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 二 章 麟角初露

作者:忆文

卫天麟眼圈一红,颤声问:“老前辈尊姓大名,可否见告,既与家父相交笃厚,可知家父现在的踪迹?” 

蒙头怪人轻轻摇头,黯然说:“我已十五年未历江湖,外间情形,一概不知。至于我的姓名,我也久已不用,目前我也不便对你直说,待你杀尽壁上所有恶人,那时你自会知道我是谁了。” 

说着,右手一抖腾龙剑,光芒暴涨,剑身笔直,冷气森森,刺人肌肤。 

卫天麟看得一震,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蒙头怪人眼望剑身,问:“孩子,这柄剑的功用你可尽知?” 

卫天麟微微一笑,说:“腾龙剑乃是家父仗以成名的兵刃,晚辈岂能不知?” 

蒙头柽人微一点头,笑道:“讲给我听听。” 

卫天麟立即朗声说:“软金腾龙剑,为九金合铸,可坚可柔,锋利无比,吹毛立断,削铁如泥,可用之为刀、为索、为鞭。 

施展时,真气贯注剑身,视使用人之功力深浅,光芒暴涨之长短,而伤人于心念之间。

挥舞时,上跃下击,削刺点劈,剑身幻化,宛如银龙腾空,故名腾龙宝剑。” 

卫天麟朗声说完,两眼一直望着怪人。 

蒙头怪人见卫天麟不说了,又问:“还有吗?” 

卫天麟心中一动,躬身说:“腾龙剑乃宝刃仙兵,功用当不止此,只是晚辈年事尚小,记忆不全,现在已想不起来了。” 

蒙头怪人哈哈一笑,赞声说:“聪明之处,尤胜于我。” 

说着,轻轻一抖手中腾龙剑,又说:“腾龙剑除你说的功用外,剑身上尚有九个小孔。这九个小孔的功用,不单是给使用人系在腰间的卡簧孔,其主要功用,则是施展时,这九个小孔能发出三种不同的慑人声音。” 

说着,将剑身一竖,左手指着剑柄上的一个蓝色宝石说:“这颗蓝色宝石,上推,剑身发出的是清越的龙吟声。下拉,即是震人心弦的风雷声。中按,则是慑人神志的剑啸声。”

卫天麟觉得怪人对腾龙剑的功用,比妈妈知道的还多,不禁有些怀疑怪人会不会真的是神秘庄院的主人?神秘庄院的主人,会不会真的是自己的父亲? 

卫天麟越想问题越多,他想,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些问距揭开。 

于是,望着怪人,不解地问:“老前辈怎对家父的腾龙剑,知道得如此详尽?”

蒙头怪人发出一声轻微的低笑,说:“腾龙剑为武林至宝,人人梦寐想得,这些功用,我岂能不知。” 

蒙头怪人似不愿再谈这件事,说着,一指壁上的人像,说:“这些人,个个武功高绝,功力深厚,今后遇到时,必须智勇兼施,如对方有两人以上,即应避开,须知他们俱是外貌和善,内心险恶的欺世盗名之辈,毫无磊落胸怀,遇到不敌之人,必围攻群殴,不置对方于死,誓不甘休。” 

卫天麟听得怒火高烧,冷哼一声,忿然说:“请老前辈说出这些人的姓名住处,将来我定要除去这些武林败类。” 

蒙头怪人微微摇头,说:“目前对你说了,定会影响你的武功进境,待你的武功剑术,足以击败这些人时,我自会让你前去。” 

说着一顿,又说:“现在随我到洞外去,让我授你七招精绝剑法。” 

怪人说着,身形微动,就坐着的原势,直向洞外飞去,身法之快,宛如飘风。 

卫天麟随后紧跟。一个纵身,已至洞口。 

这时,蒙头怪人右手持剑,已坐在洞外地上。 

卫天麟看了,颇觉奇怪,怪人为何不横剑伫立?正待发问,蒙头怪人说了:“孩子,你要仔细看好,这七招剑法,共分二十一式,是我在这洞中十五年,呕尽心血参悟出来的精绝剑招。你以前学的是腾龙剑法,我这七招也就以龙字为招名吧。” 

说着一顿,腾龙剑向天一指,说:“第一招‘飞龙回天’。” 

