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4章

作者:忆文

月亮一直没有出来,天空被黑云掩没了,山风忽疾忽缓的吹着,在澎湃的松涛中,夹杂着一两声鸟鸣……

廉慕雪一面向前奔驰着,他只是盲目的向前奔驰着,在他心中似乎有着无比的沉重,他好像又失去了什么!

忽然,一道闪光划空而过,紧接着响起一声震天价的巨雷,雷声,响彻山谷,雷声,震撼了大地,也震醒了沉思中的廉慕雪,他猛的抬头看看天空,已经是阴云密布了。心说:俗语说,深山多雷雨,看来果然不假!

眼看天气变了,在这荒山之中,他必须找个能避雨的地方!正好前面不远处有个山洞,他微一纵身,便飞了进去——

山洞不深,里面也很干燥,他低头一看,地上有不少零乱的脚印,想是以前有人来过。

因此,廉慕雪也没注意这些。他想就在这个洞里渡过今夜,明天再走吧。又是一个闪电,又是一声巨雷,强风骤起,暴雨倾盆而下——

廉慕雪虽然幸运的找到一个山洞,但他心里并不快乐!

因为他仍想着躺在山石上的紫装少女!

现在他心里泛起许多问题,他在心里问着自己,现在她怎样了呢?她是否也找到一个避雨的山洞呢?她不会还躺在那儿吧?她这时也许回家了?

想着,他有些后悔了!他不该悄悄的离开她!

廉慕雪在洞里焦急不安的来回踱着……他不知道这时为什么会如此关心她?

洞外的大雨,倾盆的下着……雷、电,一个接着一个……

倏然,数声凄厉长啸,夹在暴风雨中传来,紧接着是暴喝,狂笑,惨叫!

“啊!”廉慕雪猛的打了个寒战!

他的毛发竖立了!热血沸腾了!他的眼,射着慑人的冷电——

他的心,燃隢着复仇的怒火,他的脸,充满了杀气——

闪电、骤雷、强风、暴雨!厉啸、暴喝、狂笑、惨叫!这是廉慕雪一生不能忘记的凄惨景象!

廉慕雪的全身,剧烈的抖着,他的胸腔几乎要爆炸了!

那夜,像今天一样的暴风雨之夜,他亲爱的父亲,就在这样的夜里,被许多不知来历的高手围攻,被狠毒的疤面尊者击毙!

往事,现实,使廉慕雪简直要疯狂了!他钢牙一咬,纵身飞出洞外——

雪儿冒着倾岔大雨,闪电般向着惨叫之处飞去——他要看看,在这暴风雨的深夜里,持械寻仇的是些什么人?看看这些人中有没有参与围攻他父亲的仇人在内!

廉慕雪愈往前飞,暴喝笑骂之声听的愈真切了!越过一座树林,展现在廉慕雪眼前的竟是一个宽广的山谷,地上已横置着几具缺腿断臂的尸体!

在谷的中央,两个劲装大汉正急烈的拼斗在一起,一道强烈的电光闪起,接着一个震耳惊天的霹雳,廉慕雪因现实景象刺激过度的头脑,被这一震也清醒了不少!

因为他看到了谷中的四周,站满了三五成群的人。

这些人俱都身着劲装手持兵刃,冒着如注的大雨,立在那儿一动不动!

每个人的两眼,都聚精会神的凝视着谷中打斗的两人身上。

廉慕雪的两眼,已经过万古寒泉的洗濯,不论在任何黑暗的环境下,都能视物如同白昼,所以谷中的情形,他不需借天上的闪电,仍然看的非常清楚!

他看到谷的南面,群集着二十几个劲装大汉,在这些人的身前,站着一个艳美妩媚的青春少妇。

少妇的粉脸笼罩着一层煞气,她的银牙紧紧的咬着,樱桃似的小嘴,已紧闭成一个下弯的弧形。

她的娇躯,被雨水淋的已经是曲线毕露了,高耸的玉rǔ,丰满的圆臀,纤细的柳腰……

即使在这样紧张的气氛下,令人看了,仍然不禁怦然心动,实在诱人。

立在少妇身侧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独臂老人。老人的两眼神光闪闪,一看便知是个内家高手。

廉慕雪再看谷的西面,竟是三个灰衣和尚,看来俱在五旬以上。

在三个和尚的不远处,立着四个身着一式长衫的中年人,他们冷冷的站在那儿,显然不是三个和尚的同道人。

谷的北面,也散立着七八个各形各状的大汉,每个人都面泛怒意的站在那儿,想是他们那方面已吃了亏。

在这些汉子的前面,傲然立着一个身着麻衫,腰束红色丝带的老人。

他留在颚下的山羊胡子,这时经雨水一淋,显得更稀更少了!

