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5章

作者:忆文

四条快速身影,宛如陨星坠地般,直向大雪山下泻去——慕雪神态自若的飞行着,实际上,他内心正怀着无限心事!

看看燕姊姊,白裙飞舞,云姊姊,绿衣飘飘,只有娇弱的秋妹妹,粉面泛红,鬓角已见汗水了!

慕雪几次有意无意的靠近秋妹妹,并频频仰首看一眼天空,俊面上,已显出焦燥和不耐!

晓燕,碧云,俱是冰雪聪明的姑娘,早已看出了雪弟弟的心意。

实在说,四人之中,秋菊轻功较差,体质也较纤弱,因此,也显得有些吃力!

晓燕姑娘,仰首一看天色,说:“弟弟,秋妹妹身体纤弱,不宜长途飞驰,你携带着她,我们尽快赶一程,不然,天黑前也许到不了山下镇上了!”

慕雪用感激的目光看了燕姊姊一眼,又看了看正含笑望着他颔首的云姊姊,才愉快的应了声好!

娇弱的秋姑娘,却仍倔强的说:“不,两位姊姊,我不累……”

她的话还没说完,玉臂已被雪哥哥挽住了!

顿时,一股巨大的柔和潜力,由她的脚下升起,同时,一丝温暖的气流,围绕着她的娇躯!

秋菊心里一惊,不由急声说:“雪哥哥不要带我,你也跑得累出汗来了!”

慕雪不理,只是低头微笑,星目一直望着她那张吹气如兰的红润小樱桃。

秋菊一阵羞涩,急转螓首去看身侧的两位姊姊!

“啊!”她不禁轻声惊呼了!

因为,在这眨眼之间,她与雪哥哥已超前四五十丈了。

看看脚下,雪地倒飞,望望两侧,丘峰后掠——

她惊得已忘了施展轻功,只知玉手紧紧的抓着雪哥哥的蓝衫,她觉得自己恰似飞行在云雾里。

但她却不知道,身后五十丈外的云姊姊,正瞪着一双美丽大眼,极端惊异的望着他们俩一蓝一黄的蒙蒙身影!

挽着碧云飞行的晓燕,转首笑着问:“云妹,你看见他们的身影,觉得奇怪是不是?”

碧云的两眼,仍茫然望着前面说:“我觉得秋妹妹的身影,有些像终南圣僧,我在辰州树林内见到的圣僧身影,也是模模糊糊的黄影!”

“雵妹,你不知道圣僧曾引他至空空洞府,已学得空空大师遗留下来的矌世武功的事?现在他施展的正是空空大师的‘幻觉禅功’,圣僧在他临别时,还把武林至宝‘太白精金针’赠给了他呢!”

“哼,这些情形,他一直都没对我说过!”

“云妹,这也不能怪他,当初你们久别乍逢,倾吐相思苦都没有穖会,那还有心情去谈这些?”

“姊姊,让我们追上去,他在有意躲避我们俩!”

“云妹,不要小孩子气,我们永远追不上雪弟弟。”

晓燕说着一顿,又低声悄悄说:“云妹快看,雪弟弟在看我们了!”

碧云看了心里一震,急问:“他这是为什么?”

晓燕微微一笑,说:“他听你要追他,他忍不住要回头看看你!”

碧云顿时大惊,急问:“我们说的话,他真的都听见了?”

晓燕笑着说:“保管一个字也逃不脱他那双耳朵!”

碧云有些不信,故意轻轻嗔声说:“哼,他再这样一味穷跑,看我理他才怪?”

真灵,前面的慕雪,果然吓得频频回头,样子显得很惶急!

蒙蒙身影看得真切了,飞行速度,也骤然低了下来。

晓燕望着碧云,低声笑着说:“怎样?相信了吧!”

碧云笑了,心头顿时涌上一阵蜜意。心说:他到底还是怕我!

心念间,两人已追上了已经分开飞行的慕雪和秋菊。

碧云一瞟雪弟弟,见他也正俊面微红,一脸惶急神色的望着她,心中一阵疼爱,情不自禁的向着他深情笑了!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远处,已现出一座大镇甸。

四人下了大雪山,距那座大镇,愈来愈近了!

蓦地,慕雪的眼睛一亮,同时暴射出两道冷电!

晓燕,碧云,秋菊,俱都惊异的望着雪弟弟。

晓燕关切的急声问:“弟弟,你看见什么了吗?”

慕雪飞行中,一指东方天际的一个小灰点,有些激动的说:“我觉得那回旋飞转的小灰点,很像恩师‘一鹤仙翁’的大白鹤?”

