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剑侠新传》

8 小结全文 群丑悉歼霹雳火 情联五友 归舟同隐洞天庄(三)

作者:于东楼

群丑悉歼霹雳火

情联五友 归舟同隐洞天庄

“被擒以后,曾向真人哭求了七日夜,真人方始说出芝顶藏书之事。不久真人飞升,曾留有几句偈语。只为小畜性傲,虽然悟出几分玄机,终因不为人下,只想一边——认为这书一到手,立可脱劫成道;那后两句偈语所说,洞天随隐、琼岛同栖之言,竟未仔细推详。以为前段偈语所说恩主,似指真人醒后见书,被人盗去;一时无知,便追了来,几惹杀身之祸。”

“适听仙姑说起“洞天庄”三字,正与真人偈语相合;又想起小畜丹元早已炼成,只为本身所发毒焰太强,一见日光,便遭天火焚身之惨。本来早该遭劫,刘真人如是恶意,或恐遗祸生灵,当时杀我,并非难事,何必禁闭多年?便是守书一层,小畜本身虽难行动,法力尚在。中间也曾有人生心来此搜寻,有的还在洞中修炼多年,方始离去;或就洞中尸解,小畜始终守定誓言,来人只是清修之士,从不侵犯。如若妄想盗书,本身又是左道妖邪,决不容他活命。”

“这多年身受也极艰苦,如何事完,便听来人加害,不先指点,又留偈语作甚?小畜天生神目,来人一举一动,全能看出,不等近前,早有准备。今日二位仙姑来时,恰直干三百年一大的睡眠,昏昏若死;封洞禁法也恰在此时失效,事情那有如此巧法?分明真人所说恩主,就是二位仙姑无疑。小畜现知悔悟,望乞大发慈悲,念在小畜心坚志苦,修为不易,深恩成全,加以宽恕。情愿拜在仙姑门下,永为奴仆,感恩不尽。”

说时,怪人已被宝光炼得力竭声嘶,周身抖颤,痛苦非常。

令贤知他真心降服,不忍使其失望。禁法虽然未到撤时,慾使安心,笑问:“你既甘心降服,此后我二人,不论什么事言出必行,不许违背,更不许再犯野性伤人,你能应吗?”怪人忙答:“此是小畜昔年梦想难求之事,如何不允?”令贤含笑点头,将手一指,宝光越发加强。

怪人满拟令贤较好说话,已然应允,出困在即;谁知宝光加强,真火内烧,周身如在洪炉之中。眼看自焚,不禁情急,哀声惨嗥:“仙姑既允放我,为何还要施威?小畜护身光焰一被炼尽,纵不形神皆减,也化劫灰了。”

宝玲喝道:“你不吃这苦,怎能本身真火凝炼归一,化去毒质?”说罢,将手一扬,霹雳一声,火散光消,怪人已跪伏在地;虽仍混身抖颤,满险均是喜容。

原来怪人身外紫焰已被青霞炼剩薄薄一层,眼看化尽;通身灵火奇热如焚,痛苦万分。心下正惊惶悲愤,忽听一声雷震,紫焰炼尽,青霞也自消散,周身火热顿止。平日苦心盼望,慾令凝炼,用时能随心意运用,不令毒焰喷射的一粒内丹元胎,居然如愿,成了一粒不发火焰的宝珠,所有天赋邪毒之气一齐去净。照此情势,非但大劫可以避免,更有成道之望。

料知二女受了仙人指点,特为救他而来,不由喜出望外,感恩刺骨。先受伤痛都顾不得运用玄功使其复原,慌不迭跪伏在地,口呼:“二位恩主,小畜今日大梦初觉,幸免天劫,全出恩赐。从此死心塌地,永随恩主;如有二心,甘遭万劫。”

令贤见他只顾感恩禀告,痛尤未消,笑道:“我知你天性忠义,一经降顺,百死不二;但你还有一次难关,始能将原来恶形丑态化去,变成一个美貌少女。此事须随我们回转洞天庄后,由各位师祖相助始能成功。此时各位师祖正在莫厘峰旁毒龙谷内与妖人斗法。我二人也不要你作什奴仆、照刘真人仙示,你因身具坎离妙用,赋有畸形,外表丑怪,虽似男身,实是女体;只等外壳脱去,立是一个好女子—我二人收你做个徒弟便了。”

宝玲也说:“你可养息一会,稍为复原,同去毒龙谷中应敌。你那名字不甚好听,可用谐音,颠倒过来,以名为姓,叫作葛浩如何?”怪人已乘说话之际,运用玄功止住疡痛。闻言越喜,膝行向前,拉着二女衣角亲热,口称:“恩师,弟子遵命。”由此怪人便叫葛浩。不提。

二女见他复原得这么快,知其神通广大,也是喜极,各伸玉手抚弄他头上长毛,笑说:“徒儿起来。只要从此向道坚诚,努力修炼,仙业定必有望。一回洞天庄,便不似这等丑怪了。”

葛浩起身笑答:“恩师如嫌弟子丑陋,弟子能变美女。只是被困千余年,未见生人,没有样子模仿;只好拿二位恩师做蓝木,每人学上一半,恩师可怪弟子无礼吗?”

