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3章

作者:忆文

水天相接,海风狂啸。

海浪,像小丘似的击打着东海面上的一座孤岛。

岛上,怪石峥嵘,苍翠蔽天——

一个极深的洞府,弯弯曲曲的不知有多长。在洞中每个弯曲的拐角上,都嵌着一颗鹅卵大的宝石,闪闪的发着毫光。

一阵阵刺骨的寒气,由洞内不断的飘出来,愈向前走愈觉寒冷……

洞底有一个极大的方室,四壁嵌满了奇异的碧玉和大小不一的明珠。

方室内显得五光十色,彩霞缤纷,明亮不下于白昼。

廉慕雪,正闭口盘膝坐在中间一张石床上,全身被洞内刺骨的寒气冻得不停的颤抖。

一个红光满面银髯垂胸的老人,微阖着双目盘坐在廉慕雪的对面。口内一股白气,一直射入廉慕雪的嘴内。

片刻,廉慕雪的身体不抖了,相反的,头上冒着蒸蒸的白气。热汗由他的额上,滴滴的滚下来。

他的小脸通红,并不断的搐动着,显得极端的痛苦!

他不敢乱动,也不敢叫苦!因为他知道,熬过了这痛苦的刹那,他的“任”“督”两脉便被打通了,那时他的功力也将因之增进数倍。

他虽然觉得内心如焚,口干如割,但他倔强的天性,支持着他,使他紧咬牙关,忍耐着……

一只巨大的白鹤,身高过人,这时正昂首阔步的由洞外走进来,它侧首注视着石床上,它似乎知道它的主人正在作着极重要的事,它一声不响的,又悄悄的出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老人口中的白气倏然停止了!他缓缓的睁开两眼,看了看小脸通红的雪儿,他的老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这老人,正是被人称为武林怪杰的东鳌岛主“一鹤仙翁”。

一鹤仙翁就石床上坐着的姿势不变,飘身飞了出去,当他再飞回石床坐在廉慕雪对面的时候,他手里已多了一个红玉酒杯,室内也立即充满了异香。

一鹤仙翁慈祥的笑着说:“雪儿,睁开眼来吧!你看看这是什么?”

廉慕雪正感心焦难耐之际,忽然一阵异香直扑鼻孔。听师父一问,立将两眼睁开。

他看到师父手中持着一只红玉酒杯,杯中有半杯色呈碧绿的rǔ状液体。阵阵异香,即发自杯中。

他不解的望着一鹤仙翁,天真的说:“好香!师父,这是什么?”

一鹤仙翁笑着说:“这是‘灵石玉rǔ’。你现在是否觉得很口渴?”

“是的,师父。”

“把它喝下去!”

廉慕雪自一鹤仙翁手中接过那半杯碧绿色的液骼,仰首一饮而尽——。

啊!好香!好甜!美极了!

廉慕雪将半杯灵石玉rǔ饮下肚后,小舌头仍不断的舔着嘴chún,两眼却贪婪的望着一鹤仙翁,说:“师父,还有吗?”

一鹤仙翁一听,乐了!他笑着问:“雪儿,你可知道这灵石玉rǔ的可贵处?”

廉慕雪摇摇头说:“不知道!”

一鹤仙翁微敛笑容,严肃的说:“灵石玉rǔ,乃人间稀世珍品,它的功力之强,远胜千年灵芝与何首乌。垂死之人,饮服数滴,功能起死回生,练武之人饮用一滴,即可抵十年功力。雪儿,你饮了半杯,该有多少滴?”

廉慕雪听了,惊讶的望着一鹤仙翁,半响才说:“真的?师父。”

一鹤仙翁微笑着点点头,又说:“你的任督两脉,被我用先天罡气吹入你的丹田,再由你自己用无极神功引导,现在已打通了,如今又饮了灵石玉rǔ,你可试行运气,看看有何感觉。”

廉慕雪立即按照心诀闭目调息,稍一运气立觉周身畅通无阻。

瞬息已运行了一个周天,自觉在时间上较往日不知快了多少倍?想到自己的武功也必大有进步。

因此,又惊,又喜!

廉慕雪睁开眼,兴奋的说:“师父,周身真气,畅通无阻,竟能随心意运行了!”

一鹤仙翁见雪儿那种惊喜兴奋的样子,也高兴的笑了!

“雪儿,这个弯弯曲曲的大洞,共有六个长短不一的支洞。你现在还不知它们每个洞的神秘处,将来我会依照你武功增进的程度,而引你进入。现在你是否在奇怪这个洞为何如此寒冷?”

