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3章

作者:忆文

天亮了,洞口射进来一线曙光!

晓燕缓缓挣开了眼睛,她仍是那样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她碓没想到她中毒竟是那么严重!

她回想到昨夜紧张的情形,在那样的情形下,雪弟弟仍一直细心的照顾着她,一想到这些,她不禁又滴下两滴珠泪!

她虽然中了毐,但她的心是明白的,头脑是清醒的,只是她的口不能发声,四肢不能用力,眼睛也流不出泪水。

她看看盘膝在身边的雪弟弟,他身上没披一点东西,仅有的两张毛皮都盖在自己的身上。

她看了心里有说不出的疼,同时也涌上一阵复杂的情绪:有爱,有愧,也有宽恕!

晓燕,这时才完全宽恕了雪弟弟,因为,雪弟弟实在是一个好丈夫,每一个爱他的女孩子都会觉得有他这么一位丈夫,值得骄傲,值得满足,也必会得到美满和幸福!

因此,她暗暗向上苍发誓,只要有女孩爱雪弟弟,也是雪弟弟喜欢的,她都愿同她们生活在一起,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她并且警告自己,像雪弟弟这样的好丈夫而是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占有的,当然,她是希望雪弟弟能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

晓燕倒在两张毛皮中,仍感到丝丝冷意,她想到雪弟弟会比她更冷!

因此,她情不自禁的去摸雪弟弟的手……

慕雪的眼,睁开了,他深情含笑的望着燕姊姊。

晓燕的粉脸绯红,但不知是什么力量,也不知那来的勇气,她竟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毛皮,柔情万千的说:“弟弟,来,倒下来休息!休息!”

雪弟弟最乖了,比谁都听话,伸腿,倒身,滚进燕姊姊的怀里!

但是,慕雪神色一惊,又突然立起,因为他已感应到有人正向着洞里走来!

果然,外面已传来脚步声,并听来人刚刚走进洞口,就大声喊起来。

“三秃子,什么时候啦,你们还不起来,你们忘了今天是咱们尊者功成启关的好日子啦?”

冷颤!慕雪听到“功成启关”四字,身不由主的打了个冷战!

他在心里严重的謷告自己:廉慕雪呀,廉慕雪,你竟糊涂到差点错过雪报父仇的机会,假设今天疤面老鬼启关逃走了,试问茫茫大海,芸芸众生,你再往那里去找这个魔鬼?

慕雪想着,额角上不禁流下汗来!

晓燕见雪弟弟刚刚倒进自己的怀里,突然又跳了起来,初是一惊,继而听到有人走进洞来,又深佩雪弟弟的武功高绝!

晓燕听到“功成启关”四字,心中也不禁一阵焦急,因为她知道疤面尊者是雪弟弟的杀父仇人,他俩必须在老鬼启关前,赶到冷云岩。

冷云岩在大雪山的绝峰上,排云冲霄,鸟兽绝迹,要想登上大雪山的绝峰实在不是一件容易事。

晓燕看到雪弟弟的神色,额角上的冷汗,知道雪弟弟比自己更急,于是掏出一方丝帕,就要为雪弟弟拭汗……

“啊!弟弟——”晓燕不禁脱口惊呼了!因为她自己的全身,竟然没有一丝力气,连一方丝帕都无力举起!

慕雪心里一惊,闪身纵了出去——

接着一声凄厉惨叫,由洞外响起!

蓝影一闪,慕雪又回到燕姊姊的身边,低声切的问:“姊姊你觉得怎样?”

晓燕没有同答,反而惊疑的问:“你把那人杀了?”

慕雪点点头。

晓燕痛心的问:“弟弟,你为什么要这样喜欢杀人?”

慕雪的神色很难看,他黯然说:“有时杀人也是迫不得已,像这个人,听到你的惊叫,他马上逃走了,如果不将他杀了,不一会这个峰下便会围满了疤面老鬼的人,那时我们便不能按时到达绝峰上的冷云岩了。”

说着一顿,两眼望着晓燕,一脸关切的神色继续说:“你觉得怎样?现在我们得赶快走,不然我们在午时三刻以前,便不能登上雪山的绝峰。”

晓燕话没出口,泪水已先流下,她颤声说:“弟弟,你快去吧,不要管我,不要耽误时间了!”

慕雪大吃一惊,不由急声问:“姐姐,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

谁知?

晓燕竟扑进慕雪的怀里哭了起来!

慕雪被燕姊姊哭得一愕,心里更烦,更乱,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晓燕抱着雪弟弟,哭声道:“弟弟,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不知怎的我已没有一丝力气!”

