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5章

作者:忆文

三天,很快的过去了。三天中,黑心娘子一直为雪弟弟赴大佛寺的事担心。虽然她很希望同雪弟弟一起去,但她心里比谁都明白,去了反而是个累赘!

初更天,廉慕雪便准备动身了。黑心娘子关怀的说:“弟弟,去时处处小心,总是谨慎为要,切不可倔强任性。当对方言语陉蔑,态度极端狂傲的时候,你不妨也用同样的态度对付他。当你被对方激得想要你发怒的时候,不妨把心静下来。想一想,忍一忍,你会发现对方的诡诈居心。”

“弟弟!姐姐现在心里没想到别的,只希望你早去早回!”

廉慕雪一直静静的听着,感激的望着萝姐姐说:“姐姐放心,你说的话我全记住了——”了字余音一落,廉慕雪己穿窗而出,身影已在对面的房脊之上了!

夜,漆黑,天上的乌云,又重又浓!

廉慕雪展开了绝世轻功,如风驰,似电掣,迳向天台山奔去。——

那速度是惊人的,目力再好的高手,在这漆黑的夜里,也看不清廉慕云的身影!

廉慕雪回头一看,黑龙帮的浙江分舵,已隐没在身后的黑暗中……

他想到独坐灯前的萝姐姐,这时恐怕正为他单独赴约正而担心!几天来,她一直为这件事惴惴不安!

萝姐姐对他的饮食起居,细心照顾,关怀倍至,简直像个小母亲。

这份深情,廉慕雪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片刻之后,廉慕雪已看见了天台山的模糊轮廓!

天,实在太黑了!普通人没有人敢在这样的黑夜里行走,而廉慕雪却如闪电般的向前飞驰着——。

看见天台山,他又想起了苍龙客——一个早年成名的人物。

廉慕雪心里明白,苍龙客约自己赴大佛寺,当然不会安着什么好心,势必将他置之死地而后己。

廉慕雪会怕吗?不,他一点儿也不怕,但他却必须谨慎,小心!他心里正在想,在必要的时候,也只好施展追魂三掌“魂归地府”了。

思想间,在山的前面已现出一片黑黝黝的丛林,看来不知有多广多深!

突然,林前一条纤细白影,像一缕白烟般,斜横里疾奔林边。眨眼己消失在林边的黑暗里。

廉慕雪心里一惊,暗呼“好快”!两袖向后一拂,电掣般也向林前扑去。

来至林边,廉慕雪集功力于两眼,四下一望,业已没有了那条白色人影!

廉慕雪心里不禁又喊了声“怪!”,正待纵身进林,一阵腐木的气味,随着徐吹的夜风阵阵飘来。廉慕雪闻了,几呼吐了起来。一看林内,棜泥,败叶,枯枝满地,几将飞入的身子又停住了。

廉慕雪这时似有所悟,一长身,已纵上林顶。果然,那道白色人影,正在林顶上踏枝飞行。这次廉慕雪已看清楚了,前面飞行中的白影,竟是一个秀发披肩,身着白衣的女子。

廉慕雪一声低啸,闪电般向那白衣女子扑去——

这一扑之势何等神速,眨眼距那白衣女子已不足二十丈了!

廉慕雪又一加劲,又近了十丈——

突然,前面的白衣女子一扬手,一道白影,夹着噗噗破风之声,直向廉慕雪的面门,电射而至。

廉慕雪为免失掉白衣女子的踪迹,不敢停身,一伸右臂,已将来物抄在手中。

入手之物,柔软丝滑,仍有余温,但劲道奇足。

廉慕雪低头一看,竟然呆了!原来是一方女子用的香帕!

一阵淡淡的幽香,沁入廉慕雪的鼻孔,使他心里不觉一荡!

廉慕雪将香帕打开一看,上面竟有早已写好约两行娟秀小字:“机关密步,危机重重;偶一失神,立时丧命。”

廉慕雪看完,再抬头,那前来报警的白衣女子,早已没有了踪影!

当下心中大急,对那方香帕也没再细看,顺手放进怀里。

于是尽全力又追了一阵,前面仍是一片漆黑!

这时山势逐渐崎岖,丛林仍然向着半山延伸。片刻,已到了林的尽头。下面是一道断崖深涧,宽约十余丈,下面究有多深,黑不见底。

廉慕雪立在崖边。四下一阵张望,但见虬松矮竹,怪石丛生。往上看。群峰挻纵,排云刺天……

廉慕雪心里失望极了!他这时多么希望有个与自己功力相等的人,伴着自己闯进机关密步的大佛寺呢?!