“是的,我正想请问师父。”

“那么你随我来!”

一鹤仙翁说着,飘身下床,向着室外右侧的第一个洞走去。

廉慕雪虽然不解,但也立即下床随着走了进去。

洞内笔直,漆黑,雪儿虽运集神功于双目,但仍不能前视五尺。

一股巨大的寒流,汹涌不断的扑出来!廉慕雪不住的打着寒战,他觉得手足疼痡,发卷肤缩。

他立即运功抵抗,由于饮了灵石玉rǔ,稍一运气,果然不太寒冷了!

一鹤仙翁走的甚慢,他似乎知道雪儿的目力,尚不能适应洞内的黑暗!

他一面前进,一面对廉慕雪说:“你觉得很冷吗?”

“是的,师父。”

“你要知道,如非你饮了灵石玉rǔ,你现在虽只进洞不足两丈,只怕你这时也早已冻僵了!”

“师父,这洞……”

“不要问,就要到了。”

雪儿不问了,只是无言的随着一鹤仙翁前进。

愈向前走,愈黑暗,愈觉寒气刺骨。

前面渐渐现出了微弱的光亮,并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这个洞深约三十余丈,片刻已达洞底,洞底有个尺许大的泉口,泉水正汨汨的流出来,发出了潺潺之声。

泉口边缘嵌着一颗大明珠,正闪烁着亳光。

廉慕雪在想,奇怪,这洞内如此寒冷,为何这泉水的周围竟没有结冰?

廉慕雪又想发问了。但一鹤仙翁一招手,已将泉口旁的一只石碗招手吸在手中,顺势递给廉慕雪,道:“用这双碗取些泉水喝。”

廉慕雪伸手接过石碗,立即蹲身下去在泉口内取了一碗泉水。

一鹤仙翁和声道:“喝下去。”

廉慕雪没犹豫,咚的一声喝了一大口——“唷……”

一鹤仙翁笑了,他问:“冷吗?”

雪儿瞪着两颗大眼,只是不住的点头,他已不能说话了,因为他整个的嘴,已被冻的麻木了!

他端着石碗的右手不停的抖,两片嘴chún不住的颤,而一鹤仙翁看着他只是笑。

廉慕雪颤抖着身子,天真的问:“师父……你……你看我还有舌头吗?”

一鹤仙翁哈哈的笑了,他拍着雪儿的肩头说:“傻孩子,没有舌头你怎会讲话?不要怕,继续喝,喝多了便不觉得冷了!”

廉慕雪只得又喝了一口,不行,仍是那么冷!

他停止不喝了,他不自觉的举起小手,摸着他的下颚,他要证实一下,他是否还有那张吃饭的嘴巴?

一鹤仙翁又温和的催促了:“雪儿,喝完它!”

廉慕雪看来似乎生气了,咚咚咚,一气喝干了石碗里的泉水。

“雪儿,再喝一碗。”

廉慕雪一声不响,又喝了一碗。

怪!真的不冷了。

廉慕雪的牙不颤了,chún也不抖了!而肚子里却有一股热流,正向着四肢流窜……

一鹤仙翁看到雪儿那付傻像,不由笑着问:“还冷吗?”

廉慕雪摇摇头,笑着说:“师父,真的不冷了。”

“现在再用泉水洗你的眼睛。”

廉慕雪这次没再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当他作完了,师父自会告诉他。

他蹲身下去洗了眼,也洗了个脸,他立起身来两眼毫无感觉,只是模模糊糊,不痛,也不痒。

他两眼望着一鹤仙翁,他期待着师父能告诉他,为什么要用泉水洗眼,为什么喝那冷冰冰的泉水?为什么……

他心中要问的问题太多了!他希望师父立即告诉他。

一鹤仙翁说了,但说的不是雪儿所要知道的问题,相反的又给了他一个谜!

一鹤仙翁严肃的说:“你现在就在此地打坐行功吧!事毕即来见我。”

说着,一飘身,走了!

廉慕雪的心里仍留着一连串不解的问题!

他笑了,因为他渐渐了解了师父的怪脾气。

他立即坐下来,盘膝,闭目,默念着心诀……

许久过后,雪儿的眼睛睁开了!

啊!他竟忍不住的叫了!因为他看到洞里的一切,并且看的很清楚,很远……

这眼睛生理上突来的变化,使他心里万分不解,他必须去问师父,他再也忍不住了!

