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2章

作者:忆文

这时的廉慕雪,恰如严萝幻想中的情形,他正冒着凛冽的寒风,在皑皑的雪峰上,冰谷里,搜寻着杀父仇人“疤面尊者”的踪迹!

这是慕雪第四次登上银峰连绵,冰雪纵横的大雪山了!

这以前的三次,他都失败了。他不但没找到疤面尊者,连个人影都没有到,即使是武林中人尽皆知的“雪山鬼母”也没看到!

但慕雪不灰心,他有个倔强的天性,他有个持恒的心,他不怕找不到“冷云洞”在什么地方!

他这次一定要找到“疤面尊者”,一定尽诛围攻父亲的恶人。

慕雪的眼,暴射着坚毅无比的光芒,为了父仇,他不畏任何艰险!

他由这个雪峰,登上另一个雪峰;他由这座冰山,奔到另一座冰山。

他在险峻锐滑的冰壁上飞掠,他在冷云弥漫的雪谷中飞驰!

冻冽刺骨的寒风,卷起漫天雪花冰屑,藀出了尖锐啸声。

慕雪飞驰于峰谷之间,他已不觉得冷,因为,他心中正烧着愤怒的烈火!

这时,慕雪又登上一个雪峰,他停住了飘飞的身形……

他的蓝衫,被寒风吹得飞舞,他的身上,被雪片冰屑击得馥出了沙沙的响声。

他要冷静的想想,他要仔细的观察一下全山形势!

仰首看看天,太阳在此地已失去了它的炎热。

漫天的冰屑雪片,使漫山刺人眼目的反光,也变得一片灰黯!

蓦然,就在前面的冰壁间,一道白影,一闪而逝——

慕雪看了,动都没动,他知道那是正午出来活动觅食的雪熊,他在这些天来所能看到的,也只有雪熊雪犀一类的动物了!

他对这些动物,是采互不侵犯的态度,是以上山四次,只掌毙了三只雪熊,一只雪犀。

慕雪常常看到温驯的雪熊,静静的伏卧在冰壁间,雪峰下。有时看到他,便先畏缩的退走了,或跑进较近的雪洞里。

但有的雪熊,却极为凶狠,一看见他就疯狂的扑过来!

突然,那一闪而失的雪熊,竟人形跃起,疾向山下电掣驰去——

慕雪看得心中一动,立时腾空跃起,双袖一拂,两臂平展,疾演“掠云飘浮”,凌空向那条白影扑去——

那条白影,似乎已发现峰顶上飞扑而来的慕雪,神态立显慌张,疾向右侧冰壁间飞去。

慕雪远远看到,顿时大急,一挺腿身,两臂疾收,尽展“掠云飘浮”中的“掠”字诀闪电下泻。

就在这时,前面的白影一闪不见了!

同时,慕雪也到了白影消失的冰壁前。

慕雪立定身形,冷电暴射的星目一扫冰壁,发现冰壁上有不少的雪洞,但只有一个洞是较大的。

蓦然蓝影一闪,慕雪已忘了心急误事之忌,竟冒险飞进了较大的雪洞里——

轰隆一声巨响,雪块冰石,迳由那个大的洞里飞爆出来——

慕雪骤然一惊,双袖一抖,身形闪电退出洞外,心中不禁暗暗欢喜,因为,果然被他猜到了,那伪装雪熊的人,正在这个洞里。

慕雪再度掠至洞口,举目向里望去……

好远!以慕雪的目力,竟然没看到洞底。

洞内前端灰暗,深处漆黑,洞顶上,垂满了亮晶晶的冰箸,根本看不到那人藏身在那里!

慕雪看了一愕,心说:那人藏在什么地方?这个洞里会不会有支洞?

慕雪一想到支洞,心里顿时慌了,他怕那人会由支洞中逃走。

于是,他决定用掌力将那人逼出来!

心念间,身形对正洞口,双掌一翻——

一股排山倒海的狂飙,直向洞内滚滚卷去。

一阵轰轰如闷雷的响声,挟着清脆的冰箸相击声,由近而远,直达洞底深处!

慕雪定睛一看,雪洞笔直,洞内冰箸尽被掌力扫光,但仍没看到那人躲身在什么地方!

