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一章 太婆喋血

作者:忆文

这时,安化城外,火光更盛,喊声震天,并夹着声声烈马惊嘶。 

隐身墓地四周的黑道人物,这时已有几道人影,风驰电掣般,向着远处遁走。 

疤面人已知城内官兵,大队人马已向着墓地奔来,心中既焦急,又失望。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哈哈大笑,声震四野,划破夜空。 

疤面人循声望去,十数丈外,闪电扑来两条人影,其快无比,定睛一看,正是花花羽士和追魂太岁。 

人影闪处,两人已立在疤面人身前两丈之处。 

疤面人嘿嘱一阵冷笑,不屑地说:“狼狈为姦,一丘之貉,你两人一起来,就一齐上吧!” 

追魂太岁虬髯倒立,双目暴睁,一声大喝:“对付你这狂徒,大爷一人足够了。” 

声落人至,双掌疾挥,漫天掌影,挟着呼呼风声,向着疤面人全身罩至。 

疤面人厉声喝问:“为何不亮你的流星锤?” 

说着,身形一闪,横飘两丈。 

追魂太岁认为疤面人惧怕他的翻云掌,不禁豪兴大发,立即怒声说:“你能接得住大爷这双肉掌百招以上,大爷立即举掌自毙!” 

说着,身势未停,继续扑向疤面人。 

疤面人纵声哈哈一笑,身形一闪,双掌疾出,一招“赤手搏龙”,伸缩间已将追魂太岁双腕扣住。 

追魂太岁的面色大变,嗥叫连声,暴跳如雷,用尽全身劲力,仍不能撤出双手,只急得豆大汗珠,倏下如雨。 

一声暴喝,银虹电闪,花花羽士向着疤面人振剑刺来。 

疤面人一声冷笑,双手一推,追魂太岁的身形,直向花花羽士的长剑撞去。 

花花羽士吓得嗥叫一声,撤剑顿身,暴退两丈。 

迫魂太岁魂飞胆裂,面色如土。 

疤面人大喝一声,说:“追魂太岁,快亮你的流星锤。” 

说着,右手一按,顺势一抖,嗡然一声,光华大盛,腾龙薄剑,已自腰间取出。

追魂太岁微一定神,突然大声高呼:“各路英雄,大家合力,今夜不除掉腾龙剑客,再没有机会了。” 

高呼已毕,哗啦一声,反手掣出流星锤,舞起如山锤影,直向疤面人击来。 

花花羽士一声不响,振腕吐剑,疾挥拂尘,暗由疤面人身后刺到。 

就在花花羽士、追魂太岁,合力扑向疤面人的同时,官兵大队人马,高举火把,喊杀震天,已距墓地不足五里了,坟头荒草上,已可看到忽隐忽亮的照射光芒。 

疤面人心急如焚,暴怒如狂,一声大喝:“恶人纳命来……” 

喝声中,身形一闪,已至追魂太岁身后,手中薄剑,迎空一挥,一道耀眼光华,直向如山的锤影中,闪电击下。 

倏然,一道寒光刺目的银环,挟着尖锐破风声,疾向疤面人射来,快如电火,声势惊人。

疤面人冷冷一笑,骤然一收剑势,闪身让过飞来的银环,身形一旋,一式“玉带缠腰”,剑化绕身白练,转向扑来的花花羽士,闪电绕去。 

一声凄厉惨叫,鲜血四射,五脏齐出,恶道花花羽士已被拦腰截为两断。 

疤面人一声暴喝,身如飘风般,已扑至追魂大岁面前,手中薄剑,反手一挥,光芒暴涨,直向万点锤影中削去。 

喳。 

追魂太岁手中的流星锤,钢索立被削断,一道寒光,锤头恰似流星,直向半空中飞去。

疤面人双眉一立,薄剑一抖,剑身笔直,疾向追魂大岁前胸点到。 

一声暴喝,人影一闪,两道黑沙狂飙,挟着一阵腥风,经由疤面人身后滚滚袭来。 

疤面人一闻腥风,便知黑沙有毒,不敢轻视,疾收剑势,腾空而起。 

一声惊心惨叫,对面的追魂大岁首当其冲,一蓬毒砂尽被击中,只痛得翻身栽倒,就地乱滚。 

疤面人身在空中,低头一看,见发掌之人竟是一个干瘦老头,想是最初发话的五毒黑沙掌,再看不远处站着一个缺耳老叟,想是方才发银环的人。 

于是,冷冷一笑,一声暴喝,剑化经天惊虹,向着五毒黑沙掌闪电击下。 

就在这时,火光冲天,蹄声如雨,喊杀之声,震耳慾聋,刀光遍野,尘土漫空,官兵大队人马,已向墓地包围过来。 

场中突然暴起一声高呼:“各路英雄,快些动手,今夜万不能放走卫振清!” 

