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0章

作者:忆文

片刻,已飞下了幕阜山。

山下,早已夜幕低垂了。天上,已闪满了繁星……

四野,一片岑寂……

远远几座农村上,已到处闪烁着微弱的灯火!

慕雪看看脚下,大地后掠;望望左右,景物倒逝……

神功在体内,柔和的运行着,真气在周身充沛不息的循环着……

这时,慕雪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已不知进境了多少!

因此,心中一阵欣喜……

一声清越高亢的长啸,迳由慕雪的嘴里响起!

由于内心的兴奋,竟使他忘了什么叫惊世骇俗。

啸声,响彻四野,直上苍穹,在初垂的夜空上,飘忽不定,久久不散!

由此可知慕雪的内力深厚已达何种程度。

一声啸毕,慕雪心中顿觉舒畅!

但是,再看远处几座农村上,已是一片黑暗,所有的灯火都熄了!

相继由各村上,响起了此起彼落的犬吠声!

片刻,他已在两座相隔不远的农村之间,飞掠穿过——慕雪回头看看,身后一片黑暗,幕阜山的轮廓,已看不清了!

就在这时,一丝金铁交鸣声,突然由右侧数里外的一片浓黑茂林处隐约传来!

慕雪这时是何等功力?虽然这只是一丝极轻微的声音,但一入耳,便知在那片茂林处,有人正在激烈的打斗!

这时他心急赶路,无心去注意这些,因而,他仅向那浓黑的森林处瞟了一眼,仍继续向前飞驰。

突然,一阵粗犷的哈哈笑声,又由那茂林处响起!

紧接着,是那粗犷的声音,说:“小子,让佛爷慈悲了你这个冒牌货吧!”

慕雪一听不觉一震,这粗犷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一声怒叱之后,又是一声金铁交鸣之声……

接着,又是那粗犷的声音,哈哈大笑道:“哈哈……小子,蓝衫书生那里会像你这样脓包,告诉我‘眇目罗汉’一生最恨你们这些盗名欺世的人,来吧,让佛爷送你小子早登极乐吧!”

紧跟着,响起一阵兵刃带风声!

慕雪听得心里一动:怎么这里又有一个“蓝衫书生”?

心念间,疾展“掠云飘浮”中的“飘”字诀,身形恰似苍鹰斜扑,疾如一道蓝烟般,直向那片茂林处飘去——

慕雪身形未到,已看见林前正有五人打作两团。

他不敢贸然多管闲事,他前来的目的,只是看看江湖上又由来一个什么样的蓝衫书生?

于是,他站在远处,极快的将五人打量了一番……

林前打斗的一组,正是半年前遇到的独眼和尚,与一个持剑的蓝衫青年,正激烈的打在一起。

慕雪看那蓝衫青年,chún红似朱,玉面如雪,剑眉俏目,薄chún隆鼻……

看来貌美如潘安,只是眉目间充满了邪气。

这时“眇目罗汉”的一柄方便铲,招式诡异,声势惊人,只见风声呼呼,铲影如林,一根方便铲施展开来,宛如惊雷奔电!……

蓝衫青年手中一柄长剑,虽然挥舞的剑光闪闪,势若骤雨,但仍敌不住“眇目罗汉”势沉力猛的方便铲。

这时,蓝衫青年看来,已有些不支了!

再看另一组,正是红衣老道,和欺骗自己的黄衣老人,这两个无耻之徒,正围攻一个身背宝剑的绿衣少女,绿衣少女确也厉害,一双玉掌,幻起如山掌影,身法灵敏,飘忽如电,加之夜色甚浓,因此,令慕雪一时尚不能看清它的面目。

绿衣少女,招招狠辣,步步紧逼……

只逼得红袍老道两人,东闪西躲,险象环生……

尤其红袍老道,只气得哇哇乱叫,破口大骂:“臊妮子,道爷今天不将你击毙,今后江湖上算没咱‘火道人’和‘智多星’这两号人物!”

说着,咬牙裂嘴,掌势突变,果然威势骤增……

慕雪一看到黄衣老人“智多星”,心中一股被愚弄的怒火顿时高烧起来!

这时他已无心再去细看那背剑的少女了!

于是,右袖一拂。疾如飘风般,已立在五人之间。

同时,一声春雷似的大喝道:“住手!”

果然,打斗正烈的五人,俱都被这震耳慾聋的喝声惊住了!

