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1章

作者:忆文

红日,早已落在山后,暮色浓浓的,淡淡的白雾,由桃林间飘上山来。

白雾,将伫立半山平地上的慕云和秋菊,渐渐笼罩了!

慕雪神色黯然,他仍茫然望着山下那片已被湮没在白雾中的桃林。

他听到了琼江钧叟对云姊姊的叱喝,他也听到了云姊姊对他的哭声哀求!

他想到了天南魔君的匆匆离去,但他却不敢问一句萍姊姊的消息!

他又想到了酒丐临走时的叮嘱,务必将萝姊姊救出来。

慕雪的头,随着他沉重的心事,渐渐的低垂下来,他在想,不知道什么时候,琼江钓叟才让云姊姊回来!

蓦然一丝不浓,不艳,不刺激的香气,轻轻飘进了慕雪的鼻孔里。

他看到柔弱纤巧,楚楚可怜的秋妹妹,已将她娇小的身躯慢慢的挨了过来……

他看到秋妹妹,花容憔悴,美目深陷,他几乎不敢相信他自己的眼睛。但他心里明白,这是谁害了她!

心念间,秋妹妹挨过来的娇躯,几乎是已偎在他的怀里!

他看到秋妹妹的神色是幽怨的,她的眼睛里,闪着惊喜的光和泪,她憔悴的粉脸上,洒上了一片少见的红辉!

他不知道秋妹妹这时的心情,是羞、是怒、是惊、是喜!

但是,他却听到秋妹妹狂烈跳动的心声……

怪!他自己的心,却没有一丝这样的感觉,他只觉得有一股热流、热爱,由心灵的深处,汹涌的滚上来,使他几乎情不自禁的要去抱住秋妹妹!

这时的秋菊姑娘,心情激动的已达极点,她暗暗感谢上苍,她的爱郎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她觉得即使是一刹那,也是幸福的!

她仰脸望着慕雪,见他默默的,一双醉人的朗星,一直注视着她!

她的脸更红了,但是她的心,却怕得有些颤抖……

因为,她的娇躯削瘦了,她的粉脸憔悴了,但是,这是为了谁?都是为了他呀!

泪,在她有些深陷的眼眶里,缓缓的流下来!

她竭力抑制着内心的痛苦,轻柔的问:“雪哥哥,我丑了是不是?”

这声音颤抖得令慕雪听来有些鼻酸,他内心觉得自己实在对不起面前的这个少女!

“雪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了!……”

慕雪这时心痛的已忘了一切,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伸手搂住秋妹妹的柔美纤腰,他低头去吻她有些颤抖的香chún,吻她微闭的眼睛,一直吻干了她有些碱味的泪水!

秋菊温柔的仰脸承受着,她静静的让慕雪亲吻,她觉得爱郎已经用行动代表了他的心,他仍然深爱着自己,他不需要再说什么了!

慕雪频频吻着秋妹妹,一遍,又一遍……

他吻干了她的泪,也吻热了她的心!

片刻过去了……

慕雪松开了秋妹妹的纤腰,直起头来,他要仔细的看看那张憔悴的粉脸,但是,秋妹妹却迅即将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他深情的去抚摸着秋妹妹的秀发,心里泛着无限的甜蜜!

他回味着方才的拥吻,秋妹妹竟是那样的温柔,恬静!

天,早已黑了,浓雾,笼罩了整个益阳山。

偎依在慕雪怀里的秋菊,柔弱的娇躯,已感到了一丝凉意!

于是,她轻仰粉脸,柔声说:“雪哥哥,外面凉了,我们进庄去吧!”

慕雪的俊脸上,顿时掠上一丝黯然神色,他说:“外面是有些凉了,秋妹,你先进去吧!”

秋菊颇感惊讶的问:“你呢?为什么不进庄去?”

慕雪嗫嚅一阵,他怎敢说还要等云姊姊回来呢!

于是,他苦笑一下,说:“我在这儿还要等一个人!”

“谁?”

“唔!……这人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秋妹妹,你先进去吧,外面实在太凉了!又有这大的雾!”

慕雪说着,竟用手轻轻去推秋妹妹的香肩。

温柔如绵的秋姑娘,竟然香肩一扭,倔强的说:“不,你不进去,我也不进去!”