呼声方落,暴喝连声,径由四周暗处,一连纵出十数人,疾向场中扑来。 

一声亡魂嗥叫,银虹过处,电光四射,五毒黑沙掌已倒在血泊中。 

这声令人战粟的惨叫之后,飞扑而来的十数人中,又有几人吓得跑了回去。 

疤面人手横薄剑,满身血渍,双目电射,面罩杀气,令人看来,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全场黑道高手,吆喝喊叫,人影闪动,有的向场中扑来,有的向远处逃去。

顿时,整个墓地,衣袂风响,嗖嗖连声,喝走喊打,乱成一片。 

疤面人仰天纵声—阵大笑,笑声未落,十数人影已然扑到。 

当先一人,即是缺耳老叟,手持日月双环,其余几人俱是五旬以上老头,持刀仗剑,抡拐舞钩,看来皆是黑道高手。 

疤面人倏敛大笑,神情如狂,双目中冷电暴射,疤面上充满了杀机,暴喝一声,挥剑扑了上去。 

日月双环大喝一声,首先扑来,其余高手吆喝厉叫,齐挥兵刃。 

疤面人狂笑一阵,厉声大喝:“自己找死,可怨不得卫某心狠!” 

声落剑起,立展迷踪,身形如烟,剑气如虹!这时,如潮涌来的大队人马,最多尚有二里。 

十数黑道高手,如疯如狂,仍围着疤面人拼死恶斗。 

一声夺人斗志的风雷声,在滚滚刀光剑影中隐隐响起。 

紧接着,一声暴喝,疤面人剑势倏变,一招“怒龙逞威”,剑化寒星点点,勾起银锋万千,势如迅雷,疾若闪电。 

顿时,惨叫连声,血肉横飞,苍发人头,疾射半空,残腿断臂,五脏遍地。 

功力较强的几人,只吓得魂飞天外,惊呼嗥叫,你懒驴打滚,他狡兔脱窟,纷纷暴退,亡命狂逃。 

疤面人身形一顿,立收剑式,全身黑衫,尽被血染,看来惨厉已极。

一片广大荒废的墓地上,除了坟中几具血肉横糊的尸体,和即将如潮涌来的大队人马,只剩了疤面人一人。 

嗖的一声,划空响起。 

疤面人仰首一看,见是一支发着蓝绿火焰的火箭,升上夜空,绮丽至极,这正是官兵发出的搜捕讯号。 

就在这时,哗一声,一蓬细如牛毛的针雨,方圆两丈以内,俱是蓝色丝光,直向疤面人全身罩来。 

疤面人心中一震,低头一看大惊失色,万道光丝,已至衣边,再想闪躲,势比登天还难。

于是大喝一声,衣袖覆面,身形向后闪电倒下,继而脚跟一旋,身形倏然立起。 

低头一看,全身血衣上,刺满了牛毛小针,被远处火把一照,蓝光闪闪,颤颤巍巍,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射入衣内。 

头前人影一闪,疾如脱兔,径向已驰进墓地的大队人马奔去。 

疤面人一看,勃然大怒,正是追魂太岁,身形踉跄,拚命狂逃。 

于是一挥手中腾龙薄剑,暴喝一声,身形腾空而起,衣袖向后一掠,身形向前电泻追去。

官兵已经看见凌空飞下一人,一声呐喊,万箭齐发。 

疤面人闪电落至追魂太岁身前,厉喝一声:“恶人纳命来!” 

厉喝声中,手起剑落,剑光血影中,一声惨叫,追魂太岁已被薄剑,由肩至股,劈为两片。 

这时,漫天羽箭,势如飞蝗过境,接着慑人惊风,已射至疤面人身后。 

疤面人一声暴喝,手中薄剑,反腕疾挥。 

唰唰唰。 

银虹过处,轧轧连声,漫天羽箭,尽被碰飞。 

正在这时,一声凄婉焦急的娇呼,由墓地以外的远处传来。 

“麟哥哥……” 

疤面人闻声大吃一惊,心头狂跳,冷汗倏流,立有天翻地覆之感。 

循声望去,一道娇小人影,手持长剑,电掣飞来。 

一阵烈马惊嘶,蹄声如雨,十数官兵,疾催健马,呐喊连声,直向飞来的娇小人影,狂驰迎去。 

疤面人心急如焚,神情如狂,厉叫一声,向着娇小人影,电射而去。 

同时,厉声狂喊:“不要来!” 

