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五章 万丈悬崖

作者:忆文

蓝天丽凤粉面绽笑,说:“确没想到苓妹回来如此快,宋老前辈福体可好?” 

宋大憨不甘寂寞,未等苓姑娘张口,立即一晃大脑袋说:“我妹妹说,我爹每餐仍吃半斗米。” 

话声一落,众人俱都愉快地笑了。 

宋芙苓凤目一瞪,嗔声说:“哪个问你,要你插嘴?” 

宋大憨被妹妹一顿抢白,毫不生气,只是咧嘴嘿嘿傻笑。 

蓝天丽凤又问:“苓妹妹,你这次回来,给我们带来什么惊人消息?” 

宋芙苓笑容一敛,不答反问:“姊姊,听说疤面人已来总坛,并且来了尚不止一次?”

蓝天丽凤立即轻点螓首说:“是的,我们来此,即是察看一下疤面人是否由此处进入总坛。” 

说着一顿,似乎想起疤面人纸柬上的留言,于是又问:“苓妹这次回家,往返途中,可曾听到有关本帮声誉的事?” 

宋芙苓立即肃容说:“小妹急急赶回总坛,正是为了此事。” 

说着,看了三位堂主,四位坛主,立即不解地问:“铁掌震江南张坛主呢?” 

宋大憨毫不犹疑地抢着道:“张坛主回家了。” 

卫天麟听了,又几乎笑出声来。 

子母梭李沛然接着说:“张坛主违抗帮主命令,已被帮主剑劈正法。” 

宋芙苓柳眉一皱,又瞪了宋大憨一眼,继续说:“近来外间传说,对我们帮誉极为不利,据家父一位老友说:各大门派,已秘密选出不少杰出高手,企图群力将我们蓝凤帮一举剪除。” 

说着一顿,又慎重地说:“我在途中已发现不少可疑的武林人物,正向我们大荆山方向接近,有僧有道,有俗有尼,人确不少。” 

继而又轻轻一叹说:“我来山途中,竟遇到不少本帮黑旗坛的弟兄,数次无端寻事,出言轻薄,姊姊如不及早整治,本帮前途极堪忧虑。” 

蓝天丽凤和李沛然等俱都听得面色铁青,浑身直抖。 

卫天麟插嘴问:“苓姑娘回山多久了?” 

宋芙苓秀目一转,说:“我刚刚回山,一进总坛,便听到一阵衣袂飘风声,纵上房面一看,见是我憨哥慌慌张张直向这边飞来,我不知发生了何事,因此也紧跟来此。” 

卫天麟最初即已怀疑,大厅上留柬的疤面人是苓姑娘所为,但那时尚不知她不在山中。

如今她回来的正好,虽说刚刚进山,但不一定确实,卫天麟依然相信是她伪装的,只是不知她的动机为何。 

卫天麟看了蓝天丽凤几人一眼,肃容说:“听了苓姑娘的话,再与疤面人的留柬对照,确已证实各大门派正企图对我们不利,诸位应及早想个对策。” 

继而,又对宋芙苓问:“苓姑娘断定途中遇到的那些人,是各大门派的高手?” 

宋芙苓立即轻摇螓首说:“不像,不像,据我父亲的老友说,各大门派尚在秘密进行中,不可能有如此之快。” 

粗汉开天斧贺熊,一旁怒声说:“管他什么各大门派,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说话之间,虎目圆睁,精光电射,一脸杀气。 

子母梭李沛然立即正色说:“贺坛主不可激动,一切应听帮主裁夺。” 

蓝天丽凤秀眉一挑,面罩寒霜,忿然说:“黑旗坛主张道天,只知觊觎堂主之职,平素疏于约束所属,致使本帮给人可乘之机,实在可恨至极。” 

继而略一沉思,又说:“明日各旗坛主即刻下山,督察所属控制地区,李堂主和黄堂主两人,主察黑旗地区,务必将不肖之徒,悉数斩绝,以正帮誉。” 

子母梭李沛然,为慎重计,肃容说:“主要首领人物,俱都派遣下山,万一有人前来犯山,帮主如何应付?” 

