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四章 赤手缚龙

作者:忆文

天麟聪明过人,在爱情上已有三个回合的经验,怎能会看不透蓝天丽凤口中要说的事。

于是故作惊容,急声问:“姊姊,张道天已觊觎堂主之职,莫非黄堂主也久想你的帮主宝座不成?” 

蓝天丽凤见天麟越说离题越远,急得粉脸不禁一红,忿然说:“哼,想不到他竟敢暗中……” 

蓝天丽凤似乎终觉难于出口,竟然停口不说了。 

天麟作了个有趣的微笑,插口说:“他竟敢暗中偷偷爱你?” 

蓝天丽凤粉脸通红,深情地轻睇了天麟一眼,娇声佯嗔说:“真坏,知道何必说出来!”

天麟微微一笑,立即正色问:“姊姊,黄堂主一直爱你,你真的不知?”

蓝天丽凤含娇嗔声说:“终日帮务缠身,谁去注意这些鬼事!” 

说话之间,粉脸绯红,娇羞不胜,天麟看得心头不禁怦然一动。 

天麟一收心神,仍一本正经地说:“既是帮务缠身,姊姊正好让黄堂主多去负责,再说,黄堂主仪表非凡,人品极正,又有一身超群武功,姊姊应该知道,爱深爱自己的人,还要爱自己喜爱的人,这句话,我想姊姊……” 

卫天麟正在滔滔不绝之际,蓝天丽凤突然由椅上立起来,忿然中含着一丝幽怨说:“弟弟,我想你是喝醉了,请你早些休息吧!” 

说着,径向门外走去。

天麟慌得立即起身相送,并轻声问:“姊姊,你生气了?” 

蓝天丽凤应也不应,头也不回,出室以后,径往上房走去。 

天麟回至内室,倒身床上,心中非常后悔,觉得自己太孟浪了,因此,原慾赴黑坛探查一事的兴致也没有了。 

一丝倦意袭来,竟和衣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响亮的号角声,把天麟惊醒,睁眼一看,柔和的阳光已射在后窗上。

于是急忙翻身坐起,匆匆盥漱,立有一名清秀侍女送来一份精美的早点。 

进完早点,蓝天丽凤容光焕发,粉面含笑,已缓步走进室来,看来似乎早已忘了昨夜不愉快的事情。 

天麟立即起身笑着问:“姊姊早!” 

蓝天丽凤朗朗一笑,愉快地应了一声早,接着问:“弟弟,昨夜睡得可好?” 

天麟望了蓝天丽凤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一觉好睡,竟不知天明,昨夜的酒确是吃多了。” 

此话含意,一语双关,虽说起身较迟,实是对昨夜的孟浪致歉。 

蓝天丽凤冰雪聪明,岂能听不出天麟的话意,于是凤目轻睇,微微一笑,继续说:“时已不早,我们走吧!”

天麟应声是,两人缓步走出,及至院门,想不到李、费、黄、三位堂主,竟早已候立门外。 

李沛然一见蓝天丽凤和天麟,立即笑容问早。 

蓝天丽凤一见黄仲华,粉面立即罩上一层寒霜,仅微微颔首应了一声早,三人已看出帮主不悦,对天麟的热诚招呼,也忽略了。 

五人越过前厅,一直沉默无言,都有一份沉重心事,预感到今天会有惨烈不幸的事情发生。 

除天麟一人外,其余四人心情无一安定。 

出了巍峨堡门,走上高出地面的石道,即听到较技场上人声鼎沸,夹杂着此起彼落的马嘶声。 

蓦地,较技扬上倏然响起一声地动山摇的巨钟声,余音未落,又响二声,第三声的余音中五人已走进观武厅的屏风。 

天麟星目闪电一扫全场,心头猛地一震,全场气势,好不雄壮。 

但见一片人头,厅前广场上,围满了五旗帮众,衣分五色,依次排列,最外数层,俱是马队。 

大厅左右长约十丈的阅台上,已站满了五颜六色,衣着不一的帮众家属,老妪少妇,儿童成群。

场的对面,五旗并列,高悬空中,迎风招展,发出了噗噗响声。 

五旗之前,是一面巨幅蓝旗,上绣一只大彩凤,迎风微飘,栩栩如生。 

大厅外廊上,四张空椅之中,独放一张金漆虎皮大椅,五旗坛主,十二香主,人立两侧。

蓝天丽凤与天麟五人一入观武厅,场中数十号角,突然齐鸣。 

紧接着,人面闪闪,万头攒动,暴起一声如雷欢呼,声震山野,惊天动地,直上苍穹。

这种怒涛骇浪般的盛大场面,确实令人血脉贲张,神情激动,只看得天麟热血沸腾,豪气万丈。

蓝天丽凤走至虎皮大椅之前,神色凝重,面带肃容,缓缓举起纤纤玉手,场中顿时静了下来,除了空中六面大旗,发出迎风的噗噗声,再听不到一丝声音。 

蓝天丽凤缓缓将手放下,秀目精光电射,一扫当场,清脆高声道:“今天,卫小侠与黄堂主比扇,目的是要全帮在这尽欢的三天中,有个瞻仰绝学的机会。” 

