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16章

作者:忆文

湘江女侠一心想让爱儿办完他的事,早日觅一清静之地安居下来;她对一切世事早已淡薄,唯一的希圣是能怀抱孙儿以慰终生!

但,凤目一瞟四位儿媳,看看她们的肚皮,似乎还没有那一个是豉豉的,这又使她想到不知那天才能让她如愿已偿?

凡是身为祖母的人,定会了解湘江女侠的心里该是多么希望有个白白胖胖的孙儿!

不几天,六人已到了鄱阳城。

在鄱阳城内,提起‘鄱阳五虎’,妇孺皆知,无人不晓。

因此,慕雪几人,很容易找到了鄱阳五虎的宅第。

鄱阳五虎,堪称城中豪富,只见宅前茂槐石狮,墙高两丈有余,朱漆大门,堂皇门楼,这时,门前上马石上,正坐着几个衣着整齐的大汉,在那儿谈笑聊天。

慕雪一人,纵马向前,翻身落地,一抱拳,笑声问:“借问几位老哥,贵当家的可在府上?”

几个大汉一见慕雪,英俊潇洒,气度不凡,再看乌龙驹,正是当年大爷骑的追风宝马,俱都由石凳上纷纷站起来,恭身而立!

其中一个年龄较长的汉子恭谨有礼的说:“公子来的甚是不巧,庄主五人已于半月前出城了。”

慕雪顿觉有些失望。

另一大汉,看了立在数丈外的湘江女侠和四位姑娘一眼,急忙恭声问:“公子找敝庄主何事?小的等可否代为转达?”

慕雪觉得只要知道了萝姊姊的住处,并不一定要见鄱阳五虎。

于是,笑对那人,说:“在下要见贵庄主,只是向他打听一下当年黑龙帮浙江分舵主,严萝女侠的现在住处。”

几个大汉听了,俱都一楞,茫然互望一眼,似乎对这位严萝女侠毫不知情!

就在这时,门内急步出来一个老者,两眼炯炯,神气充沛,向着慕雪一抱拳,说:“公子敢莫是问的严家姑娘?”

慕雪心中一喜,连忙急声说:“是的,是的,不知她现在何处?”

老者一皱眉头,说:“据我所知,严家姑娘住在鄱阳湖畔,除我家五位庄主外,没人知道她的详细住处,严家姑娘性情非常古怪,即便是我家庄主前去探望,她也拒绝不见!”

慕雪听了心里一惊,脱口“噢”了一声,他猜不出萝姊姊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于是,他失望的看了老者一眼,说了声打扰,飞身上马,转身驰向湘江女侠!

碧云、小萍性子最急,两人同时问:“可曾打听到?”

慕雪黯然说;“他们说在鄱阳湖畔!”

小萍忿忿的说:“废话,那个不知道在鄱阳湖畔!”

晓燕姑娘对女侠,说:“娘,既然问不出来,我们就沿着湖畔找吧!”

湘江女侠一蹙眉头,说:“鄱阳湖范围广大,沿湖村落数百处,人口近万户,如不知详细住址,何时才能找到?”

说着一顿,向着愁眉苦脸的爱儿,问:“雪儿,我们一定要找她吗?”

慕雪不自觉的急声说:“一定要找,一定要找!”

话声中充满了焦急,并含有一丝怒意,且声调愈说愈高!

慕雪见娘和四位爱妻听了他回答,俱都用惊疑的目光望着他,心知自己有些太露形了,于是灵机一动,放缓声调解释说:“这件事我已答应了龙门酒丐和铁面婆两位老前辈,况且,龙门酒丐对萍姊姊有救命之恩,晓燕姊姊与铁面婆也有数面之缘,这件事如不能办到,怎对得起两位老前辈?将来我与燕姊姊遇上人家,又该如何向人家交代?”

小萍一听到龙门酒丐,就想到九宫山赠葯之恩,于是也在旁插嘴说:“娘,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找一找!”

