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8章

作者:忆文

廉慕雪伏在马上,只觉身形急剧下泻,有如腾云驾雾,片刻已驰上官道。

这时,东方天际已现出了一层银白色,由远近农村樵舍里,频频传来了鸡啼。

廉慕雪坐在马上,风驰狂奔晓风阵阵扑面吹来,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廉慕雪一夜疲倦顿时全消!

宝马!乌龙驹果是一匹宝马,太阳刚刚爬出山头的时候,廉慕雪已到了都昌城下。

廉慕雪在马上兴奋的大声说:“小龙,我们绕城过去!”

宝马果然通灵,一转马头沿着护城河堤,飞弈驰去——

这时,早起下田的农人,上山打柴的樵夫,急于赶路的商贾,多已由城了!

乌龙驹这时已跑得兴起,昂首竖耳,马鬃矗立,一声高吭的长嘶,声震四野。

田里的农夫,路上的行人,俱都惊得抬头驻足,四下张望……

只见远远护城河的堤道上,一点黑影,卷起滚滚尘土,如风驰电掣般,飞奔而来——

又是一声刺耳长嘶,行人数百双眼睛,只看见一缕黑烟,卷起一道滚滚土龙,掠风飞过——。

驻足观看的行人,有的高声叫喝,有的摇头赞叹,但他们却没一人看清楚马上坐着的是什么人!

因为,马奔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令人分不清马首和马尾。

廉慕雪的脸上一直在笑,他怎能不笑呢?跨下骑着千里宝马乌龙驹,腰藏武林至宝紫虹剑,衫内穿着护身救命的天孙甲。

近百年来,多少武林高手梦寐想得到天孙甲,多少武林高手为天孙甲丧命!而廉慕雪却在无意中得到它,这能说不是天意吗?廉慕雪能忍得住不笑吗?

武林中的人都说:“得天孙甲者死”,而天孙甲却在昨夜救了廉慕雪的一命!

廉慕雪一想到昨夜山上惊心动魄的一幕,他的心仍余悸尤存。尤其一想到琼江钓叟和赤白二怪,三人竟无耻的连番向他攻击,他就恨得牙痒痒的。

廉慕雪又想到爱护自己的萝姊姊,不知她现在怎样了?

龙门酒丐——这位丐帮上两代唯一的长老,性如烈火,势必急急赶路,这时恐早到达了黑龙帮。

心念及此,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飞到九宫山。

因此,一路上放马飞驰,仅在都昌渡口,德安城外,及中途一个大镇上稍做停留。

虽然他心急赶路,但他必须让心爱的宝马休息进些食料,自己也需要吃些东西。

追风乌龙驹果是一匹千里宝马,自昨日,昨夜,以至现在,这中间,宝马甚少得到充分的休息!

廉慕雪看看跨下的宝马神骏依旧,纵蹄如飞,虽然马身汗水像雨淋一样,但速度依然丝毫未减。

申时刚过,九宫山已然在望了!

廉慕雪放眼西看,红日已隐没在九宫山后了。

漫天彩霞,在起伏连绵的山峰后,直射半空……

帘慕雪仰首看天,天上只有几片徐徐飘动的彩云……

这时前面已现出一座小镇,廉慕雪拍拍马鬃,怜惜的说:“小龙,我们到了,慢慢跑吧!”

进镇后,就在镇口一家客店住了下来。

廉慕雪餐后,一直看看店伙给宝马洗刷直到放上食料,他才进屋休息。

初更时分,廉慕雪已飞马驰出镇来——

此刻廉慕雪心里,更急更乱,如非让宝马进料刷洗,这时应该已在黑龙帮总坛的大厅前了。

二更不到,便已到了九宫山麓,乌龙驹一声长嘶,直向群峰间纵跃飞去——

廉慕雪一到九宫山,立时掀起一阵情感上难以形容的眷恋!

虽然两年前上山与此时上山的方向恰好相反,但他心里仍有一种旧地重游之感!

因为,就在这座山上,他与念念不忘的云姊姊,相依相偎在一起,就在这座山上,恩师一鹤仙翁,将他收为他老人家唯一的衣钵弟子。

因此,他特意四下张望着进山的景色,虽然,两侧的景物如飞的向后倒掠着,但廉慕雪的两眼,仍炯炯的看个不停。

那钩蒙蒙弯月,这时恰好挂在九宫山的主峰上,那座主峰上,就是黑龙帮的总坛,也是他与云姊姊定情的地方……

嗤——的一声!

一枝响箭过去了,那枝响箭在马后五丈处疾飞而过。

黑龙帮的暗桩,在发阻止信号令他停马了!