说着,疾举右手,撮口吹了一声长哨——

哨声,尖锐刺耳,直上云霄,历久不散!

突然,一声悠长的惊马怒嘶,由前面大镇中响起!

嘶声高昂,音质悲壮……

慕雪心里一震,身形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地上。

数声娇呼,三女飘身向前,疾伸玉手去扶慕雪——

就在这时,蹄声如雨,怒嘶连声,一团乌云,扬起滚滚尘烟,迳由前面那座大镇中,电掣飞来——

慕雪一见,全身战栗,泪如泉涌,一声沙哑狂喊:“小龙——”狂喊声中,身形宛如一道蓝烟,直向疾奔而来的‘追风乌龙驹’电射扑去——

宝马乌龙驹,一见他的小主人,顿时昂首竖耳,马鬃矗立,悲嘶连声,蹄声如雨,奔驰的速度,骤然加快——

这时慕雪,神情如狂,身形似电,两臂前伸,连呼小龙……

一道蓝影,一团乌云,双方身形之快,宛如电掣飘风!

晓燕,碧云,乍看之下,顿时大惊,同时惊呼:“弟弟,你要做什么?”

呼声中,两人疾向前面的慕雪,闪电追去——

秋姑娘一见飞驰而来的宝马,顿时想起‘鄱阳五虎’赠给雪哥哥的追风乌龙驹。看了两位姊姊奋力直追的紧张相,生怕雪哥哥跑了似的,心中不禁喑暗好笑!

于是,一面扑身追去,一面高声喊着说:“两位姊姊,不要慌,这是雪哥哥的小龙!”

晓燕,碧云,听了秋妹妹的话,立时放下一颗不安的心,疾扑的身形,也因此慢了下来,两人也自觉有些太紧张了。

就在这时,一声烈马惊嘶,乌龙驹突然停身,急仰前蹄,人形而立!

慕雪一长身形,伸臂抱住乌龙驹的马头。

乌龙驹一旋马身,前蹄落地,慕雪趁势飞上无鞍的马背。乌龙驹一声长嘶,放蹄如飞,穿进滚滚烟尘,迳向镇中疯狂驰去——

秋菊一见,大惊失色,她怕再度失掉雪哥哥,立时急得哭声大喊道:“两位姊姊快追,雪哥哥又要跑了!”

晓燕碧云更慌了,刚刚慢下来的身形,再度向前追去。

这时,红日早已隐在大雪山后,前面的大镇甸,已罩在一片茫茫暮色中。

慕雪骑在无鞍的马背上,由于马缰已被挣断,两手紧紧握着马鬃,看情形,宝马是听到他熟悉的口哨,挣断缰绳,循着哨声跑出来的!

慕雪一双星目,冷电闪闪,神情焦急万分,一直向若镇中搜望着,他的心,非常紊乱,因为,他没看到痴情的萍姊姊随着宝马追出镇来!

乌龙驹四蹄翻飞,身如脱箭般冲进镇中。

街上,萧瑟冷清,极少行人,由于大雪山区,入暮极冷,人们多已关闭门户,躲在屋里。

只有几座酒楼的窗上,仍亮着灯光,不断传出酒客们的猜拳喝令声!

乌龙驹一声不响,飞身冲进一座客栈的后院,骤然停身在一间小房门前。

慕雪似有所悟,飘身下马,飞身扑入小室内——

室内暗黑,无灯无光,右侧一张木床上,被中躺着一个秀发蓬乱的女人。

慕雪一见,心如刀割,伸臂将被中的女人抱进怀里,泪,泉涌般流了下来!

“萍姊姊!萍姊姊!……”

慕雪痛心的呜咽着,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人影闪处,晓燕当先而入,继而是碧云、秋菊也飞身扑进小室内。

晓燕一看,慕雪怀中抱着的,正是紫装少女赵小萍。只见小萍,粉面黄瘦,云发蓬乱,神志昏迷,已经奄奄一息了!

碧云、秋菊,俱都呆呆立在床前,惊疑的望着慕雪和他怀中双目紧闭的紫装少女。

晓燕急上一步,轻伸纤手,为小萍整理着秀发,凤目中盈满了泪水,一脸怜惜神色,并由怀中取出一颗雪莲实来。

晓燕轻轻捏开小萍紧闭的牙齿,勉强将莲实送入口内,并低声亲切的对慕雪,说:“弟弟安静些,快运真气为萍妹疗疾,这样更可增长莲实的功效!”

慕雪立时停止呜咽,两手轻握小萍一双骨瘦如柴的手,微闭星目,运气行功,顿有两股阳和气流,输入小萍体内。

片刻过去了,在小萍长长的睫缝中,缓缓流下两行泪水!