天字尚未出口,怪人身形已然腾空,看来恰似一朵上升的乌云。 

蓦地,怪人腰身一挺,一片耀眼光华,闪着漫天寒星,分射前后左右。 

继而,怪人双臂一抖,身形夹在点点寒星中,闪电般绕空飞了一个小圈。 

怪人一声暴喝,光华骤失,飘身落在原处,仍然盘膝而坐。 

卫天麟看呆了。自认震惊江湖的腾龙剑法中,任何一招,也较这招飞龙回天练来容易。

第一招即如此困难,以后六招,可想而知。 

心念间,又听怪人说:“孩子,第二招是‘金龙舒爪’。” 

这次爪字刚刚出口,怪人身形已在空中,闪闪银光,幻出如林剑影。 

嗡然一声,一阵清越的龙吟,划空响起。 

一声暴喝:“滚龙翻云。” 

喝声中,光华大盛,刺目银芒,在空中连连翻滚。 

接着,在滚滚剑光中,传出震撼人心的隐约雷声。 

倏然,空中怪人一声嗥叫:“银龙入海。” 

滚滚剑光,骤然一变,万朵梨花,闪电下降,宛如一道泻地银虹,恰似一堵经天光墙,带起一阵慑人神志的剑啸,直向地面击下。 

万朵梨花幻成的银虹,看看触及地面之际。 

一声厉叱:“怒龙逞威。” 

厉叱声中,剑势倏变,银光疾绕,幻成一片光海,刺眼眩目,令人不敢直视。 

继而,“龙腾苍穹。” 

地面一片光海,骤然集成一道银柱,夹着闪闪银花,直向空中升去。 

怪人升至近十丈处,身形一顿,一声大叫:“孩子,注意第七招‘天降寒龙’。”

寒龙两字的余音仍在空中飘荡,一道宽约八尺的刺目电光,经天而降,直向十数丈外一簇翠竹间射去。 

喳,电光过处,响起一阵悠长的喳声,随之,近百翠竹,拦腰削断,竹枝横飞,纷纷四射。 

一声狂笑,怪人手持腾龙宝剑,随声飘落原处,依旧盘膝坐在地上。 

卫天麟一定神,纵身飞了过去,闪电掀开怪人的长长乌纱。 

果然不出卫天麟所料,怪人的两腿,由膝被人斩断。 

卫天麟神情一阵激动,扑通一声,跪在怪人面前,颤声问:“老前辈,您您……您的腿……” 

蒙头怪人仰首发出一阵凄厉惊心的长笑,声震山野,直上苍穹,群峰回应,历久不绝。

卫天麟伸出两手,连连摇着怪人,大声狂喊:“老前辈,是谁?是谁斩断您的两腿?”

蒙头怪人一敛厉笑,痛心厉声说:“就是洞壁上的那些恶人。”

卫天麟高声急问:“老前辈,您有如此高绝的武功,为何不找他们报仇?” 

蒙头怪人一声长叹,痛心地说:“这些人散居各地,远在千里,大江南北,塞外边陲,像我这样蒙头断腿的人,如何去找他们?” 

卫天麟跪在地上,仰面望天,双手抱在胸前,向天厉声说:“苍天在上,弟子卫天麟,如不诛尽壁上所有恶人,定遭天谴。” 

说罢,双目射电,剑眉竖立,脸上罩满了煞气。 

倏然,蒙头怪人伸臂将卫天麟抱在怀里,神情异常激动,半晌说不出话来。 

蓦地,那白鹦鹉的清脆声音,又由林外远处掠空飘来。 

“卫天麟,卫天麟。” 

蒙头怪人全身一震,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即沉声说:“孩子,永远不要越过南面那道松林,知道吗?” 

卫天麟听了,茫然不解地问:“为什么?老前辈。” 

蒙头怪人略一沉思,说:“因为那边住着一个脾气古怪的女人,任何男人走进她的住处,必杀不赦,即是你们未成年的孩子,也不例外。” 

卫天麟更不懂了,急声问:“那又是为什么?” 

蒙头怪人微微一叹,黯然说:“这些事你还不懂,不必去问它,你只记住不要前去就好了。” 

卫天麟生性倔强,好奇好胜,听了怪人的话,心中不禁微哼一声,暗说:哼,我非去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人物? 

蒙头怪人似乎已看透卫天麟的心意,立即警告说:“你不要心存不服,如你不听我言,那时后悔已经迟了。” 

卫天麟仍有些不满地问:“老前辈近在咫尺,为何不将她除掉?” 

蒙头怪人显得无可奈何地说:“我也不一定能胜过她。” 

卫天麟听得心里一凛,急说:“这女人既有如此高绝的武功,她一定是个老婆婆了?”

