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1章

作者:忆文

黎明的曙光,驱尽了大地上的黑暗,继而东边天际,升起了万道金光,照亮了整个宇宙。

阼夜疯狂的暴雨与黑暗带来的恐怖,完全消逝了,留下的,仅是漫山的泥泞,潺潺的流水!

一座荒凉的山谷里,一堆灰烬的残垣前,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正用他的两只手,堆筑着一座砾砂石块合成的新坟。

他俊美的面庞上,毫无血色,原是两颗黑白分明的眸子,这时却怖满了红丝!

他的十指,正向外渗着鲜血,鲜血染红了他手上的泥土。他忘了痛,也忘了苦,因为他内心的痛苦,远比他皮肉的痛苦更为剧烈。

这时,他正用那两只因挖土而流血的手,去搬动一块近百斤的方石。

当他将方石移到坟前时,已累得额角冒汗,气喘吁吁了!

身上的那件蓝衫,已沾满了泥水,他举起右臂,擦了一下额角上的汗珠,缓慢的双膝跪在坟前。

他突然从怀里取出一柄银光耀眼的匕首,振臂在那方石上铮铮的刻着,火星四射,碎石纷飞。

片刻,那块方石上显出了这样的几个字:“先严廉守义之墓,不孝子廉慕雪泣立。”

原来这个男孩,正是驰名江湖的金刀大侠廉守义的唯一爱子廉慕雪。

廉慕雪一口气刻完了方石上的两行字,已是泪流满面顺腮而下了。

疲乏,饥渴,齐向他袭来,他倦极了!他需要休息,他需要睡眠,他也需要饮食。

但是他不敢,因为他必须尽速离开这座荒谷,这个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家。

他收起那柄匕首,缓慢无力的站起身来,抬头望着那艳丽的朝阳,他有点茫然了。

那慈祥亲切而带颤抖的声音,又在他的耳鼓里响起:“雪儿,快离开这里,你听那啸声越来越近了,快!带着这柄削铁如泥的匕首,去找你的常叔叔,只有他才可以助你复仇。他有两件武林至宝,你见到他,他会交给你,孩子!只要你在住宿的地方,用刀刻上一柄匕首的暗记,你常叔叔自会去找你。唉!再有两天他就来了,想不到这魔头会先他而到,这是天数,我怕不能再见到你常叔叔了……这儿有一些碎银,带在身上,快!孩子,不要难过了你要勇敢的活下去!记住!要快快乐乐的生,轰轰烈烈的死,行道江湖,扶助弱小,造福武林……去吧!”

雪儿的眼泪又顺腮流了下来,悲愤的神色,重重地显示在他的脸上,他的牙咬得紧紧的——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那堆新土,那里面埋葬着他唯一的亲人,今后再也听不到那亲切慈祥的声音了,因为他永远不再言语了!

天涯海角,芸芸众生,何处可栖身?现在他成了一个孤儿,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孤儿!

他就要离开这堆已变为灰烬的家,这座亲切的荒谷,在这荒谷茅舍里,他曾渡过了坚苦的六年。

六年前,他慈爱的妈妈突然离开了他,为什么?没人告诉过他,到那儿去了?他也不知道!

他只记得,从那时起,便随着父亲——

金刀大侠廉守义,来到这座荒凉的山谷,住进那间孤独的茅舍里。

当他还在襁褓中的时候,他的父母便为他的武功奠基,他还清楚的记着,他开始读书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五岁的孩子了。

来到这荒谷的六年中,常叔叔又授他剑术轻功,打坐吐呐,因此,他变的身轻如燕,健步如飞!

于是,他成了一个会武功的孩子。可是他的武功太浅了!不然,昨晚他父亲怎会逼他事先离开?

他又想到昨夜风雨中的一幕,血淋淋的一幕,那面带刀疤的老者,那一掌劈死他父亲的老者,他的眼中又冒出了愤怒复仇的烈火!

“……去!去找你的常叔叔,只有他才可以助你复仇……记住,快快乐乐的生,轰轰烈烈的死……”

那亲切的声音,又再度在他的耳边响起。

雪儿猛的伸直了腰,又对那堆新土,那片残灰,那荒凉的山谷,作了最后的一瞥,毅然向着谷口飞步奔去。

他一阵疾奔,已来到一座熙熙攘攘的小镇上,商店林立,酒肆比邻——饥饿,疲倦,使他举步无力了。

他迫切的需要进食,迫切的需要休息!