说话至此,全场又暴起一声欢呼。 

呼声落后,蓝天丽凤继续说:“双方比扇,点到为止,今日任何一方不得使用暗器,违者当场处死,现在比扇开始。” 

说罢,缓缓坐在虎皮大椅上。 

刚刚平息的欢呼,再度暴起。 

神态自若的卫天麟,立即向着幻云铁扇黄仲华,含笑抱拳说:“黄堂主请!” 

黄仲华也面含微笑,说了声“卫小侠请”。 

欢声雷动中,两人并肩走下台阶,向场中走去。 

蓝天丽凤粉面苍白,樱chún紧闭,一双玉手,紧紧捏在大椅上的扶手上,鼻尖、鬓间已渗出了丝丝香汗。 

黑旗坛主张道天,洋洋自得,两眼望着走向场中的两人背影,嘴角不禁掠上一丝阴险诡笑。 

卫天麟与黄堂主两人缓步来至场中,黄堂主首先举起双手,全场恍如雷鸣似的欢呼,立即停了下来。 

卫天麟向着场外帮众,笑着抱拳朗声说:“在下卫天麟,末学后进,甫离师门,今日有幸得与诸位在此会面,倍觉荣幸,本人所学至为有限,实不敢与黄堂主比试,所幸旨在切磋,在下也就斗胆献丑了。” 

天麟话声刚落,全场再度暴起一声震天欢呼。 

就在这时,一声破锣似的沙哑声音,由厅后传来。 

“停手,停手,千万使不得!” 

说话声中,一道矮小人影,径由厅后越过前廊,直向场中疾奔而来。 

卫天麟一看,正是身小头大,鹅卵眼,大海口的宋大憨,心说:“这位憨哥,又从何处钻出来?继而一想,怪,为何至今未见他妹妹苓姑娘呢?” 

心念未毕,宋大憨已来至场中。 

这时,全场一阵騒动之后,立即又寂静下来。 

蓝天丽凤心急如焚,她仍希望这场比扇,设法变为对掌,而不使用兵刃,是以,虽看到宋大憨奔向场中,依然未加阻止。 

黑旗坛主张道天虽想干预,但帮主不加阻止,他自是不敢有所行动。 

这时,宋大憨来至大麟面前,摇头眨眼,神情惶急,既焦急又关心地说:“公子老弟,千万使不得,你可不能与黄堂主较技,你不是他的敌手。” 

天麟知憨哥是一番好意,真诚关心他的安危,心中甚是感激。 

于是,含笑抱拳说:“请宋大侠不必为小弟担心,今天与黄堂主比扇,旨在相互切磋,以增见识……” 

宋大憨愈显焦急,未待天麟说完,立即又说:“公子老弟,如你不信,我先与黄堂主走上几招你看看。” 

说着,伸手腰间,哗啦啦一声,手中已多了一根亮银索子鞭,银光闪闪,耀眼刺目。 

黄堂主哈哈一笑,神色泰然地说:“宋大侠,既然愿与在下先走几招,在下自是不便推辞!” 

说话之间,手中折扇,一阵开合,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天麟知宋大憨自恃身具外家横练工夫,不怕黄仲华的三棱钉,但他岂能让宋大憨与黄堂主先动手? 

于是,急上一步,伸手一拦,笑着说:“宋大侠请速退下,时间无多,待小弟不济时,你再出手不迟。” 

这时,场外近千帮众,立即又掀起一阵騒动,似乎在窃窃私议这位卫小侠,看来定然不是黄堂主的对手。 

宋大憨见天麟定要出手,于是只得关心地警告说:“公子老弟,你要小心,他扇子里还有花样……” 

宋大憨的话还未落,蓦地一声大喝,由场外黑旗坛中响起。 

“既然宋大侠愿意为卫小侠先试试黄堂主的功力,我神拳孙昭言,也来先试试卫小侠的功力如何?” 

