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三章 鹤唳猿啼

作者:忆文

突然。 

一道蓝光,挟着一阵尖锐破风声,由左侧厢房内闪电般飞来,直奔说话店伙的面门。 

天麟冷哼一声,手中折扇,迎着蓝光,轻轻一敲。 

嗡——的一声,一把尖刀幻起无数旋转光圈,直向店后飞去。 

店伙一定神,哇的一声嗥叫,两手抱头,如飞跑去。 

就在这时,一声暴喝:“小子,不留下命来想跑吗?” 

喝声中,一道黑影,由厢房门内,飞身而出,疾向逃走的店伙扑去。

天麟一看勃然大怒,正待出手。 

蓦地,哎哟一声,由院中唯一的大树上,倏然掉下一道人影,手脚朝天,背向地面,直向飞扑店伙的黑影跌下,快如陨星,奇速无比。 

飞扑的黑影,似乎也看到由树上坠下一道人影,但要想闪躲,已闪躲不及。 

砰的一声,两道人影俱都跌在地上。 

天麟定腈一看,由树上跌下来的人影,竟是一个又矮又瘦,衣破面垢,年约八旬的脏老花子。 

老花子身下,正压着一个黑衣背刀的大汉。 

天麟看了,不觉笑了。 

只见老花子压在黑衣大汉的身上,似无意实有意地一阵手舞足蹈,乱打乱踢,口中并连声高嚷:“吓死我老花子了,吓死我老花子了!” 

身下黑衣背刀大汉,只被打得龇牙咧嘴,两眼上翻,虽然张大了嘴巴,但却出声不得。

突然,左侧厢房内,又纵出一个持鞭大汉,一声不响,直向老花子扑去。

天麟看出老花子是个风尘人物,因此也懒得出手多事。 

持鞭大汉来至老花子跟前,骤然一声暴喝,飞起一腿,直踢老花子的左肋。 

老花子哎呀一声,手脚慌乱,顺势向外一滚,已将身下大汉,翻在自已身上。 

紧接着,一声杀猪般的嗥叫,发自背刀大汉之口,持鞭大汉正好踢在那个背刀大汉的背上。 

背刀大汉被这一踢,周身酸麻骤失,竟然手脚灵活,发声自如。 

老花子慌慌张张爬起,两眼望着大树,脸上仍有余悸,口中讷讷地说:“好大的两条黑蛇……” 

老花子的话声才落,院中暴起一阵哈哈笑声。 

天麟游目一看,每个房门,窗前,竟站满了看热闹的人。 

这时,持鞭大汉一脸羞愧,已将背刀大汉由地上扶起来。 

于是,羞怒交加,一声狂吼,疾舞平中钢鞭,向着老花子当头劈下,鞭势凶猛,凌厉无匹。 

老花子看了,尖声惊叫,大喊救命,身形踉跄,手足无措,左边一摆,右边一晃,竟轻而易举地躲过这凌厉的一击。 

持鞭大汉不禁愕了。 

背刀大汉知道老花子是一个扎手人物,于是忍着全身酸痛,对持鞭大汉,大声说:“乌尾蛇,我们走!” 

说着,勉力一长身形,纵身飞上屋面。 

持鞭大汉乌尾蛇冷哼一声,色厉内荏地喝声说:“臭花子,你别臭美,下次遇到大爷,定要打断你的两腿。” 

说完,未待老花子回话,早已纵上房面,一晃身,顿时不见。 

老花子摇了摇头,瞪了天麟一眼,龇牙一乐,转身走了。 

天麟看得一愕,摸不清老花子是何路数,对他的摇头、瞪眼、一龇牙,也不知是何用意。

回房倒在床上,心中思潮起伏,原想利用蓝凤帮的无边人力寻着杜冰,由于对蓝凤帮的声誉起了怀疑,因此,这一念头,顿时打消了。 

但他仍决心去大荆山,至少应该前去践约,为疤面人完结与蓝凤帮间的那段过节。 

第二天,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天麟急马驰出李家集,直向西北奔去。 

片刻,已驰进一座广大树林,树大干粗、枝叶遮天,林内落叶盈尺,灰暗如暮,阴凉似水。 

因此,放马缓驰。 

蓦地,哗啦一声,前面积叶中突然立起一人。 

宝马骅骝一声惊嘶,前蹄高举,人形而立。 

天麟顿吃一惊,一收马缰,马身一旋,双蹄落地,定睛一看,正是昨夜店中的脏老花子。

脏老花子一翻环眼,一摇蓬头,老气横秋地说:“嗯,你小子的骑术,还算可以,否则,这下定要跌个四脚朝天。” 

天麟知老花子诚心阻路,再看了他那付倚老卖老的神色,心中不禁有气,知道不给他一些颜色看,他不会轻易让路,于是沉声问:“你这老花子,为何在此无端拦路?” 

