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疤面人》

第二十二章 武当三剑

作者:忆文

佛坪是陕西一座著名大城,城墙高大,箭楼雄伟,十数里外,便可看到巍峨的矗立影子。

三人三马,蹄声嗒嗒,一入城门,顿时引起行人立足,纷纷注目。 

天麟举目一看,街道宽大,巨石铺地,行人熙攘,商店林立,招牌酒帘,琳琅满目,好不热闹。 

三人骑在马上,缓步前进,行人中,有不少武林人物,交头接耳,私议纷纷,无数炯炯目光,在天麟和丽蓉、杜冰的脸上闪来闪去。 

卫天麟虽也看到这些情形,但并未放在心上。 

经过一家酒楼,锅勺叮当,酒香外溢。 

林丽蓉看了一下天色,说:“弟弟,太白山距此已不足百里,明日快马,辰时可达山麓,以前我与恩师即落脚此城。” 

三人勒马,微一迟疑,立即跑过三个店伙来,笑容满面齐声恭谨地说:“公子,女侠,请楼上用膳,本店设有清静独院,上等房间,饭后请公子去选,保君满意。” 

三人互看一眼,同时翻身下马。 

三个店伙立即向前,将马接过。 

卫天麟即对拉马店伙说:“多加上好草料,明日重重有赏。” 

三个店伙连声应是,拉马走进酒楼右侧一座大漆门内。 

天麟三人走上酒楼,楼上几乎坐满了酒客。 

酒客中,老少商贾,武林英豪,猜拳行令,高谈阔论,乱成一片。 

天麟三人立在楼口,全楼顿时静了下来,几十道惊异目光一齐盯在天麟与两位姑娘的粉脸上。 

这时,立即走过两个酒保,将天麟三人引至夹有雕花竹屏的雅座里。 

卫天麟一落座,立即看到不远的一桌上,两个劲装大汉神色惶急,目闪惊光,四目望着天麟,两人正在窃窃私议。 

丽蓉、杜冰点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菜。 

卫天麟也对酒保说了两样菜,要了一壶酒。 

转首再看,两个劲装大汉,正匆匆急步走下楼去。 

这时,全楼又恢复了方才的高谈阔论。 

酒菜尚未送来,天麟游目四座,凝神一听。 

蓦闻一个神秘声音,由左侧第三桌传飘来。 

“……第二步,就是对付疤面人了……” 

卫天麟心头猛地一震,闪目一看,见是一个落魄书生模样的中年人,和一个头挽着髻的破衣老道。 

丽蓉、杜冰似乎也听到了,也向第三桌望了一眼,又回头看看天麟。 

落魄书生、破衣道人,似乎已发觉有人注意他们了,立即转了话题。

这时,酒保已将酒菜送来,热气腾腾,摆了一桌。 

天麟一面饮酒,一面注意第三桌上一俗一道的言论、神情。 

丽蓉、杜冰也凝神注意着周围的高谈阔论。 

由于两个劲装大汉的突然离去,和落魄书生破衣道人的神秘言语,天麟、丽蓉和杜冰,都预感即将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 

因此,三人俱都提高了警觉。 

三人饭毕,第三桌的一俗一道,仍然未去。 

方才拉马的店伙,已立在梯口,正在等候天麟去选房间。

天麟与两位姑娘,起身走出雅座,全楼高谈之声,立即减低了不少,所有目光,又扫了过来。 

三人走下楼梯,店伙在前面引路,来至院中,太阳已经下山,经过两排大房,直向一座独院走去。 

走进独院,三间上房,非常雅静,桌上俱已燃上烛光。 

天麟即对店伙说:“就这座独院吧!” 

店伙连声应是,说:“桌上已备好香茗,有事公子可再唤小的来。” 

天麟颔首说:“有事唤你,无事不要前来。” 

店伙连声应是,转身走了。 

丽蓉已将房间分好,天麟住上房,杜冰住西厢,自己住东厢。

三人进入上房,天麟见丽蓉、杜冰落座后,即说:“姊姊可注意匆匆下楼的两个劲装大汉?” 

林丽蓉黛眉一蹙,略一沉思,说:“两个劲装大汉尚不足虑,可虑的是那个落魄书生和破衣道人的谈话。” 

杜冰插言说:“我看那两人并不像是黑道人物,恐怕是十大门派中的人。” 

卫天麟不解地问:“冰妹怎知他们是十大门派中的人物?” 

