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二章 婬贼授首

作者:忆文

老英雄几个起落,来至一片广场,飞身纵上一座平台,向着钢架上的一面八尺大钢锣,一连击了三拳。 

砰然三响,声震苍穹,鸡飞狗叫,地动屋摇。 

顿时,全庄暴起一片哗乱,儿童哭叫,妇女娇喊,宛如大祸来临。

紧接着,一片吆喝急奔声,数百大汉,各持兵刃,分由每个屋角、院门中飞身而出,向着杜老英雄奔来。 

老英雄未等众汉来至近前,立即大声说:“快回去备马,小姐负气出走了,各院弟兄按着出庄方向去追,不管追上与否,日落前一律回来。” 

一声震天暴响,风涌而来的众汉,又像退潮般地回至各人的家中。

杜老英雄明知如此,徒劳无益,绝追不上爱女的千里青聪马,但他仍这样做了。 

这时,马嘶蹄奔,鞭梢划空,吆喝之声,不绝于耳,已有不少健马驰出庄去。 

老英雄立在平台上,心乱如麻,眺望庄外,蹄声如雨,尘土弥空,最快健马,这时已在数里之外了。 

蓦地,一阵急骤蹄声,带起阵阵惊风,一匹赤红高头大马,上坐一个浓眉虎目,熊背蜂腰的蓝色劲装少年向着老英雄台前,飞驰而来。 

老英雄一见,愁眉立展,急声说:“仲洪贤侄来得正巧,你冰妹负气出走了,请贤侄的赤火骅骝快马,尽速追赶一程吧!”

马上蓝装少年虎目一睁,急问:“老伯可知方向?” 

老英雄顺手一指,说:“可能是正西。” 

被称为仲洪的蓝衫少年,一拨马头,挥手一鞭,叭的一声打在马股上。

赤红大马,一声怒嘶,四蹄翻飞,马鬃竖立,宛如一朵红云,向着庄外,电掣驰去。 

蓝装少年的赤火骅骝马,的确不凡,一鞭打下,狂奔如飞,怒嘶连连,眨眼之间,已追上前面十数壮汉。

赤火骅骝一声怒嘶,前面十数健马,纷纷让路,马上十数壮汉,转首一看,立即暴起一声欢呼:“粱家少爷再加一鞭,你的赤火骅骝一定追得上我们小姐的青聪马。” 

马上蓝装少年粱冲洪,虎目左右一闪,傲然一笑,叭的一响,马股上又是一鞭。 

赤火骅骝,一声悠长怒嘶,四蹄翻飞,如疯如狂,只见一缕红烟,带起滚滚土龙,直向正西驰去。 

转瞬登上官道,商旅行人正多,你来他往,各奔前程。 

这位粱家少爷依然放马如飞,疯驰狂奔,四蹄落处,烟尘滚滚,沙石四射。 

路上行人吆喝惊叫,纷纷闪避,俱都不屑地暗骂一声,轻唾口水。 

梁仲洪一心想着追上杜冰,一睹娇颜,大献殷勤,哪里还管到路上有人在轻唾暗骂,惹人生厌? 

片刻追了十余里,依然没看到冰姑娘的影子,心中既急又气。

正在这时,前面官道上,一个身穿亮衫绣满折扇的少年,微微低头,健步如飞,似乎有满腹心事,又似乎已陷入沉思中。 

梁仲洪坐在马上,望见前面路人,俱都纷纷让路,只有那穿亮衫的少年书生,兀自不理。

一股无名怒火,倏然升起,双腿一夹马腹,迅速骤然加快,手中马鞭,高高举起,准备抽那书生一鞭。 

这时的卫天麟,低头疾步,一直回忆着方才林中莽撞的一幕,愧、悔、羞、忿,一齐在心中翻腾不休。 

蓦地,一声烈马怒嘶,蹄声如雨,惊风呼呼,径由身后响起。 

天麟心中一震,回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一匹如火大马,势如奔雷惊电,已冲至面前。

唰的一声,一条马鞭,当头抽下。 

卫天麟还没看清马上何人,鞭梢已扫至颈间,于是,疾展迷踪,身形一闪,已至马后。

一声嗥叫,扑通一声,马上的粱仲洪,由于用力过猛,马鞭走空,一个收势不及,翻身栽下马来。

赤火骅骝依然狂奔如飞,尚不知它的主人,已跌得头青脸肿,鼻流鲜血。 

粱仲洪由马上跌下来,勉强坐起,只觉得天旋地转,金星飞舞。 

四周顿时围满行人,暴起一阵哈哈讥笑。 

卫天麟这时才看清地上坐着的,是一个熊背蜂腰,一身蓝色劲装的人。 

由于那人满脸是土,鼻血直流,已分不清他是大汉,还是少年。 

梁仲洪举袖擦了一下鼻血,拼命摇了摇头,睁眼一看,四周竟站满了路人,俱都笑口张开,显得高兴无比。 

再看穿亮衫的少年书生,仍站在面前,不禁勃然大怒,一声暴喝:“好小子,竟敢戏弄少爷……” 