老花子一摇三摆,向前走了几步,不答反问:“你小子可是去大荆山?” 

天麟见老花子一口一个小子,心中不禁有些光火,于是忿然点点头,说:“不错。”  

老花子面色一沉,又问:“可是前去拜山?” 

天麟心中顿感不耐,立即大声说:“拜山不拜山与你何干?” 

老花子纵声一笑,傲然沉声说:“要想去大荆山不难,但必须经过老花子把守的这座树林关!” 

天麟见老花子无理取闹,不禁勃然大怨,一声暴喝,腾空离马,衣袖一展,飘身落地,身法美妙,利落已极。 

老花子看了,双目冷电一闪,面色倏然微变,不禁脱口喝了声“好”。 

天麟心中一动,暗说;“老花子莫非有意试试我的武功?” 

如此一想,顿时心平气和,老花子虽是一番好意,但总有一丝恃技逞强之嫌,于是暴喝一声说:“既然如此,在下就出手打‘关’了!” 

喝声方落,右掌已闪电劈出。 

老花子嘿嘿一笑,方自应了一声好,一股锐啸狂飘,势如山崩,挟着滚滚枯枝败叶,已袭到身前。 

于是,一声暴喝,右掌立即猛立迎出。 

砰然一声,劲风激荡,枝叶飞空,两人衣袂飘飘,俱都屹立不动。

老花子一瞪眼,一声怒喝:“小子,再接我老花子一掌……”

说着,急上三步,两臂微圈,双掌相并,同时推出。 

一阵排山倒海的劲风,挟着惊涛骇浪之势,直向天麟卷来。

卫天麟纵声一笑,跨步闪身,一声暴喝,双掌已闪电迎出。 

轰隆一声大响。 

声震四野,沙石横飞。 

树枝摇动,枯叶弥空。

久久,空中才落下一阵叶雨,林间仍荡着嗡嗡之声。 

宝马早吓得跑到数丈以外,两耳高竖,眼露惊急,不停地昂首长啸。 

天麟与老花子之间的地上,光滑如洗,枝叶全无。 

老花子退后了五步,卫天麟身形摇动,仍立原处。 

两人这一对掌,功力立判。 

老花子双眼一瞪,蓬发俱竖,一声厉喝:“好小子,有你的,再接老花子一招‘万花迎佛’……” 

喝声未毕,双掌疾挥,幻起无数掌花,直向天麟前胸罩来。 

天麟无心再与老花子缠斗,于是,身形一闪,已至老花子身后,正待出掌。

老花子一声怪叫,一个闪电翻身,无数掌花再度向着天麟罩来。 

天麟心头一惊,一声暴喝,上身疾晃,双掌倏分,出手如电,一招“赤手缚龙”已将老花子的双腕扣住。 

紧接着,双手一松,闪电暴退两丈。 

老花子愣了,两眼一直盯着天麟,一双污垢油手,仍作着前扑之势。 

天麟微微一笑,说:“你这座树林关,在下是否可以过去?” 

老花子理也不理,口中讷讷自语,两手上下缓动,正回忆着天麟施展的那招‘赤手缚龙”。 

天麟见老花子嗜武如命,如痴如醉,不知要参悟到什么时候,于是大声说:“我再演一次给你看!” 

说着,立展身手,将精奥绝伦的“赤手缚龙”,又演了一遍。 

老花子看了,欣喜如狂,暴跳数丈,几至树林顶端,身在空中,哈哈一笑,再看天麟,已飞身落在马上。 

于是,一挺腰身,闪电下泄,双脚落地,天麟宝马已在十丈以外,慌急之下,大声高呼:“小兄弟请留下名来,老花子早已无名,人称马二便是我!” 

天麟心头一震,马二正是当今丐帮长老之一,无怪功力如此深厚。 

于是,转背挥手,大声说:“晚辈卫天麟,因急事在身,不克久停,方才失礼处,请老前辈多多包涵!” 

