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一章 西南王冢

作者:忆文

林丽蓉知道天麟遇到了魔魔天尊,学到了那种举世无匹的绝猛掌法,芳心中又喜又怕。 

喜的是,麟弟弟学到了旷世绝学,技艺将冠盖武林,怕的是,麟弟弟不能善于利用这种奇猛武功,而乱造杀孽。 

于是略一沉思之后说:“两百多年前,武林各派,相互猜忌,彼此攻讦,门人相遇,多拔刀相见,造成无边仇恨和杀孽。 

武林中,突然出来一个马脸黑袍老人,自称是魔魔天尊,传柬各派,限各派掌门人在那年九九重阳日,齐集嵩山少室峰,公推他为全武林的至尊领袖。 

但那天到达的掌门人,却只有远在西南的雪山派和塞北的长白派,而近在咫尺的少林掌门人居然没去。 

魔魔天尊,异常震怒,当日晚间,少林派的掌门人便被魔魔天尊以一种无法抗拒的骇人掌力击毙了。 

接着是武当、峨嵋、衡山、昆仑、邛崃、崆峒、点苍、华山,和终南九派掌门人,相继被魔魔天尊击毙。 

之后,魔魔天尊便永绝江湖,再没在武林现身,而十大门派也自那时起,严格管制自己门人,不准再与其他各派门人为敌,并命令任何人不许再谈这件有辱派誉的耻事。 

由于上代弟子做到了‘知者不说,不知者不问’,因此,这件震骇武林的事,在二百年后的今天,便很少有人提起了。” 

卫天麟听后,立即说,“小弟认为,魔魔天尊老前辈,乃是鉴于各派不睦,相互仇杀,才意图以自己的高绝的武功,领袖武林,消弥各派仇恨,使各派相安无事。” 

林丽蓉缓缓点头,漫声说:“魔魔天尊的本意是正确的,不过,他强令各派公推他为全武林的至尊领袖,似乎……” 

就在林丽蓉话意未尽,尚在措词之际。 

蓦地,一声隐约可闻的马嘶,由前面数里外,掠空传来。 

紧接着,座下骅骝,突然精神一振,昂首竖耳,张口发出一声震耳惊心的悠长怒嘶,同时,蹄下速度,骤然加快。 

黄骠也蹄似骤雨,狂驰如飞。 

天麟、丽蓉,同时一震,举目一看,心头不由泛起一丝凉意。 

只见西边天际,残月无光,夜风渐疾,乌云浮动,四野昏沉,数里外的官道弯转处,横着一座广阔无际的高岗。 

岗上一片黑压压的树林,死寂深沉,无数绿光磷火,飘忽游动,时熄时明,显得阴气森森,鬼影幢幢。 

林丽蓉看了,娇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战,心情有些紧张地问:“弟弟,前面是什么地方?” 

卫天麟虽然武功盖世,胆识过人,但看了这种月黑风疾,鬼火磷磷的情景,心里顿时想起妈妈在小时候谈起的“鬼”。 

因此,心中也有些毛骨悚然,但他依旧坦然说:“恐怕是一座密林。”

说话之间,两匹宝马,已至岗前。 

突然,岗上密林中,又响起一声烈马惊嘶,嘶声紧促,焦急高昂。 

赤火骅骝嘶声如狂,已不听天麟控制,蹿下官道径向高岗上电掣驰去。 

林丽蓉恐天麟有失,一拨马头,紧跟而上。 

只见岗上,荆棘丛生,荒草没径,残坟破棺,断碑横置,竟是一片荒废墓地。 

两匹宝马如飞上驰,铁蹄过处,腐木四射,白骨横飞。 

前面林中,飘忽不定的磷火顿时全熄了。 

林丽蓉看得芳心直跳,不由急声说:“弟弟,你的马恐怕是遇鬼了,快用功力把它制服。” 

卫天麟爱骅骝如生命,口里连声应好,两腿却不用劲。 

赤火骅骝如飞蹿进林中,黄骠闪电跟入。 

林内,奇木异枝,横结斜生,恶形恶状,几乎无法前进。 

赤火骅骝如疯如狂,高声连嘶,直向岗巅如箭驰去。 

但再听不到林中那匹烈马惊嘶。 

天麟、丽蓉,俱都心情惶急,不知该如何处置。 

林丽蓉急对天麟忿忿地说:“你的骅骝,一定是看见鬼了。” 