于是步履匆匆的在人群里挤着,毫不理会人们对他投过来的厌恶一瞥。

片刻来到一个客栈门前,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忽听身侧有人大喝道:“喂,小叫化,你要作什么?”

话声甫落,已有一个店伙装束的汉子,挡在他的面前,用一种不屑的眼光,注视着他满是泥土汗垢的脸,和干泥斑斑已有数处破洞的蓝衫。

雪儿何曾受过人家这样无理的呵斥,再看看店伙那付嘴脸,不由得心理有气,一想,何必理他,便沉声说:“谁是小叫化,你长眼睛吗?小爷要住店!”

“哼,住店?拿钱来呀!”

那店伙刻薄的说着,卑视的向着雪儿伸出手来。

雪儿着了,不由得怒火倏起,心想:天下有住店先付钱的吗?他很想掴这店伙两记耳光,但是,他忍下了——

于是恨恨的在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向着那店伙伸过来的手里猛的一拍道:“好,你拿去!”

说着,闪身往店里便走。

就在他闪身的刹那,蓦地一声嗥叫,使雪儿吓了一跳,回头一看,那店伙正右手握着左手,鲜红的血,在他的指缝间正汨汨的流出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雪儿看了,不觉一怔,当他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时,也不觉有点歉然了!

他忘了他是一个会武功的孩子,他也根本不知道他曾经随着学艺的常叔叔便是武林三奇之一的人物,他也从没梦想到他将来会成为武林中的一朵奇葩!

他仅仅知道他会武功,他会飞,他能用剑,他也会打坐吐纳,至于这些功夫是些什么名称,他从没有听常叔叔对他说过。

他和那店伙没仇,没恨,当然也无心伤害他。

但是他习的神功,却是随着他的意念而发动的。

当他发怒的时候,神功已自动的凝聚了,因此他忿然一拍,那块龙眼大小的碎银,竟深深的嵌入那店伙的手心中。

随着那声杀猪般的嗥叫,一个虬髯黑面大汉,已由里面走了出来。

他先望了一眼满面痛苦的店伙,接着又看了看伫立那儿表情茫然的雪儿,他心里似乎明白了——

他是一个久历江湖的人,他深深知道江湖上那几种人物最难惹,那就是:“妇女小孩僧道尼;蓬头乞丐文书生。”

这虬髯大汉误会了,他误会面前这个满脸泥污的小孩,不但身怀绝艺,而且是受人唆使前来寻事的,不是吗?他不但打伤了店伙,还露了一手惊人的武功——“迫金入石”。

不过他仍揣摩不出他何时得罪过这一路的朋友,他不敢冒然动手,他必须先摸清楚小孩的底细。

于是他叱退了那店伙,又转身换了一付笑脸,向着雪儿一抱拳,朗声说:“小兄弟,你是要住店,还是要吃饭?请尽管说出来,如果有需我赛李逵吴琪坤效劳的地方,只要吴某能力所友,无不尽力,至于……”说至此处略微一顿,但仍缓和的说:“如果你是有为而来,吴某也并非怕事之人,小兄弟,只要你划出道来,吴某无不接着。”

雪儿觉得这虬髯满面身材魁悟的大汉,像貌虽长的有点怕人,但对人的态度却甚和气,说话的嗓门也够响亮。

不过他不了解这大汉为何对他说了那么冗长的一段话,而这些话,使他听来又觉得非常陌生。

他仅听到“吃饭,住店”和那个奇特的名字。

他对这奇特的名字,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因此他问:“你叫赛李逵吴琪坤?”

那虬髯大汉见问,不由心里一凛,心想,果然是有为而来,微一颔首,沉声道:“正是在下。”

“哈,哈,你的名字真有趣,我要住店,也要吃饭。”

“好,随我来!”

吴琪坤说罢,向着雪儿一招手,转身先向店里走去。

雪儿一看,立即跟在大汉的身后走进。

前进中他看着这个如半截黑塔的背影,这个名字奇特的人——赛李逵吴琪坤,他觉得这人的一切都显得爽朗,豪迈!

穿过数排客房,来到一间上房门前,吴琪坤向门侧一闪身,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做了个肃容的手势说:“小兄弟请。”

“啊!美极了!”