晓燕虽然嘴里这样说,但她的心里,却不愿一刻离开雪弟弟,尤其,现在她宛如一个平庸女人,她觉得她已没有一丝功力,她已不能再将真气凝聚……

突然,晓燕的娇躯已被慕雪抱起——

晓燕吓得惊叫一声,正待挣扎,雪弟弟已飞出洞外!

晓燕更慌了,她知道自己的功力还没有恢复,形如废人,既不能帮助雪弟弟,何必还要连累他!

于是她焦急的叫着:“弟弟,快把我放下来,这样绝不可以,你会错过报仇的机会的!”

晓燕的话还没说完,慕雪的身影,宛如殒星般,已向峰下泻去——

太阳升起很高了,凛冽的寒风已完全消失,大雪山的绝峰上,丘岭上,冰壁上,到处反射着耀眼的银光。

天空蔚蓝,没有一丝云,即是常年笼罩在浓云中的大雪山绝峰,这时也现出了它的崎险全貌。

慕雪托抱着晓燕,身形如电,直向绝峰上掠去——

晓燕,这个清丽慧美,容颜绝世的少女,她知道已无法使雪弟弟放下自己,她觉得这时只有用爱来鼓舞雪弟弟,给他力量,给他信心,给他勇气!

她倒在雪弟弟的两只强有力的臂上,像卧在飞云里,舒适,平稳!

晓燕虽然全身无力,但她却竭力凝聚真气,减轻自己的体重!

她看到雪弟弟,玉面凝重,眉罩煞气,星目中闪射着倔强坚毅的光辉!

看看自己,衣裙飘拂,秀发飞舞……

看看远近,群峰移动,丘岭掠飞……

突然,她的身体上升了,眨眼间,雪弟弟已跃上绝峰下一座相连的矮峰上!

晓燕舒伸双臂,将雪弟弟的脖颈轻轻搂住,粉腮,轻轻的贴在雪弟弟的颈颊上。

她往身后一看,不禁惊得一呆——

因为,远处几座峰顶上,都冒起了一股冲天黑烟!

她心里忍不住一阵乱跳,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庆祝疤面老鬼启关吗?是山下来了大批高手袭山?还是……

晓燕的娇躯不禁一震,心说:不会是我与雪弟弟登峰被发现了吧?……

她只是在心里这样想,她不敢告诉雪弟弟,她怕扰乱了他的心神。

她将螓首轻轻伏在雪弟弟的肩头上,两眼仍望着远方,注意着情势的变化!

蓦然,她觉得飞行中的雪弟弟,身躯突然一震,这令她非常吃惊,她正想张口说什么……

但是,她的脸红了。

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她已将雪弟弟温柔浑厚的耳垂,咬在自己的两片樱chún里!

晓燕一阵羞涩,不自觉的将头埋进雪弟弟胸怀里,她觉得自己的粉脸热辣辣的发烧,烧得直冒热气!的确!真的一丝丝热气,在晓燕的面前环绕着,一直环绕着……

晓燕突然一惊,顿时发觉这丝丝热气,正是由雪弟弟身上发出!

一个意念,闪电掠过晓燕的心头,雪弟弟累了!他这样抱着自己飞驰,无论如何是登不上绝峰上的冷云岩的,他实在是累了!

但是,雪弟弟上升纵跃的速度,仍是那么惊人,看来没有一丝倦意。

看看他英俊的面庞上,又没有一滴汗水!

怪!

这循环不息的丝丝热气,又是怎么回事呢?

当然,晓燕是不会知道,慕雪已展开了惊世绝学‘幻觉禅功’,溶合了‘无极神功’,推动着旷古凌今的‘掠云飘浮’。

晓燕心中一直迷惑着,两眼盯视着雪弟弟那张诱人的面庞,和那两片微向下弯的朱chún,显示着他的坚毅不屈,也代表着他有一颗热情的心!

晓燕虽是一个恬静庄淑的少女,也同样的热情如火!

她的一双凤目,一直含情脉脉的望着雪弟弟那张诱人而又会说话的嘴,她的樱chún动了几动……

她想去吻雪弟弟,她认为雪弟弟这时是需要她鼓励的,她自觉也有这份责任!

但她一面在犹豫,她忘了她是斜卧在雪弟弟的双臂上,她也忘了这时正飞驰在奇险的冰雪上。

当然,她也不会注意到峰下发展的情势!

晓燕红着脸,终于把火热的两片樱chún,在雪弟弟的朱chún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突然,雪弟弟的身形一个踉跄,几乎滑下一道深约千仞的雪涧里!