林丽蓉的“鬼”字方落。 

一声厉鬼般的惊心长嚎,倏然由岗巅上响起。 

嚎声骇人,悠长刺耳,令人听来,毛骨悚然,不寒而粟。 

紧接着,整个密林中,暴起一片鬼哭厉叫声。 

这些叫声,如猿啼狼嗥,似惊哭狂笑,有的像厉吼怒啸,有的似尖叫惨号。 

顿时之间。 

磷火旋转,鬼影幢幢,云烟缭绕,鬼睛如星。 

林丽蓉看了,花容失色,芳心吓碎,尖叫一声,恨不得抓住天麟。 

卫天麟骑在飞奔的宝马上,两眼惶急地望着前面云烟中的鬼影,左手紧握马缰,右掌蓄满功力。 

林丽蓉终归是女孩子,虽然武功高绝,但厉鬼不是恶人,心中总有些胆怯。 

于是,尖叫之后,紧收马缰,黄骠前蹄倏起,人形而立,几个旋身,继续向前驰去。 

突然,全林鬼嚎骤然停止,顿时转趋一片沉寂,静得有些怕人。 

紧接着,周围传来无数沙沙的鬼步声,气氛恐怖,紧张得令人几乎窒息。 

黄骠一声低沉颤嘶,立刻停了下来,神情畏缩,不敢再前。

赤火骅骝依然向着岗巅疾驰。 

丽蓉见天麟越去越远,不禁慌了,厉叱一声,手中马鞭,狠狠抽在马股上。 

赤火骅骝似乎也发觉黄骠没有跟上,立即停止狂驰,昂首发出一声震撼林野,直上夜空的怒极长嘶。 

黄骠一听,低嘶一声,疾如一缕黄烟,向前箭射追去。 

林丽蓉坐在马上,经如此猛烈的一停一纵,两次都险些跌下马来。 

来至天麟马前,不由大发娇嗔,正待埋怨几句。 

远处岗巅上,突然飘来一声阴森森的冷笑。

接着。 

四周云烟中,顿时响起忽沉忽扬,各种阴森可怖的鬼嚎,宛如百鬼围绕马前。 

卫天麟功贯右臂,星目电射,缓缓看向四周,却看不见一个鬼影。 

林丽蓉从不相信活人能与鬼动手,但这时也不由自主地翻腕拔出背后的伏魔宝剑来。 

宝剑出鞘,光华大盛,周围数丈内,尽被宝刃洒上一层银辉。 

突然,赤火骅骝一声低嘶,身形似箭,直向一丛蒿草中扑去。 

数声嚎叫,人影纵起,寒光闪处,三个厉鬼已舞刀扑向骅骝。 

天麟见三个厉鬼,青面獠牙,眼如铜铃,在丽蓉伏魔剑光照耀下,愈显得惨厉怕人。 

于是,骤吃一惊,暴喝一声,蓄满功力的右掌,闪电劈出。 

一道绝猛无伦的掌力,直奔三个厉鬼的前胸。 

数声凄厉惊心的悠长惨叫,三道横飞身形,腾空而起,直向三丈以外撞去。 

哇哇数声,三个厉鬼,相继跌落地上,俱都吐出一口箭血,两腿一阵乱蹬,立即死了过去。 

顿时,全林此起彼落的鬼笑嘎然停止了,只有岗巅那声阴森可怖的低沉鬼笑,仍在响着。

卫天麟恍然大悟,一催骅骝,已纵至三个厉鬼之前。 

林丽蓉紧跟而至,在剑光照射下,细看三个厉鬼,竟是三个戴着鬼面具的人。 

于是伏身鞍上,用剑一挑面具,其中赫然竟有一个女人。

卫天麟看了,觉得这些恶人实在可恨已极,不禁气得纵声一阵大笑,声如裂帛,震撼林空。 

一声凄厉鬼叫,由不远处响起。 

卫天麟倏敛大笑,转首一看,只见云烟缭绕,磷火飞腾中,一个面目狰恶的大头鬼,疾舞索魂钢叉,张口嚎叫连声,疯狂扑来。 

林丽蓉已知厉鬼是假,不禁芳心大怒,皓腕一扬,屈指疾弹。

一道锐利指风,直向大头鬼射去。 

一声闷哼,大头鬼撒手丢叉,翻身栽倒就地,登时死去。 

这时,一阵烈马咆哮挟着如狂惊嘶,由岗巅上传来。 

接着,是两声惊呼惨叫。 

赤火骅骝低头竖鬃,载着天麟直向马嘶之处奔去。 

林丽蓉纵马追上天麟,说:“弟弟,你的骅骝今夜真有点奇怪,完全不听你的控制。”

卫天麟也有些不解地说:“我也觉得骅骝今夜有些奇怪。” 