二女见他形貌那样丑怪,此时说话,却竭力摹仿自己口音,语声娇柔,已觉好笑。闻言方答:“这样才好,谁来怪你。”葛浩笑答:“那么弟子就放肆了。”说罢,就地一滚,一片烟光闪过,纵身而起。二女一看,果变成了一个美貌少女。

二女身材虽差不多高,但是宝玲容貌较丰,与令贤有环燕之别;容貌不甚相同,衣服也是一青一黄。葛浩变得又像令贤,又像宝玲,各有几分神似;这还不说,因衣色不一样,葛浩衣服也是半青半黄。二女子见她变得和自己一样美丽神态,又是那么天真,想起先前怪相,忍不住哈哈大笑。

宝玲笑骂道:“你这淘气徒弟,不会把衣服变成青色,再加上一件黄半臂,不都有了吗?半边黄,半边青,是什么样子?”

葛浩笑道:“二位恩师都是一样,我想这样匀称一些。既不好看,我再变过。”说罢,又是一片烟光闪过,杲照所说变出。因是幻相,衣质非绢非纨,宛如天孙云锦,光艳夺目;人又变得那么美艳娇柔,分明桂殿仙娃下临凡世,好看己极。二女自更喜爱,便令引路,同往战场赶去。

路上宝玲说道:“我二人各有制胜之宝,出时先隐身形,待机而发。你可随在一旁,如遇逃走的妖邪,任你诛杀,不可放过。此与常人不同,决不见怪。”

令贤因葛浩初收,是否野性退净还不知道,如何纵令多启杀机?方觉宝玲失言,葛浩已先笑道:“弟子现觉以前凶野之性已然退净,再想起自身经历,以为左道妖邪虽然可恶,内中也许有不得已处;但非极恶穷凶,不妨许其自新。恩师以为如何?”宝玲原是随口而出,见令贤看她,也觉失言,闻言同声赞好。

师徒三人边说边往前飞,不觉经过丙洞广场,由大片晶幕之后穿出:前面现出一条甬路,甚是曲折,沿途还有几处灵奇洞室;忙于应援,无心观赏。飞了一会,洞径越暗,地势更低,只比来路高大得多。下面尽水,原来通往毒龙谷一带竟是水洞,并分上下两层。

快到以前,葛浩将二女唤住,低声说道:“前行两里有一缺口,飞上危崖,便是旱洞出口,弟子已闻双方争杀之声。此洞本是恶蛟窟穴,弟子久意除它,无如身受仙法禁制,不能行动;两次诱往中洞,均被滑脱。只末一次,将它未成形的内丹化去,免去一场水灾。先还听它怒吼,恐其早晚必发蛟水,常在担心。上月忽披一位道长由毒龙谷那面追来,逃到晶幕前面杀死,连蛟尸也被化去。

“弟子见他法力颇高,形迹可疑,恐对道书生心。正戒备间,忽朝弟子藏身所在骂了几句;说弟子孽畜无知,活该要多受罪,到时能免天劫,已是万幸,张牙舞爪作甚?弟子这时本已发动毒火,闻言激怒,正要喷出;不料他说完之后,人便飞走。弟子疑他早晚必来盗书,日夜提防,不料反是恩师来援弟子出困。我见矮仙长所用遁光和恩师一样,可是一路的吗?”

宝玲道:“那也许是我郝五叔父,今日之事也由他而起。”说时,忽听雷声轰隆大震,由洞口外远远传来。葛浩忙道:“这里离出口只四五里,还有一段洞径,十分曲折,请恩师隐了身形再上罢。”

二女因本门隐形神妙,恐葛浩分开,看不出来;便合在一起,一同隐身,往上飞去。接连几个转折,便见前面现出一个大洞;还未出口,便见外面宝光飞剑电舞龙飞,连珠霹雳之声,震得天惊地动。知道双方斗法甚急,惟恐误事,忙同飞出。

见外面乃是深谷中一面盆地,三面均是峰崖环绕,敌我双方分立在左右两座小峰之上,斗法正急。内有几个并还飞身高空,各用飞剑、法宝恶斗,相持不下,急切间,也分不出谁胜谁败。二女知道来得正是时候,并未误事,正要往右面高峰上飞去,令贤忽见前生慈母苏筠隐形飞来。多年未见,劫后重逢,不禁悲喜交集,热泪交流,慌不迭迎上前去。