晓燕也在旁说:“娘,这件事雪弟弟已当面答应下来,如不前去寻找一番,将来……”

湘江女侠笑了,慈祥的说:“你们这些孩子真是的,娘并不清楚个中详情,我也只是在征求雪儿的意见,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去吧!”

说着,拨转马头,当先向城外驰去!

慕雪和四位姑娘紧紧相随马后。

六人策马来至鄱阳湖,但见绿波荡漾,水天相接,各色水鸟,翱翔湖面,数百渔帆,闪着点点白帆,愈显风景幽绝!

湘江女侠领着爱儿、儿媳,沿着湖畔逢人必问,遇村必停。

但是,没有一人知道严萝女侠这个人!

五天过去了,仍没有一丝踪迹,湘江女侠和四位姑娘,俱都显出了失望神色!

但是,慕雪却仍兴致不减,毫无一丝倦意。

因此,大家也就不便多说,仍继续沿着湖畔渔村访问。

这天,艳阳当空,湖面风平浪静,渔人趁机晒网,妇女多出户洗衣,到处响着孩童们的打闹嘻笑声!

六人来至一村,苍松翠竹,精舍围篱,风景格外绮丽,别有一番气象,与其他渔村相较回然不同。

就在这时,一阵儿童笑骂声,蓦然由前面村内传来!

只听一个尖锐的儿童声音,唱着说:“小麟儿,真悲伤,没有爹、没有娘!”

“哈哈……哈哈……”

接着响起了一片儿童讥嘲的笑声,听来至少有十个之多。

一个声音忿怒的儿童,理直气壮的说:“胡说,我有爹也有娘!”

村内又传来一个较粗声音的儿童轻蔑的问:“小麟儿,谁说你有爹有娘?”

这时,湘江女侠六人,同时下马,已徒步走进了村内。

又听到那忿怒的儿童,仍理直气壮的说:“是我阿姨说的!”

“哈哈,哈哈……”

又响起了一群儿童的嘲笑声,并挟杂着不断的鼓掌声。

湘江女侠六人转过一道竹林,眼睛同时一亮——。

只见前面一块不太大的广场上,站着许多个儿童,每人穿着都极华丽,不像一般渔家小孩。

广场南面立着十多个儿童,年龄大者五六岁了小者三四岁,正都拍着小手,天真的哈哈大笑着,看来非常好玩。

广场的北面,竟孤独的立着一个小孩,那小孩年约三足岁,身穿蓝缎小长衫,头束一力小儒巾,长得眉清目秀,chún红齿白,俨然像个小大人。

湘江女侠愈看愈爱,愈看愈像自己,她几乎忍不住要过去抱抱这个可爱的孩子。

四位姑娘愈看愈惊奇,愈看愈觉得这个俊美的小孩,简直是雪弟弟的第二化身!

慕雪呆了,他两眼一直瞪在那小孩的脸上,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世间竟有像貌如此酷似的人?

就在这时,那群拍手嘲笑的儿童中,一个较年长的儿童,又笑着说:“哈哈,小麟儿,告诉你,你就是你阿姨生的!”

那身穿蓝缎小长衫的俊美小孩,立即生气的说:“胡说——我娘是鼎鼎大名的女侠翠蝶玉女,不是我阿姨!”

说着,还伸出小拳头,竖起大姆指连连摇晃不停,看来骄傲至极。

立在竹林边缘的燕姑娘,只羞得粉脸发烧,耳颈绯红,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俊美的小男孩,会说自己是他的娘!

湘江女侠听了,一直惊异的望着这位最美最恬静的儿媳——费晓燕!

慕雪听了全身一震,不由吓了一跳!

小萍、碧云、秋姑娘,三人听了,俱都忍不住伸手掩口,咭咭的笑了。

全场儿童一惊,顿时停止了笑声,俱都以惊奇的目光,望着湘江女侠和慕雪几人!

身穿蓝缎小长衫的俊美小孩,发觉有异,也转首向着身后望去——。

他的两只如小星星的眸子,立时闪着奇异的光辉,小脸上,绽着惊喜的神色,两眼一直盯在燕姑娘秀发上的七双彩色翠蝶上……

突然,俊美小孩一声哭喊:“娘——”哭喊声中,伸张着两双小手,直向着燕姑娘飞跑过来。

湘江女侠呆了,四位姑娘和慕雪也都呆了!