杜冰毫不犹疑地说:“我看那人面目和善,没有邪气。” 

卫天麟星目冷电一闪而逝,重哼一声,说:“哼,许多自诩正派侠士人物,实际他们多是沽名钓誉、欺世骇人之徒。” 

丽蓉、杜冰听得芳心一震,俱都为天麟这种忿怒言论,惊得一愣。 

卫天麟早已看透丽蓉、杜冰的心意,于是继续怒声说:“就从他们鬼鬼祟祟地说对付疤……” 

就在卫天麟忿然侃谈之际。 

蓦地,一道矫健人影,由院门闪电进入院中。 

卫天麟正在忿怒之际,立即暴声喝问:“什么人?” 

院中立即传来一个苍老的激动声音,问:“发话之人,可是卫小侠?”

天麟、丽蓉、杜冰三人心头同时一震,卫天麟仍怒声说:“何方朋友,请进来。” 

话声甫落,人影一闪,室内已多了一个须发皆白,面色灰黯的灰衣老人。 

天麟、丽蓉、杜冰见是一位老人,立即由椅上站起来。 

卫天麟急声问:“前辈怎认得在下?” 

灰衣老人轻叹一声,眼闪泪光,由怀内掏出一封信来。 

天麟接过,打开一看,星目射电,俊面变色,浑身不断直抖。 

突然,卫天麟将信猛力丢向两位姑娘面前,暴声说:“你们看,这就是你们赞佩的正派侠士们的另一卑鄙杰作。” 

说罢,不禁仰面发出一阵怒极的哈哈大笑,声震屋瓦,遐迩可闻。

卫天麟这阵怒极而发的哈哈狂笑,只震得梁上积尘飘落,桌上烛光曳摇。 

灰衣老人惊得全身一战,骤觉胸间气血有些翻腾。 

杜冰探恐惊动店中客人,立即伸手握住天麟的双臂,轻轻摇动着低声说:“安静些,有事与蓉姊姊商量,何必发怒。” 

这时,丽蓉已将天麟丢在地上的信,捡起来看了一遍。 

卫天麟倏敛狂笑,向着灰衣老人怒声说:“回禀你家舵主,务必抱病前去,在下今夜三更以前,准时到达求凤坡!” 

灰衣老人俯首躬身,连声应是,转身就要离去。 

蓦闻林丽蓉娇声轻喝说:“请回来!” 

灰衣老人转身望了丽蓉一眼,恭声说:“姑娘,有何吩咐?”

林丽蓉指着手中的信说:“这封信,可是常舵主亲笔写的吗?” 

灰衣老人恭谨地应了声是。 

林丽蓉又低头看看信纸。 

杜冰松开天麟两臂,杏目也向着丽蓉手中的信纸看去。 

她看到信纸上写着:“蓝凤帮,陕西分舵主,风云手常大东,拜上总督察卫。”

杜冰不禁呆了,她圆睁杏目,茫然望着俊面铁青的卫天麟,似乎在问:你何时被蓝凤帮请去作了总督察? 

卫天麟正在气头上,虽知杜冰心意,这时也懒得解释了。 

林丽蓉抬头又望着灰衣老人,不解地问:“你们怎知这些人是各派选出的高手?” 

灰衣老人说:“因为这些人中,有武当三剑在内。” 

卫天麟怒哼一声,忿然说:“上次已饶过他们一命,今夜决不再放过这三个老道。” 

林丽蓉以柔和的目光,望了天麟一眼,转首继续问:“求凤坡在什么地方?” 

灰衣老人说:“出南关十八里,官道以左一片广大坡林,即是求凤坡,深入四里,即可看到坡神庙。” 

杜冰立在丽蓉身后,将丽蓉手中的信看完,黛眉一蹙,插言问:“各派偷袭你们大荆山总坛,重伤黑蓝两位坛主,戮杀明桩暗卡数十人,这些消息,你们由何处得来?” 

灰衣老人望着杜冰,说:“总坛有人来报的信,要我们留意卫小侠的行踪。” 

林丽蓉问:“现在黑旗坛主是谁?” 

灰衣老人略一沉思说:“据说是位姓宋的姑娘。” 

卫天麟知是宋芙苓,心头不禁猛地一震,竭力忍着内心的暴怒,问:“两位坛主伤势如何?” 

灰衣老人黯然说:“听说都有生命危险。” 

卫天麟星目冷电一闪,心中杀机更炽。 

林丽蓉见天麟没有再说什么,于是继续问:“你们川北通江分舵,也是这些人挑的吗?”

