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蝶紫虹》

第09章

作者:忆文

一个娇美的白色纤细身影,正伫立在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下,痛心的饮泣着。香肩,不停的搐动……

她,就是清丽圣洁白衣的少女费晓燕。她的心碎了!

因为,在她心目中,一直被视为未婚夫婿的人,竟抱着另外一个少女走了!

一个英挺俊逸的少年影子,在她少女的心扉里,已蕴藏了两年了。

盼望,朝夕盼望着那影子早日归来……

梦想,日夜梦想着小夫妻的恩爱情浓!

如今,那英挺俊逸的影子被盼来了,终于盼来了!

但,梦想中的幸福,甜蜜,却像梦一样幻灭了!

一切,都幻灭了……

因为,他是一个狠心人!他是一个爱心不专的人!

费晓燕缓缓的抬起头来,望着廉慕雪马影消逝的方向,泪光,在她眼睛里滚动着……她低声哀怨的自语道:“廉慕雪,你这个薄情人,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吗?我已偷偷的爱你两年了!虽然,那是你的影子,那是想像中的你,但他却没有一刻离开我的心。师父红绫女侠说,你是一个忠厚朴实的好孩子,北剑常师伯说,你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好孩子。是的,现在我要说你是一个专讨少女喜欢的坏孩子……”

泪,又流满了她清丽秀美的面颊……

“……你就是那张会说话的嘴,那张嘴不知喊掉了多少个少女的心。昨天夜里,在那山上,我差点儿被你喊回去!天,你为什么生有那么一付吸引人心的声音呢?……我的心,几乎被你那声燕姊姊给喊掉了……我恨你,我实在恨你……”

费晓燕已失去了她的恬静,她的声音愈说愈高了!

她把娇靥埋在她那双纤纤的玉手里,泪水,由她的指缝间流出来!

片刻过去了,她缓缓抬起头来,一脸幽怨神情,淡淡的娥眉,紧紧的蹙在一起了。

她不哭了,但一双清澈的眸子里,仍闪着晶莹的泪光……

她的两眼,一直看着五丈外一座高大光滑的岩石上。

蓦然,她的右手中食两指,向着那座高大的岩石,遥空一点——

叭——的一声,五丈外的岩石上,铮然一响,同时爆起一点火花……

叭叭叭——岩石上,又爆起数点火花……

费晓燕稍微一顿,继而一咬樱chún,疾出右手,遥空连点……

顿时,那座高大光滑的岩石上,铮铮连声,火花爆射……

在火花爆射石烟飞扬中,约有四寸见方的大字,在石面上一个一个的显示出来……

片刻之后,火花停止了!

那座高大的岩石上,却刻上了几个深浅一致的字:

‘恨!恨君心狠!

恨!恨君情乱!’

哭了,费晓燕看了石上自己刻上的字,依在大树上哭了!

突然一阵微风,由晓燕头上掠过!她没有抬头,也没有注意。

又一阵轻微的哗哗声音,由晓燕的头上响起……

这次,她注意了!她抬头一看,疾身暴退——

因为,她看到她头上的树身上,正钉着一张尺许长的黄纸!

心骇!这的确令晓燕心骇。

这张黄纸,钉在她头上约一尺的树身上,她竟不知?

她想到了那阵由头上吹过的微风……

她不由在心里问:谁?谁有如此至高的武功?

她蓦然想到了再传恩师?心想,除了黄山神尼她老人家,还会有谁呢?

不!再传恩师正在坐关,她老人家十年后才能启关。

慕雪?哼!这时他恐怕正……

晓燕一想到廉慕雪,她的心就气,就恨,就妒忌!

这时她再不心骇,再不惊疑了!因为,她心里充满了由妒忌而生的怒意!

于是,她飘身来至树前,伸手把那张黄纸扯下来——

呆了,晓燕被那黄纸上的字,惊呆了!

因为,那张黄纸上,用木炭写着四句佛门深奥至理的禅诗。

晓燕捧着黄纸的手,有些抖了,她轻轻的读着:‘莫言来早与来迟,天道分明且待时;若能遇得春色到,夫妻百岁宜家室。’

神!这时她想到了神。因为,只有神才能指点她的迷津,只有神才有未卜先知之能。

于是,她的膝,缓缓的,缓缓的跪在地上!

她的两手,紧握着那张黄纸,她已在不觉中将那张黄纸揉成了一团!