来至岗巅,只见巨碑高坟,荒草及膝,一片凄凉景象。 

西天残月,尽没云中,岗上一片黑暗,夜风吹动沙沙枯草,愈显得阴气森森,可怖怕人。

赤火骅骝昂首发出一声悠长震耳惊嘶。 

之后,竖耳立鬃,目射精光,静立不动,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在静听什么。

无数巨碑高坟之间,仍弥漫着薄薄云烟,岗坡树林内,仍闪着绿光磷火,响着“沙沙”的声音。 

天麟、丽蓉两人坐在马上,虽然明知是假,但看了眼前这幅鬼域景象,心中仍不免有些寒意。 

突然,一阵尖声凄厉的大笑,和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鬼叫,由数丈外巨碑高坟之后响起。 

天麟、丽蓉,同时转首,循声一看。 

只见五个骇人厉鬼闪着十道炯炯慑人目光,在云烟缭绕中,厉笑鬼叫,缓缓走了过来。

四个黑袍绿脸,巨齿獠牙的厉鬼,血嘴扭动,发着那种令人听来,胆战惊心的“吱吱”鬼叫。 

四个绿面鬼的手中,各持一柄乌黑发亮的索魂钢叉,高高举过肩头,做着随时抛出之势。

四鬼之前,是一个红发红袍,全身如血,身材较矮的蓝面鬼,两个形如铜铃的鬼眼,精光闪射,炯炯慑人。 

红发蓝面鬼的手中,持着一柄闪闪发光的金丝拂尘。 

卫天麟看了这柄金丝拂尘,心头不禁一震。 

红发蓝面鬼,一见卫天麟,顿时愣了,竟然不知再向前进。 

卫天麟愈看这面金丝拂尘,愈觉有些眼熟,只是在这一刹那,他已想不起在何时见过了。

他在想。 

莫非是赠宝衫魔扇的异人? 

但自己那时一直没能睁开眼睛,这个装鬼的人是谁呢? 

红发蓝面鬼不笑了,四个持又厉鬼也不叫了。 

横剑坐在马上的林丽蓉,看了这种情形,芳心有些莫明其妙。 

突然,卫天麟一声大喝,身形腾空离马,一跃数丈。 

同时,厉声说:“无耻道姑,装神弄鬼,在此吓人,这次遇到小爷,定然不再饶你!”

喝声中,双掌一分,幻起漫天掌影,向着红发蓝面鬼,当头罩下。 

红发蓝面鬼,仰面一声凄厉尖笑,笑声慑人,入耳惊心。 

继而,手中金丝拂尘轻轻一挥。 

两个持叉厉鬼,一声嚎叫,同时抖手,两柄乌光发亮的钢叉挟着两道惊风,向着空中的卫天麟闪电射去。 

卫天麟冷哼一声,身在空中,一挺腰身,双臂疾挥,伸手将两柄钢叉接住,借着钢叉冲力,再升两丈。 

接着,一声暴喝,两叉同时抛下。 

两道乌光,如电一闪。 

顿时响起两声凄厉惨叫。 

两个抛叉厉鬼,前胸各中一叉,鲜血如注,翻身栽倒。 

紧接着,亮影一闪,卫天麟再度疾扑而下。 

红发蓝面鬼一声怒极骇人的尖嚎,同时,疾挥手中金丝拂尘,向着疾泻而下的卫天麟击去。 

其余两个持叉厉鬼,已看出苗头不对,身形一闪,疾向无数巨碑中纵去。 

一声娇叱,白影电闪,林丽蓉腾空离马,振剑直追。 

这时,卫天麟双脚落地,身形如幻,左掌一削,红发厉鬼手中的拂尘疾如脱箭般,直向半空射去。

红发厉鬼见拂尘已被天麟击飞,神情如狂,一声怒叱:“姓卫的小子,我与你拼了!”

怒叱声中,倏伸双掌,十个雪白纤指,直向天麟面门抓来。 

卫天麟剑眉立竖,目射精光,一声暴喝,身形连闪,左臂出手如电,已扣住红发厉鬼的腕脉。 

右手向着红发厉鬼的面门一抓,顺势一抛,厉鬼面具应手而落。 

卫天麟定睛一看,果然不错,正是桃花眼、柳叶眉,狐媚撩人的武林尤物三妙仙姑。 

于是,仰面发出一声怒极的哈哈大笑。 

三妙仙姑手腕被扣,痛入心肺,粉面苍白,冷汗直流,一头秀发蓬乱飘散,但她依然忍痛咬牙,狠声说:“姓卫的小子,我今生不能杀你,变鬼也要抓你。” 

说着,双目凶光暴射,牙齿咬得格格直响。 

卫天麟倏敛大笑,星目望着三妙仙姑那张狐媚撩人有些苍白的粉脸,怒声问:“三妙仙姑,你离开东海神君的神秘庄院后,可是一直在此扮鬼?” 

三妙仙姑一阵如狂厉笑,只笑得娇躯颤抖,汗珠直流,于是,厉声问:“我在此扮鬼,你又怎样?” 

卫天麟剑眉一竖,厉声说:“我要杀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西南王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