十道惊异的目光,一致集中在慕雪的身上。

廉慕雪剑眉坚立,嘴哂冷笑,脸上充满了杀气!

他对于突然暴退的眇目罗汉,和火道人,看都不看。

他对于以惊疑目光望着他的蓝衫青年和绿衣少女,理都不理。

他只是向着目光呆滞,脸肉扭动的黄衣老人,缓步逼去。

他一面逼进,一面冷冷的沉声问:“智多星,你真是一个智多星,你没想到吧?我们会在此地又碰上了?”

这时智多星知道今天老命必然不保,如果贸然出手,死得更快……

于是,一面缓缓后退,一面恭谨的颤声说:“小侠,请不要误会,半年前,疤面尊者确在祁连山中……”

慕雪未待他说完,眼内冷电突然暴射,同时厉声问:“现在呢?”

智多星看了那两道冷电般的眼神,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战,急忙说:“现在大雪山,冷云洞。”

慕雪的两道冷电目光,直射在智多星的老脸上,手掌渐渐的提上来……

智多星看得最清楚,嘴里顿时发出惶恐的颤抖声音,冷汗,像雨样的流下来。

一阵慈祥的声音,在慕雪的心灵里响起……孩子,能忍则忍,能恕则恕……

慕雪的脸色骤然缓和了,身形停止了,渐渐提起的手掌,也放了下来!

智多星他看得最明白,他的一条老命,可能又检回来了!

慕雪正待警告智多星几句……

他蓦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人正缓缓向他逼来……

并且,一阵极轻微的颤抖声音,飘进他的耳鼓里……

“太像他了!太像他了!他会有这么高吗?”

慕雪回心中一惊,急忙头看去——

突然,他的目光一亮,神情一呆,他几疑这是在作梦!

因为向他走来的绿衣少女,竟是他日夜相思的云姊姊!

他见云姊姊长高了,长得更秀美,更丰满了!

尤其,粉颊上那两颗深深的酒窝,显得更甜美更醉人了!

她的秀发,依然长长的披在肩后……

这时的郝碧云,心情激动,黛眉轻蹙,眼里已含满了泪水!

虽然,她看到慕雪的脸上已掠上了惊喜的光辉,但她仍不敢相信,面前这个丰神如玊的蓝衫少年,便是自己的心上人——雪弟弟。

因为,这个看来已有二十一二岁的少年书生,实在比她想像中的雪弟弟高多了!也英挺多了!在他的脸上,再也看不到过去的稚气!

慕雪的眼,也是湿润的,他完全了解了云姊姊不敢招呼自己的原因。

于是急上两步,惊喜而激动的说:“云姊姊,你不认识我了?”

碧云再也镇定不住了,她仰首贪婪的望着慕雪的俊脸,颤声说:“弟弟……可把姊姊想死了!”

说着,又垂首将粉脸埋在一双纤手里!

泪,像泉涌般,由她纤纤的指缝里流了出来!

慕雪这时,早忘了身边还有人在,他亲切的柔声说:“姊姊,不要难过,我们从今以后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说着,竟举起衣袖,深情亲切的去拭云姊姊手背上的泪水!

碧云的头,垂得更低了。不知她是喜,是羞?

蓦然一团剑光,势若骤雨般,化作一片银星,向着慕雪和碧云两人的当头洒下——

慕雪一看,大惊失色,事出突然距离又近,再想出手,势已不及。

于是,心念间,双掌闪电击下,同时一声大喝,立有一股巨大无伦的潜力在地面上突然卷起!

蹬,蹬,蹬——持剑偷袭的人,身形踉踉跄跄,竟被震得连连后退了六七个大步……

碧云一阵慌乱,自知难逃一死,蓦觉一股绝大无比的柔和潜力,将自己的身体由地上向外推去!

于是,乘势闪身,暴退三丈——慕雪运用神功柔字诀,双掌击地后,同时飘至一丈以外。

放眼望去,眇目罗汉,智多星等,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只有两丈外的俊俏蓝衫青年,横剑立在那儿!

只见他面色苍白,浑身颤抖,两眼闪着凶毒的光芒,直盯在他脸上。慕雪一看,顿时大怒,急步向蓝衫青年走去!

突然绿影一闪,郝碧云竟然挡在慕雪的身前!

慕雪愕了!他不解的问:“姊姊为何阻拦我?”