廉慕雪看后,觉得非常失望,这多人中竟没有一人是参与围攻他父亲的人!

因此,方才胸间那股愤怒的烈火,随着他一声轻轻的叹息,又消失了!

但他仍不敢疏忽,他又重新将谷中的人,细心的看了一遍……

当他看到腰束红带老人身后几人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又瘦又长的人。他的心里一惊,不禁脱口轻呼道:“那不是黑龙帮的李坛主吗?”

廉慕雪心里非常不解,黑龙帮的人怎会到此处来?这是什么地方?那留着山羊小胡子,腰束红色丝带的老人又是谁?

廉慕雪在心里想了很久,仍是想不开,他索性也不想了!

雨,愈来愈大了!雷,一个接一个……忽的一声惨叫!

惨叫被接着而来的雷声掩没了!

廉慕雪一看,场中的一个大汉,已被另一个大汉击中一掌,继而一刀劈死了!

站在谷北面腰束红带的老人,忽然一阵傲然哈哈大笑,道:“叛徒,你们还有什么高手,请尽快派出来,别误了老夫回总坛交令的时间!”

倏见谷南面的独臂老人,一句话不说,一幌身,已到了场中。

虽然身法看来甚为轻巧,但落地之时,仍溅起不少泥泞水花。

这时谷中有些地芀,已积水盈尺了!方才得胜的那个大汉,早已纵回了黑龙帮的高手中。

独臂老人来至场中,向着腰束红带的老人怒声说:“姓秦的,废话少说,来来,让我‘独臂神猿’庄笑天领教领教你的几手绝掌!快……”

说罢,立即拙掌以待,想是这老头儿已经气极了!

电光一闪,看到独臂神猿的全身不住的抖着,雨,被闪光映照得像无数的金蛇,打在他愤怒的脸上……

廉慕雪这时已知通这个独臂老人,大概是背叛了黑龙帮。

腰束红带的老人见独臂神猿,竟然指名向他挑战,心中不觉一凛,虽然知道对方的厉害,但自己在帮主面前吹了牛,这时怎能派别人出场呢!心忖,不如先气他一气,扰乱了他的心神,再下毒手不迟。

于是纵身来到场中,一指独臂神猿。也怒声道:“妵庄的,你认为本坛主怕你吗?如果怕你本坛主也不敢来了!不过请命前我念及你我平素并无过节,所以一直不提你的事,想不到你竟胆敢向我挑战,嘿嘿,你可知道,俺七绝掌秦大惭也不是好惹的吗?”

说完,又是一阵阴恻恻的冷笑。

独臂神猿不耐的一招手说:“姓秦的少废话,我们手厎下见真章!”

秦大惭却泠泠一笑道:“姓庄的,今夜本坛主必然令你称心满意,急个什么劲,鬼门关的门永远是开着的,不过俺七绝掌秦大惭非常为你可惜!”

独臂神猿怒声问:“可惜什么?”

七绝掌又是一阵轻蔑的冷笑,说:“可惜你老了,即使卖了你那条老命,那騒娘儿们也不会陪你睡上两晚觉……”

一声暴喝!“放屁——”独臂神猿喝声未毕,已疾伸独臂,呼的一掌向七绝掌劈去——

七绝掌没想到独臂神猿的性子竟是如此之急,自己的话还未说完,一掌已然劈至。

独臂神猿这一掌挟怒劈出,又疾,又猛,又厉!

秦大惭也急进三步,猛出右掌迎了上去。

蓬的一声,两人的掌风接触了,立即震的泥水四溅,雨水横飞——

一阵唏哩哗啦的脚踏泥水声,七绝掌竟被震退数个大步!

廉慕雪一看,差点儿笑出声来,原来七绝掌的身上,脸上,已溅满了泥水,看来实在可笑至极!

七绝掌一抹脸上的泥水,只气的老脸发青,眼冒凶光,咬牙切齿的恨声说:“独臂神猿手下果然要得,今天老夫算开了眼啦!”

说着猛进三步,大喝一声道:“你再接俺几招试试!”