俊美小孩,伸臂孢住燕姑娘的两腿,大声哭喊起来!

“娘,您为什么才回来?呜呜……您为什么不要麟儿了?呜呜……”

晓燕姑娘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把头闹昏了,又羞又气,直急得眼泪直流!

湘江女侠年龄较长,阅历也多,遇事当然也冷静,心知这其中定有一段曲折原因。

于是,俯身拍着俊美小孩的肩头,一指燕姑娘,慈祥的和声问:“乖孩子,不要哭,告诉我,你怎么知道她是你的娘?”

俊美小孩仍抱着燕姑娘的两腿,哭着说:“我阿姨说的,她说我娘是女侠翠蝶玉女,前年出去到很远的地方打坏人去了,阿姨还说,我娘穿一身白绢衣服,头上有七只有红有绿的蝴蝶!”

说着,举起小手一指燕姑娘头上的七彩翠蝶,又望着湘江女侠,说:“喏,你看,娘头上不是有七个好看的蝴蝶吗?”

湘江女侠又亲切的问:“乖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廉小麟!”

“你爹呢?他在家吗?”

廉小麟摇摇头,说:“我爹是大名鼎鼎的蓝衫书生,他跟娘一块去打坏人去了!”

湘江女侠和四位姑娘,似乎都有些明白了,举目看看慕雪,见他面色苍白,额角冒汗,两眼一直望着小麟发呆,不知他在想什么?也不知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了慕雪何以急着要找萝姊姊的原因。

依然抱着燕姑娘两腿不放的小麟,一指燕姑娘粉脸上的泪浪,天真的说:“娘,不要哭嘛,阿姨说,哭不好看!”

湘江女侠笑了,四位姑娘也笑了,只有慕雪流泪哭了!立在一旁的小萍,亲切的对着小麟一笑说:“小麟,快领我们去见阿姨呀,快,你在前面走,就说你娘回来了!”

小麟欢呼一声“好”,一蹦一跳的向着竹林深处跳去!

湘江女侠掩不住内心的兴奋,笑着说:“这孩子实在太可爱了!”

说着,缓步跟着小麟走去。

大家穿过竹林,看到小麟跑进一座精舍院落的小红门里,并听到他一路高声喊着说:“阿姨快来,阿姨快来,娘回来了,娘回来了!”

一声焦急清脆,极为关心的声音,由院内传来!

“小麟,你跑到那儿去了,让阿姨急死了,你胡嚷些什么?”

慕雪一听这熟悉的声音,脚步骤然加快,直向小红门内奔去!

又传来小麟愉快的叫声道:“阿姨,娘回来了,娘回来了!”

那清脆有些颤抖的声音,佯怒嗔声说:“小麟,别胡说,你娘……”

清脆有些颤抖的声音突然停止了,想是发现奔进小门的慕雪……

紧接着,院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婉带哭的娇呼道:“弟弟——”“萝姊姊!”

院中沉寂了,只有断断续续的哭声!

湘江女侠走得很慢,她似乎不愿很快的走进那座小红门。

四位姑娘冰雪聪明,早已看透婆婆的心意,是以俱都在湘江女侠身后缓步跟进。

湘江女侠来至门口一看,心头不由一震——。

她看到爱儿,身立院中,正搂抱着一个身材苗条,穿着粉蓝罗衫,云发高挽,年约二十四五岁的艳美少妇。

慕雪搂抱着的,正是对他爱护倍至的萝姊姊!

这时,两人同时惊觉,骤然分开,转首望着门外的湘江女侠和四位姑娘!

湘江女侠看了严萝鹅蛋型的粉脸,眼睛又是一亮——。

她见严萝长得柳眉凤目,琼鼻樱口,较之身后四位姑娘,别具风韵,实在艳美已极,即使是她自己看了严萝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不禁怦然心动!