她瘦黄的粉脸上,也现出一丝红润,呼吸,也较方才有力多了。

晓燕、碧云、秋菊,三人静静的立在床前,俱都注视着小萍脸上的神色变化。

千年雪莲实,确是人间珍品,又过了半盏茶时光,小萍两片干枯的樱chún,已开始微微启动……

“……雪……慕雪……”

小萍无力的喊着……

慕雪这时,心如刀割,滴滴热泪,落在小萍的胸上,脸上!

小萍被滴在脸上的泪水惊醒了,她缓缓睁开无神的两眼,看了看,又沉重的闭上了!

晓燕伸手检视了一下小萍的鼻息,向着碧云,秋菊一摆手,低声说:“我们出去吧,她已经睡着了!”

说着,当先走出小室,碧云,秋菊相互看了一眼,也默默跟着退了出来!

晓燕找到店伙,概略问了问小萍来店的情形,又选了一座独院定了下来,并将慕雪与小萍两人相爱的一段辛酸经过,告诉了碧云和秋菊。

碧云,秋菊,俱是尝过相思痛苦滋味的人,听后极为感动,都觉得小萍太痴情,太可怜了!

当她们三人再回到小室时,小萍已坐了起,满面泪浪,两眼红肿,似乎与慕雪刚刚抱头痛哭过。

慕雪坐在床边,两眼也是红红的,见晓燕三人进来,立即起身为她们介绍。

四位姑娘,围在一起,亲切的互喊着姐妹,室内气氛,顿时由愁苦变成愉快!

晓燕关切的问:“萍妹,你现在觉得怎样,好些了吗?”

小萍感激的点点头,说:“谢谢你!燕姊姊,好多了,只是浑身无力!”

碧云轻理着小萍的秀发说:“萍妹!听店伙说,你病了快一个月了,体力当然不会很快的复原,虽有珍品雪莲实,照你现在的情形看,至少也要静养半个月!”

秋菊握着小萍的手,愤然说:“这个店东实在可恶,萍姐有病,不但不请医生来诊治,欠了几两银子还要将宝马卖掉,方才那店伙说,虽然有许多人喜欢小龙,可是小龙性如烈火,接近的人往往被它咬伤,踢伤!”

小萍轻轻一叹,说:“我与慕雪分开快两年了,这期间,小龙陪着我踏遍了大江南北,塞外边陲,披星戴月,日晒风吹,说来真苦了小龙……”

说着,珠泪又簌簌的滚下来。

秋菊立即取出一块鹅黄丝帕,为小萍拭着泪,并安慰着说:“萍姊姊,不要难过了,今后我们再也不让雪哥哥离开我们了!”

说着,轻轻一叹,神色又有些黯然的说:“小龙实在可怜,当初‘鄱阳五虎’将它赠给雪哥哥时,身毛发亮,浑身肥胖,如今虽仍英姿勃勃,但瘦得都露出骨头来了。”

碧云见小萍泪水又像泉涌般流下来,立时柔声说:“萍妹放心,燕姊姊已关照过店伙,叫他们给小龙换上好的食料。”

小萍感动的说:“上苍对我太好了,让我得到你们三位爱护我的好姐妹,我真是太幸福了!”

说着,看了看碧云、秋菊,又有些伤感的问:“听慕雪说,云姐和秋妹,也是今天在山上才遇到的?”

碧云,秋菊,两人眼圈也红了,同时点了点头。

晓燕立即柔声安慰着说:“大家都不要难过了,我已泾叫店伙给我们准备了一桌上好酒菜,回头我们一起到跨院那边去吃。”

慕雪微蹙剑眉,一直默默的坐在一旁,不知他心里是悲,是愧,抑或是又想起了爱护自己的萝姊姊?

晓燕望了慕雪一眼,觉得雪弟弟被冷落了,心里虽然疼,但又不好表示出来!

碧云,秋菊,何尝不是同一想法?

憨痴的小萍注意了,立即关切的柔声说:“来,慕雪,到我们这边来,你一个人在想什么?”

慕雪苦笑了一下说:“我没想什么,只是觉得内心非常惭愧,不知将来如何报答三位姊姊和秋妹妹!”

碧云微笑嗔声说:“谁要你报答,只要你以后不再害人就好了!”

说着大家都笑了,室内空气又活跃起来。

这时,进来一个店伙,恭谨的说,酒菜已摆好了。

碧云秋菊,扶着小萍走出屋外,慕雪晓燕则跟在她们身后,五人迳向跨院走去。

进入跨院,上房内油烛高燃,明亮静洁,一桌上好的酒菜,早已摆好在桌上了。

五人入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