试字方落,两掌纷飞,幻起一片掌影,滚滚向独臂神猿击至。

秦大惭已展开了他一生仗以成名的“七绝掌”了。

独臂神猿也深知七绝掌的诡异厉害,心下不敢大意,立时功贯独臂,也展开了自己多年创的一套“独臂单展掌”。

两个江湖成名的老人这一交上手,各人尽展所学。只见掌声呼呼,带起一片掌风,打的水花四溅,泥泞横飞,声势煞是惊人。立在周围的高手们,看的无不变颜变色!

廉慕雪也看的有些暗暗心惊!

雷、电、风、雨,仍疯狂的交织着,似是永无停止之日!

周围的高手,无一人注意这些,他们都忘了他们是立身在大风雨中。

突然,廉慕雪看见那四个身穿一式长衫的人,正互相交头接耳,似在商议什么!

廉慕雪凝神听去,因为距离远风雨声大,虽有“顺风耳”的功夫,也难与大自然相争了。

雪儿对他们甘愿冒着大风雨立在那儿,心中非常不解。

看看那三个秃头老和尚,更觉得奇怪,他们既不帮人说话,也不帮人打架,只是不言不语的立在那儿!

雨点,叭叭的打在他们的秃头上,只击的水珠四溅,顺耳而下!

他们的六只老眼,却不去看当场惊险生死的抟斗,而一瞬也不瞬的死盯着伫立在风雨中的少妇。

是看她的什么呢?玉rǔ?丰臀?抑或是关心什么?

廉慕雪心中有些生气了,心说:待会儿看我不给你们这三个花和尚吃点苦头才怪呢?

再看那美艳少婂,苍白的脸上已有了一丝笑意,脸蛋上也露出一些红晕。这时场中打斗的两人,暴喝连声……

七绝掌秦大惭的招式,缓慢了!

独臂神猿庄笑天的独臂,招式一招此一招凌厉,掌风一记比一记雄厚!

廉慕雪看的明白,不出十招,七绝掌秦大惭必被击倒!,黑龙帮随奏大惭前来的高手们,个个磨拳擦掌,俱都显得站立不安!

美艳少妇这边的汉子们,竟然兴奋的高声喝采起来!

黑龙帮的高手们,渐渐向着场中移动……

美艳少妇这边的汉子们,也缓缓的向着场中欺进……

双方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片杀气!群战,一触即发。

廉慕雪对这一触即发的混战群殴,显得非常关切,他不希望他们真的这样打起来。因此他的两眼一直在双力的脸上,闪来闪去!

尤其,他看到又瘦又长的李坛主,心中总是有着无限的关切。廉慕雪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那天夜里,他是同云姊姊坐在一个桌上的原因吧!因为他正想到云姊姊……

倏然一声闷哼,传进了廉慕雪的耳鼓里——抬头一看,一个老人倒下了——两腿一蹬,死了!

廉慕雪呆了,另一个老人也惊呆了!

所有在场的人,俱被这突来的变化惊呆了!

只有那四个身着长衫的人,在他们冰冷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险的笑!

人影闪处,美艳少妇的娇躯,竟飞身扑在水泥中的老人身上,她仅哭了一声“干爸……”便再不言语了!

无痛,悲忿,使她晕了过去——倒在水泥中的老人,竟是独臂神猿庄笑天!

任何人没看到独臂神猿是怎么死的,即使是与他动手的七绝掌秦大惭。

泰大惭是一个久历江湖颇具心机的人,他岂能不知有人暗中相助?不过他不知道助他的人是谁?

助他的动机何在?

这时秦大惭见美艳少妇,伏在独臂神猿庄笑天的尸身上,久久不动,知道她急怒攻心晕了过去!

他的两眼突然凶光一闪,恶念陡生,心想,此时不下手,难道等她醒来与自己拚命吗?

心念间,猛的一掌,迳向美艳少妇劈下——眼前人影一闪,呼的一掌,一股巨大掌力,已向着七绝掌击至。七绝掌心下大骇,顾不得再伤少妇,一晃身,暴退一丈。

七绝掌举目一看,向他击出一掌的竟是一个身着长衫眉间带煞的白面人。

那白面人似乎根本没把七绝掌看在眼里,这时他正背负双手嘴哂阴笑,仰首望着天空!

天上漆黑,风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遥远的天际仍闪着电光,传来隆隆的雷声!

在场的众人,没人知道白面人何时到了身边,还有白面人身后不远的三个人,也无人认识他。

三个老和尚,这时也纵了过来,俱都用不屑的眼光看了七绝掌秦大惭一眼。

廉慕雪虽然看见四个身着长衫的人纵了过来,但他却没注意独臂神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