廉慕雪心急上山,那管这些,低声对乌龙驹说:“小龙,跑快些!”

果然,乌龙驹大发神威,一声高吭怒嘶,群峰回应,余声历久不绝……

只见一团乌云,在蒙蒙的月光下,有如腾空上升,直向群峰间飞去——

嗤——的一声,又是一枝响箭,划空而过——

紧接着,一阵尖锐刺耳的竹笛声,在马后山腰狂吹起来!继之而起的是各峰间相应的竹笛声……

廉慕雪不由愉快的笑了!这遍山响起的竹笛声,虽然尖锐刺耳,令人听来毛骨悚然,但是,廉慕雪对这尖锐刺耳的竹笛声,却有着无比的亲切感,使他的心田里,顿时泛起了两年前与云姊姊偎依在一起的甜甜感觉!

不过,现在只缺少了那震撼山野的巨钟声!

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黑龙帮的总坛,能因他的闯山再撞一次巨钟。

这时,他幻想着巨钟响了!

他沉进往日的回忆里,想着与云姊姊在那块大石上偎依并坐的情形,云姊姊又慌急的把他推进那个又窄又长的山洞里……

数声长啸,突然由前面的峰顶上响起……

接着三条星泻般的黑影,疾向他这面飞来——

廉慕雪的马,前进如飞三条黑影,疾潟似电………

眨眼间,双方相距已不足三十丈了!

廉慕雪在马上一看来人,顿时勃然大怒,红衣侍女因姦致死的影子,突然浮上他的心头。

那恬静的红衣侍女,是死在黑龙帮巡山三鬼的手里。

如今,这三个恶鬼,正向着他们的阎王飞来。

廉慕雪一声轻喝,飞身下马。乌龙驹低嘶一声,机警的跑到廉慕雪的身后。

就在这时,巡山三鬼的身影,已突然停在距廉慕雪面前三丈之处。

三人一见廉慕雪,不由同时一愣。心说:这小子在那儿见过?好面熟!

当然,他们再也想不起面前的蓝衫少年,就是两年前古福镇上,曾与他们动过手而夜晚又来探山的廉慕雪了。

因为,现在廉慕雪的身材高度,已与他们的身高几乎相等了,而且更为健美。

雪一见三人,杀机突起,两道冷电般的眼神,直射在三鬼的脸上。

巡山三鬼正待喝问,突见廉慕雪两眼射出了两道慑人的冷电一闪而逝,不由同时打了个冷颤!

他们从没见过如此慑人的眼神,由此足见对方少年是一个内功已臻化境的武林顶尖人物。

因此,三人都惊呆了!

巡山三鬼来势汹汹,如今却噤若寒蝉了。

这时,一阵衣袂飘风声,周围风涌般纵过来不少黑龙帮的高手和一些大小头目模样的劲装大汉。

廉慕雪对这些飞身而来的高手,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追风鬼老大久历江湖,遇事总比老二老三沉着些。

这时又见周围来了不少总坛的高手,和大小头目,因此,胆气大壮。

于是向着廉慕雪一抱拳,沉声说:“阁下尊姓大名,为何擅闯本帮重地……”

廉慕雪未待大鬼说完,一阵不耐的冷笑,说:“胡争先,你们三鬼果真不认识我了吗?”

说着,嘴哂冷笑,功贯双臂,竟先向着三鬼缓步走去!

巡山三鬼俱都大吃一惊,心说:这看来面熟的蓝衫少年,果然知道我们三人的底细。

性情最暴的霹雳鬼老二,也向着廉慕雪喝问道:“小子别卖关子,把你的万儿报出来听听!”

廉慕雪一面缓步前进,一面冷冷的说:“贵帮七绝掌秦坛主,没对你们说,他的耳朵是被谁削掉的吗?”

“啊!——”巡山三鬼及黑龙帮的高手们,俱都同时惊呼了。

虽然,他们下面的字没有呼出来,但他们已泾知道场中的蓝衫少年是谁了!

此刻,巡山三鬼俱都惊得面无人色,冷汗直流,三人随着廉慕雪缓缓逼进的步子,同时缓缓的向后退着……

立在三鬼身后黑龙帮的高手们,俱都向着两边闪身纵开。

巡山三鬼,完全被廉慕雪的绰号——蓝衫书生四字,震慑住了!