碧云流着泪,无限痛苦的说:“他师父和我师父是极要好的朋友,况且他武功高绝,江湖震惊,我同他在一起行走江湖,三个月来无人敢与他动手!”

说着一顿,两手轻推慕雪双臂,流泪哀求着说:“弟弟忍耐点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慕雪故作惊愕的问:“会有这等厉害?”

碧云点点头,正待要说什么,忽听那蓝衫俊俏青年厉声道:“云妹闪开,不要拦他,今天我于鹏飞不将这小子立劈剑下,也妄称是心狠手辣的蓝衫书生了!”

慕雪一听,几乎气炸了肺,不由冷冷一笑,说:“蓝衫书生,听说阁下武功盖世,声威震武林,曾经掌毙天台三老,剑诛天山四恶,妇孺皆知,无人不晓,不过在下确实看不出,阁下竟是一个身怀如此高绝武学的人!”

于鹏飞听了,面皮红都不红的冷哼一声,阴沉沉的说:“不信你就不妨试试!”

慕雪见对方竟然毫无愧色的默认一切,不觉愤怒已达极点!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半年未历江湖,今天刚下山,便遇上这么一个无耻之徒。

一想之下,不觉杀机顿起!

于是一指于鹏飞,怒声说:“姓于的,小爷到要试试你的真实本领,现在快把你的师承门派说出来,也好让小爷见识见识,是谁调教出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徒弟。”

于鹏飞看来似乎也气极了,不觉仰天一阵大笑,说:“小子,你可知崆峒掌门人悟玄道长吗?告诉你他老人家正是小爷的恩师。”

说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俏目一瞟郝碧云,又望着慕雪极端得意的说:“小子,还有,你可知道,你的云姊姊她已是小爷我的未婚妻吗?”

慕雪全身猛的一震,两眼一黑,宛如骤雷击顶,身形一连几晃,险些一头栽倒地上……

郝碧云呆了!

她实在没想到,于鹏飞竟然说出这种无稽无耻的话来!

只气得她粉脸苍白,杏眼圆睁,颤抖着右手,指着于鹏飞,半晌说不出话来!

侧脸看看雪弟弟,那付晕眩慾倒面无血色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

因此,又呆呆望着雪弟弟,急得在那儿直发抖,流泪!

慕雪的心情渐渐平静了,他竭力稳住晕眩慾倒的身体……

因为他又想起了圣僧的赠言……

于是,他想到了‘忍’。

于鹏飞又是一阵冷冷的姦笑,极轻蔑的问:“小子,是不是听了我恩师的大名,吓昏了头?”

慕雪听了,反而淡然一笑,说:“姓于的,既然你师父是赫赫有名的高人,想你的武功也定然不凡,因此我定要领教几招,崆峒派的惊人绝学!”

说着,侧身让过碧云,迳向于鹏飞走去!

于鹏飞也哈哈一笑,怒声道:“小子,既然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我蓝衫书生手辣心狠了!”

突然绿影一闪,白虹乍现,随之响起,一阵清越龙吟!

只见银光刺目,剑气森寒,令人不敢直视,郝碧云已惶急的立在慕雪的面前。

她手里正托着“雪山鬼母”赠给她的武林至宝“太白精金剑”。

她望着慕雪罩满杀气的俊脸,颤声说。“弟弟……”

说着,双手将剑递上,以下关心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这时她心里怕极了,她只希望雪弟弟使用她的“太白精金剑”,能在兵刃上先取得一些优势,因为在她想来,雪弟弟绝不是于鹏飞的敌手!

慕雪这时早气昏了头,尤其听到于鹏飞仍口口声声自称是蓝衫书生,更使他怒不可遏,因此使他忽略了云姊姊对他的一番苦心!

是以,他轻轻一推剑柄,极礼貌的淡然一笑说:“谢谢你云姑娘,请放心,我不会杀他!”

说着,又向于鹏飞走去。

郝碧云听后,如万箭穿心般,一连向后退了两步!

她微张着樱口,两眼吃惊的望着慕雪,她吓呆了!

她几乎不敢相信她自己的耳朵,“云姑娘”这三个字,竟会是出自她心爱的雪弟弟之口?

这时她痴呆的立在那儿,真是慾哭无泪,痛不慾生。

她知道雪弟弟误会了,但她气他还没有听她解释,便这样无情的对待她!

她觉得雪弟弟太残酷,太令她伤心了!

因此,她气得浑身直抖……

蓦闻于鹏飞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