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4章

作者:忆文

一年过去了!

江湖上,已渐渐淡忘了这两个武林后起的英杰儿女!

但是,被困在冷云洞中的慕雪和晓燕,仍没有放弃他们寻着出路的工作。

碱肉,吃光了,干粮也快食完了,但他们的武功却增高了。

这天,两人再度寻到疤面尊者尸体坠下的深窟处……

蓦然一丝极轻微的腐尸气息,由深窟中飘了上来!

晓燕灵机一动,指着深窟对慕雪,说:“弟弟,我想下去看看,说不定疤面老鬼当初是想由此逃走的!”

慕雪也认为有下去看看的必要,是以急声说:“让我先下去!”

说着,纵身跃进深窟,飘身而下——

愈往下降,腐尸气味愈浓……

深窟极深,下降三十余丈,仍没看到窟厎。

突然!窟壁上,现出一个仅容一人屈身可进的裂洞!

慕雪心中一动,两脚一垫,双袖一抖,已经滑过的身形再度上升,飘然进入了裂洞之中!

裂洞之中,漆黑一片,两壁俱是凹凸不平的尖石。

慕雪虽不敢确定这裂洞就是出路,但总怀有一线希望!

于是,仰面高喊道:“姊姊,请你下来看看!”

上面传来了晓燕的应声:“弟弟,你发现什么了吗?”

“一个小裂洞!”

一阵衣袂带风声,晓燕已由上面飘了下来,翠袖一拂,屈身飞进了裂洞中。

慕雪一拉晓燕的手,说:“姊姊,让我们向前找找看?”

晓燕心里很高兴,愉快的点头应了声“好”。

两人俱都抱着一线希望,躬着身向前走去。

由于两壁俱是尖石,前进的速度很慢。

行了一阵,洞势渐渐宽大起来。

一转弯——在遥远的前面,竟隐约现出一片模糊的透明亮光来!

慕雪晓燕,惊喜万分,同时飞身扑了过去——

光亮处,竟是一个大洞口。

但洞口已被冰雪封闭了!

慕雪看了之后,极兴奋的说:“姊姊闪开,让我用掌力将洞口击开!”

晓燕根据洞口上的透明亮光,也断定封闭的冰雪并不太厚。

于是含笑点首,急步后退——

就在晓燕飘身后退的同时,慕雪双掌已闪电推出——

轰隆一声大响,坚冰暴射,雪块横飞……

顿时,一道强烈阳光,疾射入洞,耀眼刺目,令人难睁……

慕雪晓燕,欢呼一声,飞身来至洞口。

只见丽日当空,正是午时,举目眺望,万里冰雪。俯首下看,奇险惊人,两人立足的洞口,正在大雪山绝峰巅顶的一角。

慕雪晓燕,乍见天日,宛如隔世,悲喜交集,感慨万千!

就在这时,蓦见远处一座雪谷中,闪电飞出三个小黑点!

虽然距离极远,但仍看出那三个小黑点,是三个武功极高的人。

眨眼工夫,三个小黑点,已越过两座雪丘一片广大冰原,直向绝峰这面驰来。

此刻,慕雪、晓燕,俱都归心似箭,恨不得即刻赶回衡山云雾峰,虽然,两人已看到有人向着绝峰驰来,但却仍不知方才击开洞口时,掌力击起的一团雪花,已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因此,两人仍计议着如何早些赶回衡山。

晓燕仰首看看天说:“弟弟,现在正是午时,如果我们即刻动身,日落前即可赶到山下镇上。”

慕雪点点头,指着脚下几处奇险的冰岩说:“姊姊,我们沿着这些冰岩下去吧!”

说着,飞身出洞,直向峰下泻去!

白裙飘处,晓燕也纵身飞出,紧随而下——

片刻工夫,两人已下了绝峰,又越过数座矮峰,直向一道极长的冰壁驰去。

就在这时一阵嘿嘿冷笑,突然掠空传来……

笑声阴沉刺耳,令人闻之心悸!

慕雪晓燕,心中一惊,这声冷笑,分明是用‘千里传音’的功夫发出。

两人同时停身,回首看去,只见三条人影,正向着这边电掣飞来。

慕雪一见来人,不禁气得俊面一变。

这时,两人已能听到极速的衣袂带风声。

晓燕举目看去,当先一人,是一个手持鸠杖,年约八旬,一脸黑蓝斑点的奇丑老婆子!