灰衣老人目闪泪光说:“是的,通江分舵主,是我的一位世侄,他和三位香主,俱被对方十数人围攻至死。” 

卫天麟冷哼一声,忿然说:“这正是所谓正派人物的武功绝学。” 

杜冰插言问:“你们舵主今夜三更敢不敢去求凤坡?” 

灰衣老人虎目一亮,豪气顿生,朗然说:“我家舵主卧病两月,近数日始见好转,一位香主,赴总坛报警,中途被人挖去双目而死,其余两位香主,自知力薄,难敌对方十数高手,因此焦急万分,不知如何应付,但我家舵主却宁愿被他们乱剑分尸,也不愿有辱帮誉。” 

林丽蓉不解地问:“你们怎地认识卫小侠?” 

灰衣老人说:“总坛曾来通报说,大荆山总坛三堂五坛及所有香主大头目,公推卫小侠为本帮总督察。” 

说着,看了看天麟的长衫和挂在肩井上的描金折扇,又说:“通报上并注明卫小侠年约二十岁,身穿锦缎绣满折扇的长衫,手持描金折扇,骑火红大马,金鞍银蹬,持帮主翡翠蛟筋马鞭,因此,方才卫小侠一上酒楼,立被舵中眼线弟兄认出,回报舵主,舵主怕惹起对方注意,是以未能亲自前来。”

杜冰听后,顿时想起进城时,街上不少武林人物,望着天麟窃窃私议的事,于是立即说:“如果你们全帮弟兄,俱知卫小侠的衣着相貌,我想对方也早就知道了。” 

林丽蓉也想到街上所见情形,她断定自己与天麟杜冰三人的行动,已被各派人物跟踪,但她并未放在心上。 

于是,对灰衣老人和声说:“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灰衣老人恭声应是,转身走出室外。 

天麟、丽蓉,杜冰三人望着老人的背影在院门消失后,才分别坐在椅上。 

林丽蓉慨然说,“久闻各大门派,貌合心离,相互不睦,但对消灭新起派别帮会,和加害江湖崛起人物,却俱都不遗余力……”  

杜冰未待丽蓉说完,接着说:“看来各大门派,已开始向蓝凤帮的各省分舵下手了。”

说着,看了天麟一眼,降低声音说:“消灭了蓝凤帮,第二步就是酒楼上破衣道人说的,再合力对付疤面人了。” 

卫天麟冷冷一笑,星目电射,神色异常忿怒,正待说什么。 

突然,一声苍老的凄厉惨叫,惊得三人脱口疾呼:“不好……” 

呼声中,亮影一闪,烛光轻摇,室内已没有了天麟的影子。 

丽蓉伸手一拉发愣的杜冰,急说:“我们快去……” 

去字出口,两人已掠至室外,疾向前院驰去。 

天黑不久,月亮未升,两人借着各排房内灯光射不到的暗影,几个飘身,已至前院。 

这时,已有不少住店客人,纷纷由房内跑了出来,团团围在院中。 

丽蓉、杜冰疾步匆匆,四目惶急地在人群中寻视一周,但并未看到天麟的影子。 

两位姑娘万分焦急,推开人群,挤进一看,顿时凤目射电,娇躯颤抖,银牙咬得紧紧的。

只见送信的灰衣老人,后脑已被掌力击碎,苍白皓首,血浆淋漓,已横卧在地上血泊中。

灰衣老人侧身而卧,虎目圆睁,表情愤怒,看来令人惨不忍睹。

这时,院中已围满了近百客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丽蓉、杜冰在众目炯炯之下,不便有所表示,加之天麟不知去向,不敢伫停,正待转身离去。 

突然,店后暴起一声厉喝:“恶人偿命来……” 

丽蓉、杜冰芳心同时猛地一震,这正是天麟的声音。 

院中近百客人,顿时停止议论,纷纷疾转目光,望着喝声传来的方向,全院静得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就在这时,店后又一连响起两声悠长惨叫,凄厉尖锐,入耳惊心。 

院中近百客人,俱都面色一变,身不由主地打了一个冷战,有的疾步走回房去,有的纷纷奔向后店。 

丽蓉、杜冰细看这些奔向后店的人,多是武林人物,于是,夹在众人之中,也向后店奔去。 

经过数排房屋,绕过两座独院,是一条直通后店马厩的通道。

蓦地,跑在前面的人,突然停止脚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武当三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疤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