他下意识的又四下看看,他多么希望那白衣女子,这时突然出来!

他抬头看看天,天是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他不能在这儿久停,于是立时运气行功。心念间,他的神功发动了!他要飞过这道断崖,这道宽约十余丈的断崖。

廉慕雪两袖猛的下击,一长身,身形腾空而起,一跃七八丈,脚尖互点,又升数丈,脚尖再一次互点,又升高三二丈……

廉慕雪已展开了常叔叔的绝世轻功,“凌空虚步”了。廉慕雪的身形一直上升,就在空中,他的两腿一拳,腰身一挺,双臂突然平展,身形立变头下脚上,直向对崖飞去。

廉慕雪由“潜龙升天”变而为“游龙回转”继而一式“苍龙入海”,一阵斜飞,已轻飘飘的落在对崖边缘上。

这三种不传绝技,廉慕雪竟敢在这深达千丈的深洞上空,一气呵成,身法确是美极,妙极,也惊极,险极!

廉慕雪一阵疾飞,山势更形险恶了。又过了片刻,已来到天台山的主峰上。

远处大佛寺的两重殿脊,在一片松柏茂林中,已隐约出现。

廉慕雪几个纵身,穿林来至寺前。只见红砖绿瓦,气势雄伟……

寺内漆黑,没有一丝灯火,也没有一丝声息!四野,一片沉静,死寂!

寺外,立着两个身高丈二的大门神,眦牙裂嘴,面目狰狞,在这漆黑的深夜里,更显得怕人!气氛也愈显得恐怖,阴森!

廉慕雪觉得非常奇怪,苍龙客约自己今夜前来,为何静悄悄的没一点声音?又等了一会,仍不见有任何动静!

廉慕雪这时有些生气了,俯身在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子,右腕一扬,小石脱手打出——

叭的一声,小石已击在寺内的大殿脊上,紧接着,发出一阵清脆格啦啦的响声,划破了四周的寂静!

叭达!小石由瓦面上,又落掉在殿前的地面上。

廉慕雪觉得有趣,这格啦啦小石滚在瓦面上的响声,在这死寂的夜里听来显得特别清脆,好听!

于是,廉慕雪的童心大发!又是两颗石子击在大殿瓦面上……

又是两声格啦啦清脆的响声。接着,三颗,四颗,无数颗……

廉慕雪竟用漫天花雨的手法,将无数的小石子,连续打在寺内的大殿上……

一时间,大殿的瓦面上,火花四射,小石乱滚,一片清脆的格啦啦的响声,不绝于耳。

突然,一阵阴恻恻的冷笑声,在一片格啦啦的响声中传出来!

廉慕雪一听,知是苍龙客,立即朗声大喝道:“苍龙老鬼,小爷早来了,还不快快出来受死,告诉你,今夜小爷必在三招之内,要了你的老命!”

久久过去了,仍不见有人出来!

廉慕雪确有些气极了!但他知道,愈是如此寂静,愈是危机重重。尤其经过白衣女子的香帕报警,更不敢贸然躁进。

廉慕雪这时突然想起萝姐姐的话来:对方用什么方法对待我们,我们也用什么方法对待他!于是,他恨恨的说:“什么早年成名的苍龙客,什么人人惧怕的天台三老,其实都是些见不得人的鼠輂,你们既然用这种有欠光明的手段对付我,我也不必存什么客气了!哼,今天我不将你们的大佛寺,闹它个天翻地覆才怪呢!”

于是,廉慕雪气忿忿的屈身捡起一块二三斤重的大圆石。

廉慕雪先行向大佛爷一阵祷告,他自语似的说:“大佛爷,弟子今晚要得罪了,如果惊了您的驾,请降罪您的秃头弟子们吧!”

吧字方落,右手那块二三斤重的大圆石,带着呼呼的风声,直向大殿的瓦面上飞去——。

哗啦啦一声大响,瓦片横飞,尘土四扬……

咕碌碌……咚……大石沉重的落在殿前的地面上。

一声厉喝传来:“野小子欺人太甚,打——”苍龙客打字未落,无数嗤嗤的暗器破风声,纷向闪电飞来。

廉慕雪见无数的暗器,分由每个黑暗的角落里像雨点般向他打来,也不由暗吃惊!

情急间一声大喝,两袖一抖,身形腾空而起,无数暗器擦脚而过,心中不由喑叫一声“好险!”

