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十九章 玉手银钗

作者:忆文

孙兰娟自觉功力大进,信心倍增,也紧跟而下。 

她望着下面麟哥哥的亮影,见他愈泻愈疾,愈降愈远。 

她的心,不禁有些慌了。 

洞中冷风渐渐凛冽,她下降的身形,带起了极强的破风声,但她并不觉得怎样寒冷。 

阵阵惊急的风啸声,沿洞飘来,愈听愈真切了。 

眨眼间,下面麟哥哥的亮影不见了。 

孙兰娟不由暗暗焦急,心中好不生气,因此,下泻身形骤然加快。 

渐渐,脚下已现出一片微弱光亮,又下落几个踏石,已达洞底。 

向前看去,洞势宽大、平坦,十数丈外,一片油绿中,剑啸阵阵,寒光闪闪。 

孙兰娟芳心一震,不知麟哥哥在与谁动手,一声娇叱,身形如电,直向剑光闪处飞扑过去。 

来至近前,见麟哥哥正用腾龙薄剑,在极粗的横生虬藤上开洞。 

孙兰娟游目一看,洞口高约两丈,宽约五丈,又长又扁,宛如鱼口,已完全被野藤遮住了。 

洞内数丈处,尚有两个支洞,不知通向何处,阵阵风啸,即自两个支洞发出。 

这时,天麟已在野藤上,开好了一个圆孔,转首对兰娟兴奋地说:“娟妹,我们出去吧!” 

说着,收起腾龙剑,身形一动,穿洞而出,孙兰娟紧跟身后跃出洞外。 

卫天麟立定身形,见面前是一片宽广约有里许的平地,稀疏几株桃树,俱都高不及五尺,枝干横生,桃花繁盛,宛如几座花丘。 

地上绿草如茵,野花争妍,姹紫嫣红,景色幽美已极。 

正面远处,是道半弧形的断崖,高约数十丈,直向两侧延伸。 

崖上正是来时的浓荫密林,前面断崖之下,即是那道绝壑。 

仰首看天,晴空如碧,丽日当中,片云皆无。 

看看身后绝峰,藤萝蔓延,斜松悬空,无法看到峰顶。 

卫天麟看后,心中暗赞不止,这真是一片世外桃源。 

蓦闻身侧娟妹妹说:“麟哥哥,这地方多美,将来我们能在这里建房子住下来多好!”

卫天麟微笑颔首说:“此地景色确实美极了。” 

说着,两人并肩携手缓步向前走去。 

走了一阵,兰娟指着一株桃树说:“麟哥哥,在此地坐一会吧!” 

卫天麟见桃树甚低,花枝几乎触在绿草如茵的地面上,无数山花,有白有蓝,有红有紫,好看已极。 

于是,点点头,两人同时坐了下来。 

兰娟斜倚麟哥哥胸前,仰首上看,已能看到数十丈高的峰顶,想到离开妈妈一夜,不知妈妈该是如何地焦急。 

但想到与麟哥哥在洞中缠绵、缱绻的情形,娇躯不禁打了几个冷战,心中暗暗焦急地说,这样如何回去见妈妈呀? 

于是,转首望着天麟,忧急地说:“麟哥哥,我们上去吧,我想妈妈见不到我,一定急坏了。” 

说着,由地上站了起来。 

卫天麟,也正急于要见珊珠女侠和银钗圣女,他有很多话,要问这两位前辈女侠。 

于是,立起身来一指前面藤萝虬结,斜松悬空的绝壁说:“娟妹,我们就由此上去吧!”

两人飘身掠至绝壁跟前,一长身形,借着虬藤斜松,双双直向巅顶上升去。 

瞬间已登上巅顶。 

天麟举目一看,立即看到那座天然假山,于是大声说,“快看,这里是不是花园?” 

就在天麟高声话落的同时,前面假山之下,骤然响起一声娇叱。 

“什么人?” 

紧接着,一丝刺眼寒光,挟着尖锐破风声,向着天麟,闪电射来。

卫天麟对这丝白光,在衡山紫盖峰上,曾经历过一次,知道是银钗圣女仗以成名的银钗。

于是,身形微偏,疾伸中食两指,立将飞来的银钗夹在指间。 

低头一看,竟然是一支长约三寸,宽约二分的红睛银凤钗。 

孙兰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这时一定神,立即惊呼一声,说:“师伯,我是娟儿……” 

呼声中,飞身向前扑去。 

卫天麟掠身紧跟。 

假山之下,一道淡紫身影,急呼一声“娟儿”,向着兰娟飞扑而来。

孙兰娟一见,哭喊一声“妈妈”,张开两臂向着淡紫身影扑去。 

卫天麟定睛一看,扑来淡紫身影,果是珊珠女侠。 

这时,珊珠女侠已将兰娟搂在怀里,哭声说:“孩子,你出去一夜,为何不告诉妈妈?”