这张奇丑的老脸,武林中无人不知,因而,晓燕一看便知是雪山鬼母了。

雪山鬼母身后,尚紧跟着两个身穿青衣背插宝剑,年约二十四五,长得颇为标致的女人。

这两个女人正是宵山鬼母的侍女,‘雪山二姣’,两女俱是用剑的高手。

晓燕打量间,雪山鬼母与二姣,已立在身前数丈之处。

慕雪一见雪山鬼母,一股被困冷云洞中的怒火,倏然冲上心头。

当然,这时气得他也忘了面前的奇丑老婆子,就是爱妻云姊姊的再传恩师。

于是,他首先冷冷一笑,极轻蔑的问:“看你这副不折不扣的鬼脸,想必就是心狠手辣的雪山鬼母了?”

晓燕没想到雪弟弟说话竟会如此不客气,再想阻止已来不及了。

雪山鬼母武功极高,多少年来倍受武林人物尊敬,尤其最恨人家说她脸丑!

这时一听,只气得丑脸铁青,老眼暴睁,凶光闪闪,狰狞怕人,手中握着一根铁鸠杖,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晓燕怕把事情弄糟,赶紧急上一步,含笑行礼,同时恭声说:“老前辈请息怒,弟弟年轻,不会说话……”

雪山鬼母未待晓燕说完,早已怒叱一声:“贱婢闭嘴,那个要你恭维,方才峰上爆起一团冰雪,可是你们所为?”

晓燕何曾被人骂过贱婢,为了云妹妹,这时也只好忍下这口气。

但怒火正盛的慕雪岂能忍下这口气?于是怒叫一声:“不错,正是小爷所为,你又待怎样?”

怒喝声中,飞身向前,举手一掌,闪电劈出——

一股排山掌力,卷起一团冰雪,直向雪山鬼母击去!

晓燕大吃一惊,脱口急呼道:“弟弟不要动手!”

但是,就在她脱口急呼的同时,娇叱连声,人影闪动,雪山二姣已揉身上步,四只玉掌,同时劈出——

四道凌厉掌风,挟着刺耳啸声,直向慕雪卷来!

晓燕怕雪弟弟抵不住雪山二姣的四道声势骇人的掌力,翠袖一拂,正待挥出……

雪山鬼母,蓦然一声暴叱,疾抡鸠杖,反向晓燕腰际扫来!

晓燕不愿与雪山鬼母动手,于是香肩一动,身形腾空而起。

慕雪一心想斗斗雪山鬼母,蓦见二妏四道锐啸掌力击来,立运神功柔字诀,左掌跟着打出!

轰然一声大响,二姣惊呼连声,两人身形,俱被逼退一丈。

慕雪逼退雪山二姣,大喝一声,双掌疾挥,幻起漫天掌影,再度扑向了雪山鬼母。

雪山鬼母一杖击空,心中怒不可遏,又见慕雪挥掌扑来,心头陡起杀机!

于是,一声嘿嘿冷笑,手中鸠杖,就势旋飞,如林杖影,直向慕雪罩至——杖势猛勇,有如山崩,威力之大,无与伦比!

慕雪看了,也自暗暗心惊,身形转处*已滑入如林杖影之中。

被慕雪掌力逼退的雪山二姣,两人微一定神,呛啷一声,长剑出鞘,娇叱一声振腕刺向飘落两丈以外的晓燕。

恬静的晓燕姑娘,也被惹得火起,泠哼一声,挥袖飘身,直向二姣光华闪闪的长剑迎去——

虽然,雪山二姣俱是用剑高手,但在剑术精绝,已达化碗的晓燕姑娘看来,仍是一些俗不可奈的招式。

雪山二姣,剑化光雨,尽展奇诡招式……

晓燕姑娘,身影飘飘,绫袖漫舞,游走森森剑气,闪闪光海之中,宛如天上白衣仙子!

蓦然一阵滚滚狂飙,冰雪飞扬中,风雷声动!

打斗中的雪山鬼母,心中一震,鬼脸骤变,突然疾收鸠杖,闪身暴退,同时厉声大喝道:“住手——”晓燕首先退出,慕雪立停身形,雪山二姣,突收剑势,横剑而立。

只见雪山鬼母一脸惊异神色,看看慕雪身上的蓝衫,又望望晓燕秀发上的翠蝶。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两声娇呼哭喊!

“雪弟弟——”

“雪弟弟——”

众人举目看去,只见两条一黄一绿的娇小人影,正越过一座高大雪丘上,直向这边闪电飞来——

慕雪一见,泪如泉涌,右袖一拂,电射迎去——

晓燕看了,凤目滴泪,白影飞扑,一声凄呼:“云妹妹——”愣了,雪山鬼母与二姣俱都被这突来的变化弄得莫名其妙!