话声甫落,一个身材高大,浓眉环眼的黑衣劲装大汉,已驰至场中。  

蓝天丽凤立即由虎皮大椅上站了起来,但有了宋大憨出场在先,这时似乎觉得再出口阻止,也觉不便,因此对方才宋大憨出场未能立加阻止,心中不免有些后悔。 

宋大憨鹅卵眼不屑地看了神拳孙昭言一眼,大嘴一咧,一晃大脑袋,说:‘既然你叫神拳,我想你在拳脚上定有相当造诣,今天卫小侠与黄堂主的比扇,就由我们两人开锣吧!”

说着,将亮银索子鞭系在腰间。

卫天麟一看,又是黑旗坛的人物,心中不免有些生气,于是对宋大憨说:“宋大侠且慢,这位大头目声言是要会会在下,如果宋大侠定要出手,小弟岂不被人耻笑?” 

如此一说,宋大憨自是不便再争着出手,一双鹅卵眼,只是气虎虎地瞪得又大又圆。 

黄仲华似乎也想先看看这位魔扇儒侠的高徒,有何路数,是以,也未出言相阻。

卫天麟向着神拳孙昭言,一抱拳说:“时间无多,就请孙大头目赐招吧!” 

神拳孙昭言也不客气,立即拉架子亮门户,但看了天麟脚不下丁不八,渊亭岳峙地立在那里,心中不免对昨夜坛主张道天说的话,顿时起了怀疑。 

心想:看这小子的神气,分明是个高手,坛主为何说是武功庸庸?神拳孙昭言既已入场,势成骑虎,于是心中一横,一声大喝:“在下有僭了!”

喝声中,双臂一扬,左手一晃,右掌呼地一拳,直捣天麟前胸,威势凌厉,确非凡手。

天麟似乎不愿过分炫露,也立即朗声说:“来得好!” 

声落,身形一侧,右掌斜伸,一招“攀月摘星”,疾扣神拳右腕,右手一招“风云翻涌”,直击对方侧胸。 

天麟两招一出,黄堂主的嘴角,顿时掠过一丝轻蔑的微笑。 

宋大憨在旁看得双掌互握,蓄势以待,准备随时接替天麟下来。 

厅前立着的十二香主,竟然有人不屑地轻轻笑出声来。 

蓝天丽凤愣了,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的麟弟弟,出手两招,是如此俗不可耐。 

照此打下去,不出十招,麟弟弟必被击败,因此,只急得兀自站立,不知坐下身来。 

神拳看了天麟出手两招,精神顿时大振,信心倍增。 

于是,身形倏退三尺,双掌疾如闪电般,挟着呼呼风声,再度击向天麟。 

卫天麟甩手塌肩,跨步闪身,左拳右掌,连番抢攻,毫不退让。 

二人这一对掌,倒也打得掌影如山劲风激荡。

神挚孙昭言尽出绝招,拼命施为,看看这拳必定击中,偏偏对方侥幸避过。 

因此,心中焦急,诧异非常。

刚刚三十招,天麟身形闪电般一旋,出手如电,点了一下神拳孙昭言的笑腰穴。 

孙昭言身不由己地哈哈大笑两声,身形暴退八尺,一张黑脸,变成紫红。 

全场顿时暴起一阵彩声。 

卫天麟立即面含微笑,一抱拳说:“承让,承让!” 

孙昭言败得心里有些不服,觉得有点冤枉,但又不便当众失礼,于是,也抱拳沉声说:“卫小侠武功不凡,在下佩服已极。 

说着,转身疾驰,奔回黑旗队中。

宋大憨正在为天麟担心,只见人影一闪,大笑两声,神拳败了。 

周围帮众,有不少人替神拳叫屈,尤其黑旗坛中的弟兄,更是暗暗不服。 

蓦地。

衣袂风响,人影闪动,一个黑旗坛的香主,由大厅上纵身飞进场中。 

身形刚落,立即向着天麟一抱拳说:“卫小侠技艺果然精绝,在下多臂猿洪亮,也想讨教几招绝学。” 

天麟放眼一看,又是黑旗坛的香主,心中怒火渐炽。 

继而,见洪亮生得五短身材,尖嘴削腮,面颊无肉,两眼细小,闪烁不停,一望而知是个心机狡诈人物。 

天麟看后,暗起厌恶之感,不由轻蔑地望了大厅上立着的黑旗坛主张道天一眼。 

于是对多臂猿洪亮淡淡一笑,说:“很好,很好,就请洪香主快些赐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赤手缚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