说着,伸手慈爱地抚着兰娟的秀发。 

孙兰娟见母亲两眼红肿,知道母亲曾伤心地痛哭了很久,因此,更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卫天麟急步走至珊珠女侠身前,恭声道:“弟子卫天麟,给师母叩请万福金安!” 

说着,跪在地上,行了叩见师母的大礼。 

珊珠女侠一见天麟,心中微觉怒意,于是嗔声问:“你把娟儿带往何处去了,直到现在才回?” 

卫天麟跪伏在地,恭声说:“弟子特来太华峰问候师母金安,并拜谒南召老前辈,一探家父腾龙剑客卫振清的踪迹下落,来此天色已晚,与娟妹妹先在此小坐,不想……” 

孙兰娟见师伯银钗圣女,立在数丈以外,面色苍白,柳眉间充满了杀气,于是,急声阻止说:“麟哥哥不要说了。” 

但已经迟了。 

天麟已说到雪梅推石而下,险些将两人砸在石下的事。 

银钗圣女柳眉一竖,凤目电射,厉叱一声:“闭嘴……” 

厉叱声中,已缓步向着伏在地上的天麟走来。

孙兰娟芳心大惊,立即对珊珠女侠急声说:“妈,快命麟哥哥起来吧!” 

珊珠女侠已看出师姊银钗圣女来意不善,急对天麟叱声说:“还不起来!” 

卫天麟立即由地上立了起来。 

银钗圣女初见天麟身上宝衫,心灵中立即浮上孙浪萍英挺俊逸的影子。 

继而,见卫天麟跪在师妹珊珠女侠面前口称师母,不禁妒火中烧,杀机陡起。 

再听天麟说到,雪梅由山上推下巨石,更加怒不可遏。 

卫天麟见雍容清丽的银钗圣女,粉面铁青,目射凶光,知她巳动杀机,心中立即提高警惕。 

珊珠女侠心情激动,用有些哀求的口吻说:“师姊,浪萍对你薄情,那是他负心,你不应该迁怒他的徒弟。” 

银钗圣女凤目一瞪,冷电暴射,厉叱一声:“闭嘴,哪个要你这贱婢多管,你是他的师母是不是?” 

说着一顿,冷冷一笑,突然暴声说:“今天,我连你也一起毁了。” 

卫天麟见银钗圣女蛮不讲理,不由心中有气,但灵机一动,又想在她嘴里探出一些蒙头老前辈的踪迹和小玉琴的消息。 

于是强忍怒火,躬身一揖到地,说:“恩师久居衡山紫盖峰,每夜必至松林看望圣女前辈一次,以慰相思之苦,足见恩师并未负前辈……”

岂知,银钗圣女闻了,厉声大喝,说:“胡说,既然相隔咫尺,他何不去看我?” 

卫天麟见机不可失,立刻急声问:“恩师没去看前辈,怎能将西天魔琴归还前辈?” 

银钗圣女仰面一阵狂笑,笑声凄厉,令人惊心,久久不停。 

这时,红影一闪,雪梅巳立在银钗圣女身侧,一见天麟与兰娟,粉面不由倏然大变。 

孙兰娟一见雪梅,立即将昨夜经过的事,对珊珠女侠低声说了一遍,只是洞中与麟哥哥的事,删掉了。 

银钗圣女倏敛狂笑,厉声说:“西天魔琴是雪梅在一个被掌毙的黑衣恶徒身上得来的。”

卫天麟心中一动,知道黑衣恶徒定是铁掌震江南张道天的心腹恶人,于是冷冷一笑,问:“请问前辈,那黑衣恶徒可是雪梅姑娘掌毙的?” 

雪梅未待银钗圣女开口,立即怒声说:“不是姑娘我,但也不是你师父孙浪萍。” 

卫天麟见雪梅对孙叔叔毫无敬意,不由勃然大怒,剑眉一竖,厉喝一声,问:“是谁?”

雪梅杏目一瞪,也厉声说:“是一位蒙头异人!” 

卫天麟仰面一阵纵声大笑,声震绝峰,直上苍穹,笑声震荡空际,历久不绝。 

珊珠女侠、银钗圣女,俱都粉面大变,兰娟雪梅俱都心神浮动。 

卫天麟倏敛大笑,傲然大声说:“那位头罩乌纱的蒙头异人,正是在下的恩师魔扇儒侠孙浪萍。” 

银钗圣女娇躯一颤,但她依然有些不信地厉声问:“你胡说,孙浪萍岂是那样装束之人?” 