她把两手放在胸前,两眼望天,她虔诚的喃喃祈祷着……

“天!神!保祐我,让我得到他,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我恨他,但我更爱他,天!神!求求您,把慕雪赐给我吧!”

四野沉寂的无一丝声息,即使是虫叫,枭鸣。

沉寂!晓燕的祈祷,是对天说的,是对神说的,因此,没有人回答她。

她擦干了眼泪,缓缓的站起来……

她已没有了方才的忧郁,悲痛!

这时,她的心是稳定的,宁静的,她知道最后她会得到她心爱的人,她们会永远厮守在一起!

因为,这是神说的。

这时,晓燕已把一切希望寄托给神了,把一生的幸福也寄托给神了!

将那黄纸钉在树身上的,真是神吗?

不!只有那人他自己知道,他不是神。

他只是一个德高道深,苦参佛理的人——一个武功已臻化境的异人。

弯月没有了,天上残留着无数小星……

费晓燕走了,九宫山麓已没有了她娇美的影子。

一匹高大神骏的黑马,正在向东的官道上,电掣飞驰——

马上,是一个身着蓝衫的俊美书生,他怀里正抱着一个身穿紫装的睡美人。

黑马渐渐慢下来了,慢慢的向着一个小农村上奔去——。

马上的蓝衫书生——廉慕雪,一收马缰,乌龙驹立时停在一个窗上仍露着灯光的茅舍前。

廉慕雪抬头看看天,天快亮了!

他托抱着小萍,飘下马背,正待前去叩门……

呀——的一声,那扇茅舍的木门开了!

灯光,由一对老夫妇的背后射出来。同时,也射在廉慕雪的脸上。

老头儿,白发银须,手里掌着鱼网,老婆婆,手提饭盒,跟在身后。

廉慕雪一看,知是早起下河捕渔的人。

老夫妇一开门,不觉同时一愕,门外竟站着一个抱着女人的少年书生!

但他们不怕,因为他们觉得廉慕雪不像是个坏人。

廉慕雪急上两步,很有礼貌的说:“老公公,老婆婆,早。我们因事夜间赶路,在前面路遇见了恶人……”

老婆婆心好,一见廉慕雪抱着姑娘,心知是受了伤,不待廉慕雪说完,便急急的说:“哎呀——被恶人打坏了是不是?外面风大,快进来,快进来……”

说着,把门大开,不管老头儿是否同意,她做主了。

廉慕雪惑激的点点头,抱着小萍走了进去。

茅舍里佷清洁,木桌木椅,打渔用具放置的也很整齐。

老婆婆还真热心,赶紧去掀开内室的门帘,一面嚷着说:“快把她放在我床上,快,快……”

室内漆黑,但廉慕雪看得很清楚!

一张方桌,一张大床,床上放着整洁的褥被。

廉慕雪急步走了进去。

老婆婆正准备去拿灯,一看廉慕雪走进去,不由急得大声说:“别慌,别慌,我给你拿灯,看不见会跌倒的!”

廉慕雪一听,也只好等老婆婆拿了灯来,才把小萍放在床上。

老婆婆端灯一照小萍,转脸对雪儿大加埋怨,但那声音是慈祥的,是亲切的……

“哎呀——你这孩子也真糊涂,你怎么带着媳妇半夜三更跑路呢?这年头,到处都是恶人……”

“小声点,少说两句吧!”一直站在门口冷眼旁观的老头儿,不耐烦的说话了。

显然,对老伴儿没把他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大为不满!

老婆婆会听吗?不!她正热心的在那儿问长问短呢!

廉慕雪见老婆婆很和善,便拿出一块银子,放在老婆婆手里,并笑着说:“老婆婆,这点不成敬意的银子,给您买鸡蛋吃吧!”

笑了!老婆婆见了银子,笑得嘴都合不起来了!

老婆婆嘴里急得直嚷:“不要,不要,这怎么可以……”

但,银子却放在她的腰里。

老婆婆把银子放好,一指廉慕雪,笑嘻嘻的说:“你这孩子真好!”

老头儿在门外,等了半天仍不见老伴儿出来,立即不高兴的问:“你还去不去打渔?”

“去,去,哎呀,你急什么嘛!”