蓝天丽凤慨然说:“你等尽可放心前去,我已有了妥善办法。” 

说着一顿,望了宋氏兄妹一眼,说:“近来事情紧张,黑旗坛不可一日无主,就请大憨弟与苓妹妹,驻守黑旗坛第四峰上,以免宵小偷袭。” 

此话一出,三堂四坛,俱都异常高兴,纷纷赞好。 

宋大憨昂头挺胸,傲然说:“帮主姊姊请放心,你的憨弟在此,哪有宵小来犯,仗我手中一条亮银索子鞭,必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抱头鼠窜。” 

宋芙苓在一旁只气得粉面绯红,于是转向蓝天丽凤,说:“此等重要之事,小妹与憨哥恐难胜任,尚望姊姊三思,另派高手驻守。” 

蓝天丽凤立即笑着道:“苓妹什么都好,只是在魄力上就远不如大憨弟了。” 

宋大憨听了,愈加神气,咧着大嘴嘿嘿直笑。 

卫天麟李沛然等,俱都纷纷劝说,宋芙苓只得肃容说:“不是小妹推辞,此事责任实是重大,既然姊姊信得过我,小妹与憨哥竭尽全力为姊姊效力就是。”

蓝天丽凤见宋芙苓应允驻守黑旗坛,心中至为高兴,立即说:“今天就在黑坛设筵,为苓妹接风,并为大憨弟履新致贺。” 

话声甫落,人影闪动,众人同时向着来时方向纵去。 

越过一片嶙峋怪石,穿过松林,即到黑旗分寨。 

黑旗分寨,建在如林石笋之中,周围依石笋间隙,筑有石墙,高约数丈,形势极为险恶。

走至寨门,立有几个大头目出来迎接。 

冀察无敌费庭法即对其中一人说:“快命厨下,准备丰美酒筵,送至厅上,帮主要在此进餐。” 

那人听后,立即恭身应是,转身如飞而去。 

进入寨门,里面房屋甚多,俱是石墙木顶,高大整齐。 

越过几排房屋,即是一座规模略小的大厅。 

众人走进大厅,落座以后,黑旗坛几个香主也由观武厅纷纷赶回。 

蓝天丽凤首先召集大头目以上首领,宣布宋氏兄妹驻掌黑旗坛,然后并为宋氏兄妹介绍各大头目和香主。

全厅顿时喜气洋溢,笑声不歇。 

这时,酒菜已然摆好,共计五桌,大头目以上人员,尽皆入座。 

酒筵开始,蓝天丽凤、卫天麟、李沛然等以及大头目们,纷纷向宋氏兄妹敬酒,苓姑娘滴酒不进,仅举杯应礼。 

宋大憨自称海量,酒到必干。 

各桌大头目,喜笑颜开,猜拳行令,高兴至极。 

正在这时,数声暴喝,一阵呐喊,径由寨外传来。 

紧接着,一连响起数声凄厉悠长的惨叫。

人影闪处,宋氏兄妹,早已纵出厅外,直向寨门奔去。

蓝天丽凤、卫天麟、李沛然等,俱都紧跟纵出。

众人来至寨门,宋大憨已暴喝一声,止住正在追杀守寨帮众的几人。 

当先一人,是一个瘦削老道,花白胡须,一身灰衣,手持拂尘,一脸邪气。 

老道身后,是两个老叟,一个尖耳歪嘴,一个羊眼鹰鼻,四目精光闪闪,看来内功俱已有了相当根基。 

一个虬髯大汉,紫面膛、四方口、大耳、狮鼻,两道浓眉,一脸煞气。 

一个老尼,尖嘴猴腮,两眼如豆,五短身材,大头小眼,手持禅杖。 

以上几人,僧道俗尼,胖瘦不一,俱都面现狞恶,隐透杀机,一望而知,尽是阴险邪恶之徒。 

卫天麟星目闪电一扫,不禁勃然大怒。 

当先老道,和那旁立的老尼,正是蒙头老前辈洞壁上的恶人。 

于是,一声怒喝,掠身而出。 

宋大憨不知内情,见卫天麟倏然纵至身侧,立即伸臂一拦,阻止说:“公子老弟且慢,这第一仗让给我打!” 

卫天麟忿怒如狂,立即转首大声说:“站远些!” 

宋大憨被抢白得一愣,身不由主地退了两步。 

人影闪处,蓝天丽凤也掠至天麟身侧,急声说;“弟弟,且请退后,让姊姊会会张道天的师父飞拂真人。” 

卫天麟哪里肯听,一指当前老道,厉声说:“小爷踏破铁鞋到处找你,想不到你这妖道竟送上门来!” 

飞拂真人先是一愣,待看清天麟身上的长衫和肩上扣着的描金折扇,不禁轻蔑地哈哈一笑,说:“我道是谁?原来是道爷掌下亡魂孙浪萍的徒弟!” 

在这一瞬间,卫天麟已确确实实,断定蒙头怪人即是魔扇儒侠孙叔叔,于是,厉喝一声,说:“妖道闭嘴,你说魔扇儒侠已经做鬼,试问小爷这身武功是谁传的?” 

