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7章

作者:忆文

廉慕雪骑着宝马追风乌龙驹,放辔如飞,一阵疾驰,已不知跑了多少里了。

只觉两耳风声呼呼,道侧景物一掠而逝……

廉慕雪的心,兴奋极了!

他觉得这匹追风乌龙驹,确是一匹宝马,它奔驰的速度,亳不逊色于他施展绝世轻功“凌空虚步”中的“陆地飞行术”。

这宝马的速度,的确是惊人的!

他心里高兴,他心里也喑暗感激着“鄱阳五虎”。心想:照这样的速度狂奔,明天中午便可到达九宫山了!

突然,追风乌龙驹,马目闪光,双目直竖,昂首一声雷鸣似的长嘶……

但是,它的前进速度,却丝毫未减!

廉慕雪悚然一惊,抬头一看,两侧都是高山。举眼向前望去,山势险峻,岭峰连绵……

心说: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低头看看脚下,仍是宽大官道。

再抬头,遥见右前方十数里外的山峰上,隐约现出了一道红光,雪儿集中目力一看,那道隐约红光,竟是发自一片浓郁的山林里。

廉慕雪不禁脱口惊呼道:“不好,山林起火了!”

他心里非常着急,但急有何用?山林起火岂是一二人可以济事的?你纵有盖世武功,也难与大自然抗衡!

廉慕雪脚下微微一撞马腹,乌能驹一声长嘶,速度骤增,比起方才来,又不知快了多少倍?

奇怪!愈向前接近,那隐约的红光,愈看不真切了!

廉慕雪来至距那山峰较近的官道上,轻轻一勒马缰,让宝马缓缓停下来。举目再向左侧山峰上望去,真怪!那山峰上的隐约红光,竟然一丝也看不见了!

廉慕雪心说:是我看花了眼?不会呀!难道十几里路程的时间都看错了吗?

于是,轻轻一抖马缰,再度催马前进……

岂知?追风乌龙驹竟低头轻嘶一声,依然站着没动!

廉慕雪心急赶路,虽然觉得那山峰林中的隐约红光有些透着奇怪,但他不愿再浪费时间去爬那十几里的山路。

于是,突然一抖马缰,两腿一夹马腹,同时喝了声走——

宝马昂首一声怒嘶,双耳一竖,猛然放开四蹄,如飞向前奔去——

不一会,又进了十数里,不觉已绕过了那座山峰。

廉慕雪稳坐马上,低头沉思,对方才山峰间隐现的红光,仍念念不忘,心中不断的喊着奇怪!

于是,他又不自觉的回头,向身后那座山峰望去——

“啊——”廉慕雪再度脱口发出了惊呼。

原来,那山峰林树间的隐约红光,这时看得更真切了!

廉慕雪倔强的天性,又推动了他的好奇心,心说: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于是,一勒马缰,拨转马头,疾向来路再奔回去。

宝马追风乌龙驹,似乎明白了小主人的心意……

一声高亢悠扬的长嘶,放蹄如飞,冲下官道,有如狂飙掠空般,直向群山间飞驰而上——。

廉慕雪一看,大吃一惊,心想:这马恐怕是疯了!

正待急勒马缰,忽然马身斜冲上升——

廉慕雪一声惊叫,赶忙紧握马鬃,这一下,几乎摔下马来!

慕雪这一惊非同小可,立时高声大喊道:“小龙,停下来,不要开玩笑——你疯了吗?——”可是,乌龙驹根本不知道它叫小龙,仍是一味的向前狂奔——

追风乌龙驹果是一匹举世无双的宝马,穿云越涧,如覆平地……

快!实在太快了!

廉慕雪伏在马背上,只觉劲风刺面,林木后掠……

一阵急驰飞奔,不知翻过几个山头,不知越过几道涧溪……

追风乌龙驹的速度慢了,渐渐慢了!一声低嘶,停了下来!

廉慕雪一定神,飘身下马,转首向山下一看,那条宽大的官道,在朦朦的月光下,看来恰似一道蜿蜒弯曲的白线。

廉慕雪兴奋的转过身来,伸臂抱住了马颈……

“啊!”他惊叫了,抱在马颈上的双手也松开了!

因为,他发现追风乌龙驹,通体是汗!

廉慕雪怜惜的举起两手,轻轻抚摸着马脸,马耳,马鬃,一直到马尾巴!

廉慕雪的嘴里,不断的说着:“小龙,太辛苦你了!”

这时廉慕雪心里,实在太高兴了,他竟忘了跑到这座高崖上来的目的!

