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7 榄胜集冠裳 裙展缤纷大江东去 深情怜故剑 烟波浩沝 一雁南飞(四)

作者:于东楼

榄胜集冠裳 裙展缤纷大江东去

深情怜故剑 烟波浩沝 一雁南飞

众人见状,自是愤怒。方在留神查看,准备再不见人现身,便分出两人前往抵敌,将残余的人救回?忽听水底又有洞箫之声。

江霞喜道:“师父已将水底地窍封固,好留一个水眼。多年心愿,恰好先期完全;至少数百年内,长江下游不致发生水患;再等隐形邪法一破,有诸位仙师在此,就不怕他了。”

话未说完,众人早看出旗门中残余的七个道童,飞行越急,左闪右避,往来如电。旗门也不住闪变,光焰越强,忽似数亩大一篷青色火花,由顶爆散。耳听天摇地动,一声大震;前半水官所有晶宫玉阙、珊瑚台榭,当时震塌了一大半,十三座旗门全数化为乌有。同时,瞥见烟光爆射纷飞如雨之中,出现一个形貌俊美的紫衣少年。双手各执一把三尖两刃傍有钢刺的怪刀,各发出两长一短的紫色精光,远射数丈。刚由阵中飞起,略一盘旋,狞笑一声,便朝宫后飞来。

宫中门户甚多,均有道童防守,妖人未到以前,便随一震之后,四下逃散。妖人似因先为旗门所迷,越发激怒;两臂一振,通身均是酒杯大小的紫色火焰,血雨一般四下乱爆,看去真似一个大火人。所到之处,不论多么坚固美好的水晶宫室,挨着妖刀紫光,立即折断倒塌,雪崩也似,声势猛恶已极。

众方大怒,妖人己连冲破好几层殿台楼阁,飞近亭外一到便往主人所幻化的高亭中飞去。妖人原意,侵入以前,上面布就罗网;并得妖党相助,深知细底。又见主人不曾出面,只令众弟子用那旗门抵御;越料主人复体在即,自将元神闭住,连想出窍对敌都办不到。

妖人本就打着斩尽杀绝的心思,适才不合妄破旗门,因而上当;被敌人舍却一件法宝,将自己苦炼多年的“天蝉灵叶”破去,身形不能再隐。越发恨毒,决计见人就杀,见物就毁;把敌人苦心经营数百年的水宫基业,连同所有瑶草琪花,全数扫荡净尽,门人也都杀光。再把预伏水柱上的法宝往下一压,然后亲入泉眼水穴之内,将对头形神一起消灭,以免后患,好称自己心意。

那知对方在千钧一发之间,发现昔年水母留赐,隐藏在法宝里面的一道灵符;旗门一破,立生妙用。妖人心神已半昏迷,匆促之间,不特没有看出那亭是假,反随着他凶残心意,生出许多幻相。一见亭中聚有对头师徒多人,立时冲将进去,双方争斗起来,晃眼之间便杀了好几个。可是敌人越往前越多,老杀不完,也不知道那里来的?

妖人正在大肆凶威,恣意残杀,忽听洞箫声起,倏地警觉。暗忖:对头已然在此,怎会还有昔年师门灵籁之声?再定晴一看,对头始终未发一言,一味哑斗,所用法宝也不似昔年那等神妙,一任连用全力,竟会伤他不了。杀了一阵,门人还是那么多,地下不见残尸;不由想起昔年师门被逐时,曾说本门天一灵符专破隐形之法,此后如与相遥,便是命尽之日。适才隐法破得奇怪,那青色火花也与大一灵符相似,此来又是受人蛊惑,违背前向心上人不发誓言;莫要两头上当,自投死路?

妖人越想越生疑虑,只得拚耗元神,咬破舌尖,张口一喷,一片血光过处,连亭带人全都不见。回顾水柱,兀立撑空,人却一个不见,不由又急又怒。伸手向上一招,正待施展邪法异宝,拚个死活;这边亭内,众人早就跃跃慾试。几次都因江霞摇了示意,又见妖人在幻影中纵横飞舞,分明中计,于是慾行又止。及见幻影为邪法所破,同时币见水柱上面笼着一片紫色妖光,妖人扬手待要发难,如何能容?孙同康夫妻忿他凶残,早把双镜准备定当,首先同了彭勃飞将出去。

妖人知道用尽心机,仍落情敌算中,本就暴跳如雷;又见对面突现出一座真的金亭,里面伏有好几个男女敌人,各纵遁光,纷纷飞出。料定上当,已无胜理,越发怒火上攻;一时情急,竟慾拚命,豁出两败俱伤。一见两人飞到,并不迎敌,先纵妖光往侧闪避,仍将手上往上连弹。那紫色妖光骤然大盛,宛如一座光焰万丈的紫山,当顶下压。

