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2章

作者:忆文

光线突然一暗,接着一阵凉风向他袭来,他听到了风吹树叶的响声,知道进了树林。

当他正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身体又上升了!

他即将张开的两眼,被强烈的阳光照射的已无法再张开,他仅看到一片绿海,树梢像飞一样的向后倒去。

“啊!这是在树悄上!”雪儿在心里惊呼着。

此刻,雪儿只觉得劲风袭面,两眼眩花,景物已看不太清楚了,听到的只是呼呼的风声,和衣袂飘风声,这时的速度,比刚才又不知快了多少倍!

廉慕雪本能的将两手,紧紧的握着那中年书生的右臂。

片刻之后,飞行的速度渐缓,渐渐下降,继而停止了,雪儿由那中年书生的胁下也被放了下来。

他的周身有些酸麻,他揉了一下眼睛,他要看看这个多管闲事的人。

廉慕雪的眼睛睁开了,但他“哇”的一声,竟扑进了那中年书生的怀里!

“啊!常叔叔……”廉慕雪再不能说什么了,他放声痛哭了!

那中年书生,正是雪儿的常叔叔。他的星目含泪,剑眉紧蹙,他颤抖的手,轻轻抚着雪儿——这个他好友金刀大侠唯一的骨肉。

他想到了好友的死,假使他不离开那荒谷,金刀大侠是不会死的!而“疤面尊者”也不会来,泪像泉涌般在他的脸上流下来!他痛心的说:“雪儿,不要哭,我已去过谷中,我看到你为你父亲筑的坟,孩子,真难为你了……”

这时他也泣不成声了。

廉慕雪,哭的更烈了!

他抚摸着雪儿的肩头说:“不要哭,坐下来将前天发生的事告诉我!”

说着,指着林荫下一块光滑的大青石,让雪儿坐下来。

廉慕雪停止了哭泣,但他仍不停的抽噎着!

常叔叔,用袖口不断的拭着雪儿脸上的泪痕。

雪儿仰脸让他拭着,并注视着他的脸,悲痛的喊着常叔叔,雪儿的泪水又流了下来!

常叔叔仍是无言的为雪儿拭着泪,因为他知道雪儿这时的心情,是最悲痛的时候,他要让雪儿哭个痛快!

片刻之后,廉慕雪在常叔叔的亲切抚慰下,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廉慕雪的常叔叔,又温和的催促道:“雪儿,将前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叔叔吧!”

廉慕雪点了点头,两眼注视着遥远的天际,泪,又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

前夜,暴风雨中发生的悲惨经过,又在廉慕雪的口里哭述了一遍!

廉慕雪最后说:“我在草丛里,亲眼看到父亲被一个面带刀疤的老人一掌击倒,父亲就再没有站起来……”

廉慕雪的常叔叔,呆呆的听着,他也仰面注视着遥远的天际,像是在回忆什么!

他两眼放射着冷电般的光芒,这两道光芒,随着廉慕雪口述的惨烈而逐摲增长,他愤怒极了!

他恨极而缓慢,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卑鄙无耻的‘疤面尊者’;我早料到是他……”

廉慕雪听到常叔叔说“疤面尊者”,猛的转过头来!

但他却为常叔叔眼内射出的光芒而吓得一呆!他不由惊呼道:“常叔叔,你……?”

常叔叔正在沉思,听到雪儿的惊呼,立即收敛愤怒的心神,那两道光芒,也随之不见了。

他望着雪儿关切的问:“什么事?”

“你的眼睛……”

“那不值得惊奇,再过些年,当你愤怒的时候,你的眼睛也会射出愤怒的光焰!”

“为什么?”

“将来我会告诉你。”

廉慕雪沉默了,这句话,在这六七年来,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了!

现在他的脑海里,存着数不尽的问题,他在肚里闷了好久好久了!他知道问也得不到答案,但他仍然问了:“常叔叔,你说的‘疤面尊者’是谁?是那个面带刀疤的老人吗?”

常叔叔,仅点了点头。

廉慕雪是个倔强的孩子,他聪明,他有智慧,他要常叔叔说出他要知道的问题!

于是他继续说:“当时父亲倒下后,他们几人立即搜摸父亲的身上!”

“那就是他们前来的目的!”

“常叔叔,疤面尊者是何等人物?”