又过了一会儿,老头儿才见老伴儿,笑嘻嘻的由门里急步走出来。

老头儿转身就走,老婆婆随后紧跟,但她的嘴里仍不停的说着廉慕雪好。

廉慕雪急急把木门关上,立即走回床前——

床上的小萍,仍然双目紧闭,毫无苏醒的意思!

廉慕雪有些慌了!心说:有了举世闻名的灵丹“冰果琼浆”应该醒来了呀?

这时,他对龙门酒丐在身上放了几年的“冰果琼浆”突然毫无信心了!

但他怎知,如非服了“冰果琼浆”,小萍的娇躯这时恐怕早无一丝温度了。

廉慕雪急忙将小萍的小蛮靴脱掉,一双玲巧娇好的天足露了出来。

在往日,廉慕雪岂肯放过这欣赏个的机会?此刻他心乱如麻,已想不到这些了!

廉慕雪将小萍的娇躯放正,自己侧身伏在小萍的身边……

左掌,对正小萍的手心,右掌,平放在小萍的胸上,嘴,吻着小萍的两片樱chún……

廉慕雪,又要施展两种至大至高的神功混合注入疗伤法了!

这种神功疗伤,是奇特的,是神迅的,只需片刻功夫,伤者便可痊愈。

而且,疗伤的人,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损耗的真元之气。

如果自行疗伤,伤愈之后,本身功力则较前尤为增进。

廉慕雪侧倒在小萍的身旁,心念间,神功发动了——

一缕白色气体,徐徐送入小萍的樱口里,同时,一股柔和的暖流,通过小萍的掌心,顺臂而上,直达内腑……

廉慕雪,竟在这个村边的茅舍里,在无人为他护法的情形下,大胆的为小萍疗伤了!

室内,显得一片恬静……

村里,传来了不断的鸡啼……

路上,响起了早起人的沙沙脚步声……

不知过了多久………

雪儿的眼睛睁开了,看看萍姊姊,正蜷伏在他的怀里,睡意正浓。窗上很亮,但还没有阳光。

他轻轻坐起身来,正要下床,萍姊姊也醒了。

小萍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望着廉慕雪的脸,她似乎在回想什么……

廉慕雪的脸一阵绯红,也缓缓的低下了头。

小萍羞涩的笑了,她轻轻握着慕雪的手,柔声问:“慕雪,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廉慕雪有些不自然的说:“让我出去看看!”

说着,移身下床……

就在廉慕雪准备去开门的同时,一阵群马狂奔的蹄声,迳由村外官道上传来。

廉慕雪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宝马。心说:小龙呢?老半天没听到它的声音了?

心念间,拉开房门,急步走出门外,小萍也跟着走了出来。

小萍抬头看天,天蓝篮的,没有一丝云。

廉慕雪这时只急的四下张望,因为他看了半天,也没看到宝马的影子!

这时官道上,烟尘滚滚,蹄声如雨,六七匹黄色健马,正向村西飞驰着……

廉慕雪小萍都没注意这些,他们只想到找他们的宝马!

廉慕雪焦急的大声唤着:“小龙——”

小萍看了慕雪那付急像,心里好痛,也高声喊了声:“小龙——”这银铃似的叫声,温婉如黄莺,悠扬悦耳,荡漾空中……

蓦见官道上的七匹黄马,突然同时拨转马头,直向小村上奔来。

一声烈马长嘶,由村外远处一座树林内响起……

紧接着,乌龙驹,像一缕黑烟般,向着茅舍前飞来。

廉慕雪与小萍都看到了,两人立在那儿高兴的等着……

就在这时,七匹黄马,带着滚滚尘烟,也到了茅舍门前。

马上七人骤收马缰,惊嘶蹄扬,灰尘弥漫,顿时乱成一团……

廉慕雪小萍同时转首,只见七匹黄马上,坐着七个身穿黄衫,背插一式长剑的人。

这七人瘦胖不一,高矮不等,俱都一脸的邪气。

廉慕雪眉头一皱,正待喝问……

突然一阵疾风,一团黑云,直向七匹黄马前冲去——

廉慕雪一看是小龙,正待喝止……

一声烈马怒嘶,声音高昂,入耳嗡然,七匹黄马惊得粉向四外逃窜——

恁你七个黄衫人如何吆喝,如何收缰,七马仍窜出十数丈外才停住冲势。

廉慕雪,小萍两人互看了一眼,笑了!

乌龙驹,仍是昂首竖耳,低嘶连声,马身不停的在那儿急急打转儿,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翠蝶紫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