清菬夫妇后出,看出此是大魅山青玎谷太虚一元祖师——方今左道散仙中第一流人物苍虚老人所炼异宝“紫金幢”,妖人曾被他门人困禁十数年。老人自从南海青狮岭天阊峡一败之后,已然醒悟前非,誓以旁门成道,不再出世。此宝怎会落在妖人手内?不禁大惊!偏生太乙金鳞舟又被二嫂王蕴华带去,以众人的法力,只能勉强抵御;想破这紫金幢,却是万难。

清菬方喝众兄弟留意,孙同康夫妻也看出厉害,各将双镜合璧,两股金红色宝光当先射向空中。这时,紫色云焰妖光已由水幕下压;同时,由小柱中心飞射起一股青光,疾如电射,刚刚飞起,将其敌住。

两下才一接触,紫焰中忽然射出一串赤红如血的火星,往青光之中射去。青光好似抵敌不住,上空晶幕随似狂涛起伏,整条长江似要当头压下;水云晃漾,急漩如电,连上空四外的鱼介鳞族一起翻滚不休,形势端的险恶已极!这原是瞬息间事。妖人才现,双镜宝光己似惊虹飞射,往上冲去;镜光刚将妖火紫焰敌住,青光便电一般掣了回去。齐良、彭勃两道剑光直取妖人,已然缠在一起。

清菬夫妻最是稳练,一见妖人如此厉害,一面飞剑助战,一面注定上空,暗中戒备;连用两件师门至宝,意慾乘机一举。眼看当头贴近晶幕之处光焰万丈,映得整座水晶宫阙五光十色,齐焕霞辉,闪幻不停,顿成从来未有的奇观。那撒空水柱已然收去,江水结成的晶幕先前几被妖光冲破,江水已似瀑布一般倾倒下来。就在这水面才破、青气抵敌不住之际,双镜宝光猛然向上一冲,将其接住。

妖人骤出不意,没料敌人镜光如此威力,一面又受齐、彭、李、孙四人夹攻,无暇旁顾。等到运用玄功变化,二次施展全力;微一缓势松懈,镜光已将妖光血焰冲出晶幕之上。眼看情敌运用元神所化青光乘机遁退,空自急怒交加,无可奈何。水柱也已自撤,妖光不能下压;上面只管波涛汹涌,水云急转电漩,下面依旧平静如常,地面积水全部成穴。妖人愤极,将手向上连弹。

清菬夫妻两次想用师门至宝试破妖法,均因紫金幛威力太大,一个不能胜,水宫不保尚在其次;左近数百里的水族,连同水陆生灵,俱不免于伤害。正自为难,忽听江心上面本门传声,知道来了援乓,心中大喜!侧耳一听,正是王蕴华、齐令贤、孙宝玲等三人回转。

三人先在空中飞过,以为此行有了耽搁,众人当已走远;没想到向往金、焦江心水面下停留,过时也未细看。齐、孙二女忽然提议,慾往金、焦二山一游,蕴华心想:左右无事,不妨走走。正往回路下落,吴桐停舟水上,本在守候;发现三人遁光飞过,知道停舟之处地势隐僻,未被发现。正放剑光急追,三人已自回飞,彼此相见。吴桐禀知经过,随舟二童随说起主人被困,势正危急,立时前来。为恐误伤江上舟船人畜,先用传声,隔着千寻江水,向下询问。

清菬接到,忙用传声回答,说:“那妖人似恐造孽太大,特将邪法埋伏深水之下,主人更恐伤害生灵,暗有防备。就这样,仍恐破法时,江水受了巨震,发生江吼,引出灾害。下时,可将附近行舟用禁法逼开,不令驶近当地一带;等船退尽,四面设下禁制,再令吴桐在上防护。然后出其不意,下应上合,一举就要将妖人除去才好。”蕴华应诺,依言行事。

妖人看出对方法力高强,相持时久,情敌防备越严,休想如愿。彼此法力差不多高,向人所借的一件法宝,本能将水宫震成粉碎,制他死命;偏被双镜敌住,无法下压。如在水心上面爆发,立时发生江吼,骇浪如山;附近数百里内江船固然全被打沉,此时江水倒流,两岸也被冲塌,不知要伤多少生灵!以前便为投身左道,才致每况愈下,不为心上人所喜。就以情敌而论,以前也是同门好友;只为被逐师门之后,邪正异途,方始参商。再因争一女子,仇恨越深,乃有今日之事。