“将来我会告诉你。”

廉慕雪问了半天,仍没问出个结果,他有些气了,他有意提高声调,但也有些激动的说:“常叔叔,为什么有许多事,你不让我知道,为什么我问你的问题,你都不回答呢?”

这次廉慕雪的常叔叔注意了,他注视了廉慕雪一眼,但仍亲切的说:“孩子,别急,将来我会告诉你的!”

廉慕雪的确有点气了。他正要再问常叔叔,蓦地一阵清脆而悠长的冷笑来自四野的空际,接着传来不屑的声音说:“北剑常立忠,亏你还是三奇中的人物,竟然放心让一个毫无江湖阅历的孩子,在外面瞎闯。”

闯字的余音甫落,廉慕雪的身边立时响起一声凄然急呼:“婉华!”

华字的余音尚在空中荡漾,而雪儿的常叔叔已像一缕青烟般,飞身扑进了右方的林内——

艳阳当空,天上没有半点云。

廉慕雪,怔怔的呆坐在林荫下的大青石上,两眼直视着右方常叔叔扑进的树林。

他这时的心情乱极了,他兴奋,他狂喜,因为他的常叔叔就是武林三奇中的“北剑”。

这时,那熟悉的声音又响了:“常立忠,你不要来,我不会见你这个薄情人……”

那声音是沙哑的,是哀怨的,那声音不知含緼着多少辛酸!痛苦!

那声音不是来自四野,也不是来自空际,而是清晰的来自右方的林中。

这以后,四野又趋于寂静了!

只有雪儿一人,仍孤独的坐在那块青石上,滞呆的注视着林内——。

他呐呐的自语道:“既然常叔叔是武林三奇中的北剑,那么林中郱个叫婉华的女人又是谁呢?是塞上龙女?是红绫女侠?”

他脑海里为这个谜困扰着。

久久,常叔叔仍没有出来,他有些不耐了,他倏然由石上站起来,自言自语的说:“我真傻,我不是来找她和常叔叔的吗?为什么知道她在林中反而又呆坐在这儿不动呢?”

说着,他立即飞身扑向林前。

可时,来至林前他又有点犹豫了,他不敢进去,他怕常叔叔;但好奇心驱使着他,终于鼓足了勇气,悄悄的走了进去!

啊!他看见了,在数丈外的一棵大树下,常叔叔的身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她的头已完全埋进常叔叔的怀里。

那正是一对久别的恋人,在不期中相遇了!

廉慕雪不由得楞在那儿,他心想:她怎么还在这儿呢?她不是说,她不愿见这个薄情人吗?怎么却愿意偎在他的怀里呢?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停在那儿不敢前进了!

倏然白影一闪,那穿白衣的女子顿时不见了!

廉慕雪的心中一惊,他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一个人眨眼间就不见了!他连忙揉了一下眼睛,他想仔细的看一下。

可是,当他再睁开眼时,看到的却是常叔叔两道冷电般的眼神。

廉慕雪不由打了个冷战,他知道常叔叔生气了!

他的眼前一花,常叔叔已站在面前了,他本能的退后一步,怯怯的喊了声:“常叔叔!”

北剑常立忠,立时脸现微笑,毫无怒意的笑声问:“雪儿,你进来作什么?”

廉慕雪忐忑的心,安定了,紧张的情绪,平静了!他心里说:常叔叔是喜欢我的,他并没有生我的气呀!

因此他的胆壮了,他也笑了,笑的天真,顽皮,他涎着脸说:“我来看新婶婶。”

北剑听了一怔,急忙转头向林内看了一看,佯怒沉声轻叱道:“不要胡说!”

廉慕雪一点儿也不怕,他反而笑的更可爱了!因为他看到常叔叔英俊的面孔上,清朗的眼睛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廉慕雪有点顽皮,也有点认真的说:“如果她不是我的婶婶,她昨晚为什么说,她喜欢我?她要照顾我呢?我想今天上午飞笺送信,告诉我你就要来了的人,恐怕就是她!是吗?常叔叔。”

“是的,她全都告诉我了。”

“常叔叔,你是否觉得她说话的腔调,很像我娘?”

北剑的脸上,立即掠上一层忧色,他又想起了苦命的嫂嫂——湘江女侠,廉慕雪的母亲。

他仅向着雪儿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感。

廉慕雪根本没去注意常叔叔脸上的变化,因为他一心想知道那穿白衣的女子是谁,于是他又问:“常叔叔,那穿白衣的女子是谁?是塞上龙女还是红绫女侠?”