飞拂真人果然被问得一愣。 

蓦地,紫脸大汉一声暴喝:“好狂妄的小子,让我人面狮头龚雨大爷来教训你!” 

喝声未毕,高举双掌,向着天麟如狂扑来。 

卫天麟微哼一声,嘴哂冷笑,正待出手。 

突然。 

一声破锣似的震耳大喝:“回去……” 

喝声中,人影一闪,宋大憨宛如拼命,一低大头,向着人面狮头的前胸闪电撞去。

人面狮头龚雨,似乎未虑有此,加之事出突然,距离又近,再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砰的一声大响,人影踉跄,嗥叫一声。 

蹬蹬蹬,人面狮头龚雨一连向后直退,终于拿桩不稳,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哇的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双方人众,俱都看得一愣。 

这时,四周已围满了不少黑衣帮众,立即响起一阵如雷彩声。

宋大憨首战立功,旗开得胜,不禁有些洋洋自得。 

于是,大脑袋一晃,鹅卵眼一瞪,微哼一声,不屑地望着坐在地上的人面狮头龚雨,说:“哼,看你个子不小,竟然如此没用。” 

一声尖叫:“丑小子找死……” 

话声甫落,尖嘴老尼,翻腕打出一掌。 

一道无形潜力,已闪电击中宋大憨的身上。 

卫天麟立时惊觉,但已迟了。 

一声闷哼,人影滚动。 

宋大憨被一股强劲潜力击得立身不稳,宛如一个大肉球,直向两丈以外滚去。 

周围立即响起一片惊啊。 

李沛然、费庭法、黄仲华俱都大吃一惊,同时暴喝一声,飞身扑了过去。 

倏然,宋大憨一挺肚皮,翻身坐了起来,两眼一闭,大脑袋直摇,继而,由地上又爬了起来。 

飞扑而去的内三堂主,个个疾顿身形,立在当地发愣。 

尖嘴老尼一声尖嗥,倏伸右臂,五指如钩,再度向着宋大憨扑去。 

卫天麟早已怒不可遏,一声暴喝:“你也回去……” 

去字方自出口,右掌运足功力,已然闪电劈出。 

尖嘴老尼一声怪叫说:“既然你先出手,我就先废了你!” 

说话之间,疾收伸出的右掌,微微一圈,呼地一声,再度迎出,变招之快,宛如电光石火。 

砰然一响,闷哼一声,沙石四射,人影晃动。 

尖嘴老尼竟被震退数个大步。

卫天麟双肩微晃,小臂竟然有些酸痛,心中不免微微一惊。

尖嘴老尼拿桩站稳,不禁愣了。 

一声暴喝:“小子,道爷就不信你是孙浪萍的徒弟!” 

喝声中,飞拂真人一挥手中拂尘,挟着丝丝劲风,直向天麟扫来。 

一声娇叱:“妖道休得张狂,本帮主来会会你!” 

说话之间,蓝天丽凤身影闪电迎出,锵一声龙吟,光华大盛,纤腕长剑疾振,直点飞拂真人的拂尘。 

飞拂真人一见蓝天丽凤出手,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声厉喝:“贱婢,还我徒儿张道天的命来!” 

话声未范,拂尘倏来,幻起千百尾影,直向蓝天丽凤滚滚击来,声势凌厉,诡异惊人。

这时,尖嘴老尼竖眉立眼,面貌狰狞,尖嘴中发出咯咯响声,一双圆眼中,凶光闪闪,向着天麟缓步逼来。 

卫天麟不知面前几人功力如何,不敢过分消耗真力,早已打定主意,尽速掌毙几人。 

尖嘴老尼一声怪喝,双掌倏翻,同时推出。 

一股山崩海啸,势如惊涛骇浪般的狂飙,疾向天麟击至。 

卫天麟冷哼一声,立演迷踪,身形一闪,已至尖嘴老尼身后。 

尖嘴老尼哈哈一声尖笑,一个闪电转身,右手疾出,已抓向天麟的面门。 

卫天麟大吃一惊,身形一个踉跄,双肩一晃,“脱枷解锁”迅急施出。 

就在这时,衣袂风响,人影闪动,两个奇丑老叟一声不吭,飞舞四掌,呼呼生风,一取天麟,一奔蓝天丽凤。 

冀察无敌费庭法—声狂笑,挺戟拦住奔向天麟的歪嘴老叟。 

幻云铁扇黄仲华一声暴喝,折扇唰声张开,舞起如山扇影,直迎扑向蓝天丽凤的鹰鼻老头。 

五短和尚一声如狼嗥叫,一抡手中掸杖,扑身而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万丈悬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