来字尚未出口,数百羽箭,挟着刺耳惊风,再度漫天射来。 

疤面人暴怒如狂,尽展轻功,全身如劲,身形如烟,人比箭快。 

数百官兵看了疤面人这种骇人轻功,骤然停止呐喊,俱都惊呆了。 

墓地之上,两道人影,相对狂驰,宛如两道青烟,再没人能看清他们的身形。 

疤面人看清飞来的娇小人影正是杜冰,于是大喝一声:“还不急刹冲势……” 

话声未落,杜冰已闪电飞至面前,狂驰速度,依然丝毫未减。

疤面人大吃一惊,细看杜冰,粉面苍白,樱口微张,—双乌溜溜的大眼显得呆滞无光。

于是,再度一声暴喝,衣袖一抖,闪电一侧身形。 

嗖的一声,杜冰姑娘的娇躯,宛如电光石火,擦身而过。 

这时,漫空乱箭,势如骤雨,已向着两人当头洒下。 

疤面人神情如狂,目眦慾裂,焦急万分,一声狂喝,疾演迷踪,一式“赤手缚龙”,闪电扣住杜冰的皓腕。 

继而,身形顺势前扑,已将杜冰的纤腰揽住。 

同时,薄剑迎空疾挥,舞起一团光幕,喳喳连声中,当头洒下的羽箭,尽被削断砸飞。

一个闪电转身,尽展绝世轻功驭气凌云,身形如烟,直向墓地以外射去。 

突然。

马上狂驰的官兵,再度暴起一声震天杀声,高举火把,乱箭齐发,穷追不舍。 

疤面人轻功盖世,内力充沛,肋下虽挟着杜冰,飞行速度丝毫未减,身形依然疾逾脱箭,背后嗖嗖沙沙之声,响不绝耳,漫天羽箭,纷纷落在身后。 

疤面人回头一看,官兵仍如潮水涌来,即对肋下的杜冰说:“冰妹妹,为了分散官兵的注意,我俩必须分道回庄。” 

如痴如狂,有些急怒攻心的杜冰,这时神志已经清醒。 

于是,眼含泪光,面带幽怨地说:“此地茂林很多,你不要走错了,前面有条大河,你可沿着河岸回来,我们的庄院就靠近河边。” 

疤面人急急点头说:“我知道,冰妹小心了!” 

了字出口,身形腾空而起,左臂向外一挥,立将杜冰抛出。 

杜冰姑娘身在空中,双臂一展,一挺腰身,直向西北扑去,转首一看,疤面人的宽大黑影已在数十丈外,风驰电掣,直奔正西。 

就在杜冰与疤面人分手之际。 

倏然,呜——呜——呜呜。 

一阵雄壮的号角声,在墓地中响起。 

这声号角,声音浑沉,震撼夜空,有着无比的威严。 

顿时,喊杀之声骤然停止,狂驰烈马忽刹冲势,所有马上官兵,高举火把,手横枪刀,肃穆静立。 

但见烈焰熊熊,火光冲天,烟尘滚滚,星月无光。 

蓦闻一人朗声宣布说:“命令——疤面人乃侠肝义胆之士,所诛人等,俱是巨恶婬邪之徒,现在墓场尸体中,已发现有作恶多端的追魂太岁,婬案累积的花花羽士,现在立即停止追捕,各队人马,即刻回营……” 

那人朗声一落,全场暴起一声如雷彩声,声震四野,直上夜空,惊天动地,神鬼战粟。

接着,一阵马嘶蹄奔,大队人马,举着火把,浩浩荡荡,返城回去。 

广大荒废的墓地上,已沉入在寂静黑暗里。 

那弯蒙蒙残月,已隐入薄薄的灰云中,淡淡的月光,照射着乱坟枯草中的横陈尸体,几株苍老孤松,仍发着低沉的呜咽,愈显得阴森可怖。 

自今以后,疤面人在武林中便成了一个武功盖世,轻功绝伦的恐怖人物,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煞星。 

但疤面人的心,却无比的善良,淳厚热情,只是他有一份嫉恶如仇的天性。 

疤面人听到那人高声朗诵的命令,他心中一丝也不高兴,仍是一味向西狂驰,他希望尽快赶回庄去。 

绕过几座树林,转向西北驰去,这时,已听到河水隆隆的激流声。 

前面数里处,又现出一片黑压压的树林,范围极广,宽大万分,由于月色朦胧,林的两端看来显得异常遥远。 

疤面人归心似箭,不愿再绕这段路程,直向树林奔去。 

来至树林,纵身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太婆喋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