他只是一味的抚摸着宝马,他这时的唯一希望是让乌龙驹身上的汗,早些吹干。

追风乌龙驹似乎也知道小主人口中喊的“小龙”就是它。因为它嘴里也发出阵阵欢欣的低嘶,前蹄不断轻快的击打着石面,正显示出它心里也有着无比的高兴!

廉慕雪一面抚摸着宝马,一面打量着四周……

——这是高峰上的一片茂林,树高入云,枝叶蔽天……

忽然,廉慕雪抚摸在马身上的手,停止不动了!

他看到林中不远处的矮树中,隐约现出一角围墙,因而他又想起了跑到这座高峰上的目的。

廉慕雪用手轻拍着乌龙驹的马肩低声说:“小龙,我们过去看看!”

涚着,功贯双掌,缓步向前走去……

廉慕雪走至近前一看,竟是一座多年失修的破庙!

这座破庙面积不大,山门业已坍塌,围墙大都颓倒了,仅剩下孤伶伶的半座残破露天的大殿。

廉慕雪看到这片荒凉景象,心里觉得很失望,也觉得有一丝怅然!

他正待转身,乌龙驹的马头,忽然抵在他的背上。而且,正轻轻的向前推动他!

廉慕雪蓦然灵机一动,心想:人们都说,宝马通灵,莫非这破庙里有什么灵物不成?

心念,及此反手拍拍马头,表示他已会意了!

于是,他又机警谨慎的向着庙前走去……

最奇怪的是,廉慕雪的宝马乌龙驹,竟然也悄悄的跟着前进,不发一丝嘶声!

山野一片寂静,寂静地有些怕人,寂静地有些阴森可怖!

身怀绝世武功的廉慕雪,这时也不觉有些胆寒起来!

廉慕雪悄悄纵身,毫无声息的轻轻纵入庙内……

庙院中,枯草及膝,碎瓦遍地……

不管廉慕雪的脚下如何轻灵,身法如何巧妙,脚下仍然发出不断的“沙沙喀叭”声。

廉慕雪,就在这听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喀叭”声中,向着残破的大殿缓步走去……

突然,数声凄厉枭鸣,迳由殿后的大树上传来!

紧接着,一阵吱吱刺耳的尖叫,数点黑影,迳由大殿的黑暗中疾扑而出——

廉慕雪悚然一惊,本能的举掌当胸!定睛一看,竟是被枭鸣惊起的几只蝙蝠!

于是,他轻轻摇头,苦笑了笑,长长吁了口气……

回头看看自己的宝马乌龙驹,正神骏的站在山门外面,品首竖耳,马鬃矗立,两颗如灯的眼睛,正机警的注视着他!

廉慕雪向着宝马微一颔首,突然转身,点脚飞进大殿内。

殿中地上,残砖破瓦,墙壁上,蛛丝鸟粪……

殿顶大部露天,缺梁少椽,左边山墙,已有一半倾倒了!

神龛上的几尊神像,多年风吹日晒,业已残破不堪,有的仅剩下一堆灰白泥土了!

这座破庙,看来凄凉已极!尤其在这座高峰上,深夜浓郁的山林中,更显得阴森可怖!

廉慕雪在殿中巡视半晌,一无发现,除了满地瓦片,就是神龛上那几堆泥土了!

就在左边神龛上的一堆泥土上,突然一丝毫光,一闪而逝——廉慕雪心里一动,飞纵身了过去,但是,神龛上仍是一堆泥土!

他又退至原先立足之处,再看,仍是一堆泥土。

雪剑眉紧蹙,心中暗呼奇怪,并将身子向着左右缓缓移动……

果然,那丝毫光再度由那堆泥土上闪烁着!

廉慕雪这次没有纵身前扑,他两眼盯着那丝毫光,缓步向前移去……

那丝毫光,渐渐变淡了,渐渐看不见了!

廉慕雪仍照闪光之处走去,近前一看,在那堆泥土的中间,仅仅露出一点豆粒大小的金属物体。

廉慕雪功贯五指,轻轻一挖,竟露出一部泥鑴的古书模型。

再运掌一抹,突然毫光四射,耀眼生花,全殿顿时被照得光明如同白昼……

展在廉慕雪眼前的,竟是一个一尺不到,似金非金,似银非银的小匣子!

廉慕雪心情顿显紧张,知是宝物,急忙伸手,用力拿起——

啊!廉慕霉差点叫出声来,因为,手中的小匣子竟然是如此之轻。

就在这时,卡,呛——一声浦越龙吟道由廉慕雪的腰间发出!

廉慕雪脱口急呼道:“紫虹报警!”