北剑听得神色一惊,脱口急声问:“你是听谁说的?”

“是吴大哥告诉我的。”

廉慕雪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显得非常得意,表示你们的秘密,也总有被我知道的时候!

北剑听了又是一楞,心想:刚离开家一天,就有了个吴大哥。因而问:“那个吴大哥?”

廉慕雪见问,似乎有意顽皮不答正题,他满脸正经的说:“常叔叔,吴大哥那人好极了,爽朗,豪迈,肯讲故事给我听,我问他什么,他就告诉我什么!还有……”

北剑知道雪儿顽皮,不等他说完便笑着说:“好了,我知道了,你那个吴大哥是作什么的?”

“开客店!”

“那客店是什么字号?”

“糟!”廉慕雪傻了,是呀,吴大哥的客店是什么宇号呢?

他想了想,只得说:“我不知道!”

北剑默然了,他觉得廉慕雪知道的太少了,这责任应该由谁负呢?我?还是他父亲?

以前,他们不希望廉慕雪在武功未学成前走出荒谷一步,因此对雪儿从不谈江湖俗规,奇人异事,各派武功,各省地理等,他们怕由于雪儿的好奇心,而影响了他的武功进境。

他又想到,方才在林中,她说她昨晚第一眼便看出雪儿薋质禀赋,皆为上上之选,确为练武难得的良材,如能尽心调教,将来在武林中定能大放异彩!

她已看出雪儿是一个孑然一身的孤儿,她想收他为她的第二个徒儿,但当她看到雪儿施展了飞花八式的时侯,她才知道这个孩子是谁,她才决定如何暗中保护他。

她又说,廉慕雪比她的燕儿毫无逊色,但以江湖阅历来比,廉慕雪就远不如燕儿了!

因此,北剑在心里有了个决定,自今日起,他要不断的给雪儿些历练的机会!

廉慕雪见常叔叔久久不语,便继续说:“吴大哥待我很好,他说我父亲是金刀大侠……”

北剑在思维中,不由被这句话惊醒,不等雪儿讲完,便急声问:“他怎么知道?”

“他说我父亲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认识我在墙上刻的金刀暗记。”

北剑听后,略一沉思,说:“你现在马上带我去见他。”

说罢,领着廉慕雪,迳向来时的方向纵去——。

片刻工夫来到镇上,两人放缓脚步走进了镇街。

当他俩走进店门时,招徕客人的那个店伙立即迎了上来,同时惊喜的招呼道:“啊!小侠你回来了。”

说着,又慌忙转身对另一个店伙说:“阿牛,快去禀报大爷,就说小侠回来了!”

那店伙又转过身来笑嘻嘻的说:“我们东家在店里急坏了,听说小侠同黑龙帮的巡山三鬼打架,被……”

他正准备滔滔不绝的讲个不休时,忽然发现廉慕雪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中年书生,又连忙笑着向前问:“爷,您要住店吗?”

廉慕雪连忙摇着手说:“这是我常叔叔。”

“啊!请进!请进!”

廉慕雪引着北剑向跨院走去——

当他们刚踏进房门的时候,吴琪坤也由外面急步赶来。

这个像貌卤莽心思细腻的大汉,一见雪儿身前站着一位中年书生,风度潇洒俊秀,一双眼睛棱棱有威,依照店伙所说,便知是雪儿的常叔叔,不等介绍便急忙向前一揖到地说:“晚辈吴琪坤,参见常大侠。”

北剑一见吴琪坤,便知他是一个爽直淳厚的人,也急忙拱手说:“不敢!不敢!雪儿在此多蒙阁下关照,理应相谢才是。”

“这是晚辈份内之事,理应如此。”

这时店伙已送来三杯香茗,三人也依序就坐。

吴琪坤虽然心思细腻,但他却不知廉慕雪的常叔叔就是武林三奇中的北剑,否则他的态度将不会这么从容,这么自然,当然北剑也不希望他知道。

落坐后,吴琪坤有点歉然的说:“晚辈午间,因前店有事,未能抽身陪小兄弟外出,险些闹出事来……”

廉慕雪在旁一听,不等吴琪坤说完,便抢着说:“是我偷偷出去的。”

北剑也淡然一笑,并不在意的说:“阁下不必将此事放在心上,此皆雪儿顽皮所致。”

吴琪坤说:“今天小兄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