慕雪傻了,他的心开始渐渐紧张,他怕云姊姊恰在这时回来……

蓦然,他体内的神功突然起了感应,他感应到有人正向着山上飞来。

他不禁惊得脸色骤变,星目中寒电闪闪,两眼一直望着山下。

他想飘身迎上去,但他又怕秋菊紧跟不舍,那时云姊姊见了更增误会,因此,他立在那儿心中不住的暗暗叫苦。

秋菊何曾见过如此凌厉慑人的目光,吓得不禁将娇躯直向慕雪怀里偎。

谁知?爱郎竟将身躯闪开,两手急急向外面推……

秋菊突然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心里一阵难过,正待说什么,却听爱郎颤声说:“是她回来了!”

秋菊心里一震,知道是爱郎等的人回来了,于是也顺着慕雪的眼神向山下看去……

果然,一阵衣袂带风声,迳由山下隐约传来!

但是,她什么也没看到,因为雾太浓了!

衣袂飘风声愈来愈近了,慕雪的心情也愈来愈紧张,他立在那里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突然,一条娇小的身影,直向桃林红云仙庄飞去!

慕雪透过雾层的眼神,根据那娇小的身影断定,可能是云姊姊!

于是,他立时大喊道:“姊姊,我在这里等你!”

秋菊一听爱郎喊来人姊姊,芳心顿时泛起一股醋意,但她仍看不见来人的影子。

果然,在远处的夜雾中,立时传来了惊喜略带颤抖的娇呼声!

“是雪弟弟吗?”

紧接着,一条迅捷娇小身影,直向慕雪秋菊立身之处飞来!

慕雪乍听,不觉一呆,继而惊喜万分,秋菊听了,顿时忘了心中的醋意,高兴的疾呼“姊姊”。

疾呼声中,人影一闪,两人面前已多了一个娇美艳丽的少妇!

慕雪一见,急步向前,伸手握住对方少妇的一双柔荑,兴奋的急声说:“萝姊姊,萝姊姊,你把弟弟想苦了!”

秋菊也急上一步,拉着那艳丽少妇的手臂愉快的说:“萝姊姊,你这次回来这么快?”

飞来的少妇,正是娇艳妩媚的黑心娘子严萝,她经过了几番风险,几乎将命丢掉,今日见了雪弟弟,真有隔世之感!

这时,她一双美目,泪光闪闪,不断的上下打量着朗朗如玉树临风的雪弟弟!

她喜得已说不出话来了,久久才激动的说:“弟弟,你果真没忘了姊姊?”

慕雪星目中也闪着泪光,说:“我永远不敢忘记姊姊对我的爱护!”

秋菊见他们亲热叙别的样子,虽然觉得爱郎的俊面上一片诚敬之色,但是看了他紧紧握着人家的一双玉手久久不放,心里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于是,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在那两双紧握着的手上,闪来闪去!

黑心娘子看了,心里不禁暗笑,但这也不能怪秋妹妹,实在说,自己与雪弟弟站在一起,谁又不说恰是一对恩爱的小夫妻呢?

尤其,雪弟弟现在长得更英俊,更健美,更潇洒了!

因此,她很自然的将手撤了出来,并打趣的笑着说:“弟弟,你为何今天才来,你再不来,可要把秋妹妹想疯了!”

慕雪听了,只是深情的望着秋妹妹笑!

秋姑娘可吃不消了,只羞得粉面通红,直跺脚!

她红着脸,咬着樱chún,在严萝的香肩上,狠狠的捶了一下,佯嗔怒声说:“都是姊姊你坏,不是你常常说他好,哼,我早把他忘了!”

黑心娘子笑了,慕雪也笑了,只有秋姑娘红着脸瞪着严萝,小嘴嘟多高。

这时,山雾愈来愈浓,凉意也愈来愈重,严萝立时惊觉到秋妹妹的身体纤弱。

于是,以大姐姐略带责备的口吻说:“妹妹,外面这样凉,你们为何不进庄去?你不知道你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

秋菊却笑着说:“我要雪哥哥进去,他说他要在这里等你回来!”

严萝吃惊的问:“等我?……”

说着,两眼迷惑的望着慕雪,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慕雪立时违心的说:“我因与红云仙子有一掌之仇,所以不愿进去!”

秋菊一听,急忙解释说:“雪哥哥别误会,我们仙子总说你好,从来没说恨过你的话!”

严萝也笑着说:“红云姐姐早不恨你了,快进去吧,把秋妹妹凉着可不是玩儿的!”

话毕不由分说,一手拉慕雪,一手拉秋菊,直向桃林内走去!

慕雪无奈,只有跟着走,他想,云姊姊回来她会进庄去找我的,到了那时候再说吧!