当雪儿豪不犹疑,也没谦让的走进了这间房子时,他被里面精致的陈设惊呆了,因而心里发出了赞美的呼声。

的确,这间房子太美了,墙壁上的图画,漆得发亮的桌椅,还有窗前高几上的几盆艳丽的花——

这里的一切都是他那荒谷茅舍中所没有的,他觉得这房子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

虽然在他幼小的记忆里,仍残留着这些东西的模糊影子,那时是否同母亲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已记不清楚了。

“小兄弟,请坐。”

“好,你也请坐。”

雪儿一直没笑容的泥脸上,这时笑了,笑的是那么愉快!

现在他对这间房子的一切陈设,有了一种亲切的幻觉,因而对面前的虬髯大汉,也有了亲切的好感,他直觉地认为同这样的一个大人住在一起,一定很有趣。

但是,虬髯汉子赛李逵吴琪坤的脸,却越来越深沉,越来越难看了,在他那宽大的嘴角上,不时掠过一丝冷冷的微笑!

此刻另一个店伙装束的人,已送来了一份酒菜,摆在雪儿的面前。

雪儿的眼瞪大了,过度的饥饿使他忘了应有的礼貌,他像一个从没有吃过饱饭的乞儿,一阵狼吞虎咽,吃的杯盘狼藉,酒壶底朝天——

他不会喝酒,他也怕酒的辛辣滋味,但是他喝了,因为他需要水份。

室内显得异常沉静,只有轻微的咀嚼声,由雪儿的嘴里发出来。

但是,吴琪坤铜铃般的眼睛,这时却正冒着忿怒的火,眉宇之间,已隐现杀机——

他将蓄满功力的右掌,由桌下渐渐的提上来……

恰在这时,正吃得津津有味的雪儿,突然停筷放碗,他吃饱了——

雪儿抬头望着吴琪坤的脸,满足的一笑,笑的是那么天真,憨直。

倏然,一道惊悸的神色,在赛李逵吴琪坤的黑脸上闪过,他认为雪儿已洞烛了他的动机,已看到了他渐渐上提的右掌……

他急忙换了一付笑脸来掩饰他内心的不安,那渐渐上提的右掌,也悄悄的垂了下去。

雪儿对吴琪坤这些举措,浑如不觉,似乎连看他一眼也懒得去看——吴琪坤又刻意的看了雪儿一眼,这时深信面前的这个小孩,确有一身惊人的绝技,否则他怎会有如此镇定的功夫?怎会如此神色泰然?

他此刻非常庆幸他方才没有冒失的劈下那一掌——

吴琪坤对面的小客人——雪儿,已两手扶桌站起来,他的身体已不能保持平衡,他的头,晕眩,沉重,他迫切的需要睡眠,他再无力睁开他重如千斤的眼睑。

他踉跄的走向那张置有锦被的大床,并含糊的说:“去吧……我……我要睡了!”

他没有说一句感谢的话。

他不懂江湖上的这些规矩,也没人告诉他,他不是一个艺成出师的侠士,他只是一个突遭劫变被迫离家的孩子!

他是一块尚未琢磨的璞玉,他所具有的是纯真的情感,善良的心。

吴琪坤,这个长像卤莽,自认心思细密的大汉,他正坐在那儿钻牛角尖。

他没有动,也没有离开,他正以惊异的目光,注视着这个胆气过人的孩子……

这个看来仅有十四五岁的孩子;到现在还没摸清底细的孩子……

他想:“我赛李逵吴琪坤,凭手中的板斧,曾败过不少武林高手,也算是个出名的人物,今天这个满脸污垢,混身泥疤的小孩,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怎不令人气煞!”

的确,雪儿的傲慢无礼,使他愤怒,使他难堪,雪儿的胆气镇定,却又使他心折,使他震惊。

当雪儿经过他的面前时,他有些怀疑了——

那污垢下面的小脸上,有着细腻的皮肤,斜飞的长眉,英挺的鼻子,朗朗的眼睛。

尤其那向下微微弯曲的朱chún,更显示着他无比的傲气。

“他不像一个乞儿!”吴琪坤的心里惊呼着:“他没有打狗棒,也没有讨饭的钵子,……我为何如此糊涂?仅凭一张不洁的脸,一袭破烂泥污的蓝衫,就认定他是震慑大江南北的丐帮花子呢?”

他愤怒了,他觉得自己太过小心了。

一股被欺骗,被愚弄的怒火,在他心底里油然而起——

他倏然由椅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向床前……

这时,和衣倒在床上的雪儿,已是呼吸均匀,鼻翅煽合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