喝声未毕,纵身立起,一挥手中马鞭,向着天麟扑去。 

卫天麟觉得这人过分张狂,又是武功庸庸之辈,不愿同他动手,只想杀杀他那份狂态傲气。 

于是看看对方扑到身前,马鞭即将击实之际,身形轻轻一闪,从来不知用腿的卫天麟,这时也破例脚尖一勾。 

扑通一声,飞扑而来的梁仲洪,立即演了个“饿狗抢食”,嗖的一声,手中马鞭脱手飞出。 

叭。 

那根马鞭,恰好击在路旁一个看热闹的大汉脸上。 

那大汉毫无防备,只痛得双脚乱跳,哇哇直叫。 

周围观众,再度暴起一阵哈哈笑声。 

梁仲洪倏然跳起,双目暴睁,哗啦一声,解下腰间链子索,暴喝一声:“小子,少爷今天同你拚了!” 

声落身动,疾舞手中链子索,幻起漫天银光,向着天麟滚滚扑来。 

卫天麟冷冷一笑,身形连闪,出手如电,未见如何作势,已将粱仲洪的右腕扣住。

粱仲洪大惊失色,魂飞天外,右手一松,链子索倏然落在地上。 

就在这时,马嘶蹄奔,烟尘大起,十数庄汉,各骑健马,已然赶来,路人急忙闪开,庄汉纷纷下马。 

其中一人,眼明手快,早已看清场中情形,立即高声急呼:“小侠快请放手,大家都是自己人!” 

天麟听得一震,松手放了粱仲洪,转首一看,见发话之人,竟是一个年约四十余岁的青布劲装大汉。 

再看前面几人,俱都一身劲装,背插兵刃,每人手中,各牵一匹健马,竟无一个是熟面孔的人。 

青衣劲装大汉似已看出天麟心意,立即堆笑抱拳,说:“卫小侠,我等俱是霸王庄的弟兄,这位是老庄主的世侄,梁家少爷仲洪。” 

说着,指了指脸青鼻肿,满头灰土的梁仲洪。 

天麟心中—阵歉然,忙对粱仲洪一抱拳说;“在下卫天麟,不知是梁少侠,多有冒犯,尚请海涵。” 

梁仲洪满脸通红,心中虽然恨极,但技不如人,又能怨得谁来,于是也抱拳说:“哪里,哪里,都是在下鲁莽。” 

青衣劲装大汉立即插言说:“俗语说,不打不相识,今后大家都是朋友了。” 

说着一顿,又对梁仲洪说:“粱家少爷,我们赶快追吧!” 

梁仲洪顿时想起,要赶快去追杜冰,于是急声应好,立即放眼四望。 

天麟不知追赶何人,又不便询问,只是茫然望着几个庄汉。 

这时,只见粱仲洪面色苍白,神情慌急,头像拨浪鼓似地左张右望,嘴里不断地嚷着:“我的赤火骅骝呢?” 

说着,一脸颓丧,急得几乎要哭起来。

天麟听了,知道他说的赤火骅骝,是指那匹全身火红的高头大马,不觉也游目四望,帮他寻找起来。 

粱仲洪如此一嚷,所有庄汉,俱都焦急起来。

青布劲装大汉,不禁惶急地说:“这怎么办,除了你的赤火骅骝,谁的马能追上小姐的青聪马?” 

卫天麟听得全身一颤,立即大声问:“你说什么?” 

青布劲装大汉吓了一跳,一定神,急声说:“我家小姐不知因何负气出走了。” 

卫天麟面色倏变,星目中冷电暴射,厉声急问:“去了哪个方向?” 

