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6章

作者:忆文

廉慕雪负着一颗沉重而空虚的心,出了分舵,展开绝世轻功,而向正西如飞驰去——

天,早就大亮了,太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爬上了树梢!

太阳逐渐的上升,而雪儿的心,却逐渐的下沉……

他低着头,只是一味的狂飞,向着深山峻峰人烟稀少的地方狂飞,一直向着正西狂飞——

父仇,母难,沉重的压在他的心头……

爱护自己如胞弟的萝姊姊,新婶婶的爱徒费晓燕,痴情的小萍,念念不忘的郝碧云,这些人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一直飘来飘去!

沉闷,沉闷,他的呼吸被压迫得简直要窒息了!他急需要吐出来!

一声清越的长啸,在这静静的深山里,飞驰而过——

啸声过处,枝叶摇曳,晨露纷落……

一声啸毕,廉慕雪心中的郁闷,俱随着啸声,飘上了九霄……

飞,狂飞,廉慕雪的身形过处,恍如凌空虚渡……

他一直到飞出了山区,才缓和了飞行的速度,向着人烟众多的镇市奔去。

几天过去了。

雪儿心急赶路,几天来极少停留。一路上酒楼茶肆中的人们都高谈阔论著他的事。

人们说他,一掌毙了“天台三老”,一剑诛了“天山四恶”,一招出手,惊走了“龙门酒丐”,三招末出,“苍龙客”已做了掌下游魂………

人们说得绘形绘色,有如亲眼看见,廉慕雪有时自己听来都听得有些入神,而不觉得人们说的他自己。

人们称他为“蓝衫书生”,也有人说他是个心狠手辣的“小煞星”。

有人说他生得英俊潇洒,也有人们误传他长得巨齿獠牙……

几天来廉慕雪为此事心中非常苦恼,又气,又怕!

气的是这些人无聊的渲染;怕的是恩师与常叔叔知道了,定然逃不过一顿责罚!

因此,一路上他总是闷闷不乐!

虽然,有很多武林人物注意他,但都认为廉慕雪只是一个身穿蓝衫的文弱书生。

因为廉慕雪在外型上看来,根本不像一个身怀绝世武功的人。

是以,几天来没有人会想到,他就是近日来震惊江湖,武功盖世的蓝衫书生!

这天,来到一个极大的城市,廉慕雪老远便看到城门上刻着“鄱阳城”三个大字。

廉慕雪笑了,心想:再走两天,飞行一个夜晚,便可到九宫山了!

心念间,不觉已缓步走进城内。

城内的街道宽大,商店林立,人群熙来攘往,热闹异常……

雪儿经过一家酒楼,锅勺叮当,酒香外溢……

立足一看天色,红日当年,正是用膳的时候!

于是,折身走上酒楼。楼上坐满了酒客,只有靠街窗的地方还空着两张桌子,想是客人刚走。

廉慕云见有座位,也甚高兴,迳向左边一张空桌前走去。

廉慕雪刚一落座,便一连跑过两个酒保来!

这些大城市的酒保,阅人最多,眼睛也最锐利。

这时见上来一个丰神如玉的少年,身穿蓝缎长衫,头戴宝蓝文生巾,气度轩昂,英俊潇洒,一看就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爷。

两个酒保一哈腰,同时笑嘻嘻的问:“爷,您老要点什么?”

廉慕雪随意要了一壶酒,点了几样菜。

两个酒保满意的应声是,走了。

廉慕雪游目一看全楼,几十道惊疑目光一致盯在他脸上。

几天来,他已看惯了这些,毫不觉得惊奇,如果这时再上来一个穿蓝衫的年青人,数十道惊疑目光,马上就会转移过去!

忽然,一阵急乱而清脆的马蹄声,迳由街道的远处传来!

紧接着,街上响起一片行人的惊呼急叫声!

廉慕雪临街,探头一看,只见五个花蝴蝶似的女人,骑着五匹健马,迳由街的东端飞驰而来——。

在这种繁华的街道上,能如此放胆跑马的人,必是大有来历的人物!

这时街上的行人,只吓的东闪西躲,叫喊不绝……

廉慕雪心想:这是那里来的一群疯婆子?

好快!就在廉慕雪心念间,五匹健马,已至楼下。

为首一匹马上,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少妇,全身鲜红,尤其那袭大红披风,红得耀眼慑人!

后面四匹马上,坐着四个绮年少女,个个艳美,美得獠人!