人影闪处,数声娇呼:“萝姊姊——”呼声中,碧云、秋菊,已飞身抱住了严萝。

严萝乍见一个雍容清丽的妇人,和四位如花少女站在门口,想到自己正偎在雪弟弟怀里哭泣,顿时羞得粉脸通红!

严萝羞得正在无地自容之际,恰好碧云、秋菊扑了过来,解了她的窘态!

碧云、秋菊,看了这位大姐姐,仍是如此的娇美艳丽,光颜照人,竟然没有什么改变!

当然,她们也知道,萝姊姊身边已有了雪弟弟的化身——小麟,令她把满怀的相思和热爱,都寄托在她的孩子身上了。

天真聪明的小麟,这时傻了,立在那儿尽眨着一双如小星星似的大眼睛,在众人身上闪来闪去!

在他小小的心灵上。他实在弄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仍对着严萝,指了指向院中走来的燕姑娘,怯怯的说:“阿姨,你看,娘回来了!”

严萝早已看到燕姑娘,尤其她秀发上的七只彩色翠蝶,严萝确没想到,外间传说已久,被困死在大雪山的雪弟弟和翠蝶玉女又回来了。

当初她听到这个传说时,她几乎痛不慾生,但为了小麟儿,她必须坚强的活下去,那是雪弟弟的唯一骨肉,也是她唯一的孩子。

但是,可爱的小麟,偏偏天生奇才,两足岁时,便聪慧过人,加之邻人儿童的逼问小麟,经常吵着要爹要娘!

适逢那时外间传来了那吓人的坏消息,因此,她不得不忍痛告诉她的爱儿小麟,他的爹爹是蓝衫书生,他的母亲是翠蝶玉女。

这时,湘江女侠和晓燕、小萍,已来至慕雪和严萝的面前!

慕雪急忙向萝姊姊介绍说:“萝姊姊,这是娘!”

严萝一听这雍容清丽的妇人,就是昔年的湘江女侠,立时伏地一拜,并亲切的喊了声“娘”!

湘江女侠也没拦阻,脸上绽着慈祥的微笑,伸手将严萝由地上扶起来。

严萝立起身来,急对小麟,说:“小麟,快过来给奶奶磕头!”

小麟正拉着燕姑娘的手,听了严萝的话立即茫然望着燕姑娘,天真的问:“娘,她是奶奶吗?”

说着,小手一直指着湘江女侠。

燕姑娘只得红着脸点了点头。

小麟好快,立即趴在地上,小脑袋连连直点,并高声说:“小麟给奶奶磕头!”

大家一看,俱都愉快的笑了,湘江女侠伸臂把小麟抱在怀里,神情激动的泪水直流,快乐得已不能言语了。

小麟伸出小手,不断的为湘江女侠擦着眠泪,并天真的说:“奶奶不要哭嘛,哭不好看!”

湘江女侠连连点头,自己急忙举袖拭着眼泪,同时愉快的笑着说:“好,好,奶奶不哭。下来,孩子,让奶奶给你介绍几个新妈妈!”

说着,将臂上的小麟放了下来!

慕雪、严萝,两人俱不愿现在就让小麟骤然接受如此剧大的变化,那对他小小的心灵上,会有不良的影响!

因此,两人同声阻止,柔声说:“娘,以后再说……”

湘江女侠却一摆手,制止了两人的说话,她似乎也有两人的同一看法。

她拉着小麟的小手,指着三位姑娘,依次笑着说:“这位是云妈妈……这位是萍妈妈……这位是秋妈妈……”

说着一顿,又低头向小麟,问:“孩子,记住了吗?”

小麟真的傻了,以前一个妈妈没有,今天突然来了这多个妈妈,这确令他的小心眼里快乐不止。

奶奶一问,小麟一定神,立即高兴的伸出小手一指,连声说:“这是云妈妈,这是萍妈妈,这是秋妈妈!”

说着,一指燕姑娘,急步跑了过去,抱着燕姑娘,说:“这是我的妈妈!”

严萝立即笑着问:“小麟,爹爹呢?”

由于慕雪没有特殊征记,严萝也没在小麟的脑海里灌输他的影子!

