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十 章 武林四美

作者:忆文

立在房面上的所有壮汉,俱都看得一愕,每个人心里似乎都在说:真怪!我们姑娘一年四季,尽着男装,今天为了何事,又恢复了她娇美的女儿面目。 

杜老英雄看了天麟的傻相,仰面哈哈一笑,朗声说:“麟儿,还不快去谢过两位老人家授技之恩!” 

说着,又对杜冰姑娘,说:“冰儿,这两位便是为父常常对你说起的蓬丐、秃僧两位老前辈,还不快过去见礼。” 

天麟一定神,俊面一红,飘身纵至对面屋脊上,向着蓬丐秃僧两人深深一揖到地,并恭声说:“弟子卫天麟,敬谢两位老前辈授技之恩。” 

卫天麟的话声未落,一阵香风,冰姑娘已立在身边,深深一福恭声说:“晚辈杜冰,敬请两位老前辈金安。”

蓬头丐秃头僧,看了并肩立在面前的一对玉人儿,不禁同时发出得意的大笑。 

天麟、杜冰俱被笑得红飞满面,垂首不语。 

秃头僧一收大笑,小眼一翻,说:“丫头,你早来一步,便可学到两招绝学了,不过……” 

说着一指天麟,又说:“不过以后你可向这小子学。” 

对过房面上的杜老英雄早已抱拳当胸,哈哈一笑,朗声说:“站客难打发,就请两位老前辈入室饮酒吧!”

蓬头丐、秃头僧两人听说有酒,只乐得咧嘴龇牙,眼迷惺忪。 

于是,两人同声说:“既然你诚心诚意,我俩也盛情难却,就请你领前带路吧!” 

杜老英雄朗声应好,飘身飞下屋面,蓬丐、秃僧、天麟、杜冰随后紧跟。 

冰姑娘飘下屋面,闪身走向跨院,想是命人准备酒菜去了。 

蓬头丐、秃头僧进入上房,一人拣了一张椅子一坐,显得极为轻松,看来心情愉快无比。

天麟重新走至两人面前,深深一揖,恭声说:“弟子方才出言无状,多有冒犯,请两位老前辈赐责。” 

蓬头丐大眼一翻,有些不耐地说:“小子,别酸气冲天,罗里罗嘛,放爽快些。” 

秃头僧一摇秃头,小眼一眨,缓缓地说:“小子,我们两个老不死的两招绝活,呕了数十年心血,才参悟出来,你小子一比划就学去了,是不是有些得了便宜卖乖?” 

杜老英雄哈哈一笑,说:“天麟还不就座,两位老人家讨厌世俗,不拘小节,今后在两位老人家的面前,一切要放自然些。” 

蓬头丐微微一哼,望着杜老英雄说:“杜维雄,你只顾说他,却不知检点自己,一口一个老人家,你自己不觉得有些刺耳吗?” 

杜老英雄不禁又是哈哈一笑。 

这时,竹帘以外,走来一串人影,两个老妇,领着数个侍女,已将酒菜端来。 

杜冰姑娘身后,两个五旬老仆,抬着一坛上好陈年老酒。 

蓬头丐、秃头僧一见酒坛,顿时喜笑颜开。 

老妇侍女们一阵忙碌,鸭鸡鱼肉,青菜豆腐,瞬即摆满了一桌,俱是庄中自己生产之物。

老仆一开坛口,顿时酒香满室,醇浓醉人。 

蓬头丐、秃头僧只看得翻大眼,瞪小睛,酒虫大动,垂涎三尺。 

杜老英雄颇知两人海量,立命侍女大碗侍候。 

蓬丐秃僧以颇为欣赏的目光望了杜老英雄一眼,口菜未进,连喝三大碗。 

天麟酒量有限,不敢放胆痛饮。 

杜冰姑娘滴酒不进,只能举杯沾chún,端坐天麟对面,深情款款,目注心上人,止不住芳心微跳,粉面绯红。 

杜老英雄满面笑容,特别高兴,看到爱女换上女装,娇美如花,再看天麟,丰神如玉,潇洒俊逸。 

老英雄看着这对小儿女,越看越爱,不禁酒兴大发,逢酒必干。 

片刻,美酒已尽半坛。 

杜老英雄谈起今夜川中七煞前来寻衅之事,不禁喟然说:“月前本城接连出了数件姦杀命案,闹得满城风雨,家家不安,我深夜进城连续搜寻数晚,终被我将婬贼花中扑杀了。这婬贼的师父,就是川中七煞中的灰衣婆婆,这妖婆闻讯后,竟于日前飞刀传警,声言今夜要血洗本庄。” 