紧接着,一声高亢刺耳的宝马惊嘶,突由庙外传来!

廉慕雪心中一惊,暗呼:“不好!”拿着小匣,闪身来至院中,飞身纵上马鞍。

就在这时,数声凄厉怪啸,迳由遥远的山峰间破空传来!

乌龙驹见小主人飞上马背,一声不响,放蹄如飞,直向峰下俯冲驰去——

廉慕雪伏在马鞍上,一手捞着小匣,一手紧握马鬃,两腿拚命夹着马腹……

——但觉呼呼风声,拂面而过,左右景物,掠目倒逝,较之自己凌空飞行,尤有过之!

远处的怪啸,愈来愈近了,廉慕雪的宝马,也愈驰愈疾了!

正在闪电下冲的乌龙驹,突然猛的一个转身,疾向斜横里奔去——

廉慕雪心下大惊,几乎摔下马背,正待抬头,嗖——的一声,眼前一黑,一阵冷风扑面袭来!

此刻,乌龙驹已停在一个漆黑深长的山洞里。

廉慕雪飘身下马,将手中的小匣向地上一丢,赶紧去抱他心爱的宝马。

当——的一声,毫光大放,全洞通明。

廉慕雪惟恐毫光泄出洞外,转身就要去捡………

卡——的一声小匣被震开了!一件金光耀眼的东西,正由那小匣里弹出来。那件东西的体积,竟比小匣子大了好几倍。

廉慕雪一定神,急步向前伸手由地上捡起,一看,竟是一件似丝非丝,柔软至极的方形垫子。

廉慕雪低头看了半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有什么功用!小心眼里不由有气。

这时雪儿也真有些气糊涂了,他拿着那件方形丝垫竟去问他心爱的宝马乌龙驹了:“小龙,你看这是什么嘛?!”

乌龙驹被那刺眼的毫光照得双目微眯,连连后退,马头只往上仰,嘴里发出极轻微的低嘶。

看来,宝马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廉慕雪两手拿着方形丝垫,一阵乱抖,没好气的自言自语说:“气死人,这到底是什么嘛——”噗——的一声,雪儿的眼前突然一亮,洞内金光大放,手中的方形丝垫,竟突然变成一件形如人穿的长衫了!

廉慕雪傻了,这样一来,他更糊涂了。

廉慕雪双手举起金丝长衫一看,又有些不像长衫。

因为,人穿的长衫,是前后有两个宽大的下摆;而廉慕雪手中的金丝长衫,不但前后有两个宽大下摆,而且左右两边还有两个窄长的下摆。

人穿的长衫下摆是方形的,雪儿手中的金丝长衫下摆,非但是金圆形,而且还襄着鳞形的金边!

廉慕雪将金丝长衫,放在自己胸前此一比,长度刚好。

心说:不管,先穿上再说!

可是,金丝长衫的肩上,胁下、胸前、背后,缀满了金丝钮扣。廉慕雪又不知道由何处解脱了。

廉慕雪气了,见扣就解,不一会儿,已被他解开了不少钮扣。

突然一角方巾由金丝长衫的胸部,卷落下来,并且露出一朵金丝绣成的红花!

廉慕雪解扣的手,微微一停,又继续解下去……

胸前的方巾解下来了。竟是一顶武生巾,额前尚缀有三颗红光闪闪,龙眼大小的鲜红珍珠。

同时,金丝长衫的胸部上,也现出来三朵金丝线绣成的红花!

廉慕雪的心,急烈的跳着,廉慕雪的手,不停的抖着,廉慕雪的两眼,瞪得圆圆的。

他的两眼,一瞬不瞬的盯在那三朵金丝红花上!

久久,他才竟脱口惊叫起来:“啊!天孙甲,天孙甲……”

金丝长衫胸前三朵的金丝红花,竟是三个奇古篆字——天孙甲。

廉慕雪太高兴了,这时他几乎要疯狂了!

他急忙脱下蓝衫,将天孙甲穿在身上,将那顶武生巾——“天孙盔”仍扣在胸前。

廉慕雪穿好了。但是,另一个问题又将他困惑住了。那就是如何才能不让天孙甲的下摆和护膝露在外面。

他想起了天孙甲肩背胸胁问的许多纽扣……

他立即将天孙甲的下摆卷起来,他发现鳞形金边上,每个鳞的中央都有一个小孔!

廉慕雪顿时大悟,他明白了那些纽扣的妙用!

他迅速将天孙甲的下摆和护膝,扣在胸背和两胁之间,天孙甲,立时变成了一件齐腰的短马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