周围的高手们,俱用惊恐的眼光望着廉慕雪,无一人吭声,也无一人上前。

这时,人群中已有几人向着总坛方向溜走……

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是帮主铁掌金镖刘棋祐,能够早点赶来。

但,他们的帮主能赶来吗?他们又那里知道,他们的帮主正在总坛的大厅上,与丐帮长上两代的老龙门酒丐,打得难分难解自顾不暇呢?

廉慕雪这时,缓步向着三鬼逼去。他缓缓逼进的目的,就是要三鬼自己承认谁是姦杀红衣侍女的人。

廉慕雪突然声色俱厉的问:“说,你们三人是谁姦杀了浙江分舵,严舵主的侍女小红?”

巡山三鬼只是茫然的向后退着。这时,豆大的汗珠,已由他们的脸上滚下来!

廉慕雪见三鬼不理,心中更加愤怒,正待掌毙三人——燕姊姊的暵息:朝思暮想盼君归,原是心狠手辣人的两句话,又在他的心灵深处响起!

因此,他必须问清楚——谁是姦杀红衣侍女的婬徒。

廉慕雪对着大鬼冷冷的问:“胡争先,是你吗?”

大鬼胡争先,连忙摇摇头。

廉慕雪又望着性情最暴烈的二鬼怒声问:“你?”

霹雳鬼蹬着一双大眼,一褩不响,也连连摇头。

廉慕雪这时心里已然明白了,对着机伶鬼一声厉喝:“夏斌——”诡计多端的机伶鬼,这时也无计可施了,只吓得浑身颤抖,连连后退……

雪一看突然仰天一阵哈哈大笑,声震山野,久久不歇………

巡山三鬼被震得心神恍惚……

黑龙帮的高手,被震得气血翻腾……

跟着廉慕雪悄悄前进的宝马乌龙驹,也被震得发出不耐的嘶声。

所有在场的高手都看得清楚,紧跟着这声大笑而来的是什么!

同时,他们也看到巡山三鬼的脸色,在蒙蒙的月光下,更显得苍白得怕人!一滴滴晶莹的汗珠,由他们苍白的脸上簌簌的滚下来!

尤其机伶鬼夏斌的脸上,已经是汗水如洗了!

因为,他已嗅到了死的气息,他已感觉到,死神就要光顾到他了!

巡山三鬼想作临死前的拼斗,想作最后的挣扎,他们不是不想拚……

但是,当他们想到“天山四恶”。“苍龙客”等人时,他们俱已力不从心了!

廉慕雪突敛大笑,望着机伶鬼恨声道:“夏斌,既然你喜欢小红,我就成全你们的好事吧!”

吧字方毕,突将蓄满功力的右掌,振腕一翻……

也就在廉慕雪右腕一翻的同时,一声悠长的惨厉叫声,机伶鬼的身形像断线的风筝般,被一股毫无声息的绝大潜力推动着,直向数丈外一堆野草乱石中,撗飞而去——

叭——的一声,机伶鬼的身驱,着着实实的撞在一块大石上,接着一滚,又落在石下的野草中!

姦杀红衣侍女的机伶鬼夏斌,再也没有发声,再也没有起来。

在场的高手看了,俱都惊得脸色一变!

蓦地一墼嗥叫,大鬼胡争先,二鬼刘明新,两人的身形同时暴起,疾向廉慕雪扑来——

廉慕雪冷冷一笑,身形电闪——

闷哼声中,通通两声,大鬼和二鬼俱都栽倒在地上。

廉慕雪在闪身间,以绝快的手法,已点了两鬼的黑憩穴。

在场的高手,全呆了!如非他们亲眼目击,有谁相信呢?大家一眨眼,只见蓝影一闪,凶猛扑来的大鬼和二鬼俱都栽倒在地上了!

四周虽站着不少人,但静得无一人吭声,静得可以听到每个人激烈的心跳声……

突然一声音质浑厚的长啸,迳由总坛的主峰上响起——

廉慕雪的四周立即掀起一阵騒动,有不少人在低声兴奋的说:“帮主来了!”

只见由商耸的主峰上,一道黑影,背向着那钩弯月,宛如流星坠地般,迳由峰顶上泻下来——

快!那条身影快得简直像一道黑烟,砭眼之间已飞下峰来!

只见那人影恰如一只巨鹏,带着极速的衣袂破风声,向着众人立身之处,闪电飞来——

显然,向着众人飞来的这道人影,是一个轻功造诣极高的人。

廉慕雪笑了!

所有黑龙帮在场的高手也都笑了!

廉慕雪的笑,因为已看清了来人是谁。

黑龙帮高手们的笑,是笑迎他们的帮主?

来人的眼力好厉害,远在数十丈外,即发现了人群中的廉慕雪。

廉慕雪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