因此,小麟的小心灵上,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身穿白衣,头上带着七个彩蝴蝶的年青女人,那便是他的妈妈。

这时,小麟见奶奶和妈妈们都望着一个身穿蓝衫的男人微笑,立即又跑了过去,伸臂抱住慕雪的腿,高兴的说:“你是我爹爹!”

慕雪伸臂将小麟抱起来,想到自己刚满十九岁就做了父亲,内心的兴奋,幸福,真是无法形容!

蓦地,一声烈马长嘶,迳由村外传来!

大家立时想起宝马小龙,慕雪怕宝马踢伤了村中儿童,立即向门外走去,并对着小麟说:“爹抱你去骑宝马?”

小麟一张臂,向着燕姑娘嚷着说:“我要妈妈抱,我要妈妈抱!”

晓燕微微一笑,急步来至慕雪跟前,极愉快的说:“把小麟给我!”

说着,把小麟接了过来。她的脸虽然仍有些红晕,但神情却已没有初时那么羞涩!

慕雪、晓燕,抱着小麟,匆匆来到村外。

只见六马周围竟围了二十几个村中儿童,幸好小龙没有伤人!

小麟一见,突然拍着小手大声说:“你们看,我爹我娘回来了!”

说着,伸手在燕姑娘头上取下一个翠蝶来,拿在小手里一晃,又神气兴奋的说:“小琪、小灵,你们看,这是我娘的彩色蝴蝶!”

说着,小手直摇,小脸上充满了愉快和骄傲!

二十几个小孩浪潮般向着小麟涌了过来,每一双小眼内,都闪着羡慕的光辉!

人影闪处,碧云、小萍、秋菊,同时由林内奔来!

慕雪与四位爱妻,又让小麟与其他儿童们轮流骑了一会马,才拉着六马回到院中。

这时,天色已暮,湖风徐吹,松涛阵阵,竹叶瑟瑟!遥看湖面,归帆点点,碧波无际,风景端的绮丽已极。

五人走进小客厅,一个五旬老婆婆,正摆着一桌丰富的酒菜。

四位姑娘抱着小麟,穿过小厅,走进上房里。

慕雪藉参观小厅,特意留了下来,他趁机低声问:“老婆婆,严家姑娘呢?”

老婆婆一指厅后,笑着说:“在厨房里!”

慕雪转身走了,老婆婆吓了一跳,她的话还没说完,姑老爷已不见了!

慕雪来到厨房,萝姊姊又换了一身淡紫色的衣服,正忙着烹菜。

严萝刚刚惊觉转身,人影闪处,她丰满而富弹性的娇躯已被雪弟弟抱进怀里。

她正想说什么,但她的两片樱chún已被雪弟弟吻住了!

慕雪狂烈的吻着萝姊姊,但萝姊姊却几乎窒息……

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吻,静静的吻,甜甜的,醉人的吻……

严萝是幸福的,骄傲的……

因为,她生了儿子。

晚饭,大家在极端愉快的气氛中吃完。

慕雪由于过度的兴奋,竟喝醉了!

湘江女侠一生不喝酒,这次也破例喝了半杯,想是庆祝她已做了奶奶。

奶奶由严萝伺候着先睡了!

慕雪也被四位姑娘扶走了!

小麟不要阿姨了,他要陪妈妈——翠蝶玉女睡。

大姐姐严萝,陪着四位如花似的妹妹,直谈到三更过后,才尽兴回房!

严萝一进自己的卧室,她的心就卜卜的跳了,因为她看到床上的棉被鼓鼓的……

蓦地棉被掀开了,露出了那张她梦寐难忘的英俊面庞!

尤其,那双闪着奇异光辉的星眸;这双眸子,曾让她战栗、沉醉、神迷……

夜,更深了!

太阳,又给大地带来了光明!

震惊武林的蓝衫书生和他的五位娇妻,侍奉着慈母,就在鄱阳湖畔住了下来。

小麟,变成了奶奶的宝贝!

终年寂静的小院落,自此活跃起来……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翠蝶紫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忆文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忆文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