粱仲洪立即回答:“正西。” 

粱仲洪的“正西”两字刚脱口,风声响处,人影闪动,卫天麟的身形已至数丈以外了。

这时的卫天麟,已忘了什么是惊世骇俗,尽展旷古凌今的绝世轻功驭气凌云,直向正西闪电射去。 

在艳丽的娇阳照射下,卫天麟的身形,闪闪发亮,划过油绿的田野,宛如一道平地流星。

所有庄汉路人,俱都愣了,这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武林人物传说中的陆地飞行术。 

青布劲装大汉一定神,右手一挥,所有庄汉纷纷登鞍上马,一声叱喝,放辔疾驰,十数健马,蹄声如雨,带起弥空尘土,沿着官道向前飞奔追去。 

这时官道上,行人早已各奔己路,只剩下一个灰头土脸的粱仲洪,只急得握拳跺脚头冒汗。 

于是,心一狠,大喝一声,放开两腿,尽展轻功,紧紧跟了上去。 

梁仲洪除了有一匹日行千里,夜走八百的赤火骅骝龙种宝马外,武功庸庸,轻功平平。

他追不上前面如飞的健马,后面如飞的健马也追不上天麟,三方距离,愈拉愈远。 

天麟越野飞驰,星目却注视着官道,由于庄汉十数健马,如风狂驰,路上行人俱都纷纷让路,再无人注意田野是否有人飞驰。 

远望道上,行人不少,竟无一处因马驰扬起的尘烟。 

天麟心烦意乱,愈追愈急。 

蓦地,身后隐约传来蓝装少年梁仲洪的呼声:“少侠轻功盖世,定能追上在下那匹红马,如果小侠途中遇到,就赠给少侠代步罢,在下不追了。” 

这位梁家少爷,想是跑不动了,宝马既失,找回无望,何不顺水做个空头人情? 

狂驰中的卫天麟,一心想着出走的冰妹妹,哪里还有心要他的宝马,听了梁仲洪的话,心中不禁发出一声怒哼。 

半个时辰过去了。 

前面官道上,人愈来愈少,愈来愈冷清。 

回头看着身后,只见烟尘飞扬,直上半空,十数健马,影小如丸,看来至少也在十里以外。 

正在这时,一声烈马怒嘶,挟着数声暴喝,由远处林前传来。 

卫天麟无心注意这些,依然一味狂驰,来至林前,本能地用眼一觑。

只见几个大汉,各持短棒树枝,正围着一匹红马,吆喝乱打。 

天麟定睛一看,正是梁仲洪的那匹赤火骅骝,这时,既然遇上了,天麟也不得不要了。

于是,飞驰中,双掌骤然下压,身形腾空而起,衣袖一拂,去势如电,直向暴怒如狂的红马背上落去。 

赤火骅骝一见有人骑在背上,一声震耳怒嘶,前蹄竖起,马身人立,一连几个猛烈旋身。

天麟大惊失色,虽然武功盖世,但毫无驭马经验,只闹得胆战惊心,手心冒汗,只有使劲用腿夹马腹,手握马鬃,拚命不放。 

红马暴跳如雷,惊嘶连声,形如疯狂,天麟几次险些摔下马来。 

周围几个大汉,只见马上一人,由于跳动过烈,看不清面目是谁。 

天麟骑在马上,被它如此一阵暴跳,只觉得天旋地转,耳鸣目眩。

蓦地,宝马一声惊嘶,声震四野,马身暴跳一丈,越过几个大汉头顶,放蹄如飞,落荒驰去。 

卫天麟又是一惊,这一下,又几乎掉下马来。 

几个大汉一定神,见自己的同伴一个不少,这才知道马上不是自己人。 

于是,暴起一阵叫嚷,放眼再看,只见前面一片浓林,扬尘滚滚,哪里还有马影? 

卫天麟骑在宝马上,只觉景物模糊,天地倒逝,劲风迎面,几似腾云驾雾。 

看看一道宽溪,宝马腾空而越,眼见迎面一棵大树,宝马一闪而过。 

天麟何曾骑过马,这还是有生第一次,因此只闹得心惊肉跳,任凭宝马落荒狂奔,也不知过了多少村,多少林,多少道河溪。 

这时,又蹿进一座树林,赤火骅骝,来至一个小池,骤然停止了,池前肥草盈尺,油光盈绿,天麟伏在马上,不敢下来。 

看看宝马,通体是汗,身上热气沸腾,神态极为温驯,已没有了方才那份野性。 

天麟翻身下马,爱惜地看了宝马一眼,宝马也温驯地望着他的新主人。 

天麟细看赤火骅骝,高约八尺,全身火红,双眼精光闪闪,确是一匹宝马。 

配上一付金鞍银镫,金光灼灼,亮银闪闪,愈显得神骏不凡。 

马鞍上有四个鼓鼓皮囊,天麟打开一看,里面有酒有水,咸肉干粮,马刷用具,还有一些碎银。 

天麟立即拿出一块毛毡,擦着宝马身上的汗水。 

宝马骅骝摆尾摇头,低嘶连连,不断用chún去衔天麟隐隐发亮的长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婬贼授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