卫天麟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说:“前辈如果不健忘的话,恩师曾派在下救了前辈与梅姑娘两人的一次劫难。” 

银权圣女微微一愣,厉声问:“什么时候?” 

卫天麟冷哼一声,漫声说:“铁掌震江南张道天……” 

银钗圣女铁青的粉面,顿时变成紫红,娇躯直抖,哑口无言。 

卫天麟望着惊呆的雪梅,不屑地又说:“知恩不报,竟然以剑相向,心肠之狠,蛇蝎不如。”

卫天麟越说越有气,想到雪梅推石下来,险些丧命,不禁顿起杀机,于是望了银钗圣女一眼,冷冷地继续说:“徒儿不屑,师父偏激,师徒都想置人于死……” 

银钗圣女未待天麟说完,银牙紧咬,杏目冒火,狠狠地颤声说:“你……你……就是那个疤面丑鬼?” 

卫天麟冷哼一声,用沉低轻蔑的声音说,“不错,正是在下卫天麟。” 

继而将手中那只银钗一晃,突然怒声说:“你这种仗以成名的银钗,对我已用过两次了。” 

说着,运足功力,右腕一扬。 

电光一闪。 

喳。 

一只纯银凤钗,一直射进数丈以外的假山上,尽没石中。 

呆了,在场的珊珠女侠、银钗圣女、兰娟和雪梅,俱都惊疑地望着天麟,她们确没想到,天麟竟具有如此骇人的功力。 

卫天麟也愣了,他几乎不敢相信,那只银钗是由他自己的手发出的。 

蓦地,一声厉叱,红影闪动,雪梅飞舞双掌,幻起漫天掌影,神情如疯如狂,向着天麟疾扑过来。 

同时,尖声厉叱,说:“好狂的臭男人,姑娘今天要把你的心挖出来!” 

卫天麟冷哼一声,身形一闪,左手疾出如电,在如幻的无数影掌中,已将雪梅的石腕扣住。 

紧接着,剑眉一竖,星目射电,一声厉喝,右掌闪电举起,直向雪梅当头劈去,动作之快,令人眩目。 

孙兰娟芳心大惊,脱口急声尖叫:“不要……” 

卫天麟心头一震,右掌闪电疾收,握着雪梅右腕的左手,轻轻一抖。 

雪梅一声惊叫,花容失色,娇躯踉跄,直向身后退去。 

银钗圣女一声厉叱,身形电闪,伸臂将雪梅拦住。 

继而,皓腕一翻,锵的一声龙吟,寒光闪耀中,已将雪梅背上的长剑掣在手中。 

于是,冷冷一笑,恨声说:“徒弟狂妄,师父薄幸,都是不折不扣的害人精!” 

说着,真气贯注剑身,光芒暴涨,横剑缓步,向着天麟逼来。卫天麟见银钗圣女粉面铁青,眼射凶光,一脸狰狞,一个雍容脱俗的妇人,瞬间变成了一个母夜叉,心中再度升起无限杀机。 

孙兰娟只吓得花容失色,芳心直抖,整个娇躯,已完全偎在珊珠女侠的怀里。 

看了师伯银钗圣女这付惨厉相,不禁脱口颤声说:“麟哥哥小心,师伯剑法诡谲,奇异惊人!” 

卫天麟剑眉飞立,嘴哂冷笑,脚下不丁不八,傲然而立,一双星目,冷电闪闪,一直不屑地望着银钗圣女。 

这时,听了娟抹妹的话,不禁重重地发出一声冷哼。 

就在天麟冷哼发出的同时。

银钗圣女一声凄厉惊心的怒叱,身前暴起一团银花,向着卫天麟闪电罩来。 

卫天麟冷冷一笑,衣袖微拂,立演迷踪,亮影一闪,已至银钗圣女身后。 

双脚尚未立稳,银钗圣女一声娇叱,剑化一道光弧,势如一匹银练,叱声中,已扫至天麟腰际。 

珊珠女侠、兰娟姑娘同时发出一声惊啊。 

卫天麟大吃一惊,一声暴喝,身形闪电暴退。 

银钗圣女剑术果是不凡,加之昔年早就见过腾龙剑客这套诡异步法,更能洞悉天麟心意。

是以,剑招一出,蓄势准备再击,因此,天麟身形一闪,长剑跟踪而至。 

银钗圣女见一击未中,怒火更炽,厉叱一声,振腕挺剑,势如一道银虹,紧跟天麟暴退的身形,疾追过去。 

兰娟一看,惊得脱口疾呼:“为何不出剑?” 

就在兰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玉手银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