说着深深一叹,望了天麟一眼,又说:“今夜如非天麟前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蓬头丐欣慰地望了天麟一眼,说:“娃娃,你今夜又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川中七煞心狠手辣,无恶不作,我老花子早已有意除去,只是苦无机会。” 

说着一摇乱草似的蓬头,望着天麟富有警告意味地说:“娃娃,杀人不可任性,不可暴怒,不可罔视。该杀,不管他们门派多大,势力多厚,后果如何,在所不计。” 

秃头僧饮尽半碗酒,一晃大秃头,慢条斯里地说:“小子,你几天中,一连诛杀二十几名黑道高手,嫉恶之甚,出手之狠,我秃头与老花子也深感望尘莫及了。” 

继而,嘿嘿一笑,又说:“还好,二十几人中,俱是该杀的东西。” 

卫天麟肃容端坐,状甚恭谨,只有听的份儿,觉得无话好答,但心中要问的事早装满了一肚子。 

蓬头丐似乎有些不悦地问:“娃娃,听说你剑挑女魔头倩女修罗的衣襟,而没有杀她,可有此事?” 

天麟玉面通红,尴尬地点头。 

秃头僧微哼一声,说:“小子,昨夜见你追上灰衣婆婆,薄剑一挥,立即刺了个前后皆通,为何不把那股子狠劲对付女魔头倩女修罗呢?” 

于是,又气忿地哼了一声,说:“你不要看那女魔头,仅有二十八九岁,其实她的年岁,已近四十了,只是这女魔头擅于……” 

蓬头丐突然怪眼一瞪,重重地干咳了一声。 

秃头僧顿时警觉,看子身边的冰姑娘一眼,立即嘿嘿一声,住口不说了。 

蓬头丐立即接着说:“今后切忌以貌取人,江湖上不少欺世盗名,外和善而内姦诈的败类,在未明了对方恶迹前,宁愿让他多活几天。” 

卫天麟连声应“是”并说:“前夜不杀倩女修罗的原因,是因她一见腾龙剑,立即疯狂扑来,并破口大骂卫振清负心!” 

杜老英雄已有八分醉意,一拍桌子,恨声说:“这个女魔头真是无耻至极,二十年前到处招蜂引蝶,秽名四播,出名的婬娃,我那位振清弟,人品出众,艺业超群,被这个女魔头死缠不休。后来在苗疆插云崖,振清老弟以一套震惊江湖的腾龙剑法,把这女魔头逼得就地乱滚,衣裂发乱,狼狈逃去,因此怀恨在心,是这女魔头自作多情,谁个对她负心。” 

老英雄侃侃而谈,滔滔不绝,越说越生气,愈讲愈声高。 

卫天麟神色忧感,黯然说:“我自有记忆,便没见过父亲,有人说遭人谋害,有人说归林息隐,但母亲却说父亲负心……” 

说着一顿,望着蓬头丐秃僧和杜老英雄,又问:“不知道家父是否仍在人间,三位老前辈可知?” 

蓬头丐略一沉思,说:“腾龙剑客突然绝迹江湖,当时武林中议论纷纷,轰动一时,至今仍是一个谜。” 

说着,眉头一皱,面色沉重,又说:“你父嫉恶之甚,不下于我老花子,黑白两道不屑之徒,死在他剑下的无以数计,据我想,遇害成分为多!” 

天麟心头一震,星目中泪水倏现。 

秃头僧一眨小眼,有些惋惜地说:“腾龙剑客以剑成名,唯一憾事,是没习得一套凌厉惊人的掌法,因此,恶人常以此向他挑战,并讽刺他。”

继而,小眼望着天麟,微摇秃头,说;“小子,你正走你父亲的覆辙,剑术、轻功、内力、步法俱都惊人,单单没有一套威势凌厉的掌法,令人感到美中不足。” 

蓬头丐喝了一口酒,接着说:“昨夜薄剑落入大煞之手,见你仅靠深厚的掌力对敌,老二才硬逼我来此,传你两招掌法,但你不要小觑我和老二这四招不起眼的掌法,只要你运用得当,变化无穷。”

说着,看了一眼天麟身上的长衫,和挂在胸前第一钮扣上的描金折扇,又说:“如果你没有昔年孙浪萍的这把折扇,昨夜你要想尽杀七煞,恐怕不太容易。况且,你这套威势凌厉,变化神奇的扇法,极少有人目睹,晓得它的厉害。” 

天麟低头一看折扇,心里一动,立即问:“老前辈可知武林中有位手持拂尘的异人,叫玉什么子的人吗?” 