蒙头怪人轻轻一叹,似自语,又似对天麟说:“岁月飞逝,心灵悲伤,谁敢保她的娇靥不生皱纹,秀发不变斑白……” 

正在这时,空际又飘来那鹦鹉的叫声:“卫天麟,卫天麟。” 

卫天麟不解地问:“老前辈,这只白鹦鹉,可是那脾气古怪的女人饲养的?” 

蒙头怪人略一沉思,说:“十五年前我来紫盖峰的第一天,便发现了这只白鹦鹉,是否是那女人饲养,就不得而知了。” 

说着一顿,左手一拍天麟的肩头,说:“孩子,不要去想这些,专心苦修你的武功,有了高绝惊人的本领,龙潭虎穴,岂能阻你。” 

怪人这几句话,顿时引起卫天麟的雄心,于是大声说:“老前辈放心,晚辈自会痛下苦功,决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栽培。”

蒙头怪人欣慰地连声应好,并将软金腾龙剑交给卫天麟。 

卫天麟接剑在手,无意拇指触到剑柄上的蓝宝石,于是心中一动,功贯剑身,拇指一按宝石,转身顺势一挥。 

顿时,光芒暴涨,剑啸惊心,银芒射处,枝叶横飞。 

卫天麟楞了,他确没想到他的功力已进步到如此惊人,定睛一看,七尺以外的一棵矮树,已被暴涨的剑芒削断了。 

怪人看后,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说:“孩子,不要知足,要想尽诛所有恶人,非具有如此数倍以上的功力,休想成功。” 

卫天麟听得一凛,恭声应是,知道怪人所说不虚,于是,掀起破衣,咔噔一声,将软剑收进腰里。 

怪人仰面一看天色,说:“今日天色已晚,明天我再传你‘腾龙七绝剑’的心诀,现在进洞休息去吧。” 

说着,双肩微动,身形如烟,首先向洞中飞去。 

蒙头怪人进洞之后,卫天麟也仰首看了看天色。但见插天巨木,枝茂叶浓,天上彩霞透过枝叶之间,银点闪闪,宛如夜空中的寒星。 

他竭力去想这三天来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在他的记忆里,只得早晨是在峰下神秘庄院的花园里,如今,天已入暮,他又立身在紫盖峰的绝顶上。 

他想了很久,无法证实他来此是否已经三天,或许他三次昏迷,便是每次睡了一整天?

他缓步向洞中走着,那具精致的小玉琴,仍在青石上发着一片银光。 

但是,小玉琴已经引不起他的兴致。 

因为,他的脑海里,正浮现着那恬静优美的黄衣女孩的影子。 

晶莹的大眼,苹果形的圆脸,双眉微蹙的幽怨神色。 

他的耳鼓里,却响着小翠蛮横有趣的叱声。 

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时,实不该对那个小待女那样无礼,小翠,确是一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子。 

他不知道何时才可以再看到黄衣女孩和小翠? 

他回头看看身后,俱是数人合抱的插天大树。 

远处,已没入黑暗中。 

他想,这时峰下那座庄院里,该是到处烛火高燃了。 

卫天麟一想到那座庄院,便想到妈妈深夜望着那座庄院流泪唱歌的神情,便想到那座庄院的主人,更联想到洞中的怪人。 

尤其,怪人迷离的身世,悲惨的遭遇。 

还有,会说话的白鹦鹉。 

松林南面的怪癖女人。 

卫天麟呆呆地立在那儿,脑海里的问题越想越多。 

最后,他决心留在这个洞里,他要学成绝世武功,他要偷探那座神秘庄院,他要揭开其中的谜,他要杀尽所有的恶人,他要…… 

正在他做着一连串决定的时候,蓦地,耳边响起了蒙头怪人的亲切声音:“孩子,进来吧,我已为你找好休息的地方。” 

卫天麟一定神,大步走进洞里。 

自此,破衣男孩卫天麟,便伴着身世难测的蒙头怪人,在这个山洞里住了下来。 

一个月后,衡山区内的樵夫猎人们,又常常听到紫盖峰上,响起阵阵凄厉刺耳的悠长怪啸。 

山区的人们,除了对神秘庄院怀有一份惧意,对紫盖峰上常常响起的怪啸,又增加了一份骇心。 

但他们却不知道神秘庄院里的人们,也正为着那声声怪啸,而感到不安。 

时光,不停地飞逝着,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麟角初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