红装少妇,在驰过酒楼的瞬间,突然抬头,一声惊咦,立即将飞奔的坐马勒住。

那四健马正在狂奔,忽经少妇用力一勒,一漀长嘶,双蹄立起。

后面的四匹快马,骤被前面的马一挡,也俱都前蹄离地,连声长嘶。

这一阵紧急的刹马,的确惊险精采,只看得廉慕雪不禁脱口喊了声“好”。

红装少妇听到楼上的廉慕雪为她喝采,心中更是欣喜,心想:小冤家,贱妾正是为你来。

少妇心念间,未等坐马前蹄落地,右手一按马鞍,直向酒楼门前飞去!

她那一件大红披风,迎风飞舞,恰似一片红云!

其余四个少女,也俱在这一瞬间,飞身下马。她们五人落马时的身法,都美极了!

紧接着,楼梯一阵声响,全楼酒客的目光同时一亮!

红装少妇带着四个少女,已然走上楼来!

这时廉慕雪一看四个少女,比起红装少妇美多了!

四个少女各穿不同颜色的衣裳,共分浅紫、翠绿、天蓝、鹅黄,各披一件同一颜色的大氅,翩翩的走上楼来!

红装少妇一上楼,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便一直盯在廉慕雪的俊脸上!

那少妇的两只媚眼太厉害了,看得廉慕雪不禁低下了头!

恰好,不知什么时候,酒保已将酒菜摆在桌上。

廉慕雪连忙斟酒,低头自饮起来!心想:莫非这少妇知道我是谁?继而一想,管她知道不知道,吃完了早些上路,难道她们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于是便举杯自饮起来。

这时,红装少妇与四个少女,已在廉慕雪对面的一张空桌上坐了下来。

廉慕雪借着饮酒之际,用眼一瞟楼上,啊!他差点儿没叫出声来!

楼上数十个酒客,这时只剩下几个白胡子老头了!

怪?廉慕雪心说:年青的人呢?

再看看酒保们,远远站立,噤若寒蝉,方才那个年青漂亮些的酒保也不见了!

这时对面的少妇,正对着他发出荡人的媚笑。

傻了!廉慕雪让这突然的变化弄傻了!放在嘴边的一杯酒,竟忘了饮下去!

噗哧一声,四个少女同时笑了!

她们这一笑,廉慕雪自觉失态,俊脸窘得通红!心想:这个少妇定不是个好人!

红装少妇看了,娇笑连连……

四个少女看了,秋波频送……

廉慕雪仰首干了杯中酒,低头匆匆吃饭。

叭的一声,一支精细小巧的金质彩凤,恰恰插在廉慕雪面前的酒壶盖子上!

两道冷电突然在廉慕雪的眼里一闪——

红装少妇的粉腮骤然一变………

四个少女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廉慕雪丢下一锭银子,突然立起,拂袖就要下楼!

数声娇叱,人影闪动,四个少女已将廉慕雪围在一片光华中。

四只细长薄剑,蓝光闪闪,颤巍巍的已指在廉慕雪周身各大要穴前!

廉慕雪傲然立在四女之中,回头一瞟江装少妇,不由发出一声轻蔑冷笑!

红装少妇见春兰、夏荷、冬梅、秋菊四个侍女,自动将廉慕雪围在剑阵中,心中早已了然,知道这四个丫头已看上了这个小煞星。

她柳眉一皱,心中暗骂一声,该死的丫头,平素高傲,自命冰清玉洁,今天见了人品英俊武功盖世的“蓝衫书生”,也不由得有些春心虽耐了!哼,老娘偏不让你们如意!

心念间,右手向着对面桌上一招,插在那把酒壶上的金质小彩凤,应手飞了回去。

于是,媚眼一瞟廉慕雪,举起纤纤玉手,将金质小彩凤轻轻插回头上。

廉慕雪一看,不由吃了一惊,心知今天遇到了劲敌。

红装少妇是何等眼力,知道廉慕雪对她展露的这手绝技有些心惊。

四个少女,一见红装少妇如此深沉,都吓得粉脸色变,鬓角渗汗!

经验告诉她们,仙子要杀人了!

四个少女的眼睛,俱以祈求的眼光望着少妇!

四个少女的芳心,都暗暗为廉慕雪捏了一把汗!

虽然传说中,年青的“蓝衫书生”武功荩世,但那究竟是传说,而她们仙子的惊人绝技,都是她们亲眼见过的!

