起身。独个儿走往门外一看,只见朝墩初上,晨雾全消;新雨之后,山光如沐;树下残花满地,土润苔香,枝上残花,依旧娟娟竞艳。更有不少新蕾,含红慾绽,隐蕴着无限天机、十分生意,不由心动了一下。再看上面,万里苍芎,一碧无际,更无半点浮翳。四山静荡荡地,只有无数新瀑山泉,万壑争流,自成音籁,如奏宫商。

正觉天趣悠然,会心不远,天际忽有一片白云冉冉飞渡;云白天青,分外清明;因风舒卷,自然入妙。清菬猛然触动灵机,恍然大悟,由此起了出世之想;修积善功,也更努力。一面告知众人,将家事安排妥当,分别出外寻师访道;受尽艰危,居然天从人愿,仙缘遇合。李清菬首先进到妙一真人,拜师不久,又将同盟弟兄一起引到门下。

真人这日忽将五人唤至面前,说道:“你五人本具善根仙骨,无如情孽纠缠,有累仙业;如能自行化解,掷脱尘缘,今生便有成就。否则,便须再转多劫,还须建下极大善功,也许能如平日心愿。刘安拔宅,鸡犬皆仙,固属千秋佳话;但是此事愿业繁重,处境艰危,不知要受多少魔难灾厄。尤其初转世时,因想和前生夫妻重聚,将近中年始能入道修为。

“此数十年中,你们夫妻十人,除却天生灵慧,轻健多力外,至多学会一身武力;前生法力均被师长禁闭,尚未复原,法宝也未交还,比常人高不多少。而前生在外行道修积,虽免不树强敌,稍被看出来历,固是凶多吉少。一般左道妖邪见你有灵根美质,必要勾引入门,决不放过。不论那一面稍为疏忽,便有陨身失足之忧。不特身遭惨杀,前功尽弃,并还堕入轮回,永无成就之望。我话己言明,你们心意如何?”

五人知道师父也是夫妻同修,终成仙业;闻言正合心意,立时同声跪求,誓发宏愿,慾以全家同修仙业,宁转多劫,巨死无悔。真人一听五人口气,非只夫妻同修,并连今生的子女亲属也要带去,笑说:“你们的愿望也太奢了!这等想头,岂非至难,如何能行?何况我夫妻不久便要转劫,重返到恩师长眉真人门下,始成仙业。我初转世时,自顾不暇;你们人数又多,一旦遇事不能救援,你们身受大害,悔无及了。”

五人方自苦求,恰值真人好友嵩山二老——追云叟白谷逸、矮叟朱梅,与大方真人神驼乙休同时来访。见五人跪地诚求,问知前事,笑对真人道:“有其师必有其徒,这还不是学你当年的一样了么?你何不成全他们,为神仙传多留一段佳话呢?”

真人道:“非我不肯成全,此举实太凶危。即以愚夫妇而论,只为内人舔犊情深;因为最前生小儿李洪生具至性,又蒙神僧度化,誓报亲恩,九世追随。下余诸儿女也颇灵慧,不舍分别。愚夫妇为此一念,虽然历劫多生,幸无陨越;所受艰难苦厄,三位道友当所深知。至今仙业未成,宏愿未了,不久还须转劫。这末一世虽然有望,但是道长魔高,事烦责重,比过去诸生,更多艰险。想起尚是心寒,如何再令门人学步!”

白、朱、乙三人相继说道:“这个不必发愁,我三人专主人定胜天,何况他们善根福缘俱都深厚,平时又多修积;虽然情关一念不能勘破,但他们的愿望,只不过想作地仙散仙之流,但求妻子良朋合籍同修,并不似贤梁盂那样,定要修到天仙位业,有什难处?只你肯答应出上题目,或由他们自许善愿,我们三人遇事绝不袖手,定必随时爱护,助其成就,使你们难师难弟,彪炳千秋。你意如何?”

真人笑道:“三位道友既肯玉成,我姑答应他们勉为其难,且看各人福缘如何罢!”随令五人同返洞天庄,率同全家子女设坛斋戒百零八日。到日真人夫妇与白、朱、乙三仙同降,五人当着师长,向天通诚跪祝,许下极大善功宏愿。并由真人传以本门心法,令其不必回山,全家就在庄中修炼;五年之后,分头出外,修积善功。

第二世又拜在吴元智门下,所受魔劫危害非人所堪,善愿也成了十分之八九。每当危念,或是兵解之际,白、朱、乙三仙必多方救护,使其得保元神转世,道法自也随同精进。

这一世功行将要圆满,因前生遭遇不同,转世日期也有先后。众中除孙毓桐转世最早,几乎误入旁门,后拜在一位女仙门下,不久女仙飞升,孙毓桐也移居武当山卧眉峰;近与孙同康夫妻重逢,不久就要来会。李清菬在五人中,虽是行三,一切皆他主动,这一次转世较早,法力也较众为高。夫妻二人头一起去往凝碧仙府,拜见前生师长,奉命隐居新建立的洞天庄。

彭勃过了两世,均有伏兽之能,能通鸟兽语言,因此得了不少便宜。这末一世本领更高,原是人家遗腹子,被族中恶人弃往山中;幸由前世所收仙禽神兽,赶来护卫。年才十五,便遇前辈散仙,百禽道人公冶黄指点,收伏了一个大金揉。又经仙禽引去,寻到前生自己埋藏的法宝灵丹;并将爱妻王蕴华寻到,结为夫妻。同服灵丹,去往山中修炼,生下二子,彭方、彭若。随遇矮叟朱梅,令其去往峨媚见师。也和清菬一样,回复了前生法力,,奉命往洞天庄,与清菬夫妻一同修炼。