慕雪觉得必须冒险进去了,这个伪装雪熊的人,绝不能让他逃脱。

于是,他再度缓缓向着洞中走去。

蓦然一声厉喝道:“小子站住——”

这突来的一声厉喝,确令慕雪吃了一惊,因为,他一直还没看到那人藏身的位置,因此停身,不敢贸然再向前进。

慕雪眼神如电,不停的向洞内搜索着……

一阵阴恻恻的嘿嘿冷笑飘来……

慕雪立时循声望去,那伪装雪熊的人,正藏身在五丈外的一个壁缝里,身上仍穿着雪熊皮衣,只有两只闪闪发光的眼时露在外面。

慕雪一看到那人藏身的位置,顿时放下一颗焦急的心!

那人望着慕雪,阴森森的恨声道:“蓝衫书生,你小子不要自恃武功高绝,便到处横行欺人,须知这大雪山不是你撒野卖狂的地方,你小子三番两次前来窥视,无端寻事,委实欺人。”

说着,嘿嘿一阵冷笑,突然又厉声说:“如不是师父有命,不准出手,你小子早就没命了,今天既然遇上我‘雪上飘’易安,你就休想活着离开,大雪山不是你愿来就来,愿走就走的地方!”

慕雪这时,早已气忿填胸,惊怒交集,忍不住发出一阵怒极的纵声大笑!

接着一敛大笑道:“不要说你这饭桶阻拦不住小爷的来往,就是你们大雪山布满了天罗地网,小爷照样愿来就来,愿走就走。”

“雪上飘”听了也是气得一阵哈哈大笑,说:“你小子这些话,只能吓唬贪生怕死的‘智多星’,我雪上飘易安,可一直没把你放在眼里!”

慕雪一听到“智多星”三字,脸色突变,星目电射,心中顿时大悟,一声厉喝:“疤面老鬼现在何处?”

厉喝声中,向着雪上飘闪电扑去——

雪上飘易安,似乎早有准备,也厉喝一声,闪身而出,双掌同时前推,一股狂风暴雨般的掌风,已向慕雪袭来。

慕雪冷哼一声,右袖疾拂,立将袭来的掌风逼开,脚下疾演迅雷步法,身形一转,一个闪电飘身,已至雪上飘身后。

狡猾的雪上飘,心知不妙,一声惊叫,纵身直飞洞外——

就在他的身形,刚刚飞出洞口的同时,蓝影一闪,慕雪已先行飞至。雪上飘的身形落地尚未立稳,慕雪已将他的脉门扣住!

紧接着,慕雪的右手一扬,直抓雪上飘的面门……

嗤——的一声雪上飘的熊皮护面,已被慕雪应手撕下来!

慕雪一看雪上飘的嘴脸,玉牙顿时咬碎,目眦俱裂,眼射冷芒,浑身不停的簌簌直抖……

突然白光电闪,鲜血四溅,雪上飘腹内的五脏六腑,同时爆了出来!

紧接着,一声凄厉刺耳的悠长惨叫,声尖音锐,直上云霄!

慕雪将“雪上飘”的尸体,左手一推,飞起一脚,一只如雪熊似的身影,洒起一片血雨,直向一道冷云迷漫的绝壑中,飞泻而下——

顿时,白皑皑的雪地上,现出了一道血雨似的小径!

鲜血洒在雪地上,红白相映、美极、艳极,令人看来心惊,也令人看来战栗!

慕雪神情激动,手握白金匕首,两手扑天,仰面狂笑……

一个围攻他父亲的恶人,疤面尊者的另一个徒弟,继“五毒鼠”范永西之后,又被他剖腹了!

狂笑!慕雪痛心的狅笑着……

他想到了死去的父亲,失踪的母亲,他的泪,随着他狂笑颤抖的身躯,簌簌的滚下来!

突然,一阵飒飒的衣袂带风声,迳由山下飘来!

慕雪顿时一惊,笑声骤停,闪身飞入洞中!

好快!慕雪的身形刚刚隐好,一条人影,冒着凛冽的寒风,宛如云飘电掣般,向着慕雪隐身的冰壁驰来!

这是慕雪上山四次,第一次看到的人,穿着人的衣服出现在这块冰天雪地里。

慕雪定睛看去,来人竟是一个年约三十余岁的中年妇人,一身青衣青绒大披风,背插宝剑,剑柄上的黑丝剑穗,随风急烈的飞舞着!

慕雪见她飞驰间,两只闪闪有光的美目,左顾右盼,似乎在找方才狂笑的人。

中年妇人看了一阵,忽地转身向着洞前驰来,她突然停身在雪地上的那滩鲜血前,她看了看地上的血迹,机警的向着四下张望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冷芒闪闪,煞中带着柔和!

慕雪根据她那双美目判断,二十年前的她,想必也是一个颇具姿色的大美人。

蓦地,中年妇人纵身一跃,腾空而起,直向冰壁上飞登而上!