他起身向洞外纵去——

倏然,他又停止了,他呆呆的站在那儿,楞了!

他回头看看自己方才打坐的位置,在一纵之间,竟离开了四五丈。

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臂,没瘦?也没小?但他却觉得体重减轻了许多。

他微一纵身,又回到了泉口处,他觉得他的身体轻得像棉絮,速度像电闪。

他狂喜极了,他知道他的武功进步了,进步了不知有多少。他必须去找师父,他己迫不及待了!

于是,他转身向洞外纵去——

三十多丈长的深洞,飘身间已到了洞口。

他急步走向方室,嘴里不断的喊着师父,因为他太高兴了!

一鹤仙翁,这个武林怪杰,他正盘膝坐在石床上,满面慈祥的望着匆匆进来的雪儿。

他的老脸上,正闪着愉快的光辉,因为他一身怪异的武功,已有了衣钵传人。

这次他再历中原,虽没找到武林至宝“天孙甲”的藏珍图,但找到了一个资质俱佳禀赋奇高的徒儿,这趟中原总算没有白跑。

一鹤仙翁看到雪儿匆匆的走进来,立即笑问道:“雪儿,你运功完了吗?”

廉慕雪兴奋的说:“是的,师父,不知怎的,我的眼睛明亮了,体重减轻了?”

“你的武功呢?”

“是的,师父,我想我的武功也进步了!但不知进步了多少?”

“你想知道吗?”

“是的,师父。”

“随我来!”

一鹤仙翁说着,飘身下床,迳向洞外走去——

他的身法美妙极了,就像行云流水一样,不徐,也不疾。

聪明的雪儿,无声的跟在后面,他极力模仿着师父的步法,但总没有那样悠闲,自然。

他心里想,我何时方可以练到像师父一样?

心念间,弯弯曲曲的已到了洞口。

洞外,云层很低,天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

海风疾劲的吹着,云像一群脱缰的野马,在天空飞奔着。

远处的海啸,其前的松涛,交互的响着……

山花野草,生满了竹林怪石之间,红绿相映,显得美丽至极!

一鹤仙翁来至洞外,昂首对空,撮口一声尖锐直达云霄的口哨,继而举手指着遥远的天空说:“雪儿,看见吗?”

廉慕雪瞪着两双大眼,直望着师父指着的天空——

他什么也没看到,看到的只是滚滚的浓云。

因此,他只得迷惑的摇摇头!

一鹤仙翁又说:“集功力于两眼上再看!”

果然,廉慕雪看到了!

他看到了那只大白鹤,正在浓厚的云层上盘旋。

云层上,仍是艳阳当空,强烈的阳光直射在那只大白鹤的身上,一闪一闪的发着银光!

廉慕雪高兴的大声说:“师父,我看到了那双大白鹤!”

一鹤仙翁笑了,他说:“这就是用‘万古寒泉’洗眼的结果!”

廉慕雪惊奇的问:“师父,你是指那漆黑洞底的泉水吗?”

“不错,我们这洞里的刺骨寒气,也正是发自那个‘万古寒泉’。”

“师父,这万古寒泉的功能,仅仅能使眼睛透视云层吗?”

“不,它的功用很多。譬如,饮了万古寒泉的人,能耐奇寒,袪酷暑,任何歹毒的阴寒功夫,都伤不了他。如用泉水洗脸,则可驻颜不老,用之点眼,则能深夜视物如同白昼。”

一鹤仙翁说此一顿,又关切的问:“雪儿,方才在洞中,你的眼睛足否视物如同白昼呢?”

雪儿连忙说:“是的,师父。”

一鹤仙翁点点头,又指着一丈以外,一堆怪石间的一颗花树道:“雪儿,你再去摘一朵花来!”

廉慕雪飞身向花树纵去——

他的身形美妙极了,摘花,转身,飘回原地,就像一阵旋风,中间丝毫未曾停留。

他两手将那朵鲜红的野花,送到一鹤仙翁的面前,并轻声喊了声“师父。”

一鹤仙翁摇摇头,他没去接那朵野花,他只是指着两丈外的一座大青石说:“雪儿,现在你将这朵花,平放掌上,用掌力推向那座大石,记住,用你神功的柔字诀!”

廉慕雪将花平放掌上,立即运功,吐劲,右腕一扬——

那朵鲜红的野花,竟然极平稳的直向那座青石飞去。

那花的速度,渐渐由慢而疾——

喳——一声极轻微极轻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