过了数年,彭勃方在想念另外三个好友,追云叟白谷逸忽托女仙崔五姑,将斋良之妻苏筠送到庄中,言说齐良与孙同康夫妇先后快来。另附柬帖一封,令李、彭二人,照此行事。彭勃早知齐良日内要来,跟着金揉归报,往除殭尸,遇一少年,颇似齐良。连忙寻去,果是前生良友,一同回到庄中。

第二日,齐良先把追云叟所赐柬帖开看,大意是说:齐良之妻苏筠尚有一兄苏宝星,也是灵根夙慧,从小便被一旁门散仙收到门下。现因散仙遭劫,为妖人金声真人所困,迫令降服。苏宝星深明邪正之分,仗着师傅法宝,将所居山洞封禁抵御,相持巳有多日。令齐良夫妻,日内开读妙一真人前年所颁仙示,用所附灵符,神光照体,回复前生法力灵智以后,往大雪山取出藏珍,即往应援;事完之后,再行完婚等语。

齐良自然依言行事,待了些日,正要起身;大方真人神驼乙休,忽然同一后辈剑仙,带了孙同康爱马雪龙飞降。言说洞天庄五友夫妻同修,早有愿约,不容背盟。不料孙毓桐转世得道较早,不愿再惹尘缘,慾令孙同康自往峨嵋拜师,只做名义夫妻。此举不特有背盟之嫌;她前生儿女早已兵解,仗着嵩山二老灵符保护,封禁王屋山古洞之中已有多年,转日苦盼转世,与前生父母相见,甚为可怜,如何置身事外?定数所限,结局只是徒劳,不久也要前来。吩咐众人不可先期往接,随即指示机宜而去。

齐、彭、李三人,忧念孙氏夫妻,听出大方真人语意,是怪孙毓桐不应违约,想借此使她吃点亏;有心早往接应,又不敢十分违背。好不容易盼到日期,特地赶早半日,由彭勃带了三足灵蜮,先期赶往迎截,意慾釜底抽薪,先将他夫妇接到庄中,免去鸠道人这层难关。到后再行劝说,晓以利害,以谋两全;不致损耗元神,平白吃亏。

不料妖蜃奇毒无比,彭勃惟恐毒气随风吹散,危害生灵,全副精神都贯注在妖蜃身上。明见男女二人由斜刺里飞过,以为三生良友,一见即知,忘却今生形貌已变。那除妖蜃的也是一个厉害精怪,以致孙毓桐生出疑虑,并未往见,反倒加急飞去。

齐良夫妻正往雪山未归,李清菬行事谨慎,一面令彭勃假作出游,无心相遇,提前接应。自在山中等候好音,不曾同来。等彭勃将妖蜃除去,孙氏夫妻已然飞远;而二人的去向,又正对洞天庄一面,没想到竟会中途降落。等行到庄中未见人到,情知不妙,只得同了李清菬夫妻,连同爱妻王蕴华,重又回身寻去。

到时,鸠道人正肆凶威,大施邪法。彭勃性刚,疾恶如仇;先令灵蜮埋伏上空,喷出毒气,以免漏网。然后合力夹攻,杀死妖道;将孙同康夫妻与石、司二女仙、紫、青二女,接回庄去。刚到湖边,齐良也由雪山赶回,在通往山外的洞口内,遇见雪龙,口中悲嘶,往外乱冲,为洞中禁法所阻,不能通过。料是心念故主,意慾逃出往寻,便对它说:“你主人今日必到,毋须情急。”随即骑了同回。

大家见面,在水香波榭互相说完经过,清菬便问齐良:“大嫂怎不同回?”

齐良道:“筠妹本定事完同回,因听她兄说起,日前有一同道路过江南,得知郝五弟夫妻,仗着凌浑与崔五姑二位老前辈之助,上次转世,不特法力灵智,未用恩师灵符禁制,连所用法宝飞剑,也由凌师叔代为保藏;年才士岁,即行交还。到十六岁上,便助他夫妇相见,送往洞庭西山林屋洞中,同居修炼。一切皆由凌、崔二老前辈先向恩师说好,承揽下来。

“因五弟天生灵慧,是我五人中的智囊;又喜滑稽玩世,疾恶如仇。从头一生起,便得这两位老前辈格外爱护,向未吃过什么大亏,因此胆子越大,树敌也多。近在洞庭东山莫厘峰顶,与一伙妖人的期斗法,事情就在这几天内。听说对方颇有几个能手。筠妹前生与五弟妹本是骨肉至亲,而五弟妹的防身至宝伽楠剑又被筠妹借来,隔了一世,不曾送还。

“恐他夫妻势孤,众寡不敌,筠妹兄妹二人已由雪山起身,直飞洞庭。本令我回山,告知二弟三弟,跟踪赶往接应。我在中途,遇见韩仙子门人毕、花二位道友,说这伙妖人虽然势盛,不足为虑,筠妹兄妹一到,立获全胜;我们此时,无须前去;但是事情由此闹大,妖人不久卷土重来,内中颇有几个能手,必须先作准备。

“现奉师命,令我转告大家;此时往接五弟夫妻,徒自引鬼登门,扰闹我们清修,于事无补。转不如就地解决,将来的妖人一网打尽,虽然五弟他们不免虚惊,却可一劳永逸。最好就在庄中,用上半年苦功,使我和四弟功力加增,大家法力也都精进,再去不迟。到时毕、花二位道友或往相助,也未可知。”

石、司二女仙闻言笑道:“洞庭,除此群邪,并与郝道友粱孟叙阔如何?”众人自是喜谢。

孙同康听完前生经历,越发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6 此去合双栖 为有夙愿鸳鸯交深金石 再来成隔世 依然前生鹤侣眷属神仙(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