苏筠把手一摇,已自飞到洞口,宝玲忙率葛浩跪拜。令贤喊得一声:“娘呀!”早扑上前去,给苏筠一把搂住,传声说道:“乖儿快莫这样,目前双方斗法,正在紧要头上,你没有见我隐形飞来吗?敌人邪法颇高,一被警觉,便要惹厌,现还不到你们动手的时候呢。”话未说完,一蓬冷森森的碧光,已似暴雨一般当头打到。

二女正要抵御,葛浩一声清叱,张口一喷,一团紫光突飞出去;迎风暴长,碧光挨着便即消灭。左面峰上妖人,颇有能手;内中一个正斗之间,发现苏筠身形忽隐,知有缘故,又疑是在暗用仙法还攻。本在留神查听,一听洞口有人低语之声,立发妖光射来;不料正遇克星,将邪法破去。

这原是瞬息间事,葛浩虽然出声对敌,并未现形。两下才一接触,苏筠因还未到时候,忙喝:“快走!”扬手一片金光,护住三人,隐身往上面崖顶飞去。葛浩火珠也自收转,身才立定。左峰上面妖人,瞥见大团紫色焰光,突由洞口飞出,只闪得一闪,便将妖箭破去;不禁急怒交加,二次忙取法宝施为。四人前立洞口,已被一蓬碧色火弹炸成碎粒,二十来丈一片危崖正倒下来;激得下面潭水飞涌如山,响震山谷,半晌不绝。

葛浩自觉冒失,正向苏筠母女告罪。苏筠笑道:“此事怎能怪你?我因不到时候,尚有强敌未来,还有话说,故令暂缓。你便是丙洞灵芝峰内禁闭的昊角吗?居然生得如此灵秀。此时崖顶已用法力禁制,敌人不能查听,但说无妨。”

宝玲先笑道:“大伯娘,你当她真好看呢!丑怪得出奇,故意变成这个样子,讨人喜欢。”

令贤随将前事一说。苏筠见葛浩面有愧色,便对二女正色说道:“此女虽然异类修成,也有两三千年功力;如今归你门下,自来师严而道尊,以后不宜这样嬉笑。”二女连忙认过,随问斗法之事,才知对方的四个为首妖人,乃是华山、五台两派余孽。

起因由于内中一个妖道--火禽尊老赵冲,在洞庭西山强摄民女,藏往毒龙谷山洞以内。趟冲不知当地与林屋洞相通,只将毒蛟收服,意图久居。这日水晶子郝子美,因邻湖民女常被妖风摄去,知有妖人作祟,跟踪搜寻。正值妖道由木渎镇上摄了两名妇女,回山婬乐,恰被撞见,暗中尾随到了毒龙谷,双方斗法。

妖人炼就孽火妖禽,口喷毒焰,邪法颇高,郝子美夫妻几乎敌他不往。齐良之妻苏筠,忽持前生至宝飞来助战。三人合力夹攻,妖道受伤逃去,由此循环报复,越引越外。最后定下约会,在当地斗法,决一胜负。

起初妖道还不知敌人乃是峨嵋门下,气焰甚盛;后才访出细底,已成骑虎之势。没奈何,一面多约妖党相助,一面准备逃路。五友早奉师命,留意这伙余孽,遇上必须斩草除根,免为世人留害。无如敌党中颇有几个能手,本门师长和几位先进同门,又都功行完满、仙业将成,勤于修为,不能出山相助。事情又须慎密,为此表面示弱,由郝子美夫妻同了苏筠三人出头;明知有人窥探,故作骄敌,不以为意。其实清菬等早已得信,有了准备。

期前子美更乘妖道不敢回山,将洞中隐藏的一条毒蛟,追往内洞晶幕前杀死。又奉神驼乙休仙示,得知丙洞灵芝峰下,有汉仙人刘根禁闭的怪人昊角;连同所藏道书,到日也要出世,应为令贤、宝玲二女所有。前往查探,向昊角说了几句,便将蛟尸运走。当日前往洞中等候二女;不料有两散仙和一妖党,得信赶来,慾往盗书。先是言语失和,双方动手,吃郝子美暗中戏弄,将丙散仙转败为胜,将妖人杀伤,双方成了朋友。子美告以真人道书留赐二女,内有火情昊角防守此书。

二散仙深知昊角厉害,中止前念,只请将来借书一观,或由二女摘要传授,子美应诺。跟着二女发现前洞隐藏的一个左道妖人为人所杀,不知散仙所为,由瀑布中寻入丙洞,子美授完机宜,立和二散仙由水洞飞往毒龙谷。刚一出洞,清菬夫妇同了浦文珠、王蕴华、齐良、彭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8 小结全文 群丑悉歼霹雳火 情联五友 归舟同隐洞天庄(三)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