老花子马二似乎想起什么,立即又大声说,“经过大荆山,要特别注意蓝凤帮黑旗坛的人物。” 

“老前辈,谢谢您,晚辈知道了。” 

林空传来卫天麟的爽朗声音,远处仍响着雨点似的蹄声,但老花子已看不到天麟的马影。

卫天麟出了茂林,眼前顿时一亮,放眼一看,大荆山果然遥遥在望。 

遥见山势雄伟,峰峦连绵,白云悠悠,一片苍郁,四座巍峨绝峰,直上云端。 

天麟一声吆喝,骅骝放蹄如飞,速度骤然加快。 

正午时分,已达山前。 

天麟找一有泉有草之地,坐下休息,马进水草,人进干粮。 

之后,上马前驰,直向山区深处奔去。 

山路宽大,似经人工修筑,路面光滑,上有不少马蹄痕迹。 

沿道前进,苍松翠竹,古木参天,杂石狰狞,愈走愈险。 

蓦地,一枝响箭带起一阵尖哨,直射半空。 

天麟立即慢马缓辔,继续前进。 

这时,前面进路当中已立着数名横刀灰衣大汉,个个身材魁梧,显得威猛至极。 

天麟一面前进,一面朗声说:“在下卫天麟,专程前来拜会贵帮帮主。” 

其中一名年龄较长大汉,上下望了天麟一眼,脸上立即现出一片惊喜,高声说:“卫小侠可曾带着本帮至高信符丽凤玉佩?” 

天麟微微一笑,立由怀中取出蓝天丽凤赠的玉佩,持在手中,遥示中年大汉。

所有大汉一见玉佩,立即收刀躬身,同时恭声说:“请卫小侠入山。” 

说着,闪身路侧,肃容而立。 

天麟微笑颔首,策马前进,中年大汉,骑上那大汉牵过来的一匹大马,紧跟天麟马后前进。 

扑啦一声飞禽振翅声,一道白影,直上半空。 

天麟仰首一看,见是一只全身通白的迅鸽,尾部带有一支胡哨发出呜呜之声,直向四座绝峰之间飞去。 

中年大汉立即解释说:“这是前哨讯鸽,飞回总坛内三堂执事堂主处,报知卫小侠已经入山。” 

天麟微微点首表示领会,并策马逐渐加快,游目四顾,但见暗桩哨卡,遍布虬藤怪石之间,不由心中一凛,心想蓝凤帮戒备如此森严,飞鸟难越,如非蓝天丽凤亲约自己前来,要想自己深夜闯入总坛而不被发现,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心念间已通过第二道哨卡,接着,登上一座横岭,岭上竟有不少男女正在耕坛农忙,男人一律灰衣劲装,妇女俱是杂色便服。 

一收马缰,骅骝昂首一声长嘶,声震谷峰,直上苍穹。 

天麟游目一看,岭上、谷中立起无数男女人影,俱都停止工作,循声望来。 

岭上遍植谷类,谷中,尽是水田,一片油绿,充满了农野气象。 

天麟看罢,心中对蓝天丽凤不禁泛起一丝钦佩,以一个女儿之身,竟能开辟出如此一块世外乐土,统领近万英豪,势力遍及大江南北,雄心之壮,实不亚于须眉。 

于是转首对身后大汉,问:“大头目,岭上谷中这些人,可是帮中弟兄?” 

中年大汉从座位上起来欠身恭声说:“俱是本帮白旗坛下的弟兄和家属。” 

天麟微一颔首,继续前进,每过一道哨卡,必然放出一只讯鸽。 

这时,越过一座松林,前面现出两座矮峰,两峰之间,用巨木筑起一道寨墙,一座高大巍峨的门楼,雄立中间。 

一面红旗,上锈彩凤,迎风招展,高悬楼上。 

中年大汉一指前面木寨说:“小侠,前面即是红旗分寨。” 

说着,一抖马缰,当先驰至寨前,高声与寨门上的弟兄答话。 

寨楼上,一阵騒动,人影乱闪,立即连放出三只讯鸽,带起一阵呜呜胡哨声,直向总坛飞去。 

突然。 

咚咚咚咚。 

一阵如雷的鼓声,在寨中响起,声震山野,群峰回应。 

紧接着,一声吆喝,寨门缓缓打开,两扇高大寨门,发出一阵沉重的吱吱呀呀声。 

寨门一开,卫天麟的眼睛,倏然一亮。 

只见寨内,一片火红,数十匹红色健马上,坐着数十个鲜红劲装的少女,个个柳眉杏眼,娇美如花。 

数十健马,并成四路,静静站立,当先一匹高大红马上,是一个红缎劲装,背插双剑,身披红缎大披风的少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鹤唳猿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