慕雪闪身出洞,抬头一看,只见中年妇人才跃至半壁之间。他心中灵机一动,暗想,只有如此如此碰碰遾气了!

于是衣袖一拂,身形电射,直向冰壁的右端尽头掠去——

慕雪来到冰壁右端,两脚一点,双掌下击,立展“腾空五步”绝世轻功,身形直上冰壁。

果然,只见那中年妇人,正如他想像的,登上冰壁之后,越过冰原,直向前面的雪丘绕去!

于是,他加速飞驰,抢先向雪丘之后驰去。

绕过雪丘一看,慕雪笑了,因为那中年妇人,正向着他这边迎面飞来。

是以,他纵身迎了上去。

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慕雪,她已停止了前进,两眼正愕然的向他望过来。

慕雪来至中年妇人面前,深深一揖,说:“晚辈蓝慕雪参见老前辈,并请老前辈指点路途。”

中年妇人似对慕雪颇有好感,立时笑着说:“小兄弟,有事尽管说,不要太拘礼。”

慕雪继续恭谨的说:“晚辈奉命前来拜访疤面尊者蔡老前辈并有要事面述,但来此两日,迄未找到蔡老前辈的清修之处……”

中年妇人愈听愈面现喜容,未待慕雪说完,已兴奋的说:“小兄弟,你也是来找尊者的吗?”

慕雪听了心头一震,暗道:果然找到门路了,但嘴里却连忙说。

“是的,老前辈。”

“我也是来找他的,你找他有什么事?”

慕雪一阵犹疑,脸上故作难色,说:“这……这点请老前辈原谅……”

中年妇人看了,温和的一摆手,说:“既然不便说,千万不要勉强,我只是随便问问。”

说着,转首四望,一蹙眉头,说:“我也有一年多没来了,没想到这里的地形变化这样大,真不知道能不能找得到呢?”

慕雪一听,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心说,真糟,她也是没有把握!

中年妇人望了一会儿四野,又指着一座崎险的雪峰,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绕过这座雪峰就可看到‘寒冰谷’了。”

慕雪心里一阵暗暗欢喜,心说:不管是“寒冰谷”也好,“冷云涧”也好,只要能找到疤面老鬼就行。

他忍不住心中一阵狂喜,因而急急的说:“老前辈,既然这样,我们快过去看看吧!”

中年妇人见慕雪很高兴,于是点头笑笑,说了声“好”,首先向前驰去。

慕雪紧紧随在妇人身后,恨不得马上飞到“寒冰谷”。

片刻工夫,两人已到了那座崎险的雪峰下。

中年妇人飞行中,突然愉快的说:“看来是不会错了,绕过这座雪峰,便是‘寒冰谷’了。”

说着,回头笑望着身后的慕雪……

但是,中年妇人的神色一惊,突然停止了飞驰前进的身形,她的脸色大变,同时,两眼闪射着惊异的光辉!

因为,她看到身后紧跟而来的少年“蓝慕雪”,身法漫妙,蓝影飘飘,样子悠闲至极!

这情形令她看了,心中不禁大骇,尤其,她看到慕雪踏在雪地上的足印,经过凛冽的寒风一吹,立时没有了,这更令她心惊!

这是她创荡江湖二十年来,第一次看到了“踏雪无痕”的绝顶轻功,而这种绝顶轻功,却是她在一个后生少年的身上所发现!

她对这蓝衫少年的来历起了怀疑,她觉得在没有问清他的身份前,绝不能引他到寒冰谷去!

因此,她突然停身,她要先问个清楚。

这时慕雪的心情特别焦燥,头脑被杀机冲得一片模糊,他只知道默记着每个恶人的脸谱,他一心想着如何才能一网打尽所有的恶人。

他一遍一遍的想着,血,随着他的思想疾速的循环着,心,剧烈的跳动着……

他咬着牙,在心里不断的说:我今天要杀尽所有的恶人,要杀尽所有的恶人……

因此,中年妇人的突然停身,待他发觉,他飞驰的身形已超前两丈了!

慕雪心惊之下,闪电转身,一式“掠云回飘”,身形宛如一阵旋风般轻轻落在中年妇人的面前。

中年妇人看了慕雪这种绝美绝妙的身法,原已有些愕然的脸色,顿时变为苍白!

尤其,她看了慕雪冷电暴射的星目,和充满了杀气的俊脸,使她发觉面前的少年人,已没有了一丝善意。

慕雪看了中年妇人的神色,知道她已起了怀疑,嘴角不禁泛起一丝冷笑!

于是,冷冷的问:“为什么不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