廉慕雪身形下落,看看着地,第二批暗器夹着破风之声又纷纷打来——

廉慕雪一见顿时大怒,一声清啸,双脚互点,身形又升高数丈。

一阵惊咦之声,纷由每个黑暗的角落里传来……

廉慕雪已经气极了,早把白衣女子的警告和萝姐姐的叮嘱,忘了个一干二净。

心想:今天要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你们怎知小爷的厉害!

心念间,身在空中双袖一抖,直向寺内飘飞身扑去——

廉慕雪在落身之际,早将寺内情形看了个大概……

寺院宽广,中有大池,池上有一座石穚,桥后左右置有看似有规律的翠竹,矮松,中间一条甬道,经过石桥,直达大殿。

廉慕雪不敢落向石桥甬道,直向大池石栏上飞去。双脚刚刚踏实,立有一阵兵刃破风之声由身后袭来——

他这时无暇后看,足共一点,飞身纵过大池,落地后,发现面前竟然是数十枝翠竹。

廉慕雪一看,只有通过竹林比较安全,于是闪身纵了进去!

也就在他纵进竹林的同时,大殿的喑处突然响起一阵声震屋瓦的狂笑!笑声显得高兴已极。笑声未毕,廉慕雪又由竹林内飞身纵了出来!

狂笑突然停止,寺内又趋沉寂!廉慕雪向着黝黑的大殿一指,怒喝道:“苍龙老鬼,不要狂笑,不出一个时辰,我要你狂哭,这点小小的反五行竹阵,还难不倒小爷我!”

苍龙客一声不响,想是气极了!

廉慕雪正待纵上大殿,忽然一声暴喝由左侧殿传来:“小施主的身手果然不凡,可敢进入右面的松林吗?”

廉慕雪这时早已气极,心里只知要把大佛寺搞它个天翻地覆泥佛爷冒土烟,那还顾得厉害!于是微哼一声说:“莫说小小的松林,就是刀山油锅,小爷也要进去看看!”话毕飞身进入了林内!

廉慕雪一进松林,立觉鬼啸刺耳,寒气逼人,四周云气缭绕中,鬼影幢幢,业已看不清矮松了!

廉慕雪不怕冷,他饮了六七百天的万古寒泉,但他却怕鬼!廉慕雪这时从心眼里泛起一丝寒意。

他动,鬼影动,他奔的快,鬼爪舞的急。于是,他不敢动了,他立在那儿,苦思东鳌岛上自己曾经住过两年的小室,他将室内所有的阵图默记了一遍!

这时,一声轻蔑的冷笑传来:“嘿嘿,小子,现在该你哭了吧!看看你的脚下。”

“啊!”廉慕雪一低头,竟吓的脱口惊叫了!原来廉慕雪脚下不远处,竟倒着三四具惨白骷髅。

廉慕雪一看,惊怒交加,心说:想不到天台山大佛寺,竟是一个杀人的屠场!今天如不将它毁掉,将来还不知要害多少人。

阵外又传来苍龙客的狂声大笑道:“哈,哈……小子,看到了吗?那便是你的下场!近十年来,擅入大佛寺的人,还没有一人活着出去……”

廉慕雪这时已怒到极点,突然一声厉喝道:“老鬼住口,小爷今天便是十年来,第一个活着出大佛寺的人!”

说罢,疯狂的连环劈出六掌。这六掌是廉慕雪在怒极之下劈出,威势可想而知!

矮松阵内,立时风声大震,群鬼厉嚎……

掌风过处,砂石四射,云烟飞绕,喀嚓连声,比起彼落……

六掌过后,云烟依旧,只是面前没有了鬼影,地下没有了骷髅!

廉慕雪刚一转身,又是张牙舞爪的鬼影挡路。

这时廉慕雪真的有些气疯了!他微哼一声,倔强的说:“你就是一座山挡在小爷的面前,小爷今天也要把它推倒!”

倒字方自出口,神功已然发动。廉慕雪疾上两步,一声厉喝,双掌同时推出——

这一推,是廉慕雪全身功力的凝聚!一声轰然大响,惨叫,闷哼,加杂着树枝折断的喀嚓声……

云烟,没有了,鬼影不见了!

矮松,横七竖八的倒满了一片。

几个奇装异服满脸花纹的和尚,横卧在满地的矮松中,血,由他们的嘴里,不断的狂吐出来!

廉慕雪纵身飞出松阵,回头一看,整齐规律的矮松林,业已变得坑坑洼洼,面目全非了!

就在廉慕雪回头之际,一个高大和尚,一声不响,疾抡方便铲,夹着呼呼风声,拦腰扫至——

雪这时杀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