尤其雪山鬼母,自爱徒碧云,带着一位秋姑娘回山后,两人终日以泪洗面,飞驰于水天雪地的大雪山上,一年来,从无间断,几番相询,始终不吐实情,今天看了这番情景,大概与这蓝衫书生,翠蝶玉女有关连!

闪电飞来的两条娇小人影,正是碧云和秋菊。

慕雪心情激动,飞至近前,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四人乍见,悲喜交集,竟忍不住抱头痛哭了!

碧云憔悴了!

秋菊削瘦了!

慕雪抱着秋菊,晓燕拥着碧云……

他们之间,没有嫉,没有妒,也没有恨,只有重逢的欢笑和泪!

碧云转首望着慕雪怀中的秋菊,含泪笑着说:“妹妹过来,这是我们的燕姊姊!”

说着,又对晓燕说:“姊姊,这是秋菊妹妹!”

秋菊姑娘,埩脱雪哥哥的怀抱,向着晓燕恭谨的福了一福,亲切的说:“燕姊姊好!”

晓燕心里明白,知道这个一身鹅黄劲装的柔弱少女,也深深的爱着雪弟弟,据她所知,还有一位憨痴可爱的紫装少女赵小萍尚不知身在何处?

这时,她忽然担心起来,她真不敢去想,雪弟弟到厎还有几个?

晓燕闪电想过之后,伸手抱住秋菊姑娘的纤腰,也亲切的喊了声:“秋妹妹!”

忽然,一片震天呐喊,由前面的雪谷中响起来!

四人同时一惊,转头看去,数十身穿雪熊皮衣的大汉,风涌驰来。

当先一人,正是麻衣老叟‘冠宇老人’,‘飞天四豹’紧随其后。

这时,雪山鬼母,率领二姣已飞身迎了上去。

碧云看了,极忧郁的说:“师父与冠宇老人,今天定有一场恶斗,他们为了争夺在西域的声望地位,两人虽未见过面但却早已闹得水火不容!”

说着,轻轻一叹,一双美丽的大眼,不禁盯在雪弟弟的俊脸上。

慕雪自见了云姊姊,还没倾吐一句相思苦,还没说过一句体贴话,云姊姊这时以忧郁的目光望着自己,当然不难猜出云姊姊的心意!

但,像雪山鬼母与冠宇老人,两人为了争一方的声望之斗,要全凭个人的武功来争取,谁的武功高,谁就是西域武功最高的人。

因此,他也只能见机相助,于是,他向着云姊姊,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时,冠宇老人一见雪山鬼母,不禁仰天发出一阵哈哈长笑!

同时一举手,身后数十大汉,立时排成一个弧形,几乎将雪山鬼母与二姣三人围在核心!

雪山鬼母停住身形,二姣撗剑立在身后,虽然对方人多势众,但三人看来,似乎毫没把这些人看在眼里!

冠宇老人,突敛长笑,说:“雪山鬼母,武功高绝,声威震武林,手中一柄铁鸠杖,出神入化,鲜逢敌手,你我今天能在此巧遇,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雪山鬼母知道冠宇老人意在奚落,不禁发出一阵阴寒如冰的嘿嘿冷笑!

是以,未待冠宇老人说完,便怒声道:“哈克萨,你少说废话,休逞口舌,有本事手底下见真章,你我今天虽是初次会面,但大家心里明白,如不分个高低胜负,休想终结!”

冠宇老人,轻蔑的哈哈一笑,说:“既然如此,你就先接我一掌!”

话声甫落,纵身而前,呼的一掌,猝然打出——

一道强劲掌风,直向雪山鬼母袭至。

雪山鬼母,冷哼一声,立举左掌,缓缓向前推去!

登时一股阴柔潜力,随着掌势,滚滚迎上冠宇老人的掌风!

蓬然一声大响,掌力激荡,冰雪旋飞,劲风锐烈,啸声慑人!

雪山鬼母,冠宇老人,俱都心头一震!

双方初次试掌,各存实力,因此,两人身形丝毫未动,仅仅衣袂微微飘拂!

雪山鬼母冷冷一笑,不屑的说:“我道自称威震西域的冠宇老人,有何惊人的功力,今日一试,也不过尔尔!”

冠宇老人不觉勃然大怒,暴喝一声:“老贱婆,再接老夫一掌——”喝声中,斜身跨步,双掌猛力推出——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掌力,带起滚滚冰雪,直向雪山鬼母涌了过去!

雪山鬼母,一声怪笑,右手鸠杖,微一用力,立时入冰两尺,双掌一挫,闪电迎出——

这次,竟是两道排山倒海的狂飙,挟着震人刺耳的啸声,威势尤见惊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