四个少女的心里,同时泛上一丝悔意,心悔不该将“蓝衫苕生”围在剑阵中!

于是,四人互看一眼,似乎在问对方:这是谁的主意?

是你?是你?她们最后的答案,是她自己!

但,究竟为什么?她们四人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们所能知道的,只是不愿让“蓝衫书生”在她们的视线中离去!

四个少女一阵呆呆出神,指在廉慕雪身上要穴的剑尖,早已变了位置!

这时,红装少妇缓缓立起,媚眼一瞟廉慕雪,道:“小冤家,别人认不出你是‘蓝衫书生’,但你可瞒不了我红云仙子!虽然你已练到神光内蕴,但你练不掉你眉宇间的英气!这几天,我到处找你,想不到今天果然让我碰到了。”

廉慕雪微哼一声,不屑的问:“碰到了又怎样?”

红云仙子荡然一笑,说:“碰到了就要乖乖的跟着我走!”

“我要不愿跟你走呢?”

“那你自信能逃出我四个丫头布的剑阵?”

廉慕雪一听,不由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笑声,将四个发呆的侍女惊醒了,四柄低垂的剑尖,又指向要穴正确的位置。

廉慕雪笑声一敛,怒声道:“莫说是四只宝剑,就是千百只宝剑岂能困住小爷?!”

红云仙子听了,面泛怒意……

四个侍女听了心里不服……

红云仙子也怒声道:“不给你一些颜色看看,你岂知本仙子的厉害!”

害字出口,翠袖同时一拂,娇躯已然退至酒楼的中间。

数声娇叱,四个侍女的剑阵已然发动了!

只见四个如花蝴蝶似的身影,快愈闪电,势若奔雷,围着雪儿团团疾转!

廉慕雪突觉眼前一花,知道剑阵已然开始,惊险还在后面!

他心中不敢大意,立时提气凝神,静以待变!

突然,一片漫天光华,蓝电银虹闪闪,恰似银而散地般,齐向廉慕雪当头压下。

这一变化,大出廉慕雪意外,只觉周身穴道,无不在对方剑光笼罩之下!

雪儿心想:这阵的确厉害,不如趁剑阵还没展开,早些出去。

心念间,疾演迅雷步,身形在漫天剑影中一阵疾走,飘忽如电!

廉慕雪身形一动,四女剑势更形凌厉!

漫天银花,夹杂着蓝光点点,煞是美观!

剑势愈来愈猛,剑影愈来愈密!

尖锐刺耳的剑啸,带着呼呼的慑风声!

剑阵中的廉慕雪,已完全被剑光埋没了!

红云仙子的粉脸上,己绽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她对着剑光说:“蓝衫书生,现在你可知道厉害了吗?”

廉慕雪笑着说:“仙子,小可已知厉害了!”

红云仙子大吃一惊,回头一看,气得他几乎晕了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廉慕雪已立在她的身后了。

红云仙子怕廉慕雪向她偷袭,闪身飘至一边。

这时她实在气极了,对着仍在疯狂演着剑阵的四女,一声怒喝:“住手!”

剑阵,突然停止了。四个少女,在这一瞬间也同时惊呆了!

四女一定神,同声惊呼道:“人呢?”

红云仙子微哼一声,不由怒声道:“人在你们身后边!”

四女回头一看,被圈在剑阵中的廉慕雪,果然负手立在那儿,正用那双令少女看了心醉的星目看着她们。

四女被看得心里一荡,同时暗想道:天!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呢?

惊,喜,气,恨,一齐涌上她们的心头!

惊;惊廉慕雪高绝的武功……

喜;喜廉慕雪安然脱出剑阵……

气;气廉慕雪的神情狂傲……

恨;恨廉慕雪伤了她们少女的自尊……

她们的心里却是矛盾的,她们希望将廉慕雪擒住,出出心中不服的闷气,但又怕仙子占有了他!

她们希望将廉慕雪一剑点倒,刹刹他的傲气,但又怕一不小心伤了他。

于是,四女相互对望着,她们的心里似乎在说:看什么?还不是在你那儿出去的!

四柄蓝汪汪的薄剑,仍在她们的手里颤巍巍的抖着……

她们的鬓角间,已渗出了点点黚汗珠!

红云仙子见她的四个少女,站在那儿如痴如呆的样子,只气得银牙紧咬,浑身发抖!

她用手一指四女,怒骂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