蓬头丐和秃头僧,两人一阵沉思,俱都摇了摇头。 

一直没发一言的冰姑娘,秀目一瞥天麟,娇声问:“麟哥哥,你问的这位异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声音好清脆,尤其这声“麟哥哥”宛如黄莺燕语,轻摇的银铃。 

天麟看了冰姑娘一眼,只见她面绽娇笑,颊飞红晕,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直盯着自己。

于是,微微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秃头僧不解地向:“那你为何问起这人?” 

卫天麟便将那天负伤后所遇的一切,详尽地说了出来,并特别把洞中地上的留言,重复背了两遍。 

但他与蒙头怪人之间的一切,却只字未提。 

大家一阵沉思。 

蓦地,杜老英雄的虎目一亮,手指一敲桌面,高声说:“我想起来了,恐怕是武林四美中的玉箫仙子。” 

蓬头丐、秃头僧,各自喝了一口酒,俱都不以为然地问:“何以见得是玉箫仙子那丫头?” 

杜老英雄捋髯哈哈一笑说:“腾龙剑客、魔扇儒侠与武林四美间一段曲折哀怨的恋爱史,瞩目当今武林,没有人比我再清楚的了。” 

蓬头丐怪眼一翻,有些不服地说:“杜维雄,你敢当着我老要饭的面,吹这个牛?” 

老英雄又是哈哈一笑,说:“昔年腾龙剑客卫振清,魔扇儒侠孙浪萍,和武林四美,一行人远赴苗疆,转道西域,大战番僧,巧得魔扇、神琴、宝衫、赤珠……” 

说着,扫视了在座的几人一跟,呵呵一笑,又说:“只有我回风掌杜维雄一人,在他们六人身边。” 

蓬头丐一晃蓬头,问:“杜老头,你认为四美中,谁最爱魔扇儒侠孙浪萍?” 

杜老英雄毫不犹疑地说:“当然是玉箫仙子。”

秃头僧插言问:“你就根据这一点,即敢断定留这赠扇的异人,是玉萧仙子?” 

老英雄正色说:“麟儿说,地上留言最后署名是玉什么子,不是玉箫仙子,还有谁?”

蓬头丐、秃僧两人一阵沉默,似乎觉得也有道理,只是猜不出魔扇儒侠的魔扇、宝衫,怎会落在玉箫仙子的手中! 

蓬头丐想了一阵,不觉呐呐自语地说:“魔扇儒侠骤然失踪,会不会是被玉箫仙子因妒加害?” 

蓬头丐此话一出,在座几人,心头同时一震。 

杜老英雄也未以为然地问:“老前辈,何以见得魔扇儒侠已被玉箫仙子所害?” 

蓬头丐立即反声问:“不然,魔扇儒侠孙浪萍的魔扇宝衫,怎会在玉箫仙子的手里?”

杜老英雄也沉默了。 

卫天麟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什么,立即说:“玉箫仙子因妒谋害魔扇儒侠孙叔叔.是极可能的事,因为东海神君的爱女,是儒侠孙叔叔的女儿。” 

在座几人听了,同时又是一惊。 

蓬头丐立即肃容问:“这话可真?” 

天麟立即回答说;“娟姊姊曾亲对我说,并要求我带她去找父亲。”

这声“娟姊姊”,一出口,冰姑娘娇躯一震,粉面苍白,樱chún微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直望着天麟。 

卫天麟对自己的失言,尚兀自不觉。 

蓬头丐面色凝重,秃头僧油脸紧绷,两位怪杰似乎也被这几个武林儿女的曲折爱情,闹糊涂了。 

昔年两人也曾见过武林四美,其中以飘风女侠最美,其次是玉箫仙子、珊珠女侠、银钗圣女。 

他们两人只知道,飘风女侠和珊珠女侠深爱腾龙剑客,银钗圣女和玉箫仙子,痴情于魔扇书生。 

至于,珊珠女侠为何与东海神君结合在一起,高兰娟怎的会是孙浪萍的女儿,他俩仍不得而知。

珊珠女侠和银钗圣女,一师学艺,情逾骨肉,但为了爱情牵缠,却闹得心存芥蒂,一直不和。 

蓦闻杜老英雄手指一敲桌,急声说:“不错,不错,昔年大家分手时,飘风女侠和珊珠女侠时常呕吐,那时即已怀有身孕,可能怀的就是这个丫头。” 

杜老英雄又感慨万千地说:“这件事实是天意,昔年在一次与番僧妖女们激战中,珊珠女侠误中妖女毒粉,被四个妖女掳走。 

腾龙剑客、魔扇儒侠,以及三位女侠,分头搜寻营救,偏偏被魔扇儒侠在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武林四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