晓燕的心大吃一惊,顿时发觉,这种鼓励办法“不好”!

雪弟弟突然顿住身形,停止了!

他剑眉微蹩,两眼就望着面前一座高约三十余丈的奇险冰岩上,缓缓将臂上的燕姊姊放立在地上。

晓燕双脚着地,两腿仍是软绵绵的,娇躯仍偎依在雪弟弟的怀里。

她不知道雪弟弟为什么突然停止,她仰脸柔声问:“弟弟,累了是不是?”

慕雪没有回答,仅摇了摇头。

他举手指着头上奇险突出的冰岩,说:“姊姊,你看那是什么?”

晓燕仰首一看,只见一片刺眼雪光中,一点红影,看来特别艳丽,特别醒目!

由于阳光太强,反射的雪光也特别刺目,因此,晓燕不能久视,立即低头对慕雪,说:“弟弟,我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点红影!”

慕雪的两眼,是经过‘万古寒泉’洗濯过的,不但适应任何黑暗,也可张目对日,所以这强烈的雪光,他仍能任意直视!

因此,他也觉得自己得天独厚,一身兼具三位奇人的绝世武学——常叔叔,恩师,空空大师。

如非遇到恩师“一鹤仙翁”,武功再高,这双眼没经过‘万古寒泉’洗濯,不要说找疤面尊者报杀父之仇,即使登上这座绝峰,已是万万不能!

晓燕见雪弟弟不答,一双星目,一直注视着那点红影,于是不解的问:“弟弟,你能看清楚吗?那上面是什么东西?”

慕雪同样不解的说:“在这座奇险冰岩的顶端夹缝里,生着一朵很大的红花,看来像莲花,却又没有莲花那么大!”

晓燕听了一阵惊喜,脱口急声说:“会不会是千年‘朱红雪莲’,听说这种稀世奇珍,生在大雪山的绝峰险崖上,或人踪难至,鸟兽绝迹的绝壁上。”

说着,又仰头看了一眼,但被强烈得雪光照射的她仍睁不开眼睛,她只能看到一点红影!

慕雪也顿时想起了这种稀世奇珍,有起死回生的功用。现在燕姊姊余毒未净,如能食一颗千年雪莲实,功力定然马上恢复。

于是他兴奋的连声说:“很像,很像。”

晓燕心里更急,不由问:“那株雪莲长在什么地方,那地方危险吗?”

慕雪一蹙剑眉说:“很危险,并且很高,就在岩顶上!”

晓燕听了很失望:“弟弟,以你的功力,能否把它采下来?”

慕雪毫不犹豫的说:“让我试试!”

试字出口,身形腾空而起,一躣数丈——

慕雪身在空中,双袖一抖,两脚互击,又升七丈——

一连数次腾升,距那株雪莲已不足七丈了。

慕雪突伸右手,中指疾弹——

喳——的一声轻响,那株鲜红艳丽的千年雪莲,应指而落!

慕雪屈腿伏腰,双袖平挥,一式“游龙回转”伸手将那株落下的雪莲抄在手里,继而一式“苍龙入海”,立变头下脚上,直向燕姊姊的面前飞扑而下——

晓燕抬头上看,只见一片强烈雪光中,雪弟弟的身影一闪,便再也看不见了,眼睛,被雪光刺得顿时流下泪来!

晓燕立时掏出一方丝帕,刚刚抚在眼上……

蓦然一阵微风扑面,清香立时扑鼻袭来……

晓燕拿开手帕一看,雪弟弟手里正拿着那株艳丽大雪莲,已站在她的面前了!

慕雪落地之后,一见燕姊姊丝帕抚面,泪痕斑斑,顿时把他心中的狂喜给吓跑了!

于是急上一步,轻轻将燕姊姊抱在怀里,深情关切的问:“姊姊,为什么难过?”

岂知,燕姊姊竟含泪笑了,举起粉拳在雪弟弟肩头上轻轻捶了一下,嗔声笑着说:“谁难过啦,人家流泪就是难过?”

慕雪听了不禁一愕,心说:怪,流泪会不难过?但他随即明白了燕姊姊的眼泪,是被强烈的雪光刺激的。因此,他笑了。

于是,他轻轻搂着燕姊姊的纤腰,说:“姊姊,快把这颗雪莲实吃下去!”

晓燕觉得这种起死回生的稀世奇珍,不可任意糟塌,自己只含一片花瓣,即可尽驱腹中余毒。

晓燕正待说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