实则还是妖人自己嫉刻阴险,寻仇不已;对方遇事始终防御,从未有过报复,人品又好,难怪女的倾心于他。早想知难而退,女的偏又被妖人擒去,同被困了数十年。事前恰巧撞上,以为这是机会,于是暗中随去;隐藏妖窟以内,一同被困,为之防护,意慾借此见好。不料自己事前不肯出力相助,明知有难,不为解免;事后反倒将机就计,倚仗独门隐形之法往献殷勤。女的虽也感激,私心却被看破;出困以前,曾向自己明言点醒,对于情敌早有夙约,旧盟难昔,劝令死心。

不久女的便自行逃出,妖人方要追去,洞主忽然现身,说他也是爱那女的,遭其坚拒,因爱成仇。乃师苍虚老人法令素严,婚嫁虽所不禁,从来不许动强。本来无可如何,女的不合在最后一次相见时,为见他法力太高,心恐翻脸被擒,意图先发制人。骤出不意,几为所伤,才按师门“犯我者死”的戒条。虽将其困入地底,仍是不忍伤害。

本定还要多给她受点苦处,日前奉到乃师严命;说本门戒条是指“无故犯我”而言。此事由强迫对方而起,并非无故,怎能怪人?语意大加斥责,立令放走。师命不敢不遵,但对自己暗中防护,以及女方坚拒经过均所深知。甚表同情,情愿助化,将情敌杀死,成全此事。除借至宝紫金幢外;并用法宝查照情敌动静,想好制胜之策,方始寻来。

妖人来时,曾与心上人相见.认怎劝说哀求,仍是片面相思,全无用处。照此行事,就算杀死仇敌,无非两败俱伤,事仍无望;一个弄巧成拙,或是为此伤害不少生灵,迟早均是杀身之祸。来前,已然照出仇敌元神不久复体,适见青气功候甚深,万一看出自己情虚,乘机夹攻,更是难敌。

方自胆怯,忽又想起心上人与情敌热爱情形,妖人重又愤火中烧,心中大怒。正想施展毒手,与之一拚,忽听泉眼地穴中情敌发话道:“师兄何苦执迷不悟?上面诸位道友,均是峨嵋派高明之十,以你我两人的功力,相差甚远;不过经我事前求说,未下杀手。你如利用邪法,只图一己之私,不惜伤害生灵,诸位道友绝不容你倒行逆施。适才我仗诸位道友所赐灵丹,加上我多年苦炼之功,元神侥幸复体,再有半个时辰,便可行动自如,回复原状。

“我虽不肯亲手与你为难,但是适才我由水镜中,看出诸位道友还有三个同伴,正往这里飞来,已到金山上空。法力深浅,我虽不知;以我观察,身边带有专制这类前古天河星砂、会合两间罡煞之气所炼成的法宝;分明你克星已到,大劫将临。

“并且舒仙子知你作此背信无义之事,乘我于危,想仗左道法宝迷惑她的心神,不怀好意。只为紫金幢厉害,下知我有诸位道友相助,恐我受害,她又无力与你相抗。得信以后。正好遇见步虚仙子萧十九妹;一面借了地的绿玉杖赶来应援。因你为人狠毒,惟恐无及,来前又请箫仙子代用法宝传来音书;令我万一抵敌不住,务要勉力支持,只守不攻,以便等她赶来见上一面。能敌更好,如不能敌,她便与我同死此劫,大约在这时便要赶到。

“你再不见机,就算飞遁神速,逃此杀身之祸,或是保得元神遁走,紫金幢便要失去——此是苍虚老人家传至宝,宝主人也决不肯与你干休。依我相劝,不如就此收兵,乘着恶迹未着以前,我向诸位道友求说,不令穷追,或者可能;否则你大祸临身,再后悔巳来不及了。”

妖人一听心上人对于情敌如此情厚,好容易由千灾百难中磨炼出来,眼看快成地仙;为了情敌,竟慾以身殉情,与之同死。想起以前经历,越发妒火中烧,不可遏止,厉声怒骂:“今日有你无我,贱婢不知好歹;既然这样,我豁出再转一劫,葬送多年修为功力,也决不容你二人相见。”话未说完,邪法早自发动。

妖人一面指挥法宝飞剑,与齐、彭、孙、李诸人拚斗;一面运用玄功,加增紫金幢威力,准备自将当空妖光云焰震破。敌人势必专注防御浩劫,不暇他顾;自己运用玄功变化,连同所带法宝冲破下面禁制,深入泉眼之内。乘着情敌元神刚要复体之际,能将其消灭更好;至不济,也将情敌法体震成粉碎,元神多少必受伤。然后冲出重围,收了紫金幢散布空中的罡煞之气逃走,日后再强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7 榄胜集冠裳 裙展缤纷大江东去 深情怜故剑 烟波浩沝 一雁南飞(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蜀山剑侠新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