萝姊姊边走边问,雪弟弟边走边答……

萝姊姊没问她们帮主刘棋祐的小师妹郝碧云是否由大雪山回来了;雪弟弟更不敢自动的说,郝碧云已是他的妻子了!

片刻,三人已穿过深长的一片桃林,到了一座极高的大红墙前。

慕雪见有墙没门,心想,这可能是后院?

黑心娘子似乎已看出雪弟弟的心意,因而一笑说:“他们这里没有门,人们出入都是房上来,房上走。”

说着,首先纵上墙头,慕雪秋菊也一跃而上!

慕雪一纵上墙头,即见一片绿瓦为顶的房屋,虽然房屋不多,但却井然有序,中间最光亮处的一座大房屋,看去颇像一座大厅。

他跟着萝姊姊秋妹妹,直向大厅纵去——

眨眼间,三人已纵落在厅前。

慕雪举目一看。他立被眼前的景像吸住了!

眼前这座看来不太大的大厅,竟然布置得金碧辉煌,令人看来有些眩目。

大厅内外悬满了精致宫灯,光明大放,如同白昼,乍看之下,宛如皇宫王府。

厅内两侧,站满了一群五彩宫装,云鸡髻高堆,身材窈窕的侍女,春阑、夏荷、冬梅三女坐在两边,冬梅身边尚有一张空椅,慕雪想,那可能就是秋妹妹坐的!

红云仙子,一身鲜江衣裙,光艳照人,高高坐在中间一张金色大椅上,看上去俨然像个女皇帝。

慕雪看了红云仙子这种豪华气势,心里不禁微微一愕,暗说:想不到这女魔头,竟然如此穷奢极侈,怪不得萝姊姊在此也乐而忘返了!

这仅是慕雪单方面的想法,他不会知道萝姊姊无处可归的痛苦,尤其一个女人!

他更不会知道,红云仙子待萝姊姊宛如亲妹,因此令她厌倦了江湖。

红云仙子为什么极尽奢侈,严萝也不知道,她也曾为此怀疑,但她觉得,红云仙子似乎不像外间传说的那样污秽。

虽然,红云仙子在江湖上,秽名四播,无人不知她是个婬娃,但严萝半年来,却没见她离庄一步,也没发现有任何男人和她亲近。

这件事,红云仙子不说,黑心娘子也不便问,但最令人不解的是红云仙子对人们的毁谤,她也不加否认!

因此,这件事,在黑心娘子的心里,便成了一个谜。但是,她绝不会想到红云仙子这样作,完全是有她自己的私谋和目的!

这时,大厅上一片寂静,虽然,在座的和站立的都是一群红粉佳人,但看来,却充满了煞气。

首先,秋姑娘紧张了,她不明白仙子这样做的用意,这场面令她看了心怕,她觉得红云仙子仍恨着她的雪哥哥!

秋菊姑娘仍记得红云仙子说的话,只要蓝衫书生来,她就让他成为红云仙庄上,“唯一至尊无二的男人”。

因为,在红云仙庄上,男人是没有地位的,他们只能做奴隶!

现在,她认为红云仙子已忘了那些话,因此忍不住泪如泉涌般又流了下来!

严萝的心也在猛跳,她看到红云仙子这种排场,似乎早已料到雪弟弟必定会来!

她也记得红云仙子曾说过,只要雪弟弟善待秋菊,她会原谅雪弟弟加诸在她身上的难堪和侮辱,由此,也足见红云仙子是如何的喜欢秋菊。

现在看了眼前情形,她有些后悔了,她不该贸然领雪弟弟前来,至少自己应该先进来看看情势!

这时,慕雪傲然立在厅前,星目中寒电闪闪,两眼一直盯视在红云仙子有些霜意的粉脸上!

他看不惯红云仙子那种高高在上的神气,他忍不住怒火高烧,同时,俊脸上充满了杀气!

慕雪俊面上的神色,看在红云仙子的眼里,令她心里立时泛起一丝寒意,她不禁担心今天的计划会不会成功?

因此,她竭力想缓和一下眼前紧张的情势!

就在这时,蓦然一阵彩衣人影闪处,兰、荷、梅,三个如花蝴蝶般的少女,已飞身扑向了她们的秋妹妹!

因为她们觉得秋妹妹实在太可怜了!她们忍不住要扑过来安慰她!

红云仙子粉脸骤变,娇躯已忍不住有些发抖了!她实在没想到春兰三女竟然严重的违背了自己的心意